燕三郎才不怕它,伸手抚了抚骨链:“你把山泽的心脏拿来炼这个了?不是说那东西的硬度世上少有,你拿什么炼化和切割它?”赤弩的心脏本就在地火中淬炼了万万年,世上还有什么
省下的修士没有领头的心里直打鼓,能将一个凡人教的这么厉害的。肯定是高阶修士,可是自己就这么邹了。回去之后首领也会要自己的命的,于是两难之间那些修士也不敢退,就和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