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打得佣金的网赚
代打得佣金的网赚 裴无极怒道:“巧言令色,四刹门来我裴家兴风作浪,还要找这冠冕堂皇的理由,觊觎我裴家至宝,还要说是为我考虑,当真没羞没臊。

” “不听劝告,当真食古不化。

”生不欢见同伴前来,上前一步:“跟着老贼费什么话,待我将其头颅剪下,再将这裴家翻个底朝天,还愁找不到这极乐图?” 裴无极冷笑,“那就废话少说,看招。

” 裴无极真气砰然外放,一身寿衣化作碎片四散开来,裴无极白发白须随真气飘扬,一股紫气漫步全身,连游龙剑也好似裹住一层寒雾。

“寒凝决”死亦苦微微点头,“不愧为武林名宿,真诀功力果然如臻化境,不过毕竟是小家之力徒有其表,不登大雅之堂,老朽来和你比划比划吧。

”说罢,食指微动,一股红光破指而出,裴无极不敢托大,横剑护住心口,只听当的一声,游龙剑嗡嗡作响,裴无极握剑之手也是不住颤抖,这红光之力竟如此巨大。

不待裴无极考虑,死亦苦五指连动,一道道红光此起彼伏,裴无极连挡数记红光,寒凝决竟抵挡不住这红光。

裴无极连连败退,而死亦苦竟只是动动手指。

裴无极心道,“若不是身着这寒光宝甲,定是筋脉尽断,一味防守并无胜算,所幸仗着宝甲,连攻为妙。

”心意动处,裴无极也不再防御,“龙吟四海!”,游龙剑剑光应声而起,浑天指红光也穿胸而至,裴无极胸口一滞,一口鲜血喷出,而游龙剑也刺进死亦苦胸膛,不料这游龙剑竟当的一声弹开,这死亦苦黑袍之下,竟不是肉身。

“哈哈哈哈,当今世上,四刹威名远播,众人均知我生不欢销骨掌威力不容小觑,死亦苦浑天指又有千里夺命之力,殊不知死亦苦的傀儡术已臻化境,”生不欢大笑:“而今纵使你游龙剑法独到,也丝毫伤不了死亦苦。

” 眼见裴无极冷汗直流,生不欢缓缓走近,张开玄铁剪缓缓夹住裴无极游龙剑,梆的一声,游龙剑应声而断,裴无极面如死灰,无计可施。

忽然耳后突然声音响起,“裴无极,脱下你的寒光宝甲,不然,老夫人的性命可就不敢保证了。

” 裴无极忍着胸口剧痛回头观望,一名男子站在莫向婉身旁,手持骷髅短刀抵在莫向婉颈部,裴无极气急怒道:“张弛,枉我如此信任与你,你竟叛我。

” 这名男子不是别人,就是裴家护院张弛,张弛道:“我不叫张弛,我乃四刹门钟山破,本就是四刹门人,潜在你裴家十年,何谈背叛,十年前我化名张弛入你门户,就是为了今天报仇雪恨,这柄骷髅短刀,你可识得!” 裴无极定睛望去,这把骷髅短刀就是此前震碎火盆,插入地下的那柄刀,再细瞧,这骷髅眼中红线,裴无极脑中思绪飞转:“忘川钟家!钟不悔是你什么人?” 钟山破狠狠道:“凭你不配说出那个名字,家父钟不悔,就是死在你游龙剑下,如今终于报的此仇!”骷髅短刀刀刃抵住莫向婉颈中,涔涔血迹沿着刀刃流出。

“罢了罢了,你想要这宝甲,我给你便是,莫伤我夫人!”裴无极双肩微抖,寒光宝甲应声而落。

生不欢狂笑:“裴老贼,你游龙剑断了,宝甲也脱了,还有什么可以与我们抗衡?钟不破,让众门徒进来吧。

” 钟不破道:“是”旋即一声长啸,裴家一时间涌进数十人,均是黑衣黑裤,袖口金线所绣一“刹”字,众人鱼跃而入,两扇排开,将裴家庭院团团围住。

裴无极眼见已无一线生机,跟这两位杀人不眨眼的魔头本就无情面可讲,况且还有杀父之仇的钟不破,裴家名号,果真要在江湖除名了。

众人之中走出一位年轻男子,面如冠玉,目似朗星,虽为男子却一双手却生的十分白净,削葱细指轻点,场中佝偻老人竟飞近男子身旁,静住不动,男子剥去佝偻老人衣服,衣衫里不是肉躯而是一副铁架,男子五指翻飞将铁架七转八折,放入衣袖之中。

