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三精准预测软件下载安装
吉林快三精准预测软件下载安装 宁因被这句话刺激到了,捂着胸口又哭又笑,“我恶心?您居然如此羞辱我?!” 辞月华却一眼也不愿意看她,“我会给你再找一个师父,我的座下容不了你!” 宁因不可置信地倒退几步,“您要将我逐出师门?!” 辞月华只冷冷道:“你咎由自取!” 宁因此刻只觉得自己的心仿佛被眼前的这个男人永建刺了个千疮百孔,血淋淋的,痛的无法自持。 她哽着嗓子道:“不,我不走,我只做你的弟子!我不会离开你的!” “我不需要你这样的徒弟!” 宁因嘶哑着嗓子吼道:“我不走!你别想赶我走!” 辞月华压根不搭理她,只爱惜地伸手想要将那副画抹平。 宁因万分心痛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眼睛被刺得通红,她阴恻恻地笑道:“想赶我走,门都没有!我偏要赖在您身边!您若是将我赶走,我就将发现的这一切说出去,让那些人都看看你们这一对师徒是如何暗渡陈仓,暗通曲款。到时候就算您受得了,她受得了吗?” 辞月华倏地扭头看向她,目光中的杀意一览无余,却又很快消失不见。 宁因虽然害怕,但也知道他不会杀了自己,冷笑一声道:“若是不想被别人知道,师尊,您只能忍着我!” 辞月华咬牙切齿地吼道:“滚!别再出现在我面前!” “以后不会了!”良久,辞月华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青姿不解,“嗯?” 辞月华看着青姿,一字一句道:“以后我不会再像之前那么对你,我不会再对你那么冷漠了。” 青姿看着此刻认真无比的辞月华,一时愣了神,只无意识的哦了两声。 突然她又问道:“可是师尊,之前你为什么会突然疏远我啊?” 辞月华没有回答,只深深看了她一眼,而后又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半晌才开口:“不早了,睡吧。” 三日时间一晃即逝,一大早众人便被邀请到了宗主大殿之上。 宋之书站在上方看着到来的众人,微微眯了眯眼,声音沉着稳重:“三日前宋某便与诸位约好今日商议同盟之事,诸位能来,也是给了宋某很大的面子,我在这里表示感谢。”说着,他向着下方众人深深鞠了一躬。 下面有人立马回道:“何来感谢只说,也是因为贵派声望最胜,宋宗主待客处事之道也最胜我等,我等自然是要追随贵派的。” 还有旁人应和道:“是啊,这几日在清风门被招待的很好,比在我自己家里都舒坦。” 说这些话的人都是些小宗门,其余三个门派都没有说话,不过也没有反对,只是互相之间看了一眼而后保持静默。 宋之书依旧愉悦,哈哈笑道:“诸位客气,现在是多事之秋,宋某也不好多留各位,等这些乱子处理完之后,若是想来贱地做客,宋某随时扫榻以待。” 水苡仁似讽似笑地勾了勾唇,扬声打断这场你来我往的寒暄。“这些话留着之后再说吧,毕竟我们的时间也很紧张,等待三日已是极限,还是请宋宗主赶紧说重点吧!” 宋之书看了他一眼,倒是也没有发怒,面上的笑容也没有收回去,打着哈哈道:“倒是宋某思虑不周,如此,咱们便回到正题上吧。” 下面又有人出声打断,是之前自称是卒阳宗的张鹏他道:“三日前宋宗主不是说过给万阳宗去信吗?他们可有回信?” 这下宋之书面上的笑容倒是撤了个干净,他微微努了努嘴道:“宋某确实去信过万阳宗,只是遗憾的很,并未收到任何回信。” 下面便顿时一片不满的声音出现。 “到现在还没有来了,恐怕是不会来了。” “这万阳宗的架子真大,他还以为自己还是以前那高不可攀的地位呢?” “就是啊,难不成要我们大家等他们一家?” “如此不着调,也幸亏我们当时选择了清风门,不然到了会上岂不是连个主事的都没有!” “就是,就是,你说的对!” 