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弄20万救命
怎么弄20万救命 紫云修炼的炎君霸道花到底火候还不够,不能够伤害到陈炫多少。

“这又是什么神通,我等居然又是闻所未闻!” 有人这般惊呼。

“这神通只怕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刚刚那股血腥味,我想象不出到底需要多少尸体和魂魄才能达到!简直恐怖!” 那紫云圣子也是神色惊讶。

“小杂碎!看来我还是小看了你,你有资格和我一战!” “是吗?可惜我认为你没资格,我使出全力来,你在我手上走不过三招!”陈炫平静的述说着一个事实,他的本体在这里的话,的确是三招就可灭了这小子。

当然现在这些人是不信的。

“太狂了!这小子就算会几个冷门魔功,也不该如此狂妄!” “紫云圣子,快打的他满地找牙,让他知道知道天高地厚!” “赤炎火印!”紫云一声大叫,手掐宝决,翻手就有一枚沉重如山的大手印从半空之中显现了出来,朝着陈炫镇压过来! 上一次比的诡异奇毒,这一次紫云圣子却是使用出了比拼力量的招数,一击赤炎火印,燃烧着熊熊烈火,沉重无比,一旦压下,连小山都可压碎。

就算是围观的人,也是感到一阵阵的气闷,有点喘不过气来。

这大印太沉重了。

然而陈炫怡然不惧,只见他抬手朝着那半空之中的那轮圆月一指,那圆月顿时飞动了起来,仿佛一枚玉盘,朝着那手印迎了上去! 两者相互碰撞,发出了剧烈的撞击之声,仿佛在打铁一般,令人耳膜生疼。

月影对抗赤炎手印! 紫云相当的吃惊,这赤炎手印已经是他的杀招了,但是和陈炫的这轮月影居然也仅仅是不相上下而已。

紫云自认为此神通的威力在丹水境,已经算是绝顶了! 而且他紫云可是丹水境界巅峰,陈炫似乎才是丹水境界初期而已,严格来说,他已经败了,一败涂地! 紫云不服,手指震动个不停,将浑身的法力疯狂的朝着那赤炎手印之中运输过去。

轰!这法印得到了他的全力支持,火焰暴涨,威力大增!月影摇晃了起来,有崩裂之势。

,散养之物。

陈炫神色郑重,也是心神一动,将月影之威催动到了极致。

“轰!”月影不断放大,有一股神秘莫测的光辉,让在场的人都心惊肉跳,心中震惊不已。

场面一片寂静,所有人都屏住呼吸静静的看着这一场战斗,生怕有所打扰。

最终的结果还是出来了。

陈炫的月影光芒清冷而神秘,绵长且无尽,那赤炎火印虽然爆裂,但是存在的时间很短,只能维持很短的时间。

最终那赤炎火印之上,熊熊烈火缓缓熄灭,无数的裂纹出现在了符印之上,火印碎裂了,化为了一片光雨,消失在天地间。

陈炫的月影虽然也淡薄了不少,但是却依旧带着那股神秘而沉重的气息朝着紫云,碾压而去! “为什么会这样!我的杀手锏居然败了!”紫云的脸色一片雪白,他倒飞了出去,浑身巨震,嘴中流血! “不可能的!本座不服!”他本身就是一个天才,可越境界而战,可在龙象初期高手手下逃得性命,如今居然被人横跨三个小境界而战!他心中简直要否定自己的战力了。

“这陈炫怎么可能那么强!”紫云嘴里发出一声长啸,那些围绕在他身边的火焰暴涨了起来,他整个人居然是在这一瞬间化为了原型,成为了一个紫色的火焰人形! 他这紫色的火焰人形散发出炽热的高温,一瞬间就将他原本穿着的衣物,蒸发成为灰烬。

