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近300期综合走势图
3d近300期综合走势图 “我只是当他是师兄...” 洛尘轻声的回应了一句,而后在原地消失了去,只留下一阵微风刮过,吹动仟萱语垂在双肩的一丝秀发,而在那