一片嘈杂之声顿起,台上的宋之书伸手压了压,待众人平息之后开口:“好了,既然他万阳宗看不上我们清风门,宋某也就不强求了,开始……” 话未说完就被外面的守卫出声打断:“万阳宗弟子到——” 闻言众人纷纷回头看向大门处,就见一行人迈步走了进来,为首的是一位红衣青年以及一位金袍男子。 看到为首的人,青姿倏地瞪大了眼睛,眼露好奇之色,她倒是真没想到来这里赴会的竟然会是霍凤行,不是传闻他与万阳宗不和了么,怎么还会代表万阳宗来到这里? 见自己徒弟见到人家两眼放光,辞月华不悦地瞪了她一眼,兀自生着闷气。 一行人走到正中间行了一礼,霍凤行开口:“万阳宗因有事耽搁,赴会来迟,还请各位见谅!” 宋之书还未说话,就有人阴阳怪气地开口:“哟~这万阳宗的架子可真是大得很呐,让我们这么多人等他们一家等了这么多天,现在姗姗来迟就那么一句‘有事耽搁’就糊弄过去了呀,这是不将我们大家放在眼里,也不将清风门宗主放在眼里啊。” 霍凤行闻言淡淡看了说话人一眼,冷冷开口:“赴会来迟是我万阳宗不对,不过也不是什么阿猫阿狗可以随意指责的。即便是宗主不在了,若是因此便觉得我万阳宗比不上某些小门小派,那我们不妨比一场试试看。” 那人闻言神色一变,脸色惨白,看着霍凤行的目光也不敢像之前那样放肆了,遮遮掩掩的,生怕被他抓出去暴打一顿。 那人尴尬的偃旗息鼓,之前指责过万阳宗的人此刻也不敢再出声,生怕自己也如之前那人一样被人拎出来鞭笞一顿。 场面一下子尴尬了下来,台上的宋之书又出来打破尴尬,他道:“之前没有收到你们的回信,宋某还以为你们不会过来了。” 霍凤行大方利落地回应:“实在惭愧,之前一直被鬼祟骚扰,不一不得空,您的信我们也收到了,只是想着回信一来费时间,二来,等信到了我们想必也差不多到地方了,所以便想着直接过来,也就省了回信的步骤了。” 宋之书笑道:“哈哈哈,来了就好,来了就好!现在正是非常时期,我们各大宗门之间就应该同气连枝才好。” 霍凤行回了一礼道:“宋宗主说的是!” 宋之书微笑着点点头道:“就是没想到此次过来赴会来的会是你。” 这话听不出来嘲讽,但是其中的意味大家却都是知道的,意思就是说:你万阳宗是不是已经穷途末路没有人能拿得出手了,竟然派了你这么个乳臭未干的小娃娃。 两旁的众人都跟看好戏似的看着霍凤行,谁不知道现在万阳宗是个什么情况呢,都在悠然自得地看好戏呢。 这话以退为进,绵里藏针,意思就是:我宗门里的人都忙得很,还能派我来参加你这大会已经是给了你的面子,见好就收。我们面子上过得去,你若是抓着不放,那就是你心胸狭隘,小人之心了。 一个来回,基本两人都知道各自的斤两了,宋之书也没有生气,反而哈哈大笑道:“万阳宗有你这样的人才是他们的服气啊,若是这样的人才能归入到我的门下,那宋某必然重重培养,才不负这上佳的资质与心性啊!” 霍凤行不动声色的挡回去,“令郎也丝毫不差,若是好好培养,日后也必然是贵派的顶梁柱。” 宋之书面上划过一丝惋惜,笑容也淡了下去,高声道:“好了,也不是叙旧的时候了,现在既然各宗门都已到齐,那就开始商议正事吧!” 霍凤行扫了四周一眼看向青姿,而后对着跟着他的那些人挥了挥手,下一刻便迈步走到青姿身边笑眯眯道:“小丫头,许久不见,有没有想我啊?” 听着这不正经的话,辞月华原本就挺黑的脸一下子黑如锅底,直接将要往自己与青姿中间插的人给拎到了自己的另一侧,不仅如此还挺身将两人隔开。 当着他的面勾引他徒弟(未来媳妇),当他是死的不成? 然而,他防得住别人防不住自己的小姑娘,青姿本来就对霍凤行来到这里感到好奇,此刻人过来了,她自然要抓着问个明白了,见师尊将人拎到一边,她便伸着脖子越过辞月华修挺的身材看向被他挡住的霍凤行道:“你怎么会来这里?” 