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票下载
彩票下载 其一,江一尘、叶木、司道,三人为一队; 其二,程洋、圣女、何缪洛,三人为一队; 如此分队,是出于安全考虑。

上述三位结丹修士中,最适合单独行动的,当然是江一尘。

江一尘处事沉稳,修为高超,世间鲜有敌手。

天禅宗第一高手庄剑泽,为人霸道,态度高傲,可对江一尘,却将其视为一生宿敌。

江一尘负责带队一路,自然是再好不过的。

两组分队,行事效率增加一倍。

叶木、司道、程洋,三名弟子则随意分配。

原本,司道可以和何缪洛一队,可这样便是和圣女一队,总觉得不太妥当。

因为本次调查任务属于宗门特殊任务,所以,调查过程中,他们可以使用“仙旅驿站”,一种设立在春国凡间的传送阵点。

利用仙旅驿站的便利,他们才能快速在春国境内移动位置,进一步加快调查的速度。

如此,调查真正展开,那春雨的云会清晰地浮现在天空之上么? 风平浪静 第一节、望太圣 春国与太圣国均是东土地域,可两片大陆却并不接壤,彼此之间存在“禁断”海峡,将两岸分割。

禁断海峡的北面,春国西南沿海边境,整片海湾统称为“望太圣”。

两国百姓本来就存在理念上的冲突差异,彼此互存歧视之心,就连贸易交流都受到影响。

饶是如此,望太圣依旧是繁盛的海域贸易中心。

这样重要的地理要塞,自然也会存在仙旅驿站。

寻常情况下,仙旅驿站只会在重要事件中开放。

如,在“三年一度”科举考试的前几日,仙旅驿站会开放数日,将望太圣周近的考生送往帝都夜城。

可今天,仙旅驿站内竟是走出三名男子。

如此样貌,如此气度,又如此年轻,不是合欢宗的上仙,又会是什么人? 负责看守驿站的驿官是一名八旬老妇。

这样重要又清闲的岗位一般都是由退役官员担任。

这老妇能在此值岗,说明其年轻时必然担任朝廷父母官。

这老妇虽年过八旬,可身子倒是硬朗得很,概是政绩出彩,得仙药延续寿元。

她见三人出现,便起身以示恭敬。

仙旅驿站的驿官不同于寻常百姓,其一生见到仙人的机会要多得多。

而按照约定,春国官员在见到合欢弟子时,若无命令要求,不需要刻意行礼。

然而,当老妇抬头瞥见其中一名男子时,立刻颤抖着身子,想要跪下致礼。

若不是一股轻盈的力量将老妇抬起,她定然已经跪倒在地。

她眼含泪花:“老身有幸,感恩天地,还能再见上仙一面。

” “徐凤熙,我们好久不见!” 这位叫徐凤熙的老妇是甲子年的榜眼,曾在科举殿试中,与江一尘初见相识。

之后,徐凤熙管辖的县市受到妖修血屠。

江一尘出现,将其从妖修手中救下。

却没想到,一甲子之后,二人还能再见。

不得不说,这也算是缘分。

要知道,春国极大,普通凡人与仙人相见是极难的。

仙人与凡人之间没有交集,像司道这般,与柳元晋那样的凡人相识为好友,实在是少见。

所以,普通凡人与仙人相遇完全依靠偶然。

徐凤熙在三个不同的地方,在其人生最重要的三个地方,分别都遇见了江一尘,不是缘分,又是什么? “上仙认得我?”徐凤熙喜色一颤。

她的眼眶本就湿润,现在则再也无法抑制泪水的落下。

“认得。

在那一年的金科殿试上,徐姑娘惊才艳艳,何人不叹服?若不是柳首辅那样的惊世奇才出现,你又岂会止步榜眼?” 江一尘作为合欢代言人,需要参与每年的金科殿试。

“在我心里,你永远都是那挥手写下《国策论》的英姿少女。

” 见到徐凤熙与江一尘的这一幕,司道不禁想到了柳元晋。

相比修道之人,凡人寿元短暂,容颜易老。

前几天,在夜城,他与柳元晋再度相遇,对方气度依旧,可终究不再是曾经的少年模样。

虽说,这是自然常态,司道却不免有些伤感。

