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彩福彩网富彩网
天下彩福彩网富彩网 四郎见她担心,停步安慰道: “多子多福的话,只是说说而已,不用当真。

生育之事,对女子来说十分辛苦,也很伤身。

若小猫喜欢,只需一两个孩子,体会绕膝之乐即可。

” 陈小猫点点头,抬头问他:“那四郎喜欢孩子吗?” 四郎思量一会儿,含笑望着陈小猫道:“喜欢,但不必强求。

” 随后,二人去紫霄阁前山大奠堂上了香,才与息长老、洛长老、孙长老等十一位长老在议事厅相见。

十二司长老中,最年轻的孙长老都比四郎大十多岁,四郎对他们十分尊重,并不要求他们行跪拜大礼。

长老们虽然不喜欢陈小猫,但她既然嫁与了四郎,也不能完全废了礼仪。

议事厅中,十一位长老一齐向四郎和陈小猫作揖三次见礼。

礼毕之后,四郎语气谦逊地向长老们道: “清澜从小受各位长老照拂,一直心怀感激。

内人行事虽然不拘一格,却性情真纯,也是清澜心中珍宝。

以后若不慎有冲撞之处,还请各位长老多加宽谅。

” 说罢,他竟然躬身向各位长老缓缓一揖。

陈小猫见四郎行礼,也立刻跟随。

紫霄阁一向重视等级秩序,众位长老从未受过谢清澜的揖礼。

此时见他肯为陈小猫折节行礼,也知道了陈小猫在他心中的份量,对待她的态度比从前缓和了许多。

陈小猫自然明白四郎这番举动都是为了自己,也决定收敛性情,免得四郎以后左右为难。

辞别各位长老,四郎便与她一起去城东小院寻谢清云。

祝隐和长工却告诉他们,谢清云带着小灯笼去看城西庙会上的番僧献艺了。

诸事完毕,陈小猫与四郎牵手来到太液池边。

此时,正好过午。

太液池虽然碧波微漾,湖面却仍有一些暑气。

沿湖有卖冰镇鲜果的小商贩。

二人选了相对幽僻的一处,坐于柳荫之下,淡赏湖景。

小贩将鲜果从铜冰簋中捞出,端上桌时,盛装果子的豆碟中慢慢升腾出一股冷气。

红红绿绿的诸色果皮上也凝起一层清霜似的小水珠。

四郎却不许陈小猫立刻就吃,他将果皮一一剥去,置于另一只豆碟中。

待果肉上的冷烟散尽,才推到陈小猫面前,道: “刚从冰簋中取出的果子,太过寒凉,对女子身体不好。

放一会儿再食用,既可解暑又温和一些。

” 陈小猫本想说自己长在乡野之地,寒凉不忌,但一瓣冰橘入口之后,她立刻觉得四郎是对的: 橘瓣多汁饱满,甜中微酸,轻咬幼嫩的橘肉,齿间就爆出一丝微微的凉意,清凉至心尖儿上,却又没有凛冽之感。

小贩在一旁赞道:“这位客官好会吃食儿,姑娘真是遇上一个好游伴。

太液池天气不错,等会儿还可以去划会儿船。

” 四郎牵起陈小猫的手,对小贩道:“她是我娘子。

” 小贩呵呵点头:“我是真没眼力,嗯,小娘子真是好福气。

” 四郎眼中满是笑意,又多赏了小贩几角银子。

二人又租下一只小船,包了些冰镇果子,在湖上行游了一会儿。

待日已西斜,暑气渐消,两人相依坐在船上,静静看万顷碧波被晚霞染成绯色。

陈小猫轻叹:“今天的晚霞好醉人。

” 四郎拉着她手,低声道:“若是日日都能如此美好,人生无憾。

” 陈小猫听了四郎的话,贴近他的耳边道:“四郎的期望倒也不难。

” 下了船,她带四郎来到太液池边一片荒烟蔓草之地,问他:“这里怎么样?” 四郎举目四望了一下,荒草之中,只有几处残横断垣,不解道:“这里虽然是太液池风景最美的地方,但是未免太过荒凉,小猫是想在此处过夜?” 陈小猫望着四郎,甜美一笑道:“我想在这里修一个庄子,可以观景,可以供远道而来的贵人们歇息赏玩。

