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票开奖号
彩票开奖号 几名仆夫立刻跪地,其中一个中年男子嘟囔道:“王爷,大家都是陪您过下瘾,不用那么较真吧。

反正陛下也没指望咱们……” “过瘾?我都穿成这样了,你们居然觉得我是过瘾?你们谁……谁觉得我只是过瘾?” 他话音一落,跪地众人都不约而同地交换眼神,分明就是在默契地回答:难道不是吗? 诚王气急地指着远处的陈小猫,道:“就算是过瘾,也该有一点认真的态度吧!连人家姑娘都懂的道理,你们不懂吗?” 众人齐齐望向陈小猫,沉默许久,忽然有人不解道:“哪里钻出的女子?这是刺客吧!” “刺你个屁啊!本王长这么大就没遇见过刺客长什么样儿,你说,你说谁想刺我?”诚王没好气地踹了那人两脚,那人竟如演戏一般在地上滚了好几圈。

他气得不停捶击胸口,在原地转来转去,抬眼却见到陈小猫正在跟自己招手。

诚王收敛了怒气,笑着走到陈小猫面前,问:“姑娘,有什么事吗?” 陈小猫故作神秘地问他:“你是不是想造点有杀伤力的武器什么的,支援一下我们的军队?” 诚王真诚点头。

“我有办法,但是……”陈小猫望着诚王,没有继续说下去。

“但是什么?”诚王似乎有了兴趣。

“你搜集的这些铁丝、铜丝什么的,都要无偿分我一半。

”陈小猫故意把“无偿”二字说得很重。

“成交!”诚王十分干脆。

两个时辰后,诚王坐在院中,满脸疑惑地望着一堆交错弯曲的铁丝网:“就这?” “嗯,就这……”陈小猫一本正经地点头。

诚王微微叹了口气,眼中有一丝失望。

这时,祝隐不知从哪里叼来一只七尺长的大獒犬,扔到院子里。

獒犬刚一落地,就翘起尾巴冲着诚王和陈小猫狂吠,口角还流出粘稠的唾液,看上去恐怖又恶心。

“你……你们真的是来刺杀本王的?” 诚王猛然从椅子上跳起来,眼带惊慌准备逃跑。

陈小猫立在原地大翻白眼。

獒犬见诚王起身,立刻四蹄大张,扑了过来。

陈小猫眼疾手快,手拉控线,一张铁丝网马上在獒犬面前展开。

獒犬狂性大发,不管不顾向铁丝网上撞去。

嘶嘶…… 獒犬的金色皮毛无端撕裂,大块肉皮被扯下来,挂在铁丝网上。

它吃痛落地,扭曲身体乱滚一阵,又爬起来,准备继续冲击铁丝网。

这次陈小猫将铁丝网放松了一些,獒犬一冲上来,铁丝网就像渔网一样完全把獒犬包住,那獒犬越挣扎,铁丝网就将它包裹得越紧,没过多久,凶猛的獒犬就如同一只被扎紧的粽子,再也无法动弹。

