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票乐乐专业
彩票乐乐专业 下一刻空中纷纷扬扬的菊花飘洒,随着她的一声“死!”那些令她厌恶至极的面孔瞬间化为灰烬,飘洒在空中。

“哈哈哈哈……”无穷无尽的笑声在她的脑海里不停回荡,吵得她脑仁疼。

还不待她出声呵斥,笑声停了下来,接下来便又是那道声音的话:“对,没错,干得漂亮!你就应该是这样的,很好~” “青姿”被这道声音弄不不胜其烦,抱着脑袋怒吼:“你到底是谁?!” 那道声音却不紧不慢,而且听起来还相当惬意。

“我都说了,我就是你啊!我是你心里的恨,怨,痴,是你的所有负面情绪!” “你骗我!” “难道不是吗?你心里有恨,有怨,有痴,还有不甘!” “不,我没有!” “你有!” “你胡说,我没有,我没有,没有!!!” “青姿”像是无法接受对方的说辞,抱着脑袋呜呼哀嚎。

“嘴上说没有,身体却很诚实呢!你若不恨,又怎么会杀了他们两次?你若不恨,我又怎么能在你的身体里苏醒呢?” “滚开,离开我的身体,你这个恶魔!” “我是恶魔,你也不会差到哪里去!你身体里的这些负面情绪多浓烈啊,看来这些年没少收集啊!”那道声音还在“青姿”的身体里激怒她,语气恶劣,听的人心里火起。

就连被牵引进来旁观这一切的青姿都被这道声音给影响了。

那些人,她以为她已经忘记了,却没想到一直扎根在她的心里,前世没有逃过,今生亦然! “青姿”没有说话,目光死死瞪着前方,眸色里好几种情绪不停翻滚,却还在死命地忍耐。

“都到这份上了,你还要继续忍耐吗?你那师尊也没有将你放在心上,你想想,他对你的师姐师弟多好,可是轮到你却就像是在对着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我的师尊何时轮到你来诋毁!”“青姿”咬牙切齿地开口,目光中却飞快的闪过一丝恍惚。

“他本就是被你死皮赖脸地硬挤进门的,他本来就不愿意收你。

你自己心里不就是这么想的么?你觉得他看不起你,不愿意与你多有来往。

你觉得他对你不重视,甚至不分青红皂白去惩罚你。

你觉得他心里不喜欢你,将你看做耻辱!” “你闭嘴,你胡说!!!” “我胡说?不不不,这些不是我说的,而是你自己心里就是这么想的,若不是你自己这么想,我又如何能得到关于这些的负面情绪呢?别再自欺欺人了!” “我没有!”“青姿”的声音已经有些有气无力了,因为她好像真的就是这么想的。

“真的么?可他是我的师尊啊!”“青姿”神色有些动容。

“这样的师尊不要也罢,与其在他门下不开心,还不如直接离开,另修它途。

” “青姿”神色之间有些挣扎,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才好。

她只知道自己心里掠过这个想法的时候,竟然会有一丝不舍,只是在这个情景之下,却想不出自己到底为何会产生出不舍的情绪出来。

知道这具身体已经动容了,那道声音再接再厉,带着蛊惑,犹如在她耳边轻声呢喃:“你看到了吗?他就在前面,他是你的心魔,是你永远修行的障碍。

你想一直活在他的阴影中吗?” “青姿”下意识摇摇头,“不想。

” “不想的话就走过去,拿起你手中的剑,稳稳地刺进他的胸口,永远的解脱!” “解脱?” “青姿”此刻的神智已经有些不清醒,只呆愣愣地看到站在前方的那一抹白影。

墨梅浣纱,俊美无暇。

那是辞月华! 他竟然来了,还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只是一如既往地,他的眼神依旧如同万年寒冰,冷漠的没有一丝感情,就那么冷冷地看着她,犹如利剑,狠狠扎进她的心里。