在徐凤熙的带领下,他们走出仙旅驿站,来到望太圣的城镇中心。

眼前的一幕倒是有些出人意料。

原本,望太圣作为海域附近的商贸大城市,应该是繁荣昌盛的。

可行街看起来很是杂乱,一片狼藉,仿佛被土匪劫掠过一般。

屋墙裂开,屋顶瓦砾碎裂,洒脱在街道之上。

商铺都在整顿当中。

人们忙于修葺损坏的街道、破损的房屋。

“这是海风侵扰?”江一尘询问道。

“是,这几年,海神总是发怒,苦了这儿的百姓。

”徐凤熙点头。

“这儿的仙门呢?他们难道没有提前通知百姓?他们难道没有处理抵御海风?”叶木不解道。

徐凤熙摇摇头:“老身也不清楚。

” 她口上说不知道,可眼神倒是清明得很。

叶木又是问道:“就算观天预测失败,为何没见到‘神隐宫’的弟子来此协助、主持?” 的确,海风灾难过后,这省城中心里,只有衙门的人在负责处理灾情,却见不到任何神隐宫的仙人。

神隐宫与合欢一样,是出世仙门。

不过,出世不代表不顾俗世疾苦。

“老身哪里会知道?”徐凤熙继续摇摇头。

叶木忍不住皱眉,本想再问,却是被江一尘打断。

“好了,叶木,我们去神隐宫走一趟,自然便知。

” “看来,这望太圣,不仅仅是失踪孩童最多的地方。

”司道别有深意道。

他们三人来这里当然是为了调查线索。

根据之前的数据整理、调查,望太圣是孩童失踪数量最多的区域。

这也是为何,望太圣会成为调查的第一站。

“如此,我们就要离开这儿。

”江一尘对徐凤熙诀别道。

“能见一面,足矣。

”徐凤熙站在地面之上,看着三人御剑而去。

当三人消失不见后,她久久望着三人消失的方向,落下泪来。

她虽落泪,可眼神里面充满幸福。

少女初见芳心许,奈何仙凡终有别! 那一年,江一尘初掌合欢大权,第一次参与金科殿试。

他那时的结丹境界较为浅薄,在被徐凤熙英姿吸引的一瞬间,没能控制住自己的气息。

普通凡人女子在见到江一尘真容后,怎会不倾心之。

而若是寻常女子,大概也会自觉仙凡有别,会将心中念想放下。

可是,徐凤熙偏偏不是寻常女子,偏偏傲气得很。

如此,她便彻底喜欢上了江一尘。

如此,她便是终生未嫁。

如此,她虽是八旬老妇,虽是榜眼高官,却是在晚年回到故乡,在这仙旅驿站当小小驿官。

只为,这仙旅驿站是最可能遇见仙人的地方,最可能遇见他的地方。

天空,御剑飞行。

“她喜欢师叔!”叶木突然开口。

很突然,司道觉得有些意外:“想不到你这个只知道修仙的木头,也能看出来?” 叶木没有在意司道的打趣:“我见过那种眼神罢了!”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显得特别忧伤。

司道一直不了解叶木,印象中,小时候的叶木很是狂傲,再然后就突然变得平和。

想来,这些年,叶木身上也发生了不少事情。

“我一直都知道!”江一尘回应叶木的话。

“幸好,你爱的人不是她。

”叶木说完,似乎不愿再说话,以极快的速度,消失在前方。

“可我并不觉幸运。

”江一尘说话的时候,看向司道。

说完,江一尘也加快了飞行的速度,消失在前方。

司道摇摇头,觉得莫名其妙。

不过,他也无需想那么多。

马上,他们将抵达神隐宫。

他希望,在那里,能找到一些证据,春雨阁的证据。

风平浪静 第二节、神隐宫 神隐宫,按照欢石内的记载,应该是隐匿于深山的出世仙门。

然而,司道一行尚未抵达欢石内标记的神隐宫位置,就见到了山林之间的琼楼玉阶。

顺溪而建,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廊腰缦回,檐牙高啄,盘结交错,真不知有几千万座。

