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分快3破解器下载软件下载
1分快3破解器下载软件下载 青姿摸着下巴哦了一声,“手下啊!”她转身看着宋之书道:“清风门的手下都这么厉害的吗?你们这些做主子的会不会很难管教?” 宋之书尴尬一笑,“小友说笑了,手下哪里能越过主子去?” “是吗?这位阁下如此大的威风,我都险些以为这是二公子的主子了。” 宋之书立马道:“哪里哪里,既然是宋某邀请二位过来的,二位自然是哪里都可以去的。” 见那人没有丝毫让道的意思,宋之书黑了脸,喝道:“让开,这二位是我的贵客,不可唐突怠慢!现在你主子还在秘境中,还不是宗主呢,你就要枉顾上议?” 说着心里一股火气窜起,激的宋之书又没忍住咳嗽了起来。 那人想来也是想到了这一点,不过他没有退让而是开口:“那就让我来带着二位逛逛吧。” 青姿侧头看了一眼宋之书黑沉的脸,表示同情,被自己的儿子这般压制,也是个可怜的人呐。 两人没有拒绝对方,青姿挽着辞月华的手臂笑着道:“师尊,你领着我走吧。” 辞月华也没有拒绝,两人跟在那人身后走了出去。 看着对方将他们往偏僻的地方带,青姿与辞月华对视一眼,皆玩味的笑了一下。 “你这是带我们去哪啊?我们可是来欣赏美景的,你领的这里什么也没有。” 然而那人却压根就不理会他们,直直地往前走两人也没再多话,跟在后面走出了很远之后就见对方倏地停了下来。 同时,青姿与辞月华两人瞬间感觉身后多了几道异样的气息,青姿回头看了看,笑道:“怎么,阁下这是怕我们太无聊,给我们找的乐子?” 那人冷哼一声,“任何阻挡我主上大业的人都得死!” “哦?”青姿不慌不忙的问道:“那不知道你口中的主上是谁啊?总不能是宋长尉那个草包吧?” 那人闻言倏地瞪大了眼睛,立即下令:“杀了他们!” 话音落下,围住他们的那一行人纷纷涌了上来,青姿与辞月华不慌不忙地对战,心里却有些惊讶,这些人的修为并不低,竟然已经完全比得上那些宗门里的精英弟子了。 最重要的是,这些人居然不是鬼族! 这就出乎青姿的意料了,原本以为这件事里有鬼族插手,现在看来并不完全是这样啊! “话说,你要对付我们的时候没有先打听一下我们是谁吗?” 宋之书逝 那人闻言倏地抬头看向辞月华与青姿二人,见到对方嘴角那抹嘲讽的笑意是心下顿觉不好。 下一刻,他的眼睛猛地瞪大,不敢置信地看着前方。 青姿压根就没有动手,双手抱肩,好整以暇地看着他,好似压根就看不见身后涌过来的那些敌人。 可是在那些人马上就要攻击到他们身上的时候,却仿佛时间定格一般被定在了原地。 “这,怎么可能?”那人惊讶地瞪大眼睛。 然而下一刻还让他惊骇的是那些人在下一刻纷纷青筋暴起,仿佛承受了巨大的痛苦,一张张面孔狰狞恐怖。 那人明白了什么,将目光转向青姿身旁面色毫无变化的辞月华身上,就见他一个手势打出,他的那些同伴便哀嚎一声,一个个软趴趴地趴在了地上,察觉不到半点生息。 一招,不动声色的一招,他压根就没注意的一招,竟然直接就让自己这么多人瞬间毙命。 那人惊骇地倒退了两步,心中惊涛骇浪般翻滚。 “你们,你们到底是谁?!” 青姿唉了一声,无语地看着那人道:“你的主上让你来这里就没有告诉过你我们的身份么?” 那人一愣,他如何会知道那么多,他一直处于暗处,也压根就没有出现在大众面前过,眼前的两人一眼看上去也不过是两个年轻人,在他看来顶多就是哪个宗门的弟子罢了,能有多高的修为,却没想到竟然这么厉害! 他知道自己的任务怕是已经失败了,不甘心地看着面前两人,拳头紧了紧,便想逃跑。 然而他刚要跑路却发现自己迈不动步子,脚被黏在原地动弹不得,之前他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还如往常那般的习惯往前倾,一个重心不稳,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 “都落在我们手里了,居然还想跑?”青姿笑得玩味。 