“去吧孩子,杀了他,你就解脱了!” “青姿”依言提剑走了过去,对方不闪不避,就那么看着她,似乎就等着自己对他动手。

辞月华,师尊! “青姿”嘴里无意识地重复念着这两个称呼,手中的剑也无意识地抬起刺向那道人影。

对方依旧不躲不避,好像已经任命般等着刺痛的到来。

只是那双眸子依旧冷漠,仿佛自己不是在等死,而是在看一个无关紧要的物体。

就在剑尖就要扎进胸口的那一刹那,青姿终于恢复了神智,也就是这一眼,差点将自己的魂给吓飞。

她,居,然,在,刺,杀,师,尊!!! “青姿”的心一瞬间提到了嗓子眼,她从来没有想过要杀害师尊啊! 所幸对于剑法的掌控已经平稳,“青姿”脚尖一点,在剑要扎进去的那一刹那,脚步往后一滑,整个身子一旋转,终于停下了自己对辞月华的攻击。

可是这一收,心神不稳之下,没有留意脚下,只觉一下踩空,人就往下掉去,情急之下手一伸,堪堪抓住了绳索。

感受到自己此刻陷入险境,“青姿”才彻底清醒,看着站在头上的男子,艰难地扯出一抹笑容。

“师,尊!” 青姿感觉自己的眼睛越睁越大,甚至心生愉悦。

她在心里暗叹了一声,那时的她在此时一定是在心里高兴,以为对方是来救她的吧! 重温前世梦4 在“青姿”期盼的目光中,那道身影蹲了下来,只是目光已经不是之前的那种淡漠,而是阴冷,令她心里非常不适。

就见对方如毒蛇一般的目光定定的看着自己,“青姿”以为对方是恼怒自己方才想要刺杀他,忙不迭开口解释。

“师尊,对不起,方才,方才弟子不适故意的。

弟子从来没有想对师尊动手,真的!” 那是她这些年从未在辞月华的眼中看到的陌生的目光。

“青姿”知道辞月华不会相信,心里有些失落,却不敢有不甘怨恨了,只想赶紧向他解释。

她的手一直抓在绳索上,因为被岩浆烘烤的缘故,索道有些微发烫,令手心渐渐溢出汗水,有了些许滑腻之感,很容易便会脱手掉下去。

只是此时的“青姿”没有理会这些,她头一次想要好好同自己的师尊解释清楚。

可是还不待她开口,对方就勾起唇角,不屑地笑了一声。

“青姿”惊讶地看向他,现在的师尊竟然多了好几种她从未见过的神色,但无一都是在表达对她的不喜。

下一刻她就听对方开口了:“你做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是想干什么?奢望我会救你起来?” “青姿”抿了抿唇,低声道:“弟子没有!” 其实她有,她觉得无论如何,师尊总不会看着自己丧命而不顾吧! 然而,对方接下来的话却将她心里的所有期待毫不犹豫地撕成碎片全部打散扔进谷底。

“我从未见过你这么厚颜无耻之人! 当初我将你拒之门外三日,你却还要厚着脸皮犯贱地往上凑,逼着我收下你!” 青姿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对方,见到对方面上嫌弃刻薄的表情,完全不敢置信。

师尊这么说,所以是因为自己的苦苦纠缠,才会让他一直对自己不喜么? 这表情,那样神仙般的人儿都做出来了,想必是没差了,他一点也不愿意收自己为徒,都是自己生生逼得! 她艰难的闭了闭眼睛,感觉手指有些松,赶紧紧了紧。

“师尊,我错了!”她只能认错,这是她的错! 然而她不知道那只是一个开端! “你知不知道我忍了你多久?你的存在实在是脏我的眼,多看你一眼都让我觉得恶心!” “青姿”脑袋里瞬间空白,“脏我的眼”,“恶心”,这两个刺痛人心的词汇一直在脑海里不断重复,如同魔音贯耳! “为……什……么!” “青姿”的声音已经嘶哑了,原本因为热意与努力不让自己脱落而爬上面颊的红晕一点点退散,逐渐变得苍白。

“你不过是一个没爹没娘的小野种,流浪狗,是这世间最污浊最低贱的存在。

你本该安安分分待在属于你自己的污泥里,为何想要逆天而为跑来修行? 还妄图跑来我的眼前碍眼!” 而后又见他将脑袋凑近,用情人间呢喃的声音道:“你有什么资格活在这个世界上?赶紧去死吧!” “青姿”的眼神已经变得空洞,看着辞月华的目光没有半分神采,只能看到对方那张人神共愤的俊颜被不屑,刻薄,阴狠,尖酸等等各种复杂的表情给拉扯的扭曲起来。