这哪里是隐世仙门?这分明是宫廷皇城。

仙门宅邸不可能这般如皇宫一样群而建之。

修士修行之时,彼此相隔甚远,这是基本常识。

仙门是清静的,地广而人稀,绝不会像现在一样,尚未落地,便听见了宴席喧哗声。

望太圣刚刚经历海风灾难。

没想到,神隐宫倒是大设宴席,奏乐鸣弦,歌舞升平,好不快活。

三人从天而降,腾空出现在宴席之上。

在场所有人都是举杯向天,对着三人,恭敬地喝酒致礼。

他们大都是凡人,也间有部分修士,衣饰各异,却都华贵富丽。

“敢问三位上仙来自何方?今日来此,可是为加入神隐宫,享受这一生富贵?”一位满脸通红的中年男子,抬起头,举杯询问。

这中年男子是名修士,炼气七层修为,却饮凡酒,喝得醉醺醺。

他像是习惯有外人到来,一点也不畏惧,直到一股杀气将整个宴席笼罩。

杀气像是冷冰冰的蛇,顺着每个人的肌肤,向上攀爬,缠勒心房。

酒气在这股杀气面前显得不堪一击。

所有人一下子清醒过来。

中年男子看清楚了江一尘的脸,然后手中酒杯落地碎裂。

他跪倒在地,直打哆嗦。

那些稍微有点眼界的修士同样是跪倒在地,一句话都不敢再说,只是低着头,颤抖着身子。

然而,不是每个人都认识江一尘,尤其是一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凡人。

他们虽感到心悸,虽感到全身冰寒,虽感到身躯不受控制,可依旧仰着头,横着脸。

他们当然看出来,司道三人不是友人,而是来砸场子的。

“有什么好怕的?他们再强,还能强得过神隐宫?在望太圣,神隐宫便是天,便是地。

” “不错,上次也有几个不知趣的东西,非但不领情,反而扰我等清静。

还记得他们下场么?” “记得,被我们盖世无双的宫主直接秒杀,连灰都没剩下!” “诶,欧阳上仙,你拉我干什么?你们何必如此怕他们?他们不过就三个人,还敌得过在场所有人不成?” 几个凡人不知死活地撒酒疯。

三人静静地飘在空中,未理会,这些凡人便以为天下大吉。

其余人也认为司道三人是畏惧神隐宫,便继续欢快起来。

一时之间,司道三人仿佛已经透明,没有任何威胁。

然后,天空出现落雨,红色的温雨。

血水洒落在宴席众人身上。

一股血腥味瞬间弥漫整个宴席。

刚才凡是对三人做过无礼行为的人,浑身爆炸,全都化成了血水。

血是温的,杀意是冷的,冷热交接下,上一秒,宴席众人还在欢愉,下一秒,他们便都彻底清醒过来。

那些陪酒女子惊声尖叫,那些欢喜的看客纷纷跪在地上,直求三位上仙放过。

“谁是神隐宫弟子?”叶木开口问道。

他目光极冷,刚才的杀意就是由他释放。

“他……他是神隐宫弟子。

” 然后,一名肥胖男子从陪酒女的背后钻出,一脸的纵欲过度。

他用眼神狠狠瞪了一眼将其指认出来的家伙。

接着,他那张圆脸上挤出一个谄媚的笑容。

“上仙,上仙,别杀我。

小人,小人便是神隐宫弟子。

” 叶木打量了一眼对方。

对方根本没有任何修为,而且连武功功底都没有。

“仙门弟子千挑百选,为什么你这样没有根骨的人也能成为神隐宫的弟子?”叶木皱眉疑惑道。

那肥胖男子含糊其辞,一副不知如何回答的模样。

“说!”叶木怒斥。

“上仙息怒!小人,小人的姐姐是宫主的小妾。

”肥胖男子颤抖应道。

听到这个回答,叶木一愣,然后又是一声苦笑,再是意料之中的冷笑:“真是够荒唐的!” 他冷眼扫过全场,看着眼前的一切。

这神隐宫哪里是仙门?整个就是一出末代王宫的戏! 如果不是还有衙门在维持基本秩序,望太圣这片区域不知道会乱成什么样子,恐怕连基本的人民生活都无法维持。

根据欢石记载,罪歌便是神隐宫的当代宫主。

“宫主,宫主在闭关修行!”肥胖男子一脸畏惧地回应道。

原本,直呼宫主名讳是禁忌之事。

但现在,没有人敢对司道说半个不是。

谁都看出来,来者三人才是真正的修仙者。

所谓神隐宫不过是个笑话而已。

“你可知道位置?”司道再问。

相比叶木,他一脸平和,给人感觉要和煦得多。

但肥胖男子却是感受到了一股骨髓灵魂内的冰寒。

肥胖男子突然发现自己的身躯根本不听使唤,整个身子是僵住的。

在听到司道问话时,他只会下意识地给出答案,用力点了点头。

本能告诉他,这个笑眯眯的和煦男子要比旁边那位一脸凶相的恶徒可怕得多。

-彩票下载欢迎你!

本文来源:http://www.aiyayasp.com
本文作者:DC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