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划下载时间 steam
计划下载时间 steam 这种力量与其手中宝石之内散发的如出一辙,堪称殊途同归。 “而那种力量也被唤作.........。” “法则!!!” “故而,仙人掌控的力量便是法则之力!” “法则也被唤作秩序!” 这道呢喃方落,天地似有嘶吼声响彻四海八方,响彻奎东星域,响彻整个天上地下。 天雷滚滚,赤色汇聚,似要诛杀不容! 地上火山、滚石、风雨、山洪以及诸天异象齐齐涌现。 至于星空之中,则有数十万陨星齐齐裂开,泯灭,直接化为虚无。 法则之下,万法不容,一切有灵存在齐齐化为虚无。 苏邬口中发出一道凄厉的尖叫声,那声音似有惊惧、恐怖、震惊、畏惧以及强烈的不甘!! 圣人境的存在便领悟仙人的力量! 法则的力量只属于仙人存在。 凡庶但凡沾染,尽皆惨死,无一幸免。 然而,眼前之人,这个卑贱的人族修士竟然在圣境便领悟了法则的力量! 这意味着什么,他比谁都清楚。 这意味,此人已然半只脚迈入了成仙的大门!! 苏邬披头散发,气息瞬间提升至圣人后期。 这还未完,其手中一柄赤红长剑在手,一股充斥着数万星里煞气瞬间弥漫开来。 这赫然是在星空邪器榜上名列前茅的‘天蝎剑’! 而且传闻此剑在过去千年内染过仙人之血! 那位仙君,不是别人,正是度厄仙君!! “想成仙?得先问过本座手中剑再说!!”苏邬面容扭曲,神色疯狂地嘶吼道。 说完,长剑便朝着星空中司马元孕育之地斩出。 呼啸声瞬间而过。 至邪剑气瞬间覆盖了整个雷霆交加之地。 这一刻,俨然化为了邪恶之都。 但下一刻,雷霆依旧,化虹仍在。 法则依旧。 司马元,安然无恙。 但苏邬手段仍然不止于此,其手掌一番,一座道台浮现在手。 此物,赫然正是上古天庭神物。 斩仙台!! 冥冥之中,似有生死危机来临,一道目光漠然垂下。 “敕令:剥夺!” 苏邬疯狂神色正欲勃发,手掌斩仙台正要祭出,然而忽然掌心一空,斩仙台竟然消失不见。 同时,心神中那一丝若有若无的微妙联系突然被斩断。 他识海当即如同抽筋吸髓般疼痛,不禁发出一道痛入极致的惨叫声:“啊~~~” 与此同时,斩仙台飞入一片濛濛之地。 一只大手探出,收入囊中。 旋即,目光上移,轻吐一句:“风雨雷电,退散!” 霎时,天清地明,海靖河宁。 一切归于平静。 哒哒哒,脚步声传来。 失魂落魄的苏邬茫然抬首,只见一道俊逸面孔映入眼帘。 其人含笑言道:“苏道友,可还无恙乎?” 这人,不是司马元又是谁。 观其身形,飘飘欲仙,似人非人,似神非神。 肉身消亡,神魂入道,入冥则为鬼修;证道则为仙神。 司马元领悟法则之力,手掌秩序阴阳,天地生死在握,赫然正是仙人之力! 这一刻,司马元不是仙人胜似仙人! 他目光落下,苏邬手中那可宝石自动飞来,悬浮在身前,稍加审视后便了然在心。 这枚宝石内藏一丝法则之力,可惜有些残缺,想来是被苏邬浪费了不少。 他眼神漠然,似有杀机浮现。 苏邬一个哆嗦,苦涩一笑后:“所谓宝物乃有德者居之它既与道友有缘,自是道友之物,也算在下聊做证道之喜。” 司马元瞥了眼对方,嘴唇一张,宝石内那丝法则之力便被纳入体内。 至于斩仙台,早已被他收入囊中。 司马元抬眼看着奄奄一息的苏邬,似笑非笑地问道:“苏先道友,不知你先前所言的仙缘究竟在何处?” 