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浙江省

今天是你离开我们43周年的日子今日十堰,如你所愿

    发表时间:2019-10-16

1976年的今天,人民的好总理、我们敬爱的周总理逝世,为了新中国,他像蚕一样将最后一根丝吐尽。

有人称他为“六无君子”:死不留灰、生而无后、官而不显、党而不私、劳而无怨、去不留言。

就是这样一位鞠躬尽瘁、可敬可爱的人,43年前他走了,什么都没带,只留下一个充满希望的中国。

作为十堰人,我们更应该知道—— 没有周总理,就没有今天的十堰,今天的东风,今天的丹江口大坝。

(1898-1976)

周总理一锤定音:二汽建在十堰

十堰能够从原先的山村小镇成长为我国重要的工业城市,就因为它是曾经的东风汽车集团(原第二汽车制造厂)总部、现在的东风商用车总部。

1955年9月,国家发展和计划委员会决定将二汽厂址由武汉改为成都东郊,并在此处建设了近2万平米的职工宿舍,然而由于当时国情和来自负责设计的苏联方面等原因,这一次的筹建工作被迫下马。

1958年6月,二汽建厂的计划又被提起,一机部汽车局在湖南省展开了选址工作,但是因为当时国家财政紧张,该计划最终也没能落到实处。

1965年12月21日,经中国汽车工业公司批准,决定成立第二汽车制造厂筹备处,由饶斌等5人组成领导小组。经过半年多的反复调查研究,选址工作组在鄂西及陕西两地,勘察了20多个县镇,访问了80多个单位,搜集了交通、运输、地理、地质、水文等方面的大量资料,在分析比较的基础上,得出了较为一致的意见:湖北地处中原,经济文化比较发达,石油资源正在开采,又有我国最大的钢铁基地之一武汉钢铁公司,具有长江、汉江流经,建有丹江口水电站,铁路、公路、水路相连,可提供较为方便的交通条件,同时,也符合当时强调的三线建设方针的基本要求。

据此,二汽厂址定在十堰的方案得到了湖北省委和一机部的同意。 

1966年6月6日,一机部向党中央报送二汽建厂方案的报告。10月7日,由一机部副部长白坚主持,在丹江口老营召开二汽建设现场会,确定建厂范围。即东起白浪,西抵堵河,北到刘家沟,南到枧堰沟。32公里老白公路贯穿东西,南北宽10余公里。会议决定1967年4月1日正式开工建设。

1968年上半年,鉴于十堰地区建设条件较差,部分同志对已定厂址提出异议,要求更改厂址为湖北省谷城盛康庙滩一带,也有同志主张把工厂建在郧县鲍峡以西直至陕西安康一带大山中,出现了“厂址之争”。

后经国家建委和一机部组织有关部门单位反复比较、察看,再次作出了厂址“基本不动,适当调整”的决议。1968年11月19日,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对此作了批示:“二汽厂址可以确定在湖北郧县十堰地区进行建设”。

1969年1月,经国务院批准,一机部、武汉军区在十堰召开二汽建设现场会议,成立了二汽建设总指挥部,确定了总体布置方案,安排了建设总进度。自此,来自全国30多家工厂、设计院和建筑施工单位的建设大军汇集到十堰地区,从而结束了长达十余年的坎坷筹建阶段,迎来了大规模施工的时期。

总理指示 停工3年大坝复工

周总理与十堰的渊源,除了东风汽车,还有举世闻名的丹江口大坝。

1952年,毛主席视察黄河时提出:“南方水多,北方水少,如有可能,借点水来也是可以的。”从此,拉开了南水北调前期论证的序幕。

1958年2月27日,长办主任林一山等同志在“江峡”轮上向视察长江三峡的周恩来总理、李富春、李先念副总理汇报了丹江水利工程概况。长江流域规划办公室于1956年完成了汉江河道和丹江口坝址的勘测、测量、水工布置和施工规划工作。周总理听取汇报后,即表示了支持丹江口工程。

1958年3月6日,周总理在成都会议上作了《关于三峡水利枢纽和长江流域规划的报告》中 再次谈到丹江口工程。周总理说:“这个会的副产物是汉江丹江口,由于准备充分,现在已经肯定了丹江口纳入第二个五年计划。”并于同年4月5日党中央政治局会议上予以批准。在“意见书”上批示:“ 由于丹江口工程条件比较成熟,应争取在1959年作施工准备或者正式开工。”

1958年9月1日,丹江口工程开工典礼举行。 从此,每年10万民工战斗在工地上。

1959年12月26日,以190分钟时间斩断汉江,胜利完成汉江截流任务。

1962年,在计划中要确保完工的年份,丹江口工程因发现严重质量问题不但没有建完,而且被停了工,后更是决定下马。

周总理十分重视,于同年2月在北京主持召开丹江口工程质量会议。周总理总结说:工程质量既然很不好,混凝土工程就应该停下来,先集中力量处理坝体裂缝问题。施工要服从设计,设计要监督施工。水电部在物力上要大力支持,施工队伍要精简。

