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双口诀表
单双口诀表 “对不起。”肖毅从口中吐出了几个字,身体秃废地靠着岩石,如同一具散架的木偶。 “我要的不是道歉!”苏妍径直走上前来,她太急了,但此刻她必须保持冷静,眼前的人是唯一知道她弟弟下落的人, “你把他带出去的,我是她姐姐,现在他下落不明,你有必要向我说明情况!” “吃了,全被吃了,被那怪物一口全吃了...”肖毅垂着的脑袋摆正了起来,涣散地眼神注视苏妍,没有任何聚焦点,他甚至只能看清眼前是个人在晃着。 “什么怪物?” “不知道,就是一个很大的怪物,一条长的尾巴。”肖毅的头说完便是再次垂了下去,这是他出任务最惨烈的一次,第一次全军覆没就剩他一人,甚至他最好的朋友的弟弟都没带回来,他就不该信誓旦旦保证着万无一失,如果他再强一点,如果他再稳重一点,如果没有这次任务...可是没有如何,这一切已经是既定的事实,要么接受,要么逃避,他别无选择。 “我不怪你的无作为,但此刻逃避现实的你,让我很恶心!”苏妍丢了一句话便是扬长而去,孤寂的身影透着一丝落寞。 “怎么样?苏辣椒?他怎么说?”叶秋突见苏妍走了出来,不禁凑上前问着。 “我觉得我有必要亲自去看看。” “这件事已经不像委托人所说的这么简单了,已经不在我们弟子的能力范围之内,目前已经上升到各长老的能力范围之内,我们还是等等,看长老们如何处理了。”一旁一直沉思的李峰突然分析道。 “不,小冉是在我眼皮底下出事的,我不可能袖手旁观!我一定要亲自去看看!”苏妍眼中闪烁着坚毅的同时蒙上了一层若有若无的伤感。 “那个,虽然我不是想泼你冷水,这个任务已经从任务栏撤销了,现在没有人知道具体位置,除了...他。”叶秋指了指思过崖内的方向,而后又补充说道, “虽然我们几个是外宗弟子中的翘楚,但不是我说,就算我们几个一同前往,估计也没啥太大的意义,不过...”叶秋说了一半,而后一副便秘的模样,生怕“拉”出来一般。 “不过什么?有屁就快放!”苏妍目光落在叶秋的身上,使得叶秋浑身一颤,这要是不说,这女人估计会把他给卸了。 “如果你能请动那个人...”叶秋的目光若有若无地在苏妍胸部扫动着,“或许我们此行还会有几分意义。” “你是说那个混蛋小子?”苏妍冥思了片刻,而后意有所指地说道,叶秋下意识地点了点头,苏妍二话不说起手就是“啪”的一耳光甩在了叶秋脸上,冷哼道, “哼!下流!” “他下流你打我做什么!” 叶秋捂着火辣辣的脸,哭丧着脸说这。 “你也好不到哪儿去!”苏妍说完正欲转身离去,一旁的李峰突然开口了, “你真不打算事先通知你爹吗?” “爹先前千叮咛万嘱咐我,要好生照看弟弟,如今出了这等事情,若是调查清楚,我有何颜面向父亲禀报此事。”苏妍说着便是朝着思过崖外走去,思过崖没有传送阵,不属于蜀山一百零八峰内,算是一片独立区域,用于弟子思过闭关之用,只是主动上崖的人寥寥无几。 “你去哪儿啊?”叶秋冲着远去的苏妍呼喊了一声,尽管她干什么去他心中已有底。 “找人,在我找到人之前,希望你们能将那颓废的死人给我请出来!”苏姚头也不回地回了句,而后几个纵身消失在了两人视野中。 “怎么办?”林峰与叶秋面面相觑,现在他没了主意了。 “还能怎么办?这女人的脾气你还不了解吗?认死理儿,请人吧!” 叶秋使了个眼色,率先朝着思过崖内走去;林峰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遂在其后跟了上去。 蜀山第七十峰正殿门口。 “师姐,未经老师同意,你不能就这样往里头闯。”一弟子挡在了正欲进正殿内的苏妍身前。 “我找东方老师!” “让她进来吧。”殿内正端坐着的东方烁的声音突然传来。 “是,师父。”那弟子这才给苏妍让开了路。 “弟子见过东方老师,弟子找楚霄有事,东方老师可否通融一下?”苏妍进入正殿,朝着殿内柱台之上端坐着的东方烁行了一礼。 “那你找他所谓何事?” “弟子不便透露,还望老师能行个方便。” “师侄请便就是。”东方烁露出一丝微笑,示意其自行前往。 “谢东方老师。”苏妍朝着东方烁行了一礼,而后出了正殿朝着一旁的男生宿舍走去,毕竟在她的脑海里头,这种混蛋男人绝对是个死宅;而她这一想法使得远在灵山楚霄突然间就是大了喷嚏,该死,又是哪个贱人在骂我? “哎,年轻真好...” 东方烁瞧着离去的苏妍,一手摸了摸光秃秃的脑袋,眼中散发着无限的向往之情,以至于楚霄不在峰内他都没好意思说出口... 