是自己逼得他变成了这个样子,还是他本来就是这样,只是被隐藏的太好了呢? 这是“青姿”最后的想法,她浑身没有了半丝力气,抓着绳索的手终于没有了继续抓下去的念想,就那么轻轻滑落,让自己犹如离开大树的干枯的落叶,随着崖边的风将自己轻易刮落。

就这么落下去吧,掉到哪里都好! 师尊……他厌恶我,也不会来救我的! 结束了也好! 她不再看上面表情变得得意起来的人影,闭目静待粉身碎骨。

突然腰身一紧,一道急切的呼唤在耳边响起:“青姿!” 青姿突然睁开眼睛抬眼望去,一张紧抿着唇瓣却依旧柔和,模样娇美的脸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那张脸上布满了焦急以及对自己的担忧。

原来还有她的师姐是在意她的! 她的师姐不顾自己的恐高症,甚至不怕可能因为自己落得粉身碎骨的下场,就这么冲过来救了自己! 原来,这个世界上不是谁都厌恶自己,想让自己去死的,还有一个人愿意为了自己豁出命去! 她的视线紧紧黏在宁因的脸上,慢慢模糊。

“青姿,别睡!”模糊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

“师姐,怎么不叫我阿青?好听!”她低声喃喃了一声。

就不要与他叫成一样了! 青姿方才已经没了! 如同旁观者一般的青姿在身体里感受着自己曾经的那种不甘,绝望,死心。

她一直在努力的保持自己的清醒,想要通过身体的眼睛,以清醒的神智好好观察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身体因为虚弱沉入昏睡,可是属于她的意识却还十分清醒。

她一直在回想刚才的那一幕幕,觉得甚是怀疑。

在自己将刺向辞月华的剑收回的时候,她分明注意到对方皱了一下眉,似是对自己收回攻势而不满。

也就是说,对方站着不动其实是想让自己对他动手! 可是这是为什么呢? 而且饶是这一世自己与师尊关系变得甚好,甚至在所有弟子中,自己与他相处的时间最久,也不曾遇到过他对任何人露出过那样复杂阴暗的神色,即便是面对着令他厌恶的悬壶洞,他也不曾做出那副样子! 这样的师尊实在是太陌生,以她两世所看到的,她的师尊不该是这样的。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青姿一眼便看到坐在床边陪着自己的宁因。

而后她心里传出一股无比愉悦的感觉,紧接着“师姐”两个字从自己的口中传了出来。

“阿青,你醒了?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宁因听到她的声音赶紧起身将她扶了起来,一脸关切。

“青姿”摇了摇头,缓缓就着宁因的胳膊坐起身,而后目光扫了一眼四周。

“这里是……” “这是鹤前辈的住处。

” “青姿”点了点头,而后将目光凝聚在宁因身上,两股热意从眼眶涌出。

“师姐,这次谢谢你救了我,我还以为自己已经必死无疑了!” 宁因敛下眉勾唇一笑,而后抬头看向她,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傻阿青,说什么胡话呢,你会一直活得好好的,以后可不许再说‘死’字了!” “青姿”抿了抿唇,而后重重地点头。

她会好好活着,才不负师姐的救命之恩。

“你现在醒了,我得将这个消息告诉师尊他们,他们都担心你很久了!” 蓦地听到师尊这个称呼,“青姿”面上的表情僵了僵,而后扯出一抹勉强的笑容点了点头。

担心?是在担心自己为何没死,担心自己揭露他丑恶的真面目吧! 没过多久,一行三人外加一只丹顶鹤开门进来。

时朗走得极快,到了床边停下,微皱着眉,隐隐有些担忧,“你没事了吧?” “我很好!”“青姿”回了时朗一句,而后将目光扫过鹤前辈,却连一个余光也没有留给辞月华。

“你这小娃娃,老夫看你修为在师姐弟之间最高,怎么……这心魔也极大呢?原我还以为最有可能通过琉璃问心桥试炼的人会是你呢!”丹顶鹤在一旁看着她,语气带着惋惜。

“青姿”扯了扯嘴唇,看着自己的被子,手下意识的紧了紧。

“无事,下次还可以再来一次。

”辞月华在一旁帮忙说了一句。

“呵!” “青姿”听了冷笑一声,再来一次,是在可惜这一次没能让我死掉么?何必如此煞费苦心? 几人以为她是心里难以接受,没有深究,倒是鹤前辈又往前走了几步,伸长着脖子近瞅了她几眼,而后才缓慢地缩回去。