地上,狗血、碎皮落了一地,好似刚刚发生过一起虐杀。

诚王有些不忍地用手遮住一只眼睛,道:“太残忍了。

” “王爷,打仗,就是这样残忍。

”陈小猫盯着诚王,有点不屑。

诚王点点头,放下手,兴奋地问:“你怎么做到的?” “您听说过苍耳吗?在我的家乡明州,有一种植物,种子上长满倒刺,一旦沾到身上就很难剥落,就跟这种铁丝网一样。

” 诚王跟着陈小猫来到铁丝网前。

他小心翼翼地伸手去触摸了其中一根尖锐倒刺,立刻像被烫到一样缩回手。

陈小猫继续解释道:“战场上的绊马坑、壕沟、护城河中都可以用到它。

这种铁网沾身就见血,比现在军队中的木桩、钉板实用得多。

” “姑娘,你好厉害。

”诚王一脸崇拜。

陈小猫得意地挑了下眉:“答应我的东西,记得给我送家里去。

” “好嘞,红蜥蜴我出二百两,你卖不卖?” “滚蛋……”祝隐一声暴喝。

诚王望着陈小猫离去的背影,眼中微光闪动。

战争的氛围越来越浓,走在尧京北面,抬头便可望见远山之外的狼烟。

一大早,陈小猫就叫上祝隐,跟自己去西面太液池看地。

这块地并不在尧京城内,却有很好的视野。

地块方正,大约有一百来亩,东面紧靠着几位公主的别院,西面毗邻出云山;北面临着清波荡漾、垂柳迎风的太液池;南面向前则是连通御街直入城内的通衢大道。

卖家不愿意吐露姓名,托的是一位中人出面。

这种时候出卖资产的,大多是准备出逃的权贵,往往是见银子就甩,她也毫不客气的压价,最后仅仅以五百两银子便拿下了这块地。

待到府衙办好地契,中人一个劲儿夸陈小猫好运气。

这太液池边的土地价格一度炒得很高,寻常时候两万两银子也未必能买到。

陈小猫敷衍一笑,她又何尝不知中人说的这些道理。

然而兵荒马乱时期,还敢出手买地的,不是疯了就是赌徒。

祝隐也在一旁叨叨:“万一尧京城破了,你这五百两岂不是白花了?” 陈小猫没有回话,只是让祝隐买了点梅脯,载自己去一趟禹州天池村。

“去那种地方干什么?”祝隐一脸纳闷。

天池村的后山上,荒烟蔓草早已长得比人还高,陈小猫和祝隐在乱坟堆中找了很久,才找到一个矮小的土坟包,土包前还有一碟扑满灰尘的梅脯,大约是玉叶留下的。

陈小猫将一包梅脯放在刘丫丫的坟前,坐在坟头,道:“上次走得匆忙,没来得及跟你道个别,这次,专门给你带点尧京城的梅脯,你看合不合口味。

” 祝隐望着陈小猫,觉得她似乎特别反常。

上完坟,陈小猫和祝隐又来到天池边。

三百年过去,天池的景色几乎没怎么变。

她赤着脚,在碧波如镜的天池边踏了一会儿水:“我记得,第一在这湖中见到你,你是一团红雾,还特别讨厌低贱的人类。

” “现在也讨厌!哼。

”祝隐将脖子转向一侧,面带傲娇之色。

它回忆了一下,又伸出龙爪,道:“你当时就我指甲盖儿这么大,跟你说句话都怕把你吹飞。

” 陈小猫也忆起过往,脸上泛起淡淡笑容: “其实,当时我帮你破坏禁制,只是为了有一个坐骑,可以带着我去寻四郎。

” “嗯,除了对你家四郎,你从来都没心没肺、精于算计,还一肚子捉弄人的坏水儿,想想也知道你没安什么好心。

” 祝隐瞅了陈小猫一眼,并不打算说些好听的话来敷衍局面。

这一次,陈小猫没有对祝隐翻白眼,反而宽容地笑了笑。

她的目光越过远山,眺望了一会儿天尽头: “祝隐,我们解除契约吧。

” “什么?”祝隐的语气有点震惊,怀疑自己听错了。

“嗯,解除契约。

”陈小猫再次肯定了这句话。

“免得尧京城破了之后,你还要很麻烦地去来世找我。

” “什么屁话!城破了,我们一起走啊,天大地大,哪里都可以容身。

” 祝隐对陈小猫刚才的话嗤之以鼻,觉得她脑袋越发不灵光了。

陈小猫垂下眼睑,低声道:“四郎是不会走的。

我答应过他,要与他一直在一起,我也不会走。

” 祝隐终于明白了陈小猫的意思,面对生死大事,它只能无言沉默。

她从怀中拿出那张太液池旁的地契,递给它: “鬼方人没有在城池长驻的习惯,就算攻下尧京,他们也不会长留此处。

待尧京战火平复后,你带着长工、谢清云和老吴再回来,他们凭着这块地契也能安身立命。

那块地我盯了很久,远离城中心,战后不会有权贵来巧取豪夺。

但是风景极美,你们可以开个休闲别馆。

就算最坏的情况,尧京被夷为平地,你们靠种地也不会饿死。

五百两虽然买不来一世安稳,那块地却可以。

” 她长长地出了一口气,道:“关于天池的记忆都好有趣,我们也就在这里好聚好散吧。

” 祝隐眼中的光芒在颤抖,他默默地看了陈小猫一会儿,忽然“扑通”一声扎进湖里。

水面漾起一层清波,随后平静了许久,始终不见祝隐的踪影。

陈小猫的心情莫名低沉,抿着嘴望向湖面,微微叹息了一声。

祝隐忽然从水中冲天而出,直愣愣地跳到她头上,大声吼道: “陈小猫,你是有病吧!” 说完,它又用龙爪将陈小猫头顶的发丝挠成一团鸡窝。

陈小猫犹记得上次祝隐这样乱挠,还是四郎花了好多时间才帮自己把结成一团的头发理顺。

她目露凶光,将祝隐从头上抓下来,狠狠弹它的脑门,问:“解除契约的方法呢?” 祝隐跳回她肩上,道:“我可不知道怎么解除灵契,算了算了,大不了我吃点亏,下辈子再找到你就是,也不是很难。