海妖篇(八) 待楚霄回到第七十峰的时候,已经是三日之后,杨穆英当日便是以有事为由先行回了宗门,时雨则是被楚霄强行摁在了灵山山顶练习挥拳,不能隔空将一棵树打断不许下山,他甚至如今还能想象时雨挥舞着小拳头愤愤着要咬他的模样,而阿贵与雷少则是让其在修习如何吸收天地灵气,毕竟没到筑基的话,在宗门活动的意义并不大,几乎所有的功法心法都需要达到筑基期才能修炼。 所以,当楚霄提出要回宗门看看的时候,两女立刻请缨“护花”,而后两女一路有说有笑,甚至于将他晾在一旁,以至于他都有点怀疑,是我要回宗门,还是你们要回宗门的错局,而当他想上前探一探他们聊些什么的时候,两女便会异口同声的说道:秘密!使得他干脆独自行到了前边,至于萧灵儿为什么不用御剑飞行,楚霄也弄不明白,似乎只是想陪陪他们走走。 蜀山第七十峰。 楚霄正向着宿舍走去,却是突然听到一旁有人的窃窃私语。 “这不是楚师弟吗?” “看来回来了,这几天一师姐天天过来找他,可每次都不在,今天估计是会被逮个正着了。” “走了...” 两人还想再说下去,却是在接触楚霄目光的时候转身离了去,却是在下一刻,一道倩丽的身影闪现在楚霄身前。 “楚霄!这几日我寻你寻的好苦啊!今日总算被我逮到你了!” 苏妍冷着脸,目光狠狠地瞪着楚霄,恨不得将他的腿给打断,这几日他是宗门满地儿跑,能去的地方每天都给搜刮一遍,这小子倒好,带着两个姑娘夜不归宿,在外头逍遥快活,害的她一阵苦找。 “你...”苏妍正欲发作破口大骂,但转念一想,还是沉住了气, “我有事相求于你,希望你能高抬贵手帮忙。” “我还有事,你这事我帮不了。”楚霄凝视着苏妍,能令这么傲气的丫头舍弃身份,满宗门寻他,非他不可的事情,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抬脚正欲转身离去,而眼前的苏妍却是“噗通”直接跪在了他面前。 “楚霄!算我求你!行吗?”苏妍眼角略微湿润,苍白的面容之上显出一丝憔悴,如同强风一吹,她便会倒地不起一般。 “你先起来。”楚霄抬起的脚步放了下来,微微咬牙吐出几个字,说实话他不太喜欢主动找麻烦,毕竟这世界上能力比他强的人多了去了,所以麻烦事能躲便躲,实在看不下去了,就出手管管。 “你不答应我不起来!”苏妍目光之中闪烁着一丝坚毅。 “那你总得告诉我什么事儿吧?我才能答应你。”楚霄无奈地摊手,这冤大头他可不能当,若是这师姐提个什么娶她,让他去死之类的要求,岂不是哑巴吃黄连? 楚霄莫名一股气涌上心头,这简直太无理取闹了,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吗?非要搞得这么僵硬。 “我说,师姐,你这么认死理儿,是谁教你的?”楚霄上前与苏妍直接双手撑地并排坐了下来,目光注视着天空之上,似乎他的心思并不在这儿。 “没人教!” “没人教就没人教吧,有的时候你就不能变通一下吗?” “变通什么?” “你有事求我,二话不说,给我跪下,问你什么事也不跟我说,我倒是想答应你,也没法答应你啊。” “你必须答应我!” “你还是先说说让要求我办的事儿吧,你这样我就算是死都不会答应你!” “我说了你便会答应我了?” “我只知道你不说,我绝对不会答应你!” “事情是这样的...”苏妍贝齿轻咬,终究是将肖毅出任务回来得知的结果全告诉了楚霄。 “这么说这个任务已经上升到长老级别了?” “是的。” “那我们去还有什么意义?” “那你的意思是让我什么也不干,在宗门之内干等着?” “你知不知道这样横插一脚,简直就是画蛇添足,添乱的,你知道吗!” 楚霄霍然起身轻声喝道,脸上悠然的表情消失的无隐无踪。 “我知道!但那是我弟弟!那是我弟弟你知道吗?” “你知道个屁,这知道会来求我?你知道会这么无理取闹?你知道会不顾大局?” 楚霄再次喝道,每句话如同针扎在苏妍的心中一般,令其剧痛不已。 “楚...”仟萱语正欲上前让楚霄温柔一点,却是被萧灵儿拉住,并向其摇了摇头,示意其不要上前,萧灵儿的脸上很平静,如同静止的湖面一般,没有丝毫的波澜,她果然还是对楚霄有时候的行为无法理解,甚至还想阻止他的行为。 苏妍跪着的身躯剧烈地颤抖着,胸口剧烈地抖动了两下,而后一口殷红的鲜血从口中喷涌而出,而后眼皮一闭一合数次之后倒在了地上。 楚霄站在原地愣了片刻,她不知道这姑娘心中压抑着多大的自责,以至在楚霄的几番言语刺激之后受了内伤。 