在周恩来、李先念等领导的直接关怀下,最终决定工程不下马,但要分期建设。而现在的南水北调丹江口大坝加高工程,就是当时“分期建设”的二期工程。

1973年,初期工程全面建成完工:正常蓄水位157米,死水位140米,混凝土坝顶高程162米,最大坝高97米,库容174.5亿立方米。

1974年2月24日,《人民日报》报道:“汉江丹江口水利枢纽初期工程胜利建成。”历时16年,一座150多米高的拦江大坝,就如水上长城,将汉水拦腰锁住,水库蓄水量209亿立方米,回水一百多公里,它在防洪、发电、灌溉、航运、养殖、旅游等方面发挥了显著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 它的综合效益目前在我国大中型水库排第五位。

曾参与丹江大坝建设论证者之一,教授级高工陈炎炉撰文评价:“如果1958年丹江口没有土法上马……武汉市不会如此稳定繁荣,更没有汉丹线、汉渝线、二汽汽车城的早日出现和襄樊市的突起腾飞,说得更宏观点,没有丹江口的先行,就不可能有葛洲坝的接连而上。”由此可见,丹江口水利枢纽工程是我国水电事业的基础,是我国水电事业的摇篮。

今日十堰,如您所愿

东风扬威,震撼世界

1984年,共和国35周年国庆举行大阅兵。作为全国主要军车生产基地,二汽被中央指定参加阅兵。 48辆东风军车分为三个方队 ,三吨半越野车牵引着榴弹炮、两吨半越野车拉着导弹,轮式装甲车紧随其后, 所有车辆全数安全通过。

1986年,二汽建成了年产10万辆汽车的生产能力,超过当时的一汽。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二汽生产的军车越野性能卓越,因此一夜成名。

1991年4月9日,第100万辆东风车下线。二汽人用不到16年的时间,创造了第一个百万辆。

1999年10月1日,在新中国成立50周年阅兵仪式上,东风公司生产的载重车组成导弹方队通过天安门,接受祖国和人民的检阅。这一次大阅兵中,东风创造了一项新的阅兵纪录,参阅的东风车高达600多辆,为所有车辆装备之最。

2009年,共和国迎来60华诞。83台东风车以“零失误、零误差、零故障、零事故”通过天安门。

2015年9月3日,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九三”阅兵仪式上,105辆东风“猛士”威武霸气地通过天安门广场,受到世界关注。

2017年7月30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阅兵在朱日和训练基地举行,东风“猛士”军车作为“排头兵”接受检阅。在本次阅兵式上,共有近500台东风军车沙场点兵,187台军用车辆装备受阅。

2017年7月20日,美国《财富》杂志正式公布“2017世界500强企业”排名。东风汽车公司以861.93亿美元的销售收入,跃居世界500强第68位,位居中国上榜企业第16位,同时在全球汽车行业位列第10。

2018年,东风汽车公司汽车累计产量306.98万辆,累计销量305.22万辆。

而东风车的“摇篮”——十堰市,也从一个山村小镇,蜕变成为中国卡车之都。成为千亿规模的世界级汽车产业基地和"中国第一,世界前三"的商用车生产基地。

一江清水北送,润泽千万人

2005年9月26日,南水北调中线水源工程——丹江口水利枢纽大坝加高工程,也是南水北调中线控制工程、施工技术最具挑战性的工程正式开工建设。

2008年9月1日上午,水利部在丹江口市隆重纪念丹江口水利枢纽工程开工50周年。50年来,丹江口水利枢纽共拦蓄洪峰流量10000立方米每秒以上洪水82场,匡算减免损失达450亿元。从1968年开始发电至今,累计实现销售收入280多亿元,累计缴纳税金35亿元,仅发电收入就相当于工程投资的近10倍。

2013年8月29日,南水北调中线工程丹江口大坝加高工程通过蓄水验收,正式具备蓄水条件。

历经近9年的建设,大坝“长”高了近15米,从162米加高至176.6米,汉江防洪标准提高到百年一遇。为了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顺利实施,大坝今后将蓄水至170米,比过去的蓄水水位抬高13米,库容达到290.5亿立方米。

2014年12月12日,南水北调中线一期工程正式通水。

南来之水,一路向北,分秒不息。

截至2018年12月12日,南水北调中线一期工程累计调水191亿立方米,不间断供水1461天,5300余万人受益。

总理,100年前,您赴日留学,临别前曾对同学说:“愿相会于中华腾飞世界时!”

如今您已离开43年,我们有很多话想对您说,往日的山野小镇十堰,已蜕变为灵山秀水汽车城。国产航母下水了,歼-20已纵横天际,嫦娥四号登上月球背面....

我们想说的,还有很多很多。

万言千语,最后只化为一句话——当年送你的十里长安街,如今已是十里繁荣,山河犹在,国泰民安,敬爱的周总理,这盛世,如你所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