辞月华被青姿的这一套动作气得瞪大了眼睛,一副要吃人的模样看着她,然而此刻青姿只关心霍凤行的事情,没有注意,依旧歪着脑袋看着霍凤行。 见此,辞月华抿紧了唇,气得胸口发闷,一口气憋在了胸口。他想:青姿你可真行,之前才答应好的话你就给扔脑后了。我就站在这里,有本事你就一直偏着脑袋吧! 霍凤行现在也没空搭理辞月华,笑眯眯地看着青姿,嘴里的话依旧不正经,“因为想你了呀,所以过来看看你,怎么样?有没有很感动?” 闻言辞月华捏紧了拳头,目光冷冷地瞥了霍凤行一眼,而后又看向青姿,依旧一副冷漠(憋气)脸。 青姿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说正经的,这几个月关于你的消息可有不少呢,我是怎么也没想到来这里的人会是你。” 霍凤行风骚一笑,一双妖艳的凤眼微眯,“我也是万阳宗的人嘛,自然也得为宗门分分忧咯。” 青姿切了一声道:“你可拉倒吧,你能有这么好心?” 霍凤行不高兴了,道:“哎,你这小丫头是不是对哥哥有什么误解?” 青姿哼了一声,道:“那你来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 霍凤行道:“自然是为了结盟,若是我不来,万阳宗不就被排斥在外了。” 青姿皱眉,“可是……” “可是……我不是应该同万阳宗决裂了,为什么还要帮他们,是么?” 被猜到了心中所想,青姿有些尴尬的点点头,毕竟这事其实也是对方的隐私了。 霍凤行没好气地伸手点了点她的鼻尖道:“小丫头,传言不可尽信!” 辞月华再扫了青姿一眼,见她还是没有搭理自己的迹象,一甩袖从两人之间离开,走到另一个角落生闷气去了。 这么明显若是还看不出来,他…… 辞月华正想着若是如此他要怎么做的时候就发现对方压根就没有发现他生气,反而感激地看了他一眼,又转头跟霍凤行聊了起来。 此刻青姿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划过:“师尊真贴心!” 倒是霍凤行挑眉看了辞月华一眼,见对方黑着一张脸不悦地看着青姿,了然地点点头,不过却丝毫没有提醒青姿的意思。 在他看来就是师父生气自己徒弟跟外人走得近嘛,他自然不会提醒的,毕竟小丫头他也挺喜欢的,好好的一个朋友,怎么能因为老一辈就断绝了往来呢。 “难不成传言有误?”青姿皱着眉看着霍凤行,想要知道一个答案。 霍凤行道:“传言也没错,只是也没有那么严重就是。” 青姿闻言小心翼翼地看着霍凤行道:“就是说你……没有跟万阳宗闹翻?” 霍凤行微微台了一下下巴,努了努嘴道:“算是吧。” 青姿不悦地瞪了他一眼:“什么叫‘算是吧’!” “就是暂时的意思。” 见青姿不解,霍凤行解释道:“你也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抛开别的不说,万阳宗对我也有再造之恩,这一身修为也都是承袭万阳宗,我也不可能真的一走了之置之不理。等到这一切结束,我就离开。” 青姿点点头,又问道:“那他们说你劫走狐妖的事是……” “之前被萧必安见到了我与狐言,之后便传出是我劫走了她,而后又大肆渲染一番,那人觉得我劫走狐言是想要他死,他不想死就听从萧必安的派人截杀我,想将狐言抢回去。” 青姿点点头,笑道:“原来她叫狐言啊。” 霍凤行应是,“她告诉我的名字,挺好听的。”说起狐言时,霍凤行的眉眼一下子温柔了起来。 青姿赞同的又点了点头道:“的确不错。是不是在那期间她救了你的命?” 说起这个,霍凤行瞬间来了精神,他道:“没想到还真被你说中了,没想到那人还真狠得下心,派出了大批高手堵截我,若不是有狐言在,恐怕我现在也已经不在人世了。” 青姿得意一笑,骄傲地说道:“我说的没错吧,信我得永生!” 