赚得的银子也可以帮四郎补贴一些紫霄阁的开销。

嗯,我还要专门留一个小院出来,四郎想何时过来游湖,都可以在此歇息。

想住在这里也可以。

” 四郎略略沉思,道:“经济开销之事我不太精通,也不能随意干涉你的决定。

但我听说太液池边的土地都很贵,这片土地百亩有余,应当不下数万两。

虽然宫里送给小猫的聘礼价值不菲,但也要三思而行。

” 陈小猫从袖中拿出一张地契,在四郎面前摇了摇: “宫里资助的聘礼,我已经悉数让洛长老点算好了。

到时还是交还四郎,那是用谢家的资财和紫霄阁数千修士的性命换来,我不能占着。

但这块地,早就是我的了。

” 她给四郎说了当初买地的来龙去脉,然后又算了一笔账: 四郎给的聘礼有两千两,修建园林屋舍费用大约八百两,室内平整装饰等约五百两,手里的银子还剩七百余两。

奇巧楼预算一千两,自己出五百两,顺便再从诚王那里忽悠几百两,就绰绰有余。

最后还剩两百两银子,若是节约一些,支撑两三个月不成问题。

她一面计算,一面感慨:“在明州时,十两银子就够我家用一年。

不想尧京开销这么大。

” 四郎听着她一笔笔计算经济开销,有些歉疚地说:“操持这些十分不易,太辛苦你了。

” 陈小猫天然热爱金钱,丝毫不觉得考虑这些事情有何辛苦之处,她豪迈一笑,差点说出:“好兄弟,我们谁跟谁呀!” 二人正打算回尧京城寻一处酒楼吃晚饭,陈小猫却感应到祝隐焦急地寻找自己。

“小猫,你跟四郎在一起吗?谢清云出事了……” 祝隐告诉陈小猫,因为谢清云失忆后,将大部分的紫霄阁玄术都忘记了,所以每次他要出门他都会凝出一朵天信花给他,若他在外遇到危险,捏碎天信花,祝隐就会循着气息去找到他。

刚才与长工在小院中做晚饭时,祝隐忽然感应到谢清云捏碎了天信花,它感知谢清云是在离城西庙会不远的地方遇险,便急匆匆赶过去,却找不到他和小灯笼的影子。

若是在平常,祝隐多少能闻到一些空气中残留的气息,判断出谢清云他们究竟遭遇了什么。

但这一次,空气残留的气息非常淡,他完全追踪不到。

陈小猫和四郎匆匆赶到祝隐所说的地方,陈小猫按照四郎传授的去魅术开了眼,却只看到极其稀薄的一层妖息飘荡在空气中,那气息很快散去,无法判断究竟属于谁。

她在心中呼唤祝隐,却发现与祝隐也失去了联系。

陈小猫拔出红玉弯刀,祝隐也没有回到刀中。

她隐隐有不好的预感,与祝隐相识这么久,它从来没有忽然消失过。

不知道他们究竟遇到了什么。

“我用追溯术看看这能否找到一些线索。

” 四郎原地结印,他指间的光芒逐渐凝聚,片刻后又幻化成数百条纤细的蓝色光丝,一端弹射到空中,另一段仍然擒在四郎指间。

空气中逐渐有些半透明的碎片向光丝聚集,被吸附在光丝一端。

这些小碎片又慢慢聚拢,凝成大一些的蓝色碎片,碎片中隐隐约约能看出谢清云、小灯笼、祝隐的影子,至于他们究竟在做些什么,却不太看得清晰。

陈小猫先前只以为追溯术跟去魅术一样,只是不太耗费灵力的小法术,并未放在心上。

此刻她见四郎脸色煞白,额头开始冒出豆大汗珠,才反应过来,这种需要持续施加灵力的玄术都是高阶修士才能完成。

医官反复叮嘱过,四郎在半年之内,都最好不要动用灵力,尤其不能使用这种复杂的玄术,否则可能再次对脏腑经脉造成伤害。

此刻,陈小猫想起医官的话,心中开始焦虑。

她凝起元力,置于四郎背后灵台穴上,想为他滋养一下肺腑经脉,却感受到他体内有一股怪异的力量,似乎在将自己输入的元力一点点分解掉,她的元力犹如泥牛入海,不知去了何处。

