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双色球免费预测
163双色球免费预测 “不错!”司道点点头,接着将情劫的事情讲述了一遍。

合欢弟子想要修仙得道,就必须修情,就必须忘情,不可对情事眷恋,如此才可以做到天地合一,如此才能达到元婴大道。

甚至,在结丹境界,合欢弟子就已经需要做到如此。

而越上走,这一点的要求便越是苛刻。

如此情况下,何缪洛若是想与司道在一起,那便是眷恋情事,便无法突破修为,甚至连本身修为实力都无法发挥出来。

情与道就像是两条平行的直线,永远没有交汇的点。

这实在令司道不解,也令司道痛苦。

“那什么是情?”柳元晋听完,问道。

“我不知道!” “情应该是一个人的,还是彼此的?”柳元晋再问。

司道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柳元晋。

柳元晋便继续说道:“若情是一个人的,那另一人如何作为,便与你无关。

你只要在乎自己对她的情便可。

若情是彼此的,那另一个人若是想要放弃这份情,那情便不存在,你也不必再忍受情苦。

” “我不知道,也不想去分析这些。

我只知道自己爱她,并希望她同样爱我。

”司道摇摇头。

“你有两个目标,一个是你爱她,一个是她爱你。

显然你已经做到了前者,而且你也做到了后者。

唯一可惜的是,你觉得,她爱你应该超过爱一切,包括道,包括她的人生追求,对么?” 说到这里,司道沉默了一会,接着点点头:“是!是!是……是我太自私了么?” “我也不懂!或许,爱本身就是自私的。

