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个彩票交流群
求个彩票交流群 陈小猫前前后后将那蝶翼精灵打量一遍,询问它为何从雉鸡变成了一只蜃神。

蝶翼精灵面色惶恐,道:“大仙人,我不是故意瞒你的。

我们雉鸡千年化形,入海为蜃,祖祖辈辈都是如此。

今年正好轮到我,否则我们先前也不会镇子尽头碰见。

只是……马上都要化形,却因贪图几个白玉菌被人类抓住,实在是丢人,所以……所以我才没说后面的事。

” 陈小猫不解道:“那我们现在叫你雉鸡,海市叫你蜃神呢?” “大仙人面前小蜃哪里敢自称为神,我们家族以白为姓,大仙人叫我小白就可以了。

” 陈小猫和四郎会意一笑,她又问:“那这世上的海市蜃楼都与你有关吗?” “说是也是,说不是也不是。

”小白说得模棱两可。

四郎问:“这又是什么意思?” “蜃楼确实是由我们蜃之国造出的,但能造蜃楼也仅仅限于几位大长老。

我们这些小蜃,能做的仅有搜集些人间风物,给长老们造蜃楼提供一些精致巧思。

先前我以即将化形的雉鸡身份在蜃国实习过几日,才发现做一只小蜃精真是劳苦,还比不上当一只自由自在的雉鸡。

” 陈小猫听完她发牢骚,继续问:“所以如果要知道人间海市蜃楼的具体情况,还要请教你们长老?” “自然是如此,但是长老都是雨师大神座下的神使,是半仙之体,我们普通小蜃是无法得见的。