形势比人强,苏先也不敢再骑墙了,他惨笑一声,“道友现今既已证道,这仙缘自然自可求取一二,不过即便如此,以前辈今日之力,恐怕仍旧无法获此大机缘!” “哦?”司马元眉头一挑,“说来听听”。 只听苏邬虚弱地道:“我鼠族传自上古吞天鼠一脉,有传承之宝吞天袋,此物具有藏纳乾坤、欺天瞒地之能,非仙境不可施展,前辈若想获此宝物,或许还要前往圣山一行,因为此物乃是由我鼠族历代族长掌管。” 说完他忽然大笑,咳出几口瘀血后“不知道友可敢前去?” 司马元微微皱眉,虽说这借刀杀人之计太过赤裸裸了,堪称阳谋。 但其胜在司马元又不得不去鼠族圣山的理由。 他目光幽邃,似要穿过重重星域,直抵某个小小洞天秘境。 思及此处,司马元看了看苏邬,“苏道友,跟我走一趟吧。” 苏邬当即瞪大瞳孔,继而冷笑道:“马道友既有直面仙人的勇气,苏某岂会阻拦。” 司马元朗声大笑,带着苏邬寻了个方向,便纵身掠去。 至于废墟之下,那些幸存的妖族们艰难地爬出来后,看着空无一人的星空,面面相觑,一片茫然。 人族奴隶 鼠族圣山,吞天宫。 鼠族圣地并非建于地下,反而高于万丈高峰之上,只见重重碧宇之上,似有青砖赤门琉璃瓦被掩盖与层层云雾之中;细察之下,亭台楼阁蜿蜒于层峦叠嶂之间,渊亭耸峙,堂皇大气;似有仙禽神兽傲游于天地之间,好不快活休闲。 若非那一道道埋藏于空间缝隙中的冲霄妖气,司马元都快误以为这是人族某个大宗门势力。 “那便是我鼠族圣地了,吞天大王便住在圣峰之上,道友有何事,不放直接去寻大王。”旁侧钻地鼠苏邬小心翼翼地说道。 只见其前方雄峰耸立,峰顶镶嵌着一座如同宝石般的道宫,宛若世界的中心,光耀无双。 司马元神识散开,笼罩半个圣山,先前尚未注意到,此刻却发现整座圣山足足有数万人族藏匿在此。 不过这些人大部分都被囚禁在阴暗潮湿之内,或是囚笼,或是监牢,或是地下洞穴,亦或者被妖族用镣铐法链栓住,如同对待无知畜生般肆意鞭打、践踏乃至凌辱。 甚至,在这些妖族中,他还发现一些‘兽人’血统,他们正卑微地缩在圣山的各个角落,如同仆役奴隶般伺候妖族起居生活。 这一幕,无疑让司马元难以置信,震惊骇然,莫非域外人族如此不堪,竟让同族遭受如此凌辱? 而且观其等逆来顺受、服服帖帖的姿态,俨然非是短期形成! 他胸口几乎要气炸了!! 小小妖族竟敢如此羞辱人族子民,这是谁给他们的胆子? 几乎瞬间,在钻地王感受到司马元神情大变,几近扭曲之际,他脸色狂变,脑海中蹦出无数念头:莫非这位还不知外间大势?他果真是那种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修长生道的存在?连人妖两族大战这种种族灭亡的大事都不知道? 还有,此人究竟是哪位上尊门下,以前就没下山历练过么? 诸多念头尚未道出,便感受到一股冲天气势拔地而起,在他头皮发麻、肝胆欲裂之下,整个鼠族圣山都被一道磅礴气机所笼罩! 一道愤怒到极致的震怒咆哮声响彻整个鼠族圣山:“尔等妖族,真是好大的胆子!!!” 旋即在无数妖族脸色大变之下,一只擎天大手瞬间压下,在峰顶某位存在怒吼之下,大手与峰顶来了一次亲密接触。 整个数万里鼠族悬浮诸峰都齐齐震颤,无数妖族生灵惨叫中形神俱灭,山峰连带着禁阵直接被摧毁,还有那十余位圣境大妖齐齐吐血倒飞,尽皆神色骇然地看着钻地王身侧的司马元。 正欲结果了他们,便听耳畔传来一道飘渺声音:“有朋自远方来来,不胜欢喜,道友有何话,不妨来我这道宫细说。” 