这一下,男人真的慌了,他眼中慌乱之色顿出,想动却动不了,看着一步一步靠近自己的两人,声音发虚,问道:“你们到底是是谁?” 然而青姿却压根就没有回答他的意思,走上前去伸手就要去翻他的衣服。 辞月华见此眼疾手快地拦住了她的动作,“我来。” 伸手在那人身上到处搜了一遍,然而没有找到任何一样能够代表身份的东西,足以看出这背后之人有多谨慎,唯一的缺点就是不认识人。 既然找不到,那就只能问了,“你的主上是谁?” 那人只紧紧闭着嘴巴,一副绝不开口的模样。 “不说?嚣张啊。” 那人恨恨回答:“有本事就杀了我,我就是死也绝不会告诉你们!” 见他不说,两人也没有跟他僵持,直接带着他回到了房间里,走到门口的时候便将他扔在了房门外。 房间里宋之书依旧在看着面前的光幕,在看到青姿走进来的时候目光往她身后瞥了一眼,除了辞月华之外再无旁人。 青姿走进去看向光幕中的画面,语气随意地问了一句:“怎么样了?” 宋之书也将目光转向画面之上,看着画面中宋长尉脸上露出的狂喜,嘴角勾起一抹苦笑,摇了摇头道:“就快了!” 青姿与辞月华二人也不说话,目光直直盯着画面之中。 画面中,宋长尉一路已经寻到了一处狭小的山洞前,感觉到洞口的禁制,他心中一喜,伸手将其破开,一头扎了进去。 他之所以会答应宋之书选择比试也是因为他已经提前知道了秘境中疾风令所在的位置,既然是必赢的局,他走一下过场又如何,还能以此来令山门上下信服。 这秘境比他想象中的还要简单,一路畅通无阻,很快就到了那地图上标注的地方。 看到这个山洞,宋长尉就知道疾风令就在这里面了,等拿到了它,自己就是一人宗主,还能光明正大的将宋长启踩在脚底。 思及此,宋长尉心中一阵快意。 所以没有多想的,他破开了禁制就进入了山洞之中,山洞很小很窄,要穿过一条黝黑的洞穴方才能到达目的地,所以在发现眼前漆黑一片的时候,宋长尉也没有一丝惊慌。 他手中打出一团火焰照明,一路往前走,走了一大段通道之后就见面前出现了一个铁门。 宋长尉缓缓走近,伸手将铁门打开,往里走了几步,眉头不由地拧了起来。 “就是现在,快!”宋之书大喝一声,而后犹如要断气一般咳嗽了起来。 而就在他说话间,也不知道那位亚叔做了什么,就见画面中的那扇铁门倏地关闭,与此同时,青姿与辞月华一起动手,房间里的其余四名宋长尉的手下全部被制服。 而画面之中,宋长尉在打开门的时候便感觉到有什么不对,此刻见到铁门被关上,瞬间才反应了过来自己被算计了。 他心里一惊,就要去将铁门打开,结果却发现自己竟然丝毫调用不了灵力,而且那铁门上还被人下了禁制,他连靠近都不能。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你们这些卑鄙小人!”他在里面大吼大叫,然而却半点也得不到回应。 此刻的铁门之中压根就不是地图中所描述的那样灵力充沛,也压根就没有丝毫疾风令的影子,有的只是两边燃烧着的天火。 他警惕地往里走,没多久就发现了里面的一具具骷髅,一看就知道死了很久。 里面的石壁光滑无比,只是在一人高以下的地方处处是抓痕,还有血迹,仿佛是谁在无助疯狂中在墙壁上留下来的。 他的视线在那些尸骨上扫过停在了一个小角落中,那里生长着一颗半人高的灌木,上面结满了红彤彤的果子。 见到这一幕,宋长尉大吃一惊,忍不住后退了几步,目光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事物,实在是太过熟悉了! 这种诡异的地方,还有这种灌木,宋长尉心里瞬间想到了一个地方,“赎狱”!清风门用来关押罪大恶极却不致死或者死不足惜的犯人的。 赎狱,暗无天日,只要被关进这个地方的人,终身都不会被放出去,只会留在里面被困到老死。 角落里的那树灌木永远不会败落,树上的果子是用来果腹的,摘了就会长出新的,只要不是想要绝食而死的人都要靠它来填饱肚子。 我怎么会到这里?不,不会的! 宋长尉无法承受这样的落差,摇摇晃晃地往回跑,想要打开铁门离开这里,然而此刻他却连靠近的能力都没有。