” “那你可有办法?” 小白想了想,道:“据说长老们平时都藏在海市深处,我可以带你们过蜃楼,去海市。

然后,便只能靠大仙人自己寻找了。

” 陈小猫和四郎先回了行宫,半日之后,小白便来向二人报信,说两天后蜃长老根据雨师指示,会开启海市蜃楼。

到时二人只需提前到海边召唤她就好。

三日之后,陈小猫带上红玉弯刀,与四郎来到海边。

她催动使令符咒,片刻后就见到海上浮起一座圆桌大的白礁,缓缓向海边行进。

待白礁靠近一些,陈小猫和四郎才看清,白礁竟然是一只硕大无比的白蛤。

蛤蜊来到陈小猫和四郎面前,轻轻展开硬壳,露出小白的精灵脸。

陈小猫觉得颇为有趣,问道:“这只蛤蜊才是你的蜃族真身吗?” 陈小猫和四郎进入小白的蜃壳中,只觉得蜃身在快速旋转,在二人身旁都激起一股轻微的涡流。

不到半个时辰,二人便随小白钻入一团海中白雾,白雾散尽后,小白将二人放到一座小岛上。

随后,小白化为蝶翼,领着他们走出沿岸白沙滩,进入一片水泽之地。

水泽上方桫椤成片,遮天蔽日,时有萤火虫漂浮。

林间唯有一条小路,铺了较高的白色石板,二人便沿这条路前行了大约一里,隐隐约约可见一座珠光闪烁的华美殿堂。

“前方便是蜃之国,二位大仙人进入之后,千万要铭记:织造蜃楼幻境之日,我们最蜃族最忌讳一个字,切不可说出。

” 小白在地上写了个“虚”字,给二人用手势强调了一下。

在小白带领二人走近珠宫,陈小猫才发现这宫殿全都是由鲛珠垒砌而成,璀璨无匹。

陈小猫情不自禁用小手抠了一下镶嵌在墙上的鲛珠,嗯,嵌得很紧。

小白回头见到陈小猫的举动,表情有些尴尬,陈小猫马上解释道:“我在帮你们检查一下这鲛珠墙是否坚固。

” 小白假装没有听到,继续带他们向前走。

四郎默默了看了眼陈小猫,笑而不语。

走过一条长长的珠光步道,又有几只蜃迎上来,小白向领头的一只紫蜃说明来意。

紫蜃似乎很有经验,嘱咐道:“千百年来,人类进入海市者极少,但并非没有先例。

只是进入之前,你们得留一些东西,作为长老们幻化蜃楼的原型。

另外,切记,遇到任何事情,要息事宁人。

” 陈小猫与四郎不解地望着小白,小白立刻解释道:“两位大仙人不用担心,只需片刻时间,不会为难二位。

” 说罢,小白引陈小猫和四郎来到宫殿中央,此处由鲛珠镶起一座水池,池中水色翠绿如碧,隐隐有银色幻光穿梭其间。

“这叫聆心池,两位只要闭目静听池水发出的声音,按照池水所述,在脑中描摹出画面即可。

” 小白随后又着重提醒道:“还有两个时辰便会降雨,二位一定要抓紧时间,早进早出。

” 陈小猫和四郎站到聆心池旁,她微微闭目,立刻听到泉水流动的汩汩之声。

随后,有轻柔空灵女声入耳。

那声音问到她喜爱什么,她立刻想到与四郎在尧京城东那些风平浪静的恬淡日子;问到她憎恶什么时,她马上想到魏王。

那女声又问了些散碎问题,陈小猫都一一随想,完成得很快。

她睁开眼时,见四郎还未曾回答完毕,池水中不停幻化出各种场景,应该就是此刻四郎心中所想的倒影。

但画面一闪而过,看不太真切。

待四郎也回答完聆心池的诸多问题,小白便奉上两方布条,给二人蒙上双眼,道:“两位再往前走,过了空虚桥,就是蜃楼幻境,不论发生何事,二位都不可摘下这缎光带,否则瘴气自眼入心,会即刻坠入魔道。

” 魔道?这么严重?陈小猫心中有些打鼓,也不知这蜃楼幻境中会不会有什么恐怖的东西。

四郎听完小白的话,站在原地,似乎在思索什么。

小白颇有些奇怪:“大仙人,为何不带上缎光带?” 四郎询问道:“方才你说这桥,叫什么桥?” “空……”小白正要说第二字时,猛然捂住了自己的嘴。

今日开蜃楼,最忌说“虚”字。

小白本来是一名新人,一时也没习惯这规矩,竟然自己说漏了嘴。

四郎见小白一副闯了祸的表情,也只能先了解情况,再行补救。

他随即问小白:“如果说了那个字,会怎样?” 小白低头道:“长老们造蜃楼,都是依靠神秘的先天之力,这力量有最玄妙的一点,就是十分逆反。

若是说了那个字,这幻境便不再是那个字形容的那样。

” 陈小猫惊到瞪大眼睛,也就是说蜃楼幻境将是“真实”的,而不再“虚假”。

方才她听小白说在蜃楼中取下缎光带就会入魔,想必那些幻境有些瘆人。

如果还变成“真实”的…… 她微微叹了口气,问:“下次蜃楼什么时候重开?” 小白见陈小猫不悦,心中有些畏惧,支支吾吾道:“大……大约要三个月后。

” 那么久?她觉得,小白一定是故意的! 此时不便,回来一定要收拾它。

陈小猫无奈地与四郎对望了一眼,看来,不管怎样都只有向前闯了。

二人系上缎光带,这缎带呈半透明,她和四郎依稀能看清彼此,相携走上空虚桥。

前方云遮雾绕,除了拱曲的桥面,陈小猫和四郎什么都无法瞧见。

陈小猫手按摇间的红玉弯刀,提防随时扑出来的怪兽、妖魔之类。

四郎的也比寻常警惕了许多,开了五感随时准备应对突如其来的袭击。

走到空虚桥顶端,四周仍然是一片安静,没有丝毫妖魔的气息。

二人边移步,边思量,未料脚下的空虚桥已不知不觉撤去了前面的砖门。

一息间,二人同时踏空。

陈小猫听着两耳呼呼风声,见下坠的四郎也离自己越来越远,心中未免焦急。

她召出祝隐,御龙而上,重新在虚空中站稳。

此时,四郎也驾驭万古清光从下方升了上来。

二人站在龙身上继续前行,不久就看到云雾中成片的楼阁。

日光照在黄色琉璃瓦上,反射出一片璀璨耀眼的金光。

这片楼阁气势恢宏、高与天接,犹若传说中的九重天阙,正静静等待陈小猫与四郎来探索。

陈小猫和四郎落到两丈高的大门前,她凝起元力,将手掌按在铁制的大红门钮珠上,暗含巧劲向前一推。

“咿呀……” 大门发出沉重的老调,陈小猫和四郎站在门前,同时被眼前的景象震动了: 浓重的糊焦味扑鼻而来,门内是一片巨大的广场,广场中无数浑身着火的鬼方士兵正一瘸一拐,伸着双手,向他们冲撞过来。

