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找到站点
没有找到站点 唐九生点点头,讥笑道:“小矮人,爷爷我叫唐九生,我们两个可以打,但你死前总得留个名字吧?我好通知你家属来收尸!” 矮个子被气乐了,“好,唐九生,你有种!我叫孔长武,旁边高个子是我哥孔长文,我们是孔氏兄弟,人称庭府双杰!” 唐九生惊讶道:“啊?原来你们就是庭府双杰啊?” 孔长武得意洋洋歪过头,对身旁的孔长武说道:“怎么样,我就说咱们名声在外!” 唐九生摇了摇头,“不好意思,实在是没听说过!” 孔长武气的差点吐血,抡起钢刀直取唐九生。唐九生不敢怠慢,旁边还有魔勇和孔长文在虎视眈眈,必须尽快解决这个用刀的小子。 哪知两人交起手来,唐九生大吃一惊,孔长武的刀法很是精妙,想在五十合内拿下此人,几乎不可能,这下可糟了! 孔长文见弟弟赢不了唐九生,也拔出刀来,兄弟二人夹攻唐九生。魔勇见有机可乘,直扑柳轻寒,唐九生被兄弟二人拖住,分不出身支援柳轻寒,心中暗暗叫苦。 柳轻寒像只紫色的蝴蝶一样,围着魔勇转来转去,试图去点魔勇的穴道,魔勇刚才和三人过招,已经总结出经验,只要以力相拼,他们三个当中的任何一个都不是自己对手。所以魔勇收着打,怎么能硬碰硬怎么来,柳轻寒顿时处于下风,头上见了汗。 沐宣智在灌木丛中躺了多时,已经缓过来一些,见柳轻寒不是魔勇的对手,被逼到手忙脚乱,心中也忍不住着急,挣扎着爬起身,抄起一棵灌木,也冲了上来,不停的向魔勇后心招呼。魔勇实在对他厌恶已极,猛回身,抓住那棵灌木,就要用力夺去。 沐宣智一条胳膊骨折,哪里抢得过魔勇?只好撒手,魔勇正用力抓着那棵灌木争夺,没想到沐宣智会突然撒手,措手不及,一个踉跄差点儿摔倒在地。 唐九生正和孔氏兄弟对战,偷眼观瞧战局,见柳轻寒吃亏,沐宣智来帮忙,猛然想起短刀还在自己这里,急忙从怀中掏出短刀,丢给柳轻寒,“柳姐姐接住!” 柳轻寒伸手抓住飞来的短刀,有了武器,心里顿时有了底气,持刀直扑魔勇。魔勇将灌木夺在手中,一个踉跄刚刚站稳,柳轻寒已经扑了过来,短刀直刺魔勇的后心,魔勇听见背后风声不善,一个转身抡起手中的灌木向后用力一挥,将柳轻寒打的倒飞出去,跌进了灌木丛里,短刀也震脱了手。 魔勇丢开灌木,狞笑着上前,从灌木丛里提起柳轻寒,骂道:“贱人,听说你练什么双修的邪术,看我破你 邪术!”左手提着柳轻寒的衣领,抡起砂锅大的拳头,猛击柳轻寒的小腹,沐宣智见柳轻寒短刀摔脱了手,人也被魔勇抓住,慌忙冲上前去,想要救下柳轻寒。 柳轻寒被魔勇打中小腹,已经无力反抗,只是拼命用手去指掉落在地的短刀,沐宣智见柳轻寒手指着掉落的短刀,顿时反应过来,捡起短刀冲上去,一刀捅进魔勇的后心,魔勇大叫一声,沐宣智拔出短刀,正要再捅,魔勇一记后踹,将沐宣智踢飞,沐宣智摔出五丈有余,人晕了过去,倾城短刀也摔脱了手。 魔勇连打了柳轻寒小腹二十多拳,将柳轻寒打的彻底昏死过去,这才把柳轻寒丢在地上,魔勇受伤极重,后心向外汩汩流血,魔勇撑不住了,只能踉踉跄跄逃下平台,跌跌撞撞逃命去了。 唐九生见沐宣智被打昏,柳轻寒也已经身负重伤,大吼一声,运足气机将孔长武的钢刀砍断,孔氏兄弟大惊失色。孔长文勉强笑道:“阁下武功高强,在下佩服,我兄弟二人改日再向你挑战!”兄弟两个掉头就跑,去追魔勇了。 唐九生将七情剑插在地上,过去抱起柳轻寒,拼命向柳轻寒体内输入气机,柳轻寒悠悠醒转,睁开一双美目,看到唐九生在向她体内输入气机。柳轻寒摇了摇头,轻笑道:“唐公子,别费力了,没用的,魔勇打坏了我的丹田,我已经活不成了。