片刻后,四郎终于无法支撑下去,轻咳了一声,松开结印的双手。

他调息了片刻,才对陈小猫道:“兄长和祝隐都与一名番僧有过争斗,再后来便难以看清。

” 他发现陈小猫正一脸担忧地望着自己,对她淡淡一笑,示意她不要担心。

她心中有些自责,若是平日自己主动向四郎多学些玄术,此时他就不至于那么辛苦。

陈小猫记起上午她与四郎去找祝隐时,祝隐提到过有番僧在庙会上献艺。

陈小猫不解道:“除了他们三个的气息,我还探到三道气息。

一道十分陌生,但是另外两道,让人一望生寒,仿佛是从地狱中出来的。

” 四郎想了想:“现在情势紧急,我们先循着他们三个的气息找一找。

其他的,注意一些就对了。

” 二人追踪到城隍庙后的一处偏殿,妖气逐渐浓烈起来。

她扫了一眼殿内陈设,除了一些主殿中换下来的香炉供果,此处并没有塑像或者牌位之类,想来是被庙祝作为仓库使用。

陈小猫心中不解:自己在明州就听说过,但凡有城隍、土地的地方,是不大可能有妖精的。

毕竟有城隍老爷和土地老爷管着,就算是大妖怪一般也不愿意去找这种麻烦。

她与四郎对视一眼,四郎表情也很疑惑。

她正要施展去魅之术再次查看,却猛然察觉背后有一股灵气袭来。

四郎已经抢先一步挡在她身后,手中结起一个蓝色光阵,帮她格挡开偷袭。

陈小猫担心地望了四郎一眼,凝起一道冰瀑般的银针迅猛射出。

待那人受挫小退两步,陈小猫和四郎才看清,对方确实穿着番僧的衣物,但以僧衣蒙面,所以看不清长相。

她召出冬铁银弩,一箭射向蒙面番僧。

箭头带火,在番僧耳边呼啸而过,却将他身后的香炉一箭击穿。

空气中顿时弥漫起细碎的香灰烟雾,烟雾中还有十多个闪着金光的光点不断上升。

番僧见占不到丝毫便宜,转身飞出了城隍庙。

四郎望着空中不断向上攀升的光点,十分不解:“这么多妖魂?” “这是妖魂?” 四郎点头:“妖魂通常为金色,这些妖魂新死不久,妖气就是由他们散发出来。

” 他略一思量,便想到其中关联之处: “小灯笼是妖,祝隐虽然是天族,但被打入人间后,也是妖籍。

若这番僧专司灭妖,他们目前就很危险。

” 陈小猫正要与四郎商量接下来怎么办,却再次感到身后有一股寒凉之气袭来。

她心中有气,拿起冬铁银弩,不闪不避,对准身后就是一箭。

“啊呀……” 随着一声有点滑稽的惨叫,身后那人被银弩射中大腿,向后倒退了数丈。

他吃力地站起来,拔掉身上的箭头,站在远处一脸沮丧地望着陈小猫和四郎。

那人一身古旧长衫,有点像低品阶的官服,但又没有现世的官服那样华丽。

他身材高瘦,长着倒八字眉,配合一张苦瓜脸,看上去就很倒霉的样子。

陈小猫挠挠头:“四郎,这人感觉挺熟悉的,你见过吗?” “应该见过。

” “应该是什么意思?” “看他的衣着装束,就是城隍庙大殿上供的那位。

” 陈小猫面露尴尬:自己这是跑到人家府上闹了一通,还把主人打残废了? 所以?该如何收场呢? 陈小猫和四郎默默站在原地,看着面带怒气,一瘸一拐地向自己走来的城隍老爷,都在衡量是战、撤还是乖乖赔礼道歉。

这时,偏殿外忽然有一道红雾化出,一个清冷的女声响起: “城隍,我交代你办的事,你办好了吗?” 城隍耷拉起双眉,转身向那红雾道: “我正要抓这两人送去给你,他们应该就是杀你族人的人类了。

” 陈小猫瞧了一眼那团红雾,笑道:“城隍爷爷,这次你恐怕冤枉不了我!” 那红雾听到陈小猫的声音,渐渐幻化出人形,竟然是曼殊沙华女妖——眠殊。

她缓步进入偏殿,看了看陈小猫和四郎,一脸波澜不惊地转向城隍:“你这是随便抓两个凡人来糊弄我吗?” 城隍愁眉苦脸地解释道:“我才从地府回来,就看到他们二人在此,还用我的香炉装妖魂,定然是他们干的好事。

那些妖魂还没游荡太远,娘娘可以去看下,有好几个都是您族人的魂魄。

” 陈小猫见城隍对眠殊毕恭毕敬,还叫她“娘娘”,觉得这城隍的地位肯定不高,先前叫他“城隍爷爷”实在是辱没了自己,改口道: “这位城隍,我们也是因为朋友遇险,追踪到此。

你这种断定坏人的方法实在太过草率。

如果按照你的思路,这城隍庙是你的,你的嫌疑才最大。

” 城隍面有委屈:“怎么会是我,尧京被外邦人围住的时候,我就已经搬回地府了,今日才回来。

” “所以……你都没有一点要保佑我们打胜仗的想法?”陈小猫与四郎不可思议地对视了一眼,有点想再给他一箭。

城隍没好气道:“保佑?现在地府都是大妖魔们说了算。

当城隍不过是占个吸纳供奉的位置,我一没鬼差,二没判官,三没鬼兵,怎么保佑你们?再说你们人类打架,不是给地府添丁么?我们为什么要帮忙?” “什么大妖魔这么厉害?” 陈小猫正要跟城隍问个明白,眠殊却向城隍递过来一个严厉的眼神,城隍立刻闭了嘴。

