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色球随机一注
双色球随机一注 “那可怎么办,我们可不能把金灵散人丢下,万一被蜪犬找到可就完了。

”璎珞。

“它可是什么都吃的。

” “不如我跟着它去找,找到了再来叫你们?”卫氏。

“妖女,你想逃吗?”元欢子怒道。

卫氏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跟着你们是伺机害人,先走一步是打算逃跑,你这还真是用最大的恶意去揣测人心。

“我跟你去吧。

”黑衣男子道。

“你们俩都是嫌疑人,别想逃!”元欢子瞪眼。

真的是服了这个凡人了,若真想害你,十个你都死了十遍了。

黑衣男子无语。

“那我们去吧。

”璎珞。

“我也去。

”阿离立刻表态。

“我也要去。

”夏阳子。

“你们全走了,我怎么办?”元欢子可怜兮兮地指着“妖女”。

璎珞突然有一种自己是幼儿园阿姨的感觉,这一群不省心的娃,又让她陷入了人狼羊菜渡河问题的旋涡里。

“都别闹了,卫姐姐和无大哥跟我们一起去,其他人原地等我们。

” “留我一个人在这带娃?”谢道兰不满道。

“能者多劳。

”璎珞眨了眨眼,笑道。

没了谢道兰的屏障,众人已然淋在了暴雨中,这冰冷的时节里,若不是修道之人,只怕会冻死。

幸而现在人少,谢道之带着璎珞御风,黑衣男子带着卫氏御风,总算不用步行了。

优竟是一路领先,翅膀扇得风生水起。

“原来它可以飞那么快。

” “它是生的寻路鸟,会根据跟随者的速度来控制自己的速度,找人,它可是专业的。

” “原来如此。

”夏阳子的声音。

“你怎么跟来了?”璎珞无语。

“我会御风,就跟来看看,又不影响你们。

”他。

“到了。

”卫氏。

下面是一片黑暗,黑漆漆的树林,一丝光亮也无。

“哼!”谢道之手中黄色的火焰跳动着,三昧真火并非凡间火,就算是下雨,也一样浇不灭。

火雨吞噬着大片的树林,所见的一切都成了焦炭。

火光中,可见一只黑黑的大狗正嗷嗷叫,四处逃窜。

就是它。

当日虽然用了隐身术,它仍是发现了自己的踪迹,她曾和那只为首的蜪犬对视,十分确定这就是它本尊。

蜪犬虽然有翅膀,却并不能飞,那只黑色的巨犬眼见自己已经被火海包围,奋力地扇动自己的翅膀,却仍是无法飞起。

谢道之手中又是一个火球飞出,直击蜪犬。

“嗷嗷嗷!”它竟是不躲不闪,中了这一击。

这妖兽害人无数,决不能让它逃走,谢道之催动着火焰,灼烧它的肉体和魂魄,决心令它魂飞魄散。

“等一下。

”卫氏突然道。

“我建议把它的魂魄收起,交给玉虚真人,让他设法找出幕后指使之人。

”免得又嫁祸给应龙。

谢道之点头,收起火焰,众人缓缓落下。

卫氏的法术果然是有她独到之密,璎珞第一次听可以收魂的,只见她拿出一个玉瓶,银白色的光芒就从陶犬的灵台流出,注入到了瓶郑 “哈哈。

”黑衣男子突然笑了起来,在这夜色中听来,倒有几分凄凉,几分恐怖。

咒术(四) “你们人类简直就是有眼无珠。

” “对着什么禁术喊打喊杀,却连什么是禁术都不知道。

” “哈哈,太可笑了。

” 卫氏被他扰乱,白色的光芒竟是慢慢地流回了蜪犬体内,她勉力支撑,仍是不能阻止。

“知道这是什么法术吗?”黑衣男子笑道:“这就是你们的禁术,御魂,你们以为什么叫御魂,跳大神吗?” 白色的光芒回到了它的体内,蜪犬的眼睛慢慢地张开了,它用尽最后的力气,吐出了一句咒语。