” “那……如果下辈子我忘记了四郎,你一定要让我记起来,我要重新找到他。

记着,一定!” “嗯!”祝隐无奈点点头。

陈小猫用眼角偷瞧了祝隐一眼,嘴角露出一丝微喜:“对了,如果尧京城保住了,地契还是我的,你要还我。

” “嗯嗯嗯!” “还有,你刚才是不是跑天池里哭去了?” “没,没有!” 祝隐慌乱地回应,它瞧着陈小猫有些得意小表情,总觉得自己好像上了当。

夜深,陈小猫躺在四郎怀中睡得很沉。

四郎的手指轻轻触碰她的小脸,她便不自觉别过身去,睡向另一边。

他起身走入院中,悄悄唤出祝隐。

“有什么要紧的事情,不能白天说吗?”祝隐打了个哈欠,睡眼惺忪。

四郎犹豫了片刻,对祝隐道:“这一两日,战火就会烧到尧京,我要拜托你一件事。

” “嗯?你又有事?”祝隐觉得这两人的事儿真多。

四郎垂眸,语气沉缓:“如果尧京城破,把小猫带走。

” 祝隐想起白天小猫说的话,立刻明白其中的沉重:“你们不是有一个约定么?” 四郎轻轻点了下头,双眸深处泛起一层温暖而湿润的微光:“她才十七岁,那么鲜活生动,还有很多美好的事等着她。

那条路,我舍不得让她陪我一起。

” 祝隐赞同四郎的想法,却又摇摇头:“她很固执,恐怕无人能改变她的想法。

” 四郎手中凝出一个棕色小木盒,递给祝隐,道:“城破之时,你想办法给她吃了这枚‘无念丹’,这三年的事,她便会全部忘却,包括……我。

你带她去一处没有战乱的地方,好好照顾她。

” 祝隐忽然有些感慨:“说起年龄,你也才十九岁吧?” 四郎眼中的光华深敛了一些:“我不一样,有些事我必须去做……” 这一夜,祝隐有点懵:小猫让它提醒自己一定要记得四郎,四郎却要小猫忘了他。

如果尧京城能安然无恙,便不会这么复杂了吧。

它抬头仰望天穹,默然有所思。

五月二十五日,前方战报,庆城失守,鬼方军队长驱直入。

北策军退至侧翼的丰城重新集结。

尧京城外十里禁空,五里禁入。

千名紫霄阁修士同时列阵尧京东西南北,紫霄阁主谢清澜入江山秘阁,与沈稷共同开启鸿蒙大阵。

陈小猫、祝隐、长工、谢清云立在小院中,抬头仰望: 尧京上空,修士们如紫蝶飞舞,灵气流荡杂沓。

万千凌厉剑花中,一道清光从江山秘阁直冲云霄,覆盖尧京城方圆百里的结界冉冉升起,将城内的阳光过滤成淡蓝色。

鬼方军队尚未赶到,尧京城依然平静得出奇,大结界下的天空反而让人想起过年时,无数烟花爆竹绽放光彩时的美景。

陈小猫带着长工、谢清云爬上房顶,静静瞭望: 尧京之南,万里平原舒展无疆,大运河蜿蜒流淌,在淡烟中渐渐隐入水墨远山。

尧京之北,浅阔的尧河滚滚东流,万丈群山高耸入云,时有雄鹰翱翔于群山之巅。

东有鸦灵山脉,西有出云灵山。

宽敞的通衢大道跨过山峦、河流,延伸向万里河山。

这江山真的很壮美! 陈小猫觉得血液在微微沸腾,却又有些伤感:当这无边盛景染上刀兵烈火时,又会是怎样一番景象? 夜,陈小猫在庭院中等了通宵,四郎入宫整夜未归。

五月二十六日,一支五人飞骑冲破群山关隘,踏过尧河,径直来到尧京城下。

鬼方使者野利千泷,奉鬼方大国主之命,入尧京递交国书。

乾极宫中,沈稷身着衮服,正襟危坐。

他凤睑微垂,面无表情地扫视了一眼侍立两侧的文武官员,伸出两指微微一勾,示意内侍宣野利千泷觐见。

片刻后,手执节杖,一名身着五色兽皮的髡首壮汉,傲慢地迈步进殿。

他身后,还有一名弯腰低首的随从,羽帽加身,手中握了一柄木杖。

野利千泷见了沈稷,只是以手按胸,微微低头行了一礼。

“徽君,我方国主授书一封,特请于朝野之中宣读。

” 冠冕彩珠之下,沈稷的眼神微微流转了一下,面色却如深池中的游鱼,隐隐约约让人看不真切。

唯有他身旁的内侍看懂了沈稷的眼色,道了一声:“念!” 野利千泷唇角一丝轻慢,拆开火漆加封的国书,亮声而诵: “徽君聆之:汝南方小国,不知恩敬我方,自大以居。

今遣铁骑入徽,汝当拜首臣服,拱让尧京,岁岁纳贡。

若执迷不悟,吾必令汝国灭身死,曝尸荒野,以警八方。

” 他缓慢地收起国书,放于银盘中,昂首问道:“不知徽君听清没有?” -彩票开奖号欢迎你!

本文来源:http://www.aiyayasp.com
本文作者:DC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