” “那我又该怎么做呢?”司道还是没有得到答案。

“我只是个读书人,哪里会懂这些?”柳元晋摇摇了头,然后指向酒馆窗沿。

柳元晋所指向的窗沿位置,停滞了两只蝴蝶。

那两只蝴蝶翩翩起舞,彼此飞在一起。

“你想说,珍惜已经拥有的每一分每一秒?对么?”司道看着蝴蝶,若有所思。

“不知道!我胡扯的!只是觉得,想不通就不要再想!毕竟,这种问题根本就没有答案。

又或者,这种问题,每个人的答案都不一样。

所以,去经历就够了,去把握就够了。

”柳元晋微笑道。

“虽然,你胡扯得乱七八糟。

但我觉得心里舒服了一些。

但就像你说的,你没有经历过,你不会明白的。

我无法控制自己的思绪。

”司道举起酒杯,“喝酒,陪我喝个够!” “行!喝!希望有一天,我也能亲自感受下,体会这种内心无法控制的感觉。

” 两个人碰杯饮酒。

“会的。

到时候,我可以给你提供建议。

” 合欢孤立 第三节、交代 合欢宗,方圆千里的八卦浮岛,由一层碎岩外环包围。

如果不是合欢宗外被施加一层幻术,在极远的位置,司道便可以看见合欢宗,看见天地黑白分割的壮丽景象。

凭借欢石的身份认证,司道轻松穿过幻术禁制,进入碎岩外环下的无尽黑暗。

这片黑暗如一道天地一般巨大的墙,平行于视野,无尽地延伸至远方。

缥缈仙船进入这片黑暗,如同一颗纳豆被深渊巨嘴吞下。

这已经是司道第六次穿过这片黑暗,陌生而熟悉。

与之前不同的是,这一次,司道感知到一股与众不同的气息。

那是一股亲近的气息。

仿佛,黑暗之中,有一个巨大的生命,正在向他示好。

而守护心脏的逆鳞同样发出灵力的共鸣。

司道能感觉到,青衣赠送的逆鳞,正在与黑暗中某个生灵产生联系。

欢石产生红光,照亮前面的路。

视野中,那个生灵并没有出现,直到前方出现光明,直到司道将要离开这片黑暗。

对此,司道并没有特别在意。

黑暗中的生灵既然不愿意现身,司道也不会特意去寻找。

穿过黑暗,再次回到合欢仙境,熟悉的一幕出现在司道眼前。

当初,圣女遇刺事件后,司道一回到宗门,就受到众人围住,劈头盖脸就是一顿审讯。

现在也是如此,不少人等候多时。

司道刚从仙境中出现,就围上来一大波人。

除了合欢弟子外,其中大部分都是散修。

司道认识这些散修,不是极乐岛上的那百余名散修,又会是谁? 这些散修一见道缥缈仙船出现,就咄咄不休,像是在诉讼司道的罪孽。

散修们向这次审讯的主事人诉说着司道的不是。

那主事人正是何缪洛。

她平静地站在正中央,看向前方,看向司道。

面对散修们的诉苦,她没有说任何话,也没有流露出任何表情。

如此情况下,散修们变得很奇怪。

他们一方面憎恨司道,试图将司道的罪行无限放大,另一方面又小声轻语,生怕说了不该说的话,惹怒何缪洛。

谁不知道,何缪洛和司道关系匪浅。

缥缈仙船刚出现在众人视野中时,散修们哓哓不休,喧闹般地控诉司道的罪行。

伴随着缥缈仙船靠近,伴随着司道从缥缈仙船上走下来,伴随着司道清楚地站在众人面前,靠得越来越近,散修们不再说话,向后退步。

炼气境界的司道,竟是让这百余名散修产生了畏惧。

这一幕让所有合欢弟子感到诧异惊奇。

天知道,司道到底是做了什么,居然让这百余散修对他心生惧意。

最有趣的人便是甄友乾。

这次极乐岛的妖奴解放事件,他损失最为严重。

事实上,其他散修并没有受到实质性的损失,只有甄友乾一个人损失了五百妖奴和缥缈仙船。

这是一笔难以评估的巨额财富。

所以,当缥缈仙船出现时,甄友乾的声音最大。

但是,当司道出现的一刹那,甄友乾第一个闭嘴。