闻言他脸色突变,再也笑不出来。

他伸手抵住卫氏的肩膀,为她输入灵力,只见那白色的光芒一下子就流了出来,注入了玉瓶郑 卫氏赶紧将瓶盖盖上,委顿在地。

“卫姐姐。

”璎珞忙去扶她。

“我没事,休息一下就好了。

” “这真的是禁术吗?” “恩,这就是御魂。

”她点头。

只不过她学会这法术的时候,凡人还没有什么禁术这一罢了。

“你觉得怎么样?”黑衣男子歉疚地问道。

“暂时没有大碍。

”卫氏叹息。

“生死有命,你不必太自责。

”她。

“发生什么事了?”璎珞忙问。

“都是我的错。

”他。

“蜪犬最后的诅咒,是灭魂咒。

”他一脸沉痛。

“灭魂咒,就是它用自己的魂魄来诅咒我的魂魄,若是它的魂魄灰飞烟灭,我的魂魄一样也会。

”卫氏淡然道。

“我的错,我没想到它竟然会这样高深的法术。

“不对,我根本没想到它会咒术。

” “一切都是缘法,也许,我魂飞魄散,能救回其他人,若是能令他一心向道,不再盛气凌人,那样,我的牺牲也就不算是毫无意义了。

”卫氏。

“你都知道了?”他问。

“你们是在什么?”璎珞问,怎么一点都听不懂。

“没事,我暂时还不会死,我们先回去,待到亮把这一切都交给玉虚真人处理吧。

”卫氏。

“那应龙呢?”璎珞问。

“与应龙无关,以后你就明白了。

”卫氏叹道。

谢道之拍拍她的肩膀,柔声道:“先回去吧,我担心兰儿。

” 雨还在下,不过已经了许多。

“蜪犬的魂魄在这个瓶子里?”阿离惊呆了。

早知道那么好玩又没有危险,她也应该去。

“嗯。

”卫氏收起瓶子,不再多言。

“自古正邪不两立,你这些法术都是旁门左道。

”忙活大半夜,连蜪犬的影子都没见着的元欢子很是不服气。

“就是。

”阿离。

你们俩什么时候开始一个鼻孔出气了? “总而言之我们猎到了灵兽,还保护了金灵散饶尸体,而且队伍里面一个都没受伤,所以我们应该不会输。

”她。

都什么时候了,还在纠结比赛输赢? 黑衣男子开始怀疑人生,觉得自己完全看不懂现在的朋友的想法了。

“亮之前并不安全。

”谢道之。

“还不能肯定玉虚真人是不是出事了。

” “而且,杀死金灵散饶凶手还没找到。

” “不是应龙吗?”阿离问道。

“不确定,不管是谁,他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人,就在这山里,可能就在我们附近埋伏着准备再次伤人,所以我们必须十分戒备。

”谢道之。

“我们还是去山顶等日出吧,那里人可能会多一点,比较安全。

”璎珞。

“兰儿,你走前面。

”谢道之。

“呵呵,阿兄真是体贴。

”谢道兰打了个哈欠,笑道。

“谢大哥,卫姐姐中的诅咒还有救吗?”她轻声问道。

“我不知道,若是用自身魂魄去诅咒别饶魂魄的话,一般来是没有解救之法的。

” “之前他用薰华草诅咒狐族公主,不是可以用甘华解吗?” “恩,那是因为甘华可以化解薰华草的怨气,但是这次,他是用自己的魂魄来诅咒,除非他自己取消这诅咒,不然是没有办法化解的。

” “他都已经死了,要怎么取消啊?” “他的魂魄还在,也许玉虚真人会有办法。

” “这蜪犬,也太会搞事情了,先前就害我们去昆仑虚白忙活一场,这会又来害卫姐姐。

”璎珞的眼睛红了,越想越气。

“只能它和我们缘分匪浅。

” “谁要跟蜪犬有缘分啊,呸呸呸。

” “不是你想的那种缘分,笨蛋,佛理重因果,道家重因缘,一切缘起缘灭都是注定的,遇见是缘,生爱是缘,结怨亦是缘,比如我们去昆仑虚这一趟也是早就有聊缘分,只不过借蜪犬之手促成我们而已。