原来,这男子才是死亦苦本尊。

死亦苦将傀儡收拾完毕,向众人道:“你们将这裴家好好的搜寻一番,不要漏了一处,定要将极乐图残片找出,找出残片重赏,另外,倘若发现裴家人,带到庭前见我。

” 众人应声而散,一时间裴家各厢房翻动声四起。

不一会,有门徒押解两名年轻女子来到前庭,这两女子被门徒绑了双手,压在裴无极和莫向婉身前。

门徒道:“在厢房床下,找到这两名女子,看模样也是一身素裹,想必也是裴家人。

” 不待生死二刹说话,裴无极道:“素素、阿柔,你俩为何不逃?” 深仇 众门徒压着两名年轻妇人来到庭院之中,两名妇人面无血色,也不知是天冷还是太恐惧,全身抖如筛糠,待到近前,两名妇人泪如雨下“爹,爹,你怎么?” 两位妇人望见裴无极站立场中,顿时疑惑万分,为什么已然入殓的老爷,眼下却又活了过来,不过还未等二人发问,便看到地上裴孝文、裴孝武的尸首,一时间花容失色,肝肠寸断。

这两位妇人正是裴无极的儿媳,年长一些的是大儿子的妻子黄素,稍微年轻一些的是二儿子的妻子柯柔,也是孩童裴书白的母亲。

裴无极看着两位儿媳也被四刹门徒所擒,温言道:“素素、阿柔,今日我们裴家遭此大劫,孝文、孝武二人已先我们去了。

” 裴无极眼含浊泪,接言道:“我裴无极厌倦江湖纷争,早已隐居雪域,在此小城之中度日,为了免于刀兵,孝文孝武,我都不许习武,而今惨死我难辞其疚,你俩性情善良,也自不知这些恩怨,嫁入我裴家遭逢此劫,我和你娘对不起你俩了。

” 大儿媳黄素道:“如今我夫君已亡,我自不会独活,阿爹,我嫁入裴家十载,素素没能留后,本就十分内疚,平日里,爹爹待我俩不薄,素素感恩在心,今日逢此劫难,孝文去了,爹爹心里也定十分痛苦,抱歉的话,爹爹不必说。

” 柯柔神色慌张,连连环顾四周,她想看到孩子,但又怕看到孩子,神色慌张、害怕、焦急、痛苦,在看了数遍之后,才稍稍放下心来,尸首之中,并没有幼童裴书白,轻言道“爹爹,书白孩儿呢?” 裴无极听到,脸色大变,心道:“书白此时不在厅堂那是最好,这生不欢死亦苦二人也并不清楚裴家还有一幼童,倘若孙儿能逃此一劫,也算老天有眼,这柯柔爱子心切,但当真说的不是时候。

”裴无极转头不看儿媳,对着钟山破道:“钟山破,自你进入裴家,不说我对你如何,孝文孝武两个可是把你当做亲兄弟一样,你如此对待裴家,太让人寒心。

” 钟山破看到裴家人已无反抗之力,便不再挟持莫向婉,一手夺取凤舞剑,一手猛地一推莫向婉,莫向婉本就失了心智,哪有力抵抗这一推,一下滚到柯柔脚边,黄素柯柔连忙扶起婆婆,“娘,娘,你这是怎么了?” 莫向婉眼神空洞,口中喃喃:“满门留一人、满门留一。

人” 钟山破冷眼看着场中众人,这裴家哪还有往日模样:“血海深仇不能不报,我钟家本和你裴无极并无瓜葛,你为了极乐图残片,逼的我娘亲投河,父亲又被你所杀,纵使孝文孝武二人确实对我不薄,毕竟也是仇人之后,我钟山破岂能被这小恩小惠打动?” 裴无极道:“钟山破,而今你年纪几何?你父亲亡故之时,想必你还是一名孩童,事实真相未必就如你认为的那样。

” 钟山破道:“住口,死到临头了,还在混淆视听,今日我便要报仇雪恨!” 生不欢用手摩挲自己的玄铁剪刀,显然钟山破和裴无极的对话并没有引起他的太大兴趣:“钟山破,你的家事暂行放在一边,还是办正事要紧。

” 钟山破拱手道:“是” 生不欢撇嘴道:“生老病死四刹,杀起人来就属你最繁琐。

不过说归说,对付这种嘴硬的,说不定你那浑天指还有奇效。

罢了罢了,我便当个看客,看你登台唱戏吧。

” 死亦苦踱步走近裴家众人,手指轻勾将地上的寒光宝甲捡拾起来,“裴无极,这寒光宝甲本是雪山寒冰所铸,千年不化,你又用寒凝决注入真气,这宝甲如今可真是刀枪不入,而今你把这寒光宝甲送给了我,那我也发发慈悲,你眼前是你夫人和两位儿媳,也别说我四刹欺负女流之辈,打现在起,我四刹门人,绝不杀这三位女子,你看如何?” 死亦苦道:“不过你也清楚,今日能站着出这个门的,恐怕一个裴家人也没有,所以啊我们既然不能杀,那只好你来杀。

