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色球预测十大专家汇总
双色球预测十大专家汇总 在柳元晋提议后,叶木还真拿起筷子,将每道菜都一一品尝。

只是,他品尝菜肴的时候,就像是吃毒药一样,痛苦不堪。

品尝结束后,他就站在一边,不再动筷子,也不再说话,嘟着嘴,显得不太高兴。

看来,叶木始终认为俗食是无法入口的。

叶木的态度并不妨碍柳元晋和司道之间的交流。

叶木如同局外人,安静地站在一旁,见证了柳元晋与司道的一见如故。

有一种人就是这样,只要一见面,就会觉得很顺眼,只要一对话,就越聊越投机,会觉得对方便是自己多年的朋友。

此刻,司道和柳元晋就是这种感觉。

交流中,司道得知,柳元晋年纪轻轻,却是金科殿试的榜眼,受到当今圣上和合欢前辈的双双赞许。

“不仅如此,江师叔直接向元晋哥发出邀请。

若元晋哥愿意进入合欢宗,入门即可获得筑基师兄的待遇。

”叶木补充道。

叶木是个心高气傲的少年。

可是,他提到江师叔时,语气却尤为尊敬。

似乎,江师叔是一位特别了不起的人物。

对于这位江师叔的邀请,柳元晋却没有接受。

对此,柳元晋解释道,他的理想是给世间带来变化和帮助,而不是成仙。

对此,司道倒是意外得很。

在司道看来,修仙是无人可以拒绝的。

可是,柳元晋却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这两者应该并不影响。

”司道笑着对柳元晋说道。

从心底而言,司道还是希望柳元晋可以一同修仙。

“江师叔也是这样劝诫元晋哥的。

”叶木再次插嘴道。

然而,柳元晋只是摇头,并未解释太多。

见柳元晋心意已定,司道也并未再强求。

之后,他们又互相告知彼此的去向。

好巧不巧,二人前往的地址居然是一样的。

司道的试炼地点也是淮河县。

而柳元晋则是新一任“淮河县令”。

不仅如此,淮河县还是柳元晋的家乡。

至于叶木,他的试炼任务是守护柳元晋。

所以,三人的去向完全一致,恰好可以顺道而行。

当柳元晋得知,瘟疫正在淮河县爆发时,他再也坐不住。

于是,三人便起身飞往淮河县。

修仙世界 第五节、淮河县 根据叶木所言,试炼任务本应该步行或车马代步前往。

这样的宗门要求显然出乎柳元晋和司道的预料。

夜城距离淮河县,直线距离足2000多里。

即便快马加鞭,他们也需要十数天才可以抵达。

现在,淮河县正爆发瘟疫灾情。

这让柳元晋无法安心。

司道也于心难安。

于是,在柳元晋的要求下,三人便飞行前往。

飞行途中,柳元晋站在千纸鹤内,第一次体会到飞行的感觉。

越来越高,视野越来越广阔,整个夜城越来越小,地上的人变成一个个黑点,并迅速消失在身后。

白云不再遥不可及,靠近,萦绕,穿越。

司道不是第一次飞行,却还是觉得震撼。

柳元晋自也是如此。

真正飞上蓝天,任何人都会感受到修仙的无上魅力,体会到天地任我游的自由与不凡。

可是,当叶木再次建议柳元晋加入合欢宗时,柳元晋还是选择摇头拒绝。

一个白昼的时间,三人总算来到淮河县。

淮河县是一座大县城。

瘟疫主要在淮河县附近的三个小镇爆发。

柳元晋没去县府走完上任的流程,也有去见半年未曾尽孝的父母,第一时间就前往瘟疫爆发的小镇。

小镇又脏又乱,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腐臭味,令人作呕。

道路上不见人影,这里已经被完全隔离。

见到司道三人从天而降,那负责主持大局的县官赶忙跑来恭敬相迎,诉说瘟疫的可怕,也惶恐地讲述其执行的措施。

县官身后的那些官兵无一不露着绝望和恐惧。

这场瘟疫灾难比想象中还要恐怖,传播极快,且原因未知。

三个大镇被瘟疫感染,患病者多达5000人。

所有感染者都丧失意志,陷入昏迷,身体出现溃烂,发出恶心的味道。

整个淮河县陷入在瘟疫的恐慌中。

唯一值得安慰的是,到目前为止,感染者并未出现一例死亡。

这实在是不可思议,也实在是幸运至极。

“多亏张县令管理得当,及时隔绝。