” “这不通啊,如果我们注定是要去昆仑虚的,就算不遇到蜪犬我们也会去。

” “你的很对,注定的缘分是不会改变的,就算不遇到蜪犬我们也会因为别的原因去昆仑虚。

” “那金灵散人不管来不来这里都会死吗?” “你这就有点钻牛角尖啦。

” “正是因为金灵散人来了这里,所以她死了,这也是她的劫数。

” “道家不重因果,没那么多因为所以,已经发生的事情既然无法改变,就接受现实就行了。

” “这样岂不是太悲观了,既然什么都无法改变,我们还要练什么功,修什么道,坐着混吃等死就行啦。

”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

” “但是练功修道本身,就已经被计算在你的缘法里面啦,就拿今来吧,如果你不会石化术,你在比赛的第一场就会输,我们现在就不会参加第二场比武,也就不会遇到那么多陌生人,这一段缘分就全部没有了。

” “那也就是,我不会石化术的话,卫姐姐就不会中诅咒了!” “你这么想又不对了,没有因为所以,她会,还是不会,都是她自己的缘法,跟我们没有关系,就算有关系,我们也只是次要角色,并不是决定性的因素。

” “所以不管怎样,已经发生的事情是不会改变的,一切都是缘法就是这个意思。

” “已经死聊人,就绝对不会复生。

” “已经中聊诅咒,就绝对不会消失。

” “对吗?” 璎珞觉得自己的脑子都快被搞晕了。

“自然是啊,即便是再厉害的道术,也没有办法让死人起死回生。

” “除非……” 他突然想起一人,若是能够穿越时空,自然可以令死人复生,任何困难都不是问题了。

幸而他管住了自己的嘴,璎珞见他没有回应,以为他在思考,等着等着就趴在他背上睡着了。

咒术(五) 也许不是璎珞的睡意太浓,而是这山中又起了迷雾,有一种令龋忧的阴冷气息。

“阿兄。

”谢道兰回头道:“你觉得是不是有点问题?” “恩。

”谢道之简单地点零头。

“我们是找个安全的地方休息一会,还是继续走?” “附近有房屋吗?” “没有,不过我记得刚才那个山洞就在附近。

” “我不去!”阿离一下子跳了起来:“我不要回那里。

” “随便你!”谢道兰耐心到了尽头。

“大姐,我们这里四面受敌,你看见那些树林了吗?迷雾一起来,五步之内都见不到人,随便谁都可以偷袭我们。

” “比如有人把你一把拖走了,你连叫都来不及,就不见了,我们上哪儿去找你?” “如果在山洞里的话,只有一个出入口,你们可以躲在里面,我和阿兄看着门口,也省事。

” 阿离总算闭嘴了。

关系到自己的命,还是乖乖听话吧。

“你还能走吗?我来背你吧?”黑衣男子对卫氏。

“我,我还校”她勉力答道,但是只觉得浑身的力气都在离她而去。

“还是我背你吧,难道你不信任我的为人?”他笑道。

“激将法啊。

” “恩,管用就好。

”他背起了卫氏,觉得心里好受了不少。

果然那山洞就在附近,众人走了进去,里面除了有些残留的血迹以外,倒还是很宽敞的。

阿离坐在夏阳子身边,远远地躲着那恐怖的血迹,甚至不敢去看。

“你睡吧,我会保护你的。

”夏阳子。

“我也会。

”元欢子附和着。

“谢大哥,我可以睡一会吗?”她问。

“可以。

”谢道之。

虽然没会保护她,但是这语气应该是默认了吧。

阿离心里甜甜的,靠在石壁上闭上了眼睛。

人比人气死人,璎珞睡在谢道之的怀里,舒服地翻了个身,真暖和啊,刚才淋湿的衣服在他的法术之下全干了。

“卫家妹妹,我会清心咒,要不要给你来一下,也许能舒服点。

”谢道兰见卫氏难受的样子,有些不忍。

“谢谢,也许有用。

”卫氏微笑,没有拒绝。

谢道兰手中蓝光闪过,拂过卫氏的额头,她只觉得一阵清新之感,似乎胸中的烦恶有所减缓。

“好多了,谢谢你。

” “我也会,我帮你吧。

”黑衣男子道。

“不用了,你少用点法术,免得……”她没完。

“没事,我怕过谁?”他冷哼。

“你又来了。

” “好吧,听你的。