祝隐跳上陈小猫的肩头,叹道:“这些……都是在尧京之战中死去的鬼方兵吧?太瘆人了!” 四郎握紧手中万古清光,虽未言语,眼中战意已烈。

陈小猫扫了一眼那些冲过来的火人,高声道:“怕什么,我杀得了他们第一次,便杀得了他们第二次!” 说完,二人祭起护身结界,一路冲杀而去。

鬼方士兵战力有限,根本无法近陈小猫和四郎的身。

倒是现场的惨烈嚎叫听得让人有些心悸。

待鬼方士兵差不多烧成一堆炭灰时,二人忽然听到广场中央的日晷下传出婴儿的哭泣声。

他们继续保持警惕,移到日晷旁掀开石臼,发现石臼中央的空洞中有一只石蛋,婴儿啼哭就是从石蛋中传来。

陈小猫拿起石蛋正准备在石臼上磕碰一下,却听得“咔咔”两声,那只石蛋竟然裂出一道缝隙。

陈小猫望着掌心那只慢慢开裂的石蛋,已经悄悄凝起元力。

她打算:只要其中跳出一个有攻击性的怪物,就马上把它碾成碎片。

一只惨白透明的小手从石蛋裂缝伸出来,随后是一个皱巴巴的婴儿脑袋,小巧的婴儿身子…… “四郎……”陈小猫一脸无奈吃惊,将那不到巴掌大的婴儿伸到四郎面前。

皱巴巴的婴儿看到四郎的脸,立刻伸出双手,喊道:“娘亲,抱抱。

” 娘亲? 陈小猫看了一眼哭笑不得的四郎,终于忍不住放声大笑。

那婴儿好似被陈小猫吓到,忽然哇哇大哭,还指着陈小猫道:“阿爹好凶!” 哭完,他又伸出两双小小手,向四郎索要抱抱。

陈小猫见四郎面带柔光盯着这小婴儿,料到他已生喜爱之心,便将小婴儿递到四郎面前,打趣他:“娘亲,抱抱吧。

” 四郎接过小婴儿,放在手中不停逗弄,“母子”俩儿都笑得十分开心。

陈小猫看着他二人的样子,随即想到:这石蛋生子如此怪诞,想必原来也是蜃楼幻境中的一种幻像。

但如果幻境化为真实,那这孩子岂不是也有了真实的生命? 陈小猫瞧了一眼这“母子”和谐的场景,无语自问: “看来我是‘喜当爹’了?” 她找了空隙,插进四郎和小婴儿之间,问:“你叫什么名字呀?” 小婴儿马上变得一脸严肃: “禀告阿爹,娘亲刚刚给我讲故事说:万劫之前有个石头里生出的斗战胜佛,叫孙悟空,所以我想叫谢悟空。

” 陈小猫若有所思:“谢悟空?不对吧,我是阿爹,你该跟我姓才对。

” “禀告阿爹,娘亲说了,你也是跟他姓谢!所以我要叫谢悟空。

” “是吗?”陈小猫笑望四郎。

四郎正抿着微笑,有些得意地看着陈小猫。

算你赢! 陈小猫强忍笑意把头偏向一侧,没有再作反驳。

快乐的“一家三口”正欲向前,忽然听到空中又传来一声婴儿啼哭,这啼哭比谢悟空的方才的哭声怪异许多,像是一根破竹竿在模拟人类的声音,暗含戾气和悲戚,让人听了觉得心中十分不踏实。

随后,空中出现了一只硕大的黑鸟,直奔谢悟空而来。

“不好,这是专门食婴儿的姑获鸟!”四郎猛然忆起自己曾在一本书中见过这种凶鸟。

陈小猫抬头仰望,只见那只大鸟浑身磷光,利爪如铁钩支立,展翼三丈有余,双眼中还泛着一股红色魔气。

她立刻催动红玉弯刀,准备为这“便宜儿子”而战! 夜雨 平成三十四年,六月八日,京吉线上. 夜,大雨。

南方夏天的天气说变就变,白天还热的冒泡,到了夜间忽然大雨倾盆。

黄豆大小的雨滴,串成线。

啪啪打在脸上,就像被鞭子抽一样生疼。

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之下,吉水铁路局护卫队的队长张淼和队员林立穿着厚厚的雨衣冒着大雨,在巡视吉水站的运煤车。

运煤车延绵数十里,每个车厢都被黑色雨布包裹的结结实实。

加上车厢本身也是黝黑的颜色,远远看去就像一条黑色巨龙盘踞一样,透着几分渗人的气息。

张淼拿着手电筒,一车厢一车厢仔细检查。

一直跟着他边上的林立,却一直嘴里在碎碎念着。

虽然是夏天,但是被如此之大的夜雨一淋,两个人全身都在哆嗦。

林立看着每一个麻绳都在仔细检查的张淼,脸上露出一丝不屑的神情,自顾自的从口袋里面拿出一个很漂亮的银质酒壶喝了一大口。

自己喝完后,还把酒壶递给队长张淼,嘴里骂骂咧咧道。

“淼哥,这种死人的鬼天气,还让人出来干活。

你说前面那些人吃干饭的吗?就三五十个妖兽,都四十个小时了,还没有清理干净。

真是一群蠢蛋,也不知道是不是都死光了。

” 张淼听到林立的话愣住,本来打算接过酒壶的手一瞬间停住。

天空中暴雨还在一直的下着,偶尔有闪电划过天空。

张淼直立立的站在雨中,却好像被定住了。

刚才还有些哆嗦拱起来的身体一下站着笔直。

手一直停在半空,一动不动。

-求个彩票交流群欢迎你!

本文来源:http://www.aiyayasp.com
本文作者:DC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