“死!”紫云一声厉吼,朝着陈炫电射而来,带着崩裂一般的气势。

然而陈炫眼中并未露出惊慌之色,他大手一挥,那轮明月虚影又朝着紫云的火焰人形镇压了过去。

不过看上去这轮明月并不能阻止紫云,一道道的裂纹出现在了明月虚影上。

只见陈炫手指连连掐诀,居然是又有一轮明月从他的眉心飞了出来。

这明月的威力不减第一轮,带着山岳一般的沉重之势朝着紫云压了过去,遏制他的行动。

轰隆!剧烈的碰撞,炽热的火浪像潮水一般波及开来,四周的人都纷纷退避。

所有人惊呆了,因为他们看到两轮明月不是终止,陈炫双手掐诀,不断结印,一轮又一轮的明月从他眉心飘飞了出来。

“轰隆隆!”巨大的威力,让空气都颤抖了起来,陈炫眉心接连飞出九轮明月! 九月当空而照,将四周的空气都仿佛禁锢住了,明净诡异的月光仿佛实质一般,紫云化身的火人都被生生的凝固住,冻住了一般! 四周观战的人如泥塑木雕,再也不敢对陈炫个人的实力说出一句否定的话来! 这还是人吗?他体内的灵力为何这般恐怖,仿佛怎么也用不尽一般? 他们哪里知道,陈炫的这具血身,可是消耗了三百多人的尸身精血、无数的珍稀材料炼制而成,身体之中能够储存的灵力,说是如山如海都不为过。

到了这个时候,这具分身的实力也是几乎全部展现了出来。

九月当空,每一轮都散发着皎洁神秘的杀光,带着山岳一般的碾压之势,朝着那紫云镇压而下!这种威势,只怕是一些龙象初期高手都未必能够达到! 众人估计,这一下击打下去,紫云此人必死! 所有人都想不到结果居然会是这样,这陈炫到底有了什么样的奇遇,他是得到了什么远古大能的传承吗? “这紫云的身躯乃是一缕天地间的妖火,虽然品质尚低,但是也是一件奇异的宝物,说不定可以炼制出一件厉害的法宝来。

”陈炫嘴里这样说到,似乎是对于击杀紫云非常的感兴趣。

众人听了也是一阵愕然,这是什么话? 居然要那别人的一教圣子的身躯来炼制法宝! 还是大庭广众的就这样说出来了,这也太直接了点吧。

“死吧!”陈炫心念一动,九月瞬间飘飞而下,就要将紫云彻底击杀!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异变突生!一个头戴方巾身穿道袍的妖族中年男人怒吼着冲了上来。

“贱民!你敢伤我教圣子,九天十地都要取你狗命!” 只见这男子大手一挥,顿时有一道黑色的光芒朝着陈炫的九轮明月冲了过去。

这黑色光芒看着并不起眼,但是却有法则的气息在其中闪烁!法则,这是法王高手特有的标志,这冲上来的妖族中年男居然是一名法王! 轰!仿佛镜子被打碎了一般,陈炫的九月虽然在丹水境界之中威势惊天,但是和这法王随意一挥对上了,还是如同土鸡瓦狗,瞬间就裂纹无数,化为了碎片,化为了光雨,消失在天地间! 而身受重创的紫云,被这妖族男子救了下去,他怨毒的喊声却还是在广场上回响。

“贱人陈炫!这件事情没完,总有一天,本座要宰了你的头颅去喂狗!” 对于他的怨毒喊声,陈炫的回答是这样的。

“一个手下败将而已,本座的实力不是你可以想象的,你来多少次,一样碾压你!努力修炼吧,紫云,你的火焰品级至少要达到法王一般的级别,才能对我有大用呢!” 对于这紫云跑了,陈炫不以为意,这紫云身为火妖,只要他修为不断晋级,他的火焰品质就能提升。