否则,瘟疫的传播不会就此止住。

我想,就算圣上知道此事,也绝不会怪罪张县令。

”柳元晋感激道。

“多谢柳县令理解,早闻柳县令是不出世的才子,今日一见,的确如此。

”张县令感激颔首。

柳元晋出示“上任圣旨”后,便成为新一任的县令。

他感激张县令,便意味其不会将瘟疫的罪责怪在张县令上。

春国的父母官背负一方业绩。

若业绩上佳,官员可以获得赏赐,服下仙丹,延年益寿。

可若百姓出现问题,可对应官员就会受到处置。

这场瘟疫是大事情,对张县令的未来仕途起至关重要的作用。

闲话没有多说,司道、叶木、柳元晋、张县令,四人进入隔离线内,其余守卫则守在隔离线之外。

叶木虽是修道高人,却是无法抑制地干呕。

好在,叶木不食凡食,腹内无物。

司道面色惨白,无其他动静。

张县令半睁眼,不敢看,不敢闻。

饶是如此,张县令还是忍不住吐了一地。

帐篷内,那些躺在地上哀嚎的人见到三名不凡的少年,以为是合欢的上仙,纷纷哭着祈求。

他们被瘟疫缠身,身处绝境,却始终保持着敬意,没有上前侵扰上仙。

他们只是跪地磕头,无力地看着三位上仙,眼里尽是恳求,是重燃的光,也是对生的渴望。

病患之中有一些少年。

这些少年和司道差不多年纪,蜷缩在角落,毫无血色,睁着大眼睛,露出天真的笑容。

此情此景,司道根本不知如何是好。

好在,叶木一同前来。

叶木很快平静下来,轻轻挥手,释放出一阵灵光。

灵光闪过,一名病人浮空而起,飘到叶木的跟前。

这仙术的施展令在场所有人确信,来人便是合欢上仙。

一时之间,有些人哭,有些人笑,他们眼里涌现出无尽的希望。

叶木认真审查着病人的情况。

不一会,他便面露喜色,兴奋道:“元晋哥,这不是普通的瘟疫。

这是妖。

这是一种名为‘噬’的蛊。

噬蛊碰到修真之人便会吸食灵力,碰到凡人,则会吸食生命本源。

” 换言之,这是妖在作怪! 叶木发现妖的痕迹,一点也不惊慌,反而开心得很。

这是合欢弟子的第一次试炼,很少涉及妖。

妖的出现,会使试炼难度徒增数倍。

司道的试炼任务原本只是瘟疫,利用灵力便可以清除,做好隔绝措施,便可以完成任务。

但现在,情况完全不同。

在叶木解释之下,众人明白,噬蛊要么由修仙者饲养,要么由噬妖幻化产生。

这两者都意味着一件事,他们需要斗法,需要战胜妖或妖人。

毫无疑问,这是危险的。

可机遇与危险同在。

司道不是第一次遇见妖人。

所以,司道明白,妖人的魂魄便是修道者最好的滋补品。

这也是为什么,叶木不但没有畏惧,反而异常兴奋。

这是一条快速提升修为的捷径。

柳元晋并不清楚这些。

他听见噬蛊,只觉得非常担忧:“那岂不是很危险。

” “从噬蛊的气息上看,这应该是刚刚化形的噬妖。

噬妖除了会放噬蛊外,根本没有什么战斗力可言。

”叶木认真回应道。

叶木信心十足,根本不把噬妖放在眼里。

“我好奇一件事。

”司道询问叶木,“这些妖都没有灵智么?难道不怕我们修道人报复吗?他们怎么敢长时间滞留在一个地方?” “当然不是。

稍微年长的妖都懂得隐匿行踪。

这噬妖如此大范围地幻化噬蛊,足以证明其刚刚出生,什么也不懂,只凭借本能吞噬生灵。

”叶木回答道。

叶木说完,又用不善的目光瞟了司道两眼。

这些都是常识,司道明明是修道者,却一点不知,足以证明其态度的不认真。

司道没有在意。

他思索片刻后,又问:“如果只是凭借本能,为何到现在为止,一个凡人都没有死去?噬妖为什么不杀人?” “这确实有点古怪。

不过,这不重要。

重要的是,我们要如何找到噬妖?”叶木跃跃欲试道。

“还是先救人要紧!先将众人救好,再找噬妖也不迟。

”柳元晋开口道。

叶木有些迟疑,但还是赞同了柳元晋的话。

这瘟疫本是司道的试炼。

此刻,真正作为的人却是叶木。

叶木手法熟练,手心释放出一道灵光。

灵光放置在病人脓包处。

然后,脓包处就涌现出无数的黑色长虫。

黑虫又细又长,肉眼可见,密密麻麻,很是恐怖。

这些黑色长虫便是噬蛊。

数不清的噬蛊从脓包里钻出,缠绵在肌肤上,很是恶心。

接着,叶木随手一扫,灵光一闪,噬蛊就灰飞烟灭。