在楚霄愣神之际,仟萱语与萧灵儿立刻上前将苏妍扶了起来,为其检查了一番,而后将苏妍朝着宿舍内抬去。 正殿之内的东方烁摸了摸光秃秃的脑袋,脸上挂着一丝苦笑,这一届的弟子果然是最难带的,三言两语便是将人气出内伤,这是得多大的仇啊。 海妖篇(九) 待苏妍醒来时已过半日,她正躺在一张青色蚊帐下的床榻之上,不由得打量了一番房屋周遭,却是突然有人推门而入,而后将房门关好。 “你醒了?楚大哥不是有意的,你也不要怪他,他有自己的思量。” 仟萱语坐在了床前,将苏妍的手放在手心上抚摸着。 苏妍并没有回话,只是偏过头,将手抽了回去,似乎对比她小上些许女孩有些许怯生。 “楚大哥说的挺在理的,如今这事儿已经上升到了长老级,你不应该再耿耿于怀的。” “可那是我弟弟!”苏妍突然将头偏过过来,怔怔地盯着仟萱语。 “可他也是我的楚霄!”仟萱语突然间对上了苏妍的目光,她只是下意思的,下意思地就说了出来,此时此刻,她有些许明白苏妍的感受了,或许那真是对她来说十分重要的弟弟吧。 两人保持着沉默,房间之内顿时显得格外安静,苏妍注视着眼前这儿女孩,与她如此的相似,是吧,我们心中都有个在乎得不得了的人。 “对不起,是我失礼了。” 苏妍张了张嘴,目光稍微收敛了一些,此刻仔细一想,之前所作所为确实是强人所难,若是放在自己身上,也不见得会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之下答应他人的请求。 “你现在的身子很弱,好些休息一会,千万不要太过自责。” 仟萱语将被子往苏妍的身上挪了挪,而后出了去,她现在的思绪有点乱,他竟是下意识地将楚霄给说了出来,甚至于连她自己都吓了一跳... 叶秋、林峰、肖毅三人各自坐在崖边沉默着,各自俯瞰着眼底你一片深不见底的悬崖之下,叶秋尽了最大力气劝说肖毅,但肖毅仍然无动于衷,理由无非是该任务已经上升到长老级别,还有就算他们前去也是无功而返,甚至于再添加不必要的伤亡。 “诶,我说,小毅子,你就不能脑袋瓜开开窍,圆了那苏辣椒的一桩心事吗?”肖毅突然不死心地转过头看着盯着此刻眺望着远处的侧面。 “...”肖毅保持着沉默,同样的话他已经说了很多遍了,已经不想再说了。 “那你就不能为那苏辣椒想想么?那可是她弟弟。” “...”肖毅仍旧沉默着,这个问题他也回答了好多遍了。 “我说,那你要怎样才能同意带我们去啊?” “...”肖毅继续保持着沉默,他已经说过无论如何都不会答应的,除非天塌下来。 “你省省吧,别说了,同样的三个问题,连我耳朵都快起茧了,你就不能换个新意的方式吗?”本一直保持沉默的林峰终于开口说话了,使得叶秋直接就是赏了他一个白眼,你行你来啊,老子说了半天,你倒好,胳膊肘直接往外拐了。 “这里是思过崖,你们就不能让我清静点么?”肖毅终于还是开了口,声音很平缓,只是透着些许伤感。 “肖师兄,你若是想清静点,答应他们不就清静了吗?”楚霄与萧灵儿一个纵身飞身而定,落定在了众人身后。 “你来做什么?这件事与你有何干系?”肖毅回头瞥了一眼,而后继而跳望着远方。 “是的,此事本与我无关,本来我也懒得管,可人家师姐直接在大庭广众之下,当着众师兄弟的面儿给我跪下了,并央求我答应与其前去查探一番,我想还是先了解一下情况再做决定。”楚霄眉头微皱着,这与他初入外宗时所见的肖毅俨然形同两人,或许是真的经历什么难以磨灭的旅程。 “没什么好了解的,你请回吧!”肖毅语气稍微冷了几分,这不是他的朋友,他没必要如此客气。 “我没心情跟你打!你走吧!不要再来烦我!”肖毅此刻的与其冷到极致,大有一言不合便大打出手的姿态。 “那还请肖师兄不要后悔,告辞!”楚霄说着便正欲与萧灵儿一同离去。 “等一下!”肖毅突然一回头盯着楚霄,“你什么意思?把话说明白。” “因为这件事,我已将苏师姐气吐血一次,我不介意再来一次。” “你敢!”肖毅一个翻身从崖边站了起来,目光森然地盯着楚霄。 “我有何不敢?我只是想了解个情况,而你这个做朋友的却是绝口不提,你们都不在乎,我一个与其毫无干系的人,又有何在乎的?”楚霄毫不在乎的摊了摊手,比他这凶狠不知多少倍的目光,他不知道见过多少了,他这充其量就是想吓吓他,让他知难而退罢了。 -单双口诀表欢迎你!

本文来源:http://www.aiyayasp.com
本文作者:DC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