现在就将他捉来,炼制不出什么好宝贝。

陈炫这是完全将他紫云当做了一件炼制法宝的材料,还是放养在外慢慢养大的那种,就等着有一天来收割。

就好像圈地养了一只野猪,要等长肥了才来宰。

那紫云远远的听见了陈炫的这话,气的一口鲜血喷出来,直接晕了过去。

紫云圣子一走,陈炫凌厉的目光扫视在场众人,嘴里却是这般说道。

“还有谁要来挑战我的?带上法王的金丹,只要是丹水境及以下的修士我都可以出手送你上西天!” 那些年轻的俊杰们,听了陈炫的话一个个气的牙齿颤抖,眼放冷光,最终还是没有一个人上来。

另外,他们可没有紫云那般富有的身家,能够拿得出法王的金丹! 见到无人敢站出来,陈炫摇了摇头,很是失望。

,逃亡开始。

“既然没有人来挑战,那么我就走了,真是失望啊,妖族的年轻俊杰也不过如此!”陈炫大大咧咧的话,气的那些妖族弟子一个个心中发狂,但是却终究无人胆敢站出! 将从紫云那得来的火焰金丹收进戒指里,陈炫掐动起手诀,开始运行那迷你传送阵台,要跳跃虚空。

随着陈炫手诀的掐动,他手中那块如同透明魔方一样的方块,有无数的符文闪亮了起来,一股空间的波动在弥漫。

在场的妖族修士一个个看向他的目光都极冷,但是却也的确没有一个人暗中出手阻止他。

最终一道道的空间符文将陈炫包裹住了,耀眼的光芒一闪,陈炫消失在了这昆云山巅。

只感到眼前一花,陈炫发现自己已然是出现在了一出青山绿水的农家菜地,四周一片静谧,但是陈炫丝毫不敢掉以轻心。

他双手一翻,又从空间戒指之中取出了一块崭新的迷你阵台,启动了起来。

再说那些昆云山巅之上,一众妖族修士见到陈炫的身影消失在广场之上,但是神色却依旧冷冽。

“跑?跑的掉吗?区区的小传送阵台,逃不出我杀殿的手心!” 一个全身隐藏在黑暗之中的男子,沙哑开口,快速的捕捉着陈炫逃离时候的空间波动,他也丢出一块阵台,朝着陈炫追击而去! “去!快去,跟着这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找出他真武院众人的藏身之地,我要他们道统覆灭!” 又一个妖族法王下达了命令,想来是和玉螭有关的人。

“追上去,决不能让这小子如此便宜的离开!” “杀了这小子,此人一旦成长起来,绝对是我妖族的大祸!” 无数的空间阵台在昆云山巅被激发了,不过是片刻的功夫,整个昆云山巅密集的人群,居然是消散一空。

那圣人研青鹏也是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你们去那陈炫口中所说的二云湖千年柳树下,等候香儿的出现,一旦香儿出现,立刻传递消息于本座,我要让这蝼蚁好好感受下什么叫悔不当初!” 研青鹏嘴中说着,大手一挥,也是丢出了一道奇异阵符,一道虚空之门瞬间出现在他的身边,他身形一动,已经是出现消失在了那扇空间之门中。