几个呼吸的时间,噬蛊就被排除干净。

那病人前一秒还奄奄一息,现在却已经能够独自站立。

他重获新生,泪流满面,跪在地上,一个劲地磕头谢恩,视叶木如再生父母。

这一幕被众患者看在眼里。

刹那间,整个病房帐篷内,所有病人都再次祈求呼喊,渴望叶木的救治。

叶木也没有推辞,不辞辛劳地救治起来。

司道也没闲着。

他尚未突破先天境界,体内没有灵力,只有凡人的内力。

不过,内力亦可吸引噬蛊。

司道将体内的热流引导至指尖,便可像叶木一样,将噬蛊吸引出来。

再之后,司道运用内力,以指为剑,施展剑风,便可以将噬蛊清除。

相比叶木,司道的效率低得多。

叶木救十人,司道才救一人。

而且,叶木救十人后,损耗极小,毫无反应。

司道救一人,便能感到精神与内力上的损耗。

不过,司道额头虽冒着汗水,手上的动作却不曾停歇。

并且,司道不怕脏乱,放得开手脚。

他无法隔空抬人,每治好一人,便赶忙走到另一人的病床前。

在柳元晋、张县令的安排下,司道与叶木毫不停歇地为病人治疗。

整个淮河县有五千多位病患者。

这个小镇的患人最多,有两千余名病患。

这实在是不菲的工作量。

时间一长,司道与叶木都感到疲惫。

长时间的精密控制,给精神带来不小的折磨。

最先缓下动作的人是叶木。

他修为远超司道,却率先感到透支。

他抬起头,却见到司道认真的模样。

司道如不知疲倦的机器,一刻休息都未曾有过。

像是赌气,叶木强忍着痛苦,咬着牙继续坚持。

他很清楚,司道承受的精神压力一定比他大。

他没有理由率先休息。

这之后,叶木好几次都觉得疲惫不堪,甚至感到头疼。

可是,他每次抬头,就会看见司道还在坚持,没有休息的意思。

如此,叶木也绝不允许率先休息。

不知何时起,他也如司道一样,不顾脏乱,跑到病人床前,为病人治疗。

两个人专注而认真,不敢浪费一秒钟。

只有听到那声“感谢”时,他们才会露出一丝微笑。

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熟练度越来越高,速度也越来越快,那股腐朽的气味早就闻不到,那股一开始的厌恶害怕也早就不见踪影。

相反,当看见病人康复,当看见病人痛哭流涕地感谢,他们心里有一股莫名的成就感,也有一股莫名的感动。

柳元晋虽是一届凡人,无法直接治疗病人。

可是,他指挥得当,专注后勤,大大提升叶木与司道的救治效率。

他一直守在最前线,不惧瘟疫。

柳元晋是新任父母官。

他的行为极具鼓舞性。

在柳元晋的影响下,所有官兵都不畏生死,积极参与到救援协助中。

而新的变故再次出现。

修仙世界 第六节、线索 一阵推搡中,司道苏醒过来。

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

他上一秒的记忆还在为一个患者清除噬蛊。

他身上盖着一块毛毯,睡在干净的帐篷里。

睁开眼,他就见到张县令。

“还有患者么?”司道赶忙起身,问张县令。

“少侠,小镇上的患者都已经治好。

”张县令尊敬地感激道。

“好,那我们前往下一个镇。

” 淮河县一共有三个小镇被瘟疫侵害。

“其他小镇的患者已经恢复健康。

”张县令回应道。

“叶木一个人治愈了其他两个小镇?”司道诧异道。

“是患者自己好的。

”张县令惊喜道。

“这怎么可能?”司道不解。

“少侠不知道,我哪会知道?我来此唤醒你,便是要你一起商议此事。

” 话毕,张县令和司道走入不远处的另一座帐篷内。

柳元晋和叶木已经在这等候。

除此以外,帐篷内还有一个十五岁的女孩。

女孩身着简衣,和柳元晋长相酷似,却不像柳元晋那样柔弱,反而英气十足,似乎学过武。

此刻,女孩嘟着嘴,一副很生气的模样。

柳元晋同样皱着眉,一脸不悦。

实在不敢相信,这温柔书生也有动怒的时候。

-双色球预测十大专家汇总欢迎你!

本文来源:http://www.aiyayasp.com
本文作者:DC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