” 死亦苦俊朗的外表之下,竟包裹如此歹毒之心:“众人只知我浑天指凌厉霸道,殊不知我这指力还有一层功效。

”说完来到莫向婉身旁,只见死亦苦食指指向莫向婉头顶,一股红光缓缓进入莫向婉头颅之中,莫向婉眼中忽然一改空洞,竟有了哀怨之色,瞬间莫向婉又神色大变,眼角抽搐,大叫:“儿啊!” 死亦苦道:“我这浑天指可以让人神识混乱,脑海中不断出现最为刻骨铭心的痛苦记忆,而且一遍一遍不停不休,身体虽无恙,但诛心百次,这滋味恐怕不太好受。

” 生不欢并不觉得诧异,补充道:“想必这老太婆现在看到的,是她一遍一遍刺死她儿子的场景吧,哎呀呀,可真是残忍,自家孩子都下得去手。

” 裴无极道:“婉儿,你我夫妻一场数,今日让我送你一程吧”裴无极虽被浑天指力所伤,但仍能运气寒凝决,集聚少量真气,眼看妻子受辱,口中便说想让莫向婉解脱。

裴无极箭步上前以指为剑,刺向死亦苦,死亦苦没料到裴无极还有杀招,一个飞身往后退去,不料这裴无极指剑改向,刺向莫向婉胸口,莫向婉应声倒地,没了声响。

裴无极缓缓抱起妻子,伸手帮莫向婉盖上了双眼,“婉儿别急,我就来。

” 死亦苦发觉这一击竟是对着莫向婉,哈哈大笑:“我说我不杀你裴家人,你竟然自己动起了手,当真是道貌岸然!”嘴上边说脚上也没停,一起一落,站在黄素柯柔二人身旁,一手搀着一个,直挺挺的向后跃去:“你这老贼也太狡猾,还得防一手,你要再把这两位杀了,我可就没法玩了。

” 裴无极放下莫向婉,用手捋了捋妻子的头发,缓缓站起身来,“我这就将极乐图拿出来,还请你放了我她们,她们本就是寻常女子,不会一招半式。

” 死亦苦连忙打断:“别别别,千万别拿极乐图,不然你拿出来了,就不好玩了,你杀了你的妻子,你妻子杀了你的儿子,这一家人有多大恨啊。

” 死亦苦说完又对着身旁说道:“这样吧,你这两女子我也给你们个机会,你们俩拿着剑,我数十个数,你们把剑刺进裴无极的肚子,谁刺的深,我就放了谁。

” 说完从人群中取来两把长剑,黄素、柯柔手中一人一把,看着二人持剑姿势,诚然不会武功。

死亦苦数到“十、九、八、七、六、五。







你们可要动啊,如果不刺,我可就动手了,我若是出手这裴无极恐怕遭受不住!” “四”黄素、柯柔二人心里砰砰乱跳。

“三”妯娌二人齐刷刷看向裴无极,裴无极眼神复杂,只待承受剑击。

“二”黄素转头看向柯柔,柯柔也看向黄素,妯娌二人性格温柔,素来与世无争,本就住在一起,二人感情如姐妹一半,黄素柔声道“妹妹,你就别和姐姐争了,如果还有生还的机会。

” 不待黄素说完,死亦苦喊出“一”来。

眼见柯柔持剑而起,黄素赶紧一手阻拦,另一手将剑身横起,颈部顺势一抹,竟引颈自刎了。

原来,柯柔和黄素都想一死,想让对方活下去,黄素终究手快,先一步而去。

黄素鲜血直流,已然无救。

“姐姐,”柯柔眼光含泪,裴无极紧闭双眼,不忍再看。

死亦苦说道:“又死一个,好了好了,现在就剩下你裴无极和这位小女子了,我听钟山破说过,你裴家还有一名男童,他在哪里啊?!” 裴无极本不愿再理死亦苦,熟料死亦苦竟知道裴家还有一男童,想必是钟山破将裴家情况全数奉告,裴无极心里暗暗祈祷:“书白孙儿,你赶紧逃吧,逃得远远的,今后你可得靠自己了。