无数的妖族强者正在追杀陈炫,其中龙象高手数不胜数,还有数名法王,甚至还有一名威严无上的圣人也窥伺在一旁,随时等待着击杀陈炫。

按照陈炫的计划,研玉香会在三天之后,出现在那千年柳树之下,那个时候就是陈炫最危险的时候。

且不说陈炫,这个时候,在大陆西南北面的一座万年雪山华严山之上,一座奇异暖池之中,另一项对陈炫有着极大威胁之事,也在悄然发生着。

只见这万年雪山之上,冰天雪地,霜风呼啸,是冰雪的乐园,寒冷的圣地。

然而在这一片冰冷之中,只有一处例外,正是这万年雪山华严山山巅之处的一座清水池塘。

这池塘名为热海。

冰雪华严山,却有一座池水常年滚烫的池塘,不得不说异常古怪。

要知道在华严山的顶端,这里的温度已经低到了连灵气都快要被冻结的地步,别说是凡人,只怕是龙象修士到了这里,也要浑身血液立刻被冻僵。

只有法王高手,才可以勉强在这里活动。

就是这样的冷,但是偏偏在这般寒冷的冰山山巅,却有一座滚烫的池塘,不得不说天地造化的奇异。

这种奇异的造化之地,必然会有至宝。

相传在这热海的水底,埋藏了一颗一元真珠,宝珠的作用,没有人知晓。

可惜的是,这至宝已经有主了,他的主人,是一只叫做玉桓的鱼蛟精! 玉桓常年泡在热海之中,悠游修炼,有空的时候就下山去吃点新鲜年轻的人类,他感到生活十分有趣、开心、满足。

但是这几日,他的心情非常的不好,因为就在不久前,他侄子玉螭的魂魄居然是从虚空之中传送到了他的洞府之中。

居然有人胆大包天,连他侄子的性命都敢谋害! 在得知事情的原委之后,他并没有急着去复仇,而是花费了无数的珍稀灵药,慢慢的重塑他侄子的肉身。

“叔父!侄儿请求你出手,直接将那山门扫平!磨灭他们的全部道统!” 玉螭的魂魄泡在一种特质的药液之中,在一种极度的剧痛和麻痒之中忍受新生,他凄厉的惨嚎着,要求他的叔父帮他报仇。

然而玉桓拒绝了他。

“螭儿,不是叔父不想帮你,只不过这真武院的后台并不像你想象之中的那么简单。

” “可是叔父,他们已经分裂了……” “我虽然不能直接出手帮助你,但是却可以暗中相助,给你许多方便,本座可以帮你联系到天机老人,洞察天机,直接算到他们的确切位置。

你不是有一种逆天大阵吗?暗中纠集人手,屠灭他们。

” “如果我不出手的话,那个人也就没有了出手的理由……” “天机老人?” 玉螭闻言大喜,天机老人,他知道,此人修为不怎么样,据说也就龙象巅峰而已,但是一身窥测天机的本事却是神妙异常,可以测人吉凶,万里之外算人位置,十分厉害。

当然此人流传的最广的却还不是他的天机之术,而是他的寿命,这天机老人似乎有极为特殊的增寿之法,一个龙象境界之人,居然已经活了五千多年,比有些法王活的还要长! 在那幽蓝的药液之中,玉螭发出了阴毒的冷笑。

魔物大陆,大陆西南,昆云山脉外数千里处。

这里是一片寂静的树林,少有人烟,鸟语花香,万物自由,此刻在这静谧的小树林里,突然光芒一闪,一个少年的身影出现在了荒无人烟的树林里。

这个少年长相颇为清秀,身上的气质尤为特别,他一举一动都是给人一种逍遥自在的感觉。

只不过此刻这少年的表情却是有些严肃,看来是遇到了什么麻烦事。

翻手拿出一枚铭刻着各种符文的半透明小方块,少年的另一只手飞快的掐动着手诀,很快他手中的方块亮了起来,一股空间的波动将其包围了。

,黑猫戏鼠。

一道耀眼的光芒闪烁之后,少年立刻来到了三千里外的某处。

这个少年自然就是陈炫。

而就在他离开那树林不过半个时辰左右,一道光芒闪烁而过,一个浑身笼罩在黑暗之中的男子出现在了这里。

他仿佛狗一般在空气中嗅了嗅。

“依照气息来看,这小子这次是朝着南方传送了,桀桀!本座最喜欢这种猎杀的感觉,看着猎物一点点流血,一点点死亡,这感觉很是有趣!” 嘴里这般得意的笑着,这个人也赶紧催动了手中的阵台,朝着下一个方向转移过去。

在这个黑衣男人之后,却是又有四五人出现,快慢不一的朝着陈炫追杀而去。

-怎么弄20万救命欢迎你!

本文来源:http://www.aiyayasp.com
本文作者:DC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