只可惜,没能和你做一回夫妻!” 听到柳轻寒这样说,唐九生真是无语了,心想,大姐你都这样了,还惦记这种事情呢?柳轻寒又说道:“唐公子,我死之后,杜若在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什么亲人了,你一定要好好待她,那孩子喜欢你,你要是能娶了她是最好,哪怕她给你做个妾,我也心满意足了。” 一旁,沐宣智呻吟一声,睁开眼睛,见唐九生抱着柳轻寒,他也试图爬过来,但是真的爬不动了,魔勇刚才一脚踢中他的胸口,这一脚就拿走了半条命。 唐九生抱着柳轻寒来到沐宣智身边,继续以气机给柳轻寒续命。柳轻寒伸出手,轻轻抚摸着沐宣智一边绿,一边红的脸庞,声音断断续续,“智哥,记着我的话,来世,咱们做一对真正的夫妻,我再也不找别的男人了,只安心在你身旁,咱们生一堆孩子,不再练武,也不追求长生,只安心的过日子,平平淡淡的日子!” 沐宣智拼命点头,“寒妹,你放心,来世咱们肯定做夫妻,做一对人人羡慕的夫妻,去他娘的大夏,去他娘的庭府!” 柳轻寒伸手出指了指短刀倾城,“唐公子,那是我唯一的遗物,你收了吧,你和杜若留着,它叫倾城,你们看见它,就如同看见我!” 唐九生点头,“你放心,我会把它收好,交给杜若的,我答应你,我会把杜若照顾好的!” ,不降者杀 人至将死,其言也善。唐九生不甘心,明知是徒劳,却仍然疯狂向柳轻寒体内输入气机内力,试图救活她。但柳轻寒的丹田遭受重创,辛辛苦苦修成的童颜丹已经被魔勇用拳头打坏,开始在内部崩裂,再也无法再恢复了。 修习这种双修邪术的人,都会在丹田处炼出一颗童颜丹,这颗童颜丹就是她们外表看起来年轻的保障,也是生命的保障。唐九生输入的气机内力不过是暂时维持柳轻寒的童颜丹不碎裂罢了,而且只能维持一时。 终于,唐九生的气机再也无法维持童颜丹的稳定,童颜丹出现了第一个裂痕,柳轻寒的脸开始在二十岁和六十岁之间变幻,她开始吐血,感觉自己轻飘飘的,脱离了身体,她漂浮在虚空,看到智哥躺在山给唐九生听。 她看到了,在五岁那年,父母把她卖给庭府府主耶律金度,父母之所以把她卖掉,就因为她是个女孩,当年他们本想要个男孩的。 从那之后,她就在府主身边长大。柳轻寒,是府主耶律金度给她起的新名字,耶律金度是她的第一个男人,是他把她培养成杀手,她对耶律金度只有服从,没有感情。很多年以前她父母给她起的那个名字,她已经忘却了。 她又看到十六岁时的自己,那年在大夏的北狼城庭府,她第一次遇到真名慕容宣智却改名为沐宣智的他。她沉迷于他的帅气,他的固执。可是身为庭府杀手,他们二人都身不由已。而且沐宣智有个情人,就是府主耶律金度的妹妹耶律青春,那是一个姿色平平却占有欲极强的女人。 十四年后,她已经三十岁了,两个人奉命去暗杀一位反抗单于的王爷,她终于有了单独和他在一起的机会,毫不犹豫从了他。可他们两个人都知道,他们不会有名分,也不会有结果,因为他们是庭府的杀手,这就是他们的命运。如果府主知道他们的私情,两个人都要人头落地,所以只能偷偷摸摸的好。 那天,耶律青春意外撞破了她和智哥的私情,一怒之下想杀掉她们二人,却被她给反杀了,智哥和她一起瞒下了这件事,庭府几度派人调查府主妹妹耶律青春的死因,都无果。 从那之后,害怕事情败露的智哥想远离庭府,于是申请到大商卧底,潜伏在大商的做了武师。于是她也申请了去大商执行潜伏任务,到庭府秘密出资的青楼做了花魁,因为她的美貌,很多达官显贵都想要得到她的身体,于是她就周旋在这些男人之间,为大夏国提供了大量有用的情报。当然,她知道智哥厌恶这一点。 