他无法忘记司道的平静。

那份平静是如此冷漠。

即便过去多日,可是,一想起自己咽喉被刺穿,一想起对方那个毫无波澜的眼神,甄友乾总觉得战栗不安。

此刻,司道出现在众人面前,一时竟无人发出声音,现场显得非常安静。

没有人愿意当枪头鸟。

众人皆知,司道的天赋超乎想象,其前途根本不是他们可以衡量。

这样一个人,只要不是犯下绝对死罪,就早晚会站在所有散修头上。

这样一个人,哪里是散修可以得罪的? 事实上,当合欢宗将这件事交给何缪洛处置时,这里面的态度就已经非常清楚。

百余散修之所以没有立即离去,一方面是为一口正义之气,另一方面也是甄友乾的重金许诺。

众散修不说话,众合欢弟子同样保持沉默。

在场大多数合欢弟子是炼气弟子,其中大部分是与司道一届的同学。

他们对司道绝对不陌生。

两年前,司道以炼气六层修为,一举击败叶木,成为合欢年轻一辈中最出彩的人。

而现在,当众人普遍在炼气二、三层徘徊的时候,司道已经是炼气圆满,而且是非常精湛的练气圆满。

根本不需要任何实际的操作和演示,在感受到司道气场的一瞬间,众人便知,司道已经达到了他们不可企及的地步。

他们想要成为司道目前的境界,大概需要五十年,或者需要七十年,甚至,终其一生。

不,就算终其一生,许多人也不可能在战力上与司道匹敌。

他们不敢相信,司道会达到如今这个地步。

闭上眼,印象中,司道还是那个吊车尾的废物。

谁能想到,三年时间,司道会有如此惊人的变化。

短短三年时间,司道已经跑到所有人的前面。

就在众人沉默的时候,何缪洛开始了问责。

“司道!”何缪洛戴着面纱,语气严肃。

她的声音如黄莺鸣叫,即便是再严肃,也叫人听得赏心悦耳。

“在!”司道行礼,回应。

“关于甄友乾他们所说的,你勾结妖孽一事,是否属实?” “那条双生白蛇呢?” “已经送至野国御灵寺。

” “那五百妖奴呢?” “也已经送至野国御灵寺。

” “你还有何补充?” “没有!” “你承认所有罪责?” “如此,我便判你罪行。

你触犯宗门大忌,罚你五年面壁,希望你能参悟自己思想的错误,你可同意?” “同意!” “现要你归还缥缈仙船,并以市场最高租赁价,折算这些天的仙船使用费,你可同意?” “五百妖奴,同样需要按照市场价换算,将同等价值的灵石归还,你可同意?” “你对众人造成身体与精神上的损害,一样需要赔偿,你可同意?” 何缪洛所有要求,司道都应诺下来。

全程之中,何缪洛保持着肃然。

众人可以感受到一丝迁怒,是对司道与妖怪勾结的否定。

这一切被众人看在眼里,挑不出半点不是。

何缪洛秉公处置,并没有徇半点私情。

审讯完司道,何缪洛看向众人,问道:“如此,众人还有什么意见?” 众散修面面相觑,哪里还能有什么意见,纷纷点头称是。

“不过,术与剑在即,司道将要代表合欢参加比试。

五年面壁处罚,放在‘术与剑’之后,不知可否?”何缪洛再次询问众散修。

她虽然是询问的态度,可实际上,众散修根本不会有反对的可能,纷纷点头称是。

话落,何缪洛的胸前闪出红光,灵石飞出,落在众散修前。

其中,甄友乾面前的灵石最多,堆成小山,足够数万枚极品灵石。

“这些便是诸位应得的赔偿!可有错误?” 何缪洛如此做法,便是代替司道偿还了灵石罚款。

众散修纷纷摇头,表示没有任何错误。

“如此,这件事便到此为止!可好?” 众散修再次纷纷点头称是!其他合欢弟子同样没有半点异议! 到此,合欢宗便算给众散修一个交代!司道的进一步惩罚将在“术与剑”后被执行! 再然后,在众人的目光中,刚刚还一脸肃然的何缪洛,如小女孩一般扑进了司道的怀里。