“鹤前辈,您可是发现了什么?”辞月华见到它的动作,忍不住问了一句。

丹顶鹤摇了摇自己的小脑袋,“她身上的气息很复杂,我有些感觉不出来。

也或许是刚经历问心桥试炼,错觉吧!” “那她的身体?” “不过是被幻象所伤,现在已经无妨了!” “既然没事了的话,那明日咱们就下山!” 很快,一行人出去了,房间里就只剩下“青姿”与辞月华两人。

“青姿”将身子躺平,面朝里,将被子蒙头一盖,不打算跟辞月华说话。

她听到辞月华靠近的脚步声,紧接着听到他说:“这秘境十年能开一次,下一次还有机会,不必为此失落。

” “青姿”心里一把火腾地一下燃烧起来,她怒将被子一掀,翻身而坐,看着辞月华的目光充满愤恨。

“我失落?我看失落的人是您才是吧!” 辞月华一愣,无辜地看向她,不明所以,“我失落?” 看着对方明知故问,懂装不懂,“青姿”又将目光定格在辞月华的脸上,似要将他的神色变化细细的看清。

见对方天衣无缝的演技,她目光暗淡,扯出一抹讽刺的笑容。

“您可真是虚伪的紧!弟子从来不知样貌堂堂,光明磊落,备受爱戴,无私无畏的辞大宗师原来还有两副面孔呢!既然都已经撕破了脸面,这里又没有别人,您还在这里跟弟子演什么戏呢?难不成也想让弟子感受一下所谓的‘恶心’?” 辞月华闻言,眉头一蹙,看着青姿的目光除了有一丝不解,便只剩漠然,好似对她的这种态度习以为常。

可是在身体里的属于现在青姿的灵魂却看到了辞月华眼中一闪而逝的一抹受伤。

她的心倏地疼了一下,这件事一定有隐情,她的师尊不是这样的人! “这次是我的错,是我没有考虑周全!”辞月华的垂下眸子看着地面,只是面上是一如既往地没有一丝表情。

这句话听在有两种想法的“青姿”耳中,属于现在青姿的灵魂听起来是“我没有保护好你的安危”,而在另一个青姿的耳中听起来就是“是我设计的不够周全,没有取掉你的姓名!” “怎么,师尊没有要了我的性命,现在心里是不是特别遗憾?没能让师尊得偿所愿,倒还真是弟子的不是了,弟子在此向您赔个不是。

只是弟子的性命弟子会看得好好的,以后,您想取弟子的命,怕是不容易了!” 辞月华的面色不怎么好看,也不知道是在想些什么,只说了一句:“你好好休息!”而后转身离开。

“虚伪,卑鄙,小人行径!”“青姿”的声音一点也没有收敛,就那么喊出声来。

辞月华脚步一顿,没有回头。

后来的日子,两人针锋相对,辞月华没有再像之前那样对她不管不顾,又变成最初对她严厉的样子了。

而“青姿”面对他的时候连曾经表面上的尊敬也无,看着他的时候不是嘲讽就是鄙夷,又或者是无视。

宁因与时朗便一直夹在中间,左右为难,劝了这个劝那个。

而辞月华也好像对她那样的态度没什么所谓,依旧严加管教。

对此,“青姿”终于败下阵来,只能靠着躲避过日子。

一日,“青姿”回到曾经住过的辞月华的院子里想去找时朗,正碰巧看到苏沐秋从他的房间里出来,四目相对,又很快移开。

她没有将这些放在心上,只要抓到空隙就拽着时朗跑出去喝酒,到后来,时朗被辞月华罚了一回又一回。

她不找时朗了,开始自己下山自己喝酒去了。

她不去看辞月华每次看她那探究的眼神,只管醉生梦死。

没有与任何人有联系,独身一人,神出鬼没。

直到有一天,“青姿”喝得醉醺醺的,摇摇晃晃地回到山门,刚进去便看到一片灯火通明,一大帮人等在那里。

-彩票乐乐专业欢迎你!

本文来源:http://www.aiyayasp.com
本文作者:DC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