二十年前,被大夏收买的万花谷谷主裴浩原反水,于是庭府派出大批杀手分批秘密南下,最终荡平了子君山万花谷,万花谷的所有男人都被杀死,只留下了顺从的女人和女童,她和沐宣智都参与了荡平万花谷的行动,亲眼看到许多人惨死,看到许多谷中的住民妻离子散家破人亡,那一年,她四十岁。 四十岁的她,想有个家,虽然服用丹药使她看起来只有二十岁,可是她知道青春已经不再了,她有了一种强烈的念头,她想长生不老。这一年,她在青楼里遇到了一个被免职的小武官赵铁衣,赵铁衣见了她之后,惊为天人,一心想给她赎身,可被她断然拒绝了,他哪里知道她的身世背景? 四年后,她邂逅了逛青楼的徽宗,两人几度之后,她竟然有了身孕,之后她就脱离了青楼,向府主申请驻在了万花谷,成为万花谷的新谷主。 那时她没有太多想法,她只想把孩子生下来,她知道以后自己肯定不会再有机会生孩子了。第二年,孩子降生,是个漂亮的小女孩,她给孩子起名杜若。因为潜伏在大商远离故乡,也因为厌恶了世上虚伪人 情的缘故,她变得喜怒无常。她常常想,有机会一定要长生不死,她恐惧自己容颜老去。 对她来讲,最大的安慰是智哥也在大商,只要离他越近就越好,她其实也感觉到智哥开始嫌弃她了,可她还是偶尔会溜出去找智哥私会。不为别的,她对他余情未了。 十二年前,莫弟单于篡位,派遣庭府高手南下刺杀大商皇帝,智哥也在这些高手之列。本来他们已经杀进了皇宫,大内侍卫们猝不及防,死伤惨重,就在他们快要得手时,国师府的十余名影卫杀到,和大内侍卫们联手,反败为胜,将他们逐出了皇宫,杀的丢盔弃甲。 庭府元气大伤,数年内不敢再有大的动作。八年前,智哥又接到了一个特殊的任务,和另外三名高手突袭江南道国师府别院,想要杀死唐扶龙的妻子和小儿子等人,因为唐扶龙四年前带领影卫赶到皇宫杀伤庭府高手,庭府要让唐扶龙为此付出代价。 然而这次行动并不算成功,智哥他们突袭唐家别院时,庭府有两名高手一死一伤,伤者最后也伤重不治,算是和唐家的一名影卫和十余名护卫同归于尽了。智哥和另一名杀手赶到月明湖畔,刺杀唐扶龙的妻儿,却被唐扶龙的妻子木安兰打成一死一重伤,当然木安兰也被智哥打成了重伤。 被摧心掌重伤的人是智哥,智哥勉强逃走,逃回庭府在天昌城的秘密据点,养了半年多的伤才能下地。智哥申请到万花谷养伤,新府主耶律长达点头同意了。时隔多年,她终于和智哥团聚了。可是此时她得到了一种从西域传来的双修邪术,练到极致时可以长生不老,可这邪术需要用男人来做鼎炉。 为了长生不老的目标,她经常溜到谷外勾引一些武林人士,把他们骗回谷里,吸成药渣后丢进后山的死牢,智哥对此极其反感,可是他身受摧心掌的重伤,拿她没有任何办法。后来在万花谷的藏经阁里,智哥发现了那本《南柯心经》。 《南柯心经》的后半部注明多种内伤都需要用什么来治愈,比如摧心掌就需要有九转天玄诀才能治愈,但是九转天玄诀早已经失传多年,唯一有记载的是两百多年前,南诏女王凌南影开创了这门功法,可是当世能到哪里去找修习九转天玄诀的人?普通天玄诀的修习者自己还炸盘炸的生不如死呢! 后来智哥见那本《南柯心经》所载的内功心法极其霸道,就以为可以用它来克制摧心掌造成的内伤,哪知练习这门内功心法需要习练者有机缘得到化解戾气的法门,否则就算一时强大,最终仍免不了经脉爆裂之苦。 她吸取了智哥的内力,是想让他少受些苦,哪知智哥天赋异禀,内力吸又生,只是内力重生的过程会很痛苦。于是她又多次吸取智哥的内力,智哥向她抱怨过多次,说自己内力重生的过程苦不堪言。可她已经迷上了吸取智哥内力时的欢娱,她管不住自己。 