眠殊将香炉香灰这类东西都看了一遍,转头问陈小猫:“可带有你朋友常用的东西?” 陈小猫取出腰间的红玉弯刀,想着祝隐平日里呆在刀中,这刀也可以算它的常用之物了。

眠殊纤长的手指拂过红玉弯刀的刀鞘,道:“竟然是一条龙!” 她从刀鞘中抓取了一些红色微粒,放在手中,凝成一片红色花瓣。

清风吹过,红色花瓣随风飘至半空。

眠殊紧随花瓣而去,陈小猫、四郎和城隍也立刻跟随。

谢清云缓缓睁开眼,觉得自己浑身骨头疼得都快散架了。

他观察了一下身周的环境,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山洞中,双手被绑缚在身后。

他记得,自己与小灯笼看完番僧的献艺后,正准备离开。

有个蒙面僧人赶上来,送了自己一个跟降魔杵差不多的坠子,说是以此结缘。

他本来身无分文,与小灯笼免费看了许久番僧表演也没有投下半块铜板,因此也不好拒绝番僧。

谁知刚接过降魔杵吊坠,番僧就指着小灯笼,说要以此作为结缘的酬劳。

谢清云当然不同意,立刻想把降魔杵吊坠还回去。

番僧却拿出一面表演用的皮鼓轻轻敲了两下,迅速把小灯笼收入鼓中。

谢清云一面掐碎天信花,一面死死拉住番僧不放。

番僧拿起手中的鼓敲了敲谢清云的脑袋,竟然把谢清云也收了进去,随后他就失去了知觉。

想来祝隐赶来后,也是着了那面皮鼓的道。

此刻,谢清云蜷缩身体,吃力地坐起来,看到山洞中吊着十来只妖怪,都是狐狸精、山魈之类的精怪,还包括祝隐和小灯笼。

绑缚妖怪的绳子隐隐发着绿光,像是被施加了什么法术。

祝隐被倒吊着龙身,龙头向下,看到谢清云醒来后,高兴地翻腾了两下。

身边的小灯笼却始终闭着眼睛,似乎气息已经很弱。

这时,番僧匆匆忙忙地闯进山洞,揭掉了蒙在脸上的僧衣。

谢清云顿时愕然:这番僧眼睛以下的部位都是朦朦胧胧一片,口鼻形状皆不清晰,像被一块面团凝结在了一块。

“你……你……”谢清云吓得口齿不清,祝隐也有些焦虑地皱起眉头。

番僧完全不管谢清云的反应,抓起一只山魈,十分享受地用模糊成一团的鼻子闻了闻了山魈的脑袋,然后张开囫囵大口,做出一个吮吸的动作。

山魈拼命挣扎了几下,却始终无法阻止体内金色的灵气流向番僧,片刻后,它脖子无力地歪了下去。

番僧舒服地打了个嗝,模糊的下半脸渐渐清晰起来。

这番僧看上去并不像来自外邦,绝对是正宗的徽国人。

他若无其事,走到祝隐身旁,用手指在祝隐额前探了下,自语道:“居然已经修出了妖丹,果然是大补之物,吃下去肯定大利修为。

” 祝隐惊恐地瞪大眼睛,想到刚才被这“番僧”吸死的山魈,急中生智喊道: “妖丹灵气不够纯正,要提升修为的话,应该首先考虑人丹!” 人丹? “番僧”思索片刻:“你是说修士的金丹?” 祝隐疯狂点头。

“番僧”阴森一笑,他何尝不知道吸了金丹修士的修为,自己的能力可以突飞猛进,奈何一个都打不过。

他只当祝隐讲了个笑话,准备将祝隐抓下来吸食。

祝隐猜到他的意思,道:“你是不是怕打不过金丹修士?” “番僧”停了手,冷笑问:“难道你有办法?” 祝隐深深吸了一口气,道: “我知道一个女修士,现在体内已经开始结丹,很快就要进入金丹初境。

这女子弱点极多,你要是放了我,我就帮你抓住她。

” 谢清云在一旁思索祝隐说的是哪个女修士。

想来想去,他只想到一个答案——他家的女主人陈小猫,因为祝隐对他说过:整个徽国,女修士本来极少,目前能接近金丹修为,只有陈小猫一人。

-天下彩福彩网富彩网欢迎你!

本文来源:http://www.aiyayasp.com
本文作者:DC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