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放我出去!” 见此刻情况稳定了下来,亚叔立马走到宋之书身旁从袖中取出一个小瓷瓶倒出一粒药放进了宋之书的口中,顺便还伸手抚了抚他的胸口,眉头微皱,很是担心地开口:“宗主,您好点了没?” 宋之书伸手将他往开推了推,而后这里鼓了鼓,再也忍不住,一口血喷了出来。 亚叔神色惊慌,连忙又蹲了下去着急地道:“宗主,宗主您没事吧?” 宋之书长喘了几口气,阻挡了亚叔伸过来的手,面色发白,气喘吁吁的,“我没事,亚叔,不用管我,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知道。” 亚叔咬了咬牙,恨声道:“一定是二公子,一定是他害得!” 宋之书摆了摆手示意他不必再说,“不论如何他始终是我的儿子,他心里对我有怨,我也能理解。” 宋之书此刻虚弱很多,他张着嘴笑了笑道:“说起苦,谁都苦,但是啊,他是我的孩子,这一点永远也不会变,他是她用命保下来的孩子,我不想下去之后无颜见她!” 缓了一会儿他又道:“什么也不知道也好,知道了,我怕他会受不了。这一次他犯了这么大的错,以后就将他关在里面吧!” 亚叔抿着唇,拳头握紧,看着此刻犹如快腐朽的枯木,快烧尽的蜡烛一般的宋之书,终是没有再说话。 他知道,这是对宋长尉的惩罚,同样,也是对他的保护! 感觉自己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宋之书这才转身看着青姿与辞月华,双手一拱,真诚地道谢:“此次多谢二位鼎力相助!” 辞月华略一抬手,神色依旧平淡,“举手之劳罢了,无妨。” “这次的事情,还望二位……” 他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出来,但是青姿二人却依旧明白了什么意思,辞月华眉眼冷淡,“宋宗主放心,既然你已经给出了惩罚,我们自然也不会抓着宋二公子不放。只是鬼族的事情还没完。” 宋之书道:“他们一直没有收到长尉的消息,想来也不敢再继续出现了,只能等后面长启慢慢处理了。” 听他这么说,亚叔眉头微拧,忍不住叫了一声:“宗主” 宋之书勾唇一笑,他道:“我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能撑到现在已经是极限了!” 看着眼前仿佛没有了颜色的宋之书,亚叔眼眶发红,喉结几番滚动,哽咽着道:“可是,可是大公子还没有出来。” 宋之书闻言抬眼看向光幕,此刻光幕中的画面已经转到了宋长启那边,他好像与什么东西战斗过,此刻已经衣衫褴褛,身上还多了几道口子。 宋之书见他此刻去的方向,露出欣慰的神色,而后双目放空,看着上方,眸光微微涣散。 “他能成功的,只是这之后就得多劳亚叔费心了!” 在场众人都知道此刻宋之书大限已至,默不作声,神色沉凝,唯有亚叔鼻尖不时有哽噎之声溢出,嘴唇闭得很紧,可以看出是在狠狠压制自己哭泣的欲望。 “宗主放心……我,我一定会好好的……辅助大公子!” 宋之书却已经听不到他说话了,他只看着虚空之处,喃喃开口:“夫人,不要怪我,我……我也是,也是没有法子了!” 几人眼睁睁看着坐在轮椅上的宋之书遗憾地咽下最后一口气,瞳孔完全涣散开来,两只手掌无力垂下,浑身上下再无一丝生机。 一派之首,生前有多威风,甚至就要将这整个清风门推到巅峰,却到最后败在了自己的儿子手上。 青姿与辞月华对视一眼,无奈摇头,没想到他们居然会在这里亲眼看着一派之首就这么离去。 他们自然是还不能走,还要在这里等着宋长启过来,方才宋之书危及,他们还没有机会说出另一拨人的情况。 在等待宋长启的这一段时间里,两人又在房间里的四人身上搜了一遍,结果却依旧没有任何发现,不过提前有心里准备,他们也没有感觉有多失望。 在这几人口中同样问不出什么来的时候,青姿又出去将外面的人提进来,然而辞月华等了半天也没有见到人过来,出去一看,原本被放在那里的人已经没有了踪迹。 “青姿!”