而后她又问道:“那她现在还在你身边吗?”刚说完这句话,青姿就见自己面前多了一堵肉墙,一抬头就见辞月华正不高兴地瞪着他。 青姿不解,不明白对方怎么了,不过此刻她关心上了狐言,也就没有多想,想着问完狐言再问问他是怎么一回事。 见辞月华挡在两人中间,她便直接一伸手将霍凤行拉了过来又问了一遍。 她这一番操作顿时气得辞月华胸口起伏不定,合着这就嫌他碍眼了??? 方才他在一旁生了好一阵的闷气她理也不理一下就算了,还在这里与人相谈甚欢,眉来眼去的。现在自己回来了居然还嫌自己碍眼把他拨到一边,真是长本事了! 然而哪怕他气得想爆炸,此刻也没有人搭理他。 霍凤行对青姿道:“暂时不在。” 青姿好奇,“那她现在在哪里?” 霍凤行微微勾唇道:“她被我放在了别人找不到的地方,等我将这里的事情处理完之后就去寻她。” 青姿看着他这温柔多情的样子长长的哦了一声,打趣道:“看你这样子,想来是与她相处的很不错咯。” 霍凤行温柔地嗯了一声,“她很好。” 青姿啧了一声,没眼看。 旧已叙完,青姿此时就想起了被自己遗忘了许久的心尖尖上的人儿,她笑眯眯地靠近辞月华唤道:“师尊。” 辞月华此刻完全不想搭理她,只冷冷地说了一句:“别说话,老实听人议会!” 见此,青姿也只能乖乖地哦了一声,百无聊赖地看向场中央。 辞月华斜眼瞥了故作乖巧的青姿一眼,心里冷哼:“这个时候装什么乖巧,跟别人长篇大论,轮到自己就无话可说了,连安慰都不愿意!真是岂有此理!” 普度寺的明智方丈当先开口:“鬼族此次来势汹汹,想来并非一时兴起,怕的是蓄谋已久啊!” 一个小门派的人也跟着开口:“可不是,这些鬼族也真是可恨,对我宗门步步紧逼,现在只够我们宗门自保。” 又一人道:“而且还不知道怎么弄出来的走尸,我们只能暂时压制,无法消灭啊。” 此话一出,又引起一波哭嚎,纷纷道:“我们中也有过这样的事。” “我也遇到过!” “我也是!” 青姿与辞月华对视一眼,看来如今这尸傀依旧还在作乱,之前操纵的人是鬼修,现在想必已经变成了宁因了吧! 青姿鬼鬼祟祟地凑近辞月华,悄咪咪对他道:“师尊,我们如何将制服尸傀的方法教给他们呢?” 若是明说,谁会知道他们会不会胡思乱想,最后将矛头指到他们身上来啊。 当然了,这种想法也有做贼心虚的成分在里面了。 辞月华看了她一眼,还是不想理她,他这会儿还生着气呢,不先哄哄就来问东问西,当他是个泥人儿吗? 然而看着对方那求知欲满满,可怜巴巴又灵气满满的大眼睛,辞月华还是憋着气回了一句:“直说吧,此事不是小事,人命关天。” 青姿迟疑:“那他们……” 辞月华道:“放心,我来说。”说完就扔给了对方一个高冷的后脑勺,大有“别再跟我说话”的高大气势。 青姿只能弱弱地哦了一声,瘪着小嘴,犹如被遗弃的可怜小狗,蹲在角落里是不是偷瞄师尊一眼。 她有些不明白,师尊为什么会突然这么生气。 那边宋之书也眉眼沉着,神色凝重,“说来,大家口中的走尸宋某虽未见过,但是犬子倒是知道个一二,不如由犬子来向大家介绍一下。” 闻言,大家都将目光放到宋长启身上,清风门虽然有两位公子,但是大家都知道其中最得宗主看重的并非资质上等的二公子宋长尉,而是虽然资质平平但心智与性子俱佳的长子宋长启。 众所周知,清风门二公子虽然修为不错,但是心性却不强,喜爱争斗,性子鲁莽,一点就着,这样的人,修为再高也只能作为一个宗门的护宗神将,能做一宗之主的人最好的就是宋长启这种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走一步算十步的心机深重之人。 -吉林快三精准预测软件下载安装欢迎你!

本文来源:http://www.aiyayasp.com
本文作者:DC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