爷爷想再亲亲你,怕是不成了。

” 死亦苦当然不知裴无极此时所想,又接连问道:“裴无极,你既不愿说,我对你再施手段也没多大效果,你这儿媳她能不能受的住呢?” 死亦苦言毕,又伸出葱根般的手指,指向柯柔头顶,死亦苦想要故技重施,先破了柯柔神识,再一点点套出孩子下落。

柯柔心想自己断然是不会说出儿子下落的,但是又怕自己受不了浑天指的苦楚,说出孩子下落,不如也随夫君去吧,于是柯柔脸上微笑,对着裴无极说道:“爹,我也去了。

”边说边将手中长剑倒转,一把刺入小腹。

不待死亦苦说话,只听屋顶一声幼童稚嫩的声音响起:“娘!” 爷孙 “娘!” 一声幼童的哭喊,引来众人目光,生不欢睁着独眼,寻着幼童的声音望去,死亦苦嘴角邪魅一笑,众人眼下都明了,这裴家只剩一个小娃娃,谁要是能先将这小孩抓住,便可以在二刹前阿谀一番,几个脚快的当即便向着声音跑去。

柯柔小腹鲜血血直流,白素孝服上,犹如开出了一朵血淋淋的花,花朵越长越大,那一抹扎眼的红色,一股一股地蔓延,柯柔面色如纸,眼见着活不成了,这一声“娘”,又让柯柔回光返照:“书白。





爹”,下意识的看向声音来处,当即又撇过头去,满眼哀怨的看着裴无极,“爹,护。





护着他。

”说完,柯柔便蜷在地上,眼光看了看裴孝武,又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将脸转向孩子的方向,眼角的泪滑落在地上,泪水一滴一滴,落在地上绽开的红花,眼神便散了。

裴无极闭眼不忍再看,大吼:“你们不要欺人太甚!” “老贼,无牙老虎还敢狂吠!” “裴无极,今日我必在你身上砍上两刀” “老头儿,你的寒凝决呢?哈哈哈哈”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对着裴无极戏谑起来。

裴无极不答话思绪飞转“原以为孙儿已经逃走了,没曾想孩子看到了家中惨状,如今已无胜算,该如何拼死护着孙儿周全?” 还未待前去寻找裴书白的门徒走远,走廊上便走出来一个孩子,正是裴书白,孩子一边哭一边往前走着,一双大眼睛已然哭肿,不停的用手背擦着眼泪,“娘。





娘啊。





” 看到孩子自己出来了,前来抓他的门徒也是一愣,站在当场。

只当是个小娃娃,翻不起来大浪花,众人都驻足观看,看裴书白到底要干嘛? 裴书白一步一步走进庭院中,生死二刹饶有兴致的看着孩子,裴无极想跑过去抱住孙儿,无奈刚要迈腿,腹部又是一阵剧痛,浑天指力在腹中横冲直撞,裴无极连站立都摇摇晃晃,只得眼睁睁看着孙子自己走过来。

裴无极张开双臂柔声道:“书白孩儿,到爷爷这来。

”裴书白回首看了看爷爷:“爷爷,娘说您去世了,我再也看不到爷爷了,可是您又活了,那你说说娘亲是不是也会活过来?” 裴无极不知该如何回答孙子的问话,只得又道:“书白孩儿,快到爷爷这来。

” 裴书白一直在晃柯柔的身体,无奈柯柔已然无法回应,裴无极忍者剧痛,往孙子的方向走了一步,谁知裴无极看到爷爷走过来,奋力将柯柔的胳膊抬起来,钻到了柯柔的怀里,好似要躲开裴无极一般。

众人也对这场景有些好奇,眼下庭院中,只有这裴无极是他亲人了,缘何还要躲着他? 裴书白抽泣问道:“爷爷,这些人好怪,我好怕。

他们杀了爹爹,杀了大伯,你把他们赶走吧?” 裴无极一愣,还未待回答,裴书白又问道:“娘亲为什么不要我了?” 裴无极老泪纵横,又忍痛往前走了一步道:“好孩子,快到爷爷这来罢。

” 裴书白不理裴无极,转了个身子,将脸埋在柯柔胸前,“娘,你抱抱我罢。

我怕。





”裴无极难过至极,拼着丹田破碎,运起寒凝决,伸手要拉起孙子。

不料此时死亦苦猱身而至,一手拽起裴书白,一手化指:“浑天指!”哪容得裴书白反应,便中了招。

当即软了身子,死亦苦将裴书白轻轻一丢,裴书白便跪在了地上。

-代打得佣金的网赚欢迎你!

本文来源:http://www.aiyayasp.com
本文作者:DC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