这两年,那个在青楼想给她赎身的赵铁衣不知怎么得到了她在万花谷做谷主的消息,跑到万花谷外常住起来,还经常来骚扰她,并远远的惹骂沐宣智,希望沐宣智早点儿气死。她出去了几次想收拾姓赵的,却都被他给逃掉了。不过,她发现赵铁衣似乎也受了伤,不明原因。 她一直在关注江湖上发生的事情,尤其是和智哥伤情有关的九转天玄诀。她知道天玄门这一代弟子中只有唐九生练了天玄诀,她也知道普通天玄诀治不了智哥的伤,她幻想,万一有一天姓唐的小子有机缘能练了九转天玄诀,智哥不就有救了吗?所以她一直在搜集关于唐九生的消息。 唐九生的画像,早已经挂在了她的床头,她每天都会看,却是越看越入迷,情不自禁的喜欢上了从未见过面的他,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有一次她自言自语说,就应该嫁给这样的帅小伙 时,被流芳给听到了,所以后来流芳经常偷偷取笑说,谷主对唐九生的画像一见倾心。 当她听说唐九生天玄诀炸盘,没多久就打败了朱天霸,她坚定的认为是九转天玄诀重出江湖了,不然没有任何理由能够解释,一个人从一品跌境之后能有如此的表现。她派出人手跟踪唐九生,一直在关注唐九生的动向。她想让唐九生给智哥疗伤,她还想把唐九生收为禁脔,要知道,九转天玄诀可是好东西。 前些天,她得知唐九生来了中原道的消息后,心中大喜。随后又听到传言说,吃了唐九生的肉能够增长武境,她大惊失色,唐九生会成为各路魔道人士争抢的焦点,于是她先下手为强,让杜若带人用两天一夜时间画了数百张唐九生的画像,散发出去,悬赏抓拿唐九生。 柳轻寒的嘴角流着血,面容固定在苍老的这一刻,头发也全白了,童颜丹彻底崩碎了。唐九生抱着柳轻寒坐在地上,已经把柳轻寒一生的经历都听得清清楚楚,唐九生对柳轻寒谈不上恨,在这张脸蛋还年轻的时候,他还有些许爱慕,些许幻想,虽然他很清楚不会有任何结果。 柳轻寒的身体慢慢冷了下去,沐宣智躺在地上,心如死灰。良久,他挣扎着坐了起来,“唐九生,请你一定要把我的伤治好,我要和你决一死战!”唐九生默然点头,什么也没有说,轻轻放下柳轻寒,以两手按住沐宣智的后心,输入内力为他疗伤。沐宣智一心求死,母亲的仇也必须要报。 半个时辰后,沐宣智已经能自己行走了,唐九生收起短刀倾城,抱起柳轻寒的遗体,和沐宣智走下了后山,此时,官兵已经攻下了小城堡,有些侍女仆妇已经放下武器投降,只有退进来的沉香和祁妈等几十人还在负隅顽抗。 唐九生抱着柳轻寒的遗体走到沉香等人面前,放下柳轻寒的遗体,轻声道:“你们谷主已经被魔勇杀死了,放下武器,本王给你们一条生路!” 祁妈哀嚎着冲了过来,把手里的剑丢在一旁,跪在柳轻寒的遗体前,拉住柳轻寒的手,泣不成声,“谷主,谷主,到底是谁害死了你?一定是唐九生害死了你!唐九生,我和你誓不两立!” 祁妈摸过丢在地上的剑,站起身来,两眼血红望着唐九生,“姓唐的,今天我就要你给谷主陪葬!”祁妈挥剑冲了上来,当头劈下。 唐九生探出右手中指食指,轻轻夹住剑锋,稍一用力,宝剑断成了两截,唐九生一巴掌把祁妈打飞了出去,冷冷道:“今天放下武器的,看在你们死去的谷主面子上,留一条命。有不降者,杀!” 一直沉默不语的沉香姑娘猛然向唐九生掷出手中的宝剑,人也凌空而起扑向唐九生,扑了一半,忽然掉头急速向谷外逃去。有官兵想追,唐九生摆摆手,“不要去追了,追上了你们也打不过她!准备打扫战场吧!” -没有找到站点欢迎你!

本文来源:http://www.aiyayasp.com
本文作者:DC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