声音传遍圣山,整个鼠族顿时安宁下来,齐齐抬首看向悬空着两位存在。 司马元眉头一挑,原来是本体回来了。 他眼神幽深了几许,袖袍一摆,振衣而上,步履向前跨出,身影当即消失不见。 当其再次现身时,便已越过重重禁阵,落在鼠族圣山峰顶之上。 峰顶孤高耸立,高出云霄万丈,与山下所见迥然不同,俨然是其庐山真面目。 此刻在高台边缘,有位身影负手而立,俯瞰下方芸芸众生,目光平淡而冷漠。 高高在上之味,不言而喻。 似察觉到司马元,其人转身看来,眸光之内星辰斗转,万物演化生命攒动,兴衰败亡不过瞬息之间。 倒是其身上气息平淡,如同凡人,令人下意识忽视。 但那人就在那里,谁也无法忽视。 “贫道苏宸,道友有礼了。”那人主动开口道。 司马元眉头一挑,淡声道:“人族司马元”。 以往或许还要谨言慎行,隐姓埋名,但而今既然领悟法则之力,即将跻身仙人存在,自然无需这般小心翼翼。 那人伸手一邀,“道友既成云端存在,何必再管蝼蚁死活。” 其眉宇之间尽是睥睨之色,颇有视天地于无物之意。 司马元神色平淡,行至其身侧,目光垂下,落在地上那些如同蚂蚁般的人妖两族身影之上,缓缓言道:“无有这些蝼蚁存在,我等存在便是无根之木、飘浮之萍。” “这般言论倒是稀奇”苏宸哑然失笑,摇头回道:“本王还以为你会说些‘水舟之论’,未料到道友属于圣儒道。” “哦?莫非其中还有何讲究不成?”司马元反问道。 苏宸无奈地看他一眼:“这难道不是本王问道友的话么?” 司马元心中一动,似在沉吟。 “司马道友果真不知?”苏宸惊诧地问道。 司马元坦然对视,“不满道友,贫道新近证道不久,对于诸天大道之别委实不清楚。” 说完他向着苏宸稽首道:“不知道友有何见解?” 苏宸沉吟片刻后,言道:“诸方星域自上古先贤立道开天以来,共开三界九道二十八天,三界分为天、神、灵界,其中天界掌管仙佛魔三道,神界则有神皇圣三道,灵界便有兽、妖、巫三道。我鼠族便属于妖道,位列百妖王一脉。” 他看了眼司马元后,幽幽言道:“我观道友之法似偏向神界圣道,故才有此一说。” 说完他努嘴朝下,“至于本方星域则隶属于妖道,与兽道、巫道隶属于灵界。” 司马元思忖。事实上吞天王所言九真一假,他从钻地王那里获悉,而今妖道被十二位封号妖尊联席统辖,而这十二位妖尊背后的种族便是十二大王族,这鼠族不过一小族,名义上归十二王族之一的‘狸猫族’统治,至于先前那位龟族与所谓的龙族便隶属于‘天龙族’。 随即他暗忖,如此说来灵神域理应属于神界神道一脉了。 那么那位蚁后入侵灵神域背后除了天神的谋划之后,是否掺杂了仙道、妖道亦或者兽道之争? 还有而今神界秩序崩塌,天庭覆灭,灵神域也不知被那蚁族攻陷了没有,看来得尽早回去啊。 他转头问道:“莫非各道修士、凡俗都是这般混杂而居?” 苏宸笑了笑,摇头道:“非也”。 他目光瓶颈看着下方人族,无悲无喜,轻描淡写地道:“这数千年来,人妖两族各有征伐,便是三清教徒存在都有大能陨落,俘虏些子民又算什么?” 他转首看向司马元,似笑非笑地道:“道友的人族同胞落入我妖族手中,自然会成为本族血食;而我妖族子民落入道友等人族手中,你们会让他们宾至如归么?” 司马元沉默不语。 道心碎 苏宸摆了摆手,“想必道友今日前来,也并非是为了这些人族吧?说出来听听,或许本王还能帮帮忙呢。” 他目光平静,扫了一眼四周后,淡声道:“放这些人族离开”。 “什么?”苏宸惊诧地问道。 司马元认真地道:“道友若愿放这些人族离开,只要在力所能及之内,贫道可答应道友三个条件。” 高台沉默半晌后,突然传出一阵朗声大笑声。 司马元神色平静,浑然不觉有任何不妥。 笑声戛然而止,苏宸一脸认真地言道:“司马道友,你觉得苏某是傻子么?” 苏宸神色古怪,哑然失笑。 随即他思索了片刻后,对着司马元笑言道:“这样吧,倘若道友愿意留在本族,为本王为奴一万年,我便放这些人族离开,你看如何?” 司马元皱眉道:“苏道友果真不愿放手?” “哈哈哈哈”苏宸大笑之后,蓦然转首:“放手?一个来历莫名的蠢货找上门来要我放了这数万奴隶?你看本王像是那种冤大头么?” 随即他对着司马元笑道:“司马道友,你方才还没回答本王呢,为我效力一万年,如何?” “此事自然不可能!”司马元摇头道。 苏宸两手一摊,无奈地道:“你看,不是本王不愿成人之美,实在是道友你提出的这种非分之想,连你自己都觉得不可能,你觉得本王愿意么?” 司马元沉默不语,少顷后,“苏道友,贫道方才所言三个条件便是在下底线,如果道友愿意放人,我可在道友处驻留五百年!但不是为奴,你看如何?” 苏宸摇头道:“本王没功夫跟你耍嘴皮子” 忽而,他挥了挥手,淡声道:“杀四千两脚羊,今晚开荤。” 话音刚落,下方一道道刀光闪过,在司马元脸色大变之下,凄厉的惨叫声、恐慌声传入高台。 苏宸袖袍一甩,四座血淋淋的京观悬浮在司马元身侧,他笑着道:“他们本来活的好好的,但因为你的到来,让他们成为无辜的牺牲品,是你给这些人族带来的灾难,你究竟于心何忍呐。”苏宸一副假惺惺的说道。 司马元气得浑身发抖,庞大的气机瞬间笼罩鼠族圣山。 他近乎一字一句地道:“说出你的条件,放他们离开!” “只要能接受,贫道绝不反悔!” 见司马元气极,苏宸定定地看着司马元,数息之后,他佯作沉思后,便轻笑一声,四座京观渐渐消失,他身形落下,挥手让下方妖族将人族收押。 最后若无其事地行至司马元身侧,笑道:“三百年后,妖皇陛下意欲演武清都山,我欲请道兄先行一步,为我妖族大军打好前站,不知道友意下如何。” 司马元豁然转身,死死地盯着苏宸,血目喷张,似要噬人而食,近乎咬牙切齿地道:“你要我作你们妖族的奸细?” 苏晨含蓄一笑,“错,是为我妖族的盟友!” 他认真地对着司马元道:“要知道,一旦你立下大功,可是能得妖皇陛下青睐的哦。” 司马元面无表情地道:“叛离人族,不仅我师门难以容我;日后诸天星域都将没有我的容身之地。” “道友此言大缪,若得妖皇陛下器重,天下之大何处不可去?”苏宸大笑道。 司马元眼神冰冷:“即便如此,我也难逃师门追杀。” 他向下看了一眼,漠然地言道:“何况,倘若我清都山被攻破,死的就不是区区几万人族,而是亿万,亿兆人族。” “这么说,道友是要眼睁睁看着你这些人族同胞去死咯?”苏宸轻叹一口气,颇为无奈地道。 司马元行至栏杆处,目光落下,看着下方无数人族殷切渴望的眼神,那些恐慌、惊骇以及无助的眼神中透露出一股希冀与尊崇,他们希望这位来历神秘的同族大能将他们带离这阿鼻地狱,挣脱出这无边苦海。 -计划下载时间 steam欢迎你!

本文来源:http://www.aiyayasp.com
本文作者:DC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