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北京市

海南因地制宜解决环境污染问题——美丽乡村游清洁农家乐

    发表时间:2019-11-14

    《人民日报》(2019年04月19日06版)

    离开城市的喧嚣,住进乡村静谧的民宿,仰望星空,享受生活……近年来,丰富多彩的乡村游,已然成为乡村振兴中的一道亮丽风景线,为农村经济发展注入新动能。与此同时,不断增长的废弃物排放,也让农村的生态环境“吃不消”。建设美丽乡村,为美丽中国打底色,解决乡村游污染处理问题迫在眉睫。

    旅游火热隐忧尚存

    随着游客数量增多,生活垃圾相应增加,环境污染时有出现

    泛舟于碧波之上,沿潟湖看遍红树林美景,上岸尽情品尝美味海鲜,一直是海口市民节假日向往的生活……美兰区演丰镇东寨港红树林景区离海口市区大约30公里,景区内树木种类丰富,湿地景观秀丽优美。前来观赏湿地美景的游客络绎不绝,带动周边村落农家乐快速发展。据统计,沿潟湖海堤附近不到2公里的范围内,共经营有20多家农家乐,景区附近日均用餐游客500人左右,节假日甚至能达到近5000人。

    游客数量的激增带火了乡村游,可“刚念上旅游生意经”的村民们发现,原本清凌凌的湿地,水渐渐不再那么清了……“水鸟很少再到岸边水区捕食,而是去了更偏远的水面。”一位常年居住在潟湖附近的村民说,“农家乐将污水排放到湿地里,岸边都闻得到臭味。”

    与红树林湿地仅隔一条海堤的连理枝渔家乐店主黄河说,刚开业时,他与周边其他农家乐一样,都将厨余污水直排入海。“村民刚转产做旅游,还不懂得怎么处理污水。”黄河说道,周边农家乐的店主多是附近村民,普遍缺少环境保护意识。

    琼中黎族苗族自治县红毛镇什寒村也面临同样的烦恼:什寒村处于海南中部山区,海拔高气温低,村里修建的民宿客栈成为人们旅游度假的好去处。“爬山拍照,发现山路两边扔着好几个空矿泉水瓶子。”一位来自广东的自驾游客说,“影响心情,大煞风景。”村民自家招待游客产生的生活垃圾,同样数量翻番。“开了农家乐,垃圾数量快速增长,每天比以往多倒3桶垃圾。”什寒村云天民宿店主蒋阿梅说。

    明确任务专人负责

    改进污水处理设备、安排环卫工人,为改善乡村环境制定时间表

    2018年,在一场针对红树林景区的环保治理行动中,8家不符合排污标准的农家乐被查处,若干家农家乐收到整改通知。而黄河的连理枝渔家乐,成为周围店家前来取经的对象。

    原来,早在环保治理行动之前,连理枝渔家乐就已开始尝试农家乐污水环保处理。在区环保局的推荐下,黄河成为第一批安装生物污水处理设备的农家乐店主。头一次看到从污水处理设备里流出来的清水,黄河特别惊讶。“这是纯生物处理,厨余污水经过几次过滤、发酵之后,竟然变清了。”黄河用变清的污水给餐厅洗地板、浇花,每月可省近500多元水费。

    同样,什寒村的旅游垃圾也渐渐没了踪影:乡间路上,村民环卫工身着亮橙色工作服正在认真清扫烟头果皮;景区山中,游客随手乱扔的矿泉水瓶不见了……山村又恢复了以往的美丽容貌。

    “全村共有5个专职村民环卫工,每天打扫全村1次。”什寒村党支部书记王国康介绍说,村民环卫工每月能领到800元工资,除村内卫生,环卫工还要定期爬山巡视,收集散落在山路上的零散垃圾。村内各家产生的生活垃圾则由专业垃圾处理公司派车运到镇上统一处理。“垃圾处理费由县财政专项拨款支持。”王国康说。

    这得益于海南省政府印发的《海南省农村环境综合整治全域覆盖工作方案》。方案明确全省各部门对农村生活污水、垃圾及农业污染等进行集中整治的分工,实现全省行政村农村环境综合整治覆盖率和生活污水处理率达到相应标准。

    整体规划因地制宜

    根据实际情况,出台具体政策,摸索适合本地的方式

    黄河说,连理枝店使用的设备市场价格大约30万元左右,若批量采购,厂家价格可以下降到20万元左右,但这样一笔初期的设备资金投入,对于一些小型农家乐的店主而言,还是望尘莫及。为了解决乡村游污染处理的费用问题,各方都在积极想办法。

    2018年5月,按照《海南省农村人居环境整治三年行动方案(2018—2020年)》,演丰镇政府着手根据实际情况,对乡村污水处理系统进行整体规划,农家乐可根据实际污水排放量,安装大小不同的污水处理设备,政府还会按实际情况酌情进行资金补贴。“目前,周边已有11家农家乐餐饮店列入污水治理项目,农村污水收集管网初步成形,演丰镇污水处理厂即将投入运行,可日处理污水5000吨。”演丰镇政府工作人员介绍说。

    听说今后要收取垃圾处理费,经营什寒民宿的业主蒋阿梅表达了自己的想法:“是按户收,还是按桶收?要按户收,小户不公平;要按桶收,谁来计算桶数?”对于是否该收、怎么收、收多少,长期分散自由经营的民宿业主存在较大分歧。“不像城里人有交物业费的意识,村民大多还是希望有一定的政府补贴。”王国康说。

    “渔村有渔村的情况,山村有山村的情况,要鼓励地方摸索出一套适合本地的方法,千万不能不顾实际乱上项目。”环境生态学专家王旭建议:推广农村垃圾污染处理技术,要对先进的技术进行消化吸收,处理方式和处理技术都要进行本土化改造。“农村垃圾和污水中化工污染成分不多,多数是有机物,有回收利用价值,可以探索废物资源化回收。”王旭说。

    依据《海南省农村人居环境整治三年行动方案(2018—2020年)》的规划,到2020年,海南将完成173个镇及部分农场、林场场部污水处理设施和管网建设,推动污水管网向周边农村延伸覆盖,并将农村水环境治理纳入河长制、湖长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