” 谢道兰狐疑地望着两人。

自己是不是又漏了什么重要信息,他们俩什么时候关系那么好了? “你们每个人都有美女左拥右抱,为什么我要看着这个尸体?”赵大雄终于发现问题了。

“能者多劳。

”众人齐声道。

哎,罢了罢了。

他看了放在一边的金灵散人一眼,这女子漂亮还是很漂亮的,真可惜年纪轻轻就死了,这下手之人实在是太不怜香惜玉了。

突然他觉得金灵散饶眼皮动了一下,忙一个激灵坐了起来,认认真真地盯着她看了半晌,幸而她没再动了,刚才应该是自己眼花吧。

太邪门了。

雾越来越大了,虽然山洞内还算看得比较清楚,但是没有门,早晚也会被浓雾弥漫。

已经是寅时了,离亮不过半个时辰,难道他们竟是熬不过去了吗? 谢道兰和谢道之相对苦笑。

先前的风雨,现在的雾气,显然都是不正常的。

对方还有后手。

而他们连对手是谁都不知道。

“救命!”外面有人呼救的声音。

谢道之和谢道兰不动如山。

“你们,不去救人吗?”阿离皱眉。

“大姐,就算你没看过红孩儿,总该看过三打白骨精吧,这深山老林半夜呼救的能是什么好东西?”谢道兰。

“你!你太无情了吧,可能是其他队的人呢!”阿离觉得自己的智商被侮辱了,很是不愤。

她不敢谢道之不好,只能冲着谢道兰撒气。

“救命!有人吗?救命!”那声音竟是越来越近。

就知道是冲着他们来的。

谢道之脚踩星盘,严阵以待。

谢道兰取下发间的簪子,一晃之下竟是一柄长剑。

“这是……阴阳双剑中的阴玉剑。

”黑衣男子呆住了,这法器他找了半辈子,竟然在这个姑娘手里。

“我这还有一把阳山剑,要不送给你配成一对吧。

”他。

“无事献殷勤,你想干嘛?”谢道兰白了他一眼。

“误会误会,虽然姐姐确实漂亮,不过我纯粹是因为爱护宝物,不想使珠玉蒙尘。

” “我不怎么会使双剑。

”她摇头,主要还是无功不受禄。

“姐姐,你的手可真好看。

”他赞道。

美人纤手如玉,握着这无上神兵简直是绝配。

他第一次觉得收集法宝是不够的,还得收集合适的美人。

“少贫嘴。

”她。

呼救声已经到了眼前。

是……一个靖人! “救命,救命!幸好你们在这里,司正大人被抓走了!”他气喘吁吁道,眉毛焦急地皱起,导致脸上的皱纹全都皱了起来。

司采也在这里? 虽然靖人都长得差不多,不过谢道之可以肯定,这个不是之前见过的那几个。

“被谁抓走的?”他斟酌着问道。

“一个看上去二十几岁的青年男子,他修为极高,司正大人一下子就被制服了。

” “那你怎么不帮忙?” “我这不是逃出来喊人帮忙嘛。

” “司正大人法力高深,都着晾,我总不能螳臂当车。

” “他们在哪儿?” “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大概方向。

” “等亮再去找吧,现在大雾,看不见。

”谢道兰。

“人命关啊!”那靖人跪就跪,半点没有拖泥带水。

他祈求道:“求你救救我们司正吧!” “嗯?司采姐姐出什么事了?”璎珞被吵醒了,一边揉眼睛一边问道。

“被抓走了,但是谢大哥不愿意去救人。

”阿离忙道。

若是这个笨女人要求谢大哥一定要去就好了,谢大哥一定会很烦很烦。

璎珞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如水一般,怔怔地望着谢道之,她虽然没话,但是明显在疑惑。

为何不去救司采? “璎珞……”谢道之试图解释,但是他能想到的语言是何等苍白无力。

“刚才金灵真人是怎么死的,我们都看到啦,若是司采姐姐也遇到了那个人……” “谢大哥,我知道你是不放心我,我跟你一起去找她吧。

” “兰儿姐姐就在这保护大家。

” -双色球随机一注欢迎你!

本文来源:http://www.aiyayasp.com
本文作者:DC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