合欢孤立 第四节、爱情 在司道面前,何缪洛一点都不像顶级结丹前辈,一点都不像这世间最强大的那类存在。

她像一个思念情郎许久的少女。

当见到情郎时,她便再也无法克制自己的情绪,不顾世俗的眼光,扎进了情郎的怀抱。

司道的外貌是一个少年。

他长相偏稚嫩,一点也不老成。

可是,司道的气度却非常成熟。

他永远是那般平静,即便美人在怀,即使周围所有人都羡慕与惊叹,可他还是保持着那般平静。

他平静得有些过分,让人无法理解。

他看起来不太高兴,微微皱着眉头。

刚才,面对众散修时,他风轻云淡地从缥缈仙船上下来,没有一丝怯意。

现在,何缪洛不顾一切地扑倒在他怀里,他也没那么开心,甚至反而变得不太高兴,像是遇见了糟糕的事情。

只不过,罪罚已经由何缪洛帮忙处理。

按理说,美人在怀的情况下,司道没有理由不高兴。

周围的人实在是不明白司道的思绪,从一开始就不明白,现在当然也不会明白。

不过,他们非常识趣,没有逗留,全都散去。

合欢弟子们继续回去修行。

他们不满司道勾结妖党的行为,却不会在外人面前议论。

散修们同样散去。

既然司道已经得到应有的惩罚,之后如何是合欢宗的事情,与他们无关。

他们拿到灵石,向何缪洛拜别,坐上了缥缈仙船,通过何缪洛给予的“暂行符”,可以安全通过黑暗区,离开合欢仙境。

与司道的不高兴相反,而何缪洛开心得很。

“你想清楚了!?”司道开口。

他所言,即是陈述句,也是疑问句。

他在阐述一个事实,却又希望这是一个尚未确定答案的提问。

或者说,内心深处,他对答案其实并不满意。

是的,通过仙侣契约,司道感知到了何缪洛的情绪。

她终于不再逃避内心。

她终于不再害怕对司道的爱。

她将自己所有情绪都释放出来。

她爱司道,所以在众人面前亲密地拥抱了司道。

但是,她并没有将司道当成是全世界。

是的,爱情本来就不是一个人的全部。

“对不起!”何缪洛回应道。

她当然感受到了司道的情绪。

司道内心极度克制,可情绪的涌动却非常强烈。

他试图保持平静,却发现根本无法做到。

爱一个人是欢喜的,被一个人爱同样是欢喜的。

她以前总觉得司道对她爱得不够深,情绪不够浓。

可现在,司道对她的情意一点都不比她少。

时隔半年,何缪洛感受到,司道的情意如潮水一般涌来,波涛汹涌,澎湃激昂。

何缪洛第一次感受到如此强烈的爱意。

所以,她欢喜得很。

她能感受到司道的痛苦,她能感受到司道对她内心抉择的愤怒,所以,她是内疚的。

“你不需要说对不起。

是我不好!是我太过自私!是我还不能理解你眼中的‘爱情’。

我还是觉得,爱是自私的,是占有,是渴望,是紧紧地抱住,绝对不放手。

”司道摇头道。

他能感受到对方是爱他的。

可是,他也能感受到,对方不止爱他,同样爱世间万物。

他还是特殊的那一个,却已经不像之前那样特殊。

在未来的某一天,何缪洛或许会真正脱离爱情,会离他而去。

他知道这一天总会到来,却没想到这一天会比预想中来得快。

他不愿意接受这一切。

“我也不知道什么是爱情。

它与其他感情又有什么不同。

它与执念又有什么不同。

甚至,我连什么是情感也说不清楚。

但我知道,不论如何,你在我余生中都是独一无二的特殊存在。

我爱你,司道!”何缪洛用语言表露自己的心迹。

“我也爱你,缪洛。

”司道回应道。

“现在,这场注定不可能天长地久的爱,你还愿意接受么?” “我愿意。

”司道没有任何犹豫。

他紧紧抱住何缪洛,生怕对方离他而去。

“好!本该如此!如此便是最好。

” “那我可以成为你的妻子么?你愿意成为我的丈夫么?” “我愿意。

”司道点头。

不知道为什么,何缪洛哭了起来。

她刚才还在笑,现在却哭成泪人。

“司道,为什么,为什么,我会遇见你。

这真是我三生三世修来的福气。

你太完美,可是,这份完美却成了偏执,难以放下。

” 何缪洛说着,产生了退意。

她松开了司道的怀抱。

“我不愿意放下。

”司道依旧非常确定地回应道。

他虽然很不开心,可每一个选择却都是坚定无比的。

然而,正如何缪洛所言,这份坚定注定会成为执念,会在未来的某一天伤害司道。

何缪洛不愿意伤害司道。

当感受到司道的坚定后,何缪洛萌生了分手的想法。

她本来已经有了勇气,可感受到司道的坚定后,她又丧失了勇气。

既然这场爱情注定会伤害到司道,那不如早点结束!在何缪洛看来,越早结束,司道受到的伤害就越小。

司道感受到了何缪洛的退意。

他紧紧抱住何缪洛,防止对方挣脱怀抱。

是的,如果他们二人就此分开。

何缪洛恐怕一生都无法看破情道。

此刻的何缪洛身处情道之中,若是放弃,或许一辈子都无法突破至元婴修为。

“好!”何缪洛点头,落下泪来。

“不哭,我们还有很多年,不是么?” 他们明明是久别重逢,刚刚才在一起,却没想到,承受的却是分别之苦。

“我与世间最美的女子相爱,却不想,她是仙子,而我只是凡人!”司道对何缪洛说道。

“仙子想生个宝宝!那凡人愿意么?” “愿意的,不论仙子做什么,凡人都是愿意的。

” 说着,他与她看向彼此,露出笑来。

-163双色球免费预测欢迎你!

本文来源:http://www.aiyayasp.com
本文作者:DC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