辞月华面色巨变,看着外面空荡荡的四周,大声喊了一声。 半晌没有得到回应,辞月华拧紧了眉头,一刻也待不住了,立即就要出去寻找,走了没几步就听到不远处传来声音。 他转头看去,就见青姿面色不太好的走了过来,辞月华心里松了一口气,也明白过来必然是出了什么事,他道:“被人救走了?” 青姿沉重地点头,她道:“我们竟然半点也没有察觉到有外人过来,这人的实力怕是与师尊你不相上下了。” 辞月华也正了神色,眼睛扫向四周,青姿直接道:“估计已经带走不短时间了,我出来的时候就没有看到他,找了一圈也没有任何收获。” 辞月华点点头,“先进去吧。” 房间里亚叔还是一脸沉痛地蹲在宋之书身前,见到两人进来,抬头看了一眼,发现两人面色都不太好,忍着难过问了一声:“出什么事了?” 话音刚落下,外面便传来急促的奔跑之声,下一刻门又被打开,急促的声音传了进来:“父亲怎么样了?” 疾风令 宋长启直接推门而进,神色慌乱,没有听到回答,抬眼看去,就见几人都默不作声地看向一个方向。 他心中咯噔一声,顺着他们的目光看过去,就见那轮椅上早前还用担忧的目光看着自己的人此刻已经无声无息地垂下了骄傲的头颅。 “父亲?父亲。”宋长启轻轻走上前伸手触碰宋之书微凉的手,声音轻柔,好像生怕吓着对方。 他像是要叫醒一个熟睡的人,轻轻晃动那双曾给过他幼时温暖与安全的大手,现在已经感觉不出来大了,可是在他心里,那永远是为他撑起一片蓝天的大柱。 只是任他如何呼唤如何摇晃,那紧闭着双目的人却是再也不愿意睁开眼睛再看他一眼。 宋长启双手颤抖,轻颤着嘴唇出声:“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亚叔在一旁沉痛地开口:“公子,请节哀!” 原本还有些呆愣回不过神来的宋长启被“节哀”这两个字给刺激到,一双眼睛瞬间变得通红,他哽咽出声:“我不过离开了两个时辰,怎么就变成了这样?” 亚叔叹息一声,“宗主受伤太重,这几天他都在苦苦撑着,能撑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了。” 宋长启闻言咬紧了牙关,双手紧握成拳,压抑着自己内心的伤痛,恨声道:“他呢?” 亚叔道:“公子请放心,宗主之前就已经做好了准备,此刻二公子已经被关进了赎狱。” 宋长启闻言沉重地闭上了眼睛,“都到了这个份上,他还这么护着他!” 亚叔何尝不明白他心中所想,他无奈地摇了摇头,将之前宋之书说的话都对宋长启复述了一遍。 宋长启却冷声道:“难道就让他这么不明不白地被关在那里怨恨父亲一辈子吗?他又有什么资格埋怨他,有什么资格恨他?” 亚叔道:“公子,你打算……” “总要让他明白自己到底该恨得人是谁,总不能让父亲在地底下还要一直被他念叨!” 亚叔躬身行了一礼,道:“我知道了,这件事我会去处理。” 一夕之间,兄弟反目,情人背叛,父亲身死。宋长启整个人如同被整个冬天的寒冰压在身上,冰冷,窒息以及无力感尽数涌了上来,令他疲惫不堪。 他揉了揉自己的眉心,而后摊开手心,一枚冰青色的小令牌出现在大家眼前。 亚叔一愣,倏地瞪大眼睛指着那小令牌道:“这,这是……” “没错,这是疾风令,现在已经为我所用。”宋长启看着手心的小令牌,或许是因为接二连三的打击的缘故,此刻得到自己老祖宗的东西也依旧没有令他有一丝一毫的愉悦,神色淡淡,却有一层薄薄的阴郁沉积在其间。 这个结果倒是也出乎青姿与辞月华的意料,两人纷纷道了一声恭喜。 宋长启苦笑一声,“若是可以,我宁愿不要这疾风令,惟愿我一家平安喜乐,幸福安康。” 青姿与辞月华也无法多言,只互相对视了一眼,选择了闭上嘴巴。 宋长启与亚叔此刻心情都很沉痛,好好的一个家,就这样分崩离析。亚叔忍不住开口道:“公子,你还有我在。” -1分快3破解器下载软件下载欢迎你!

本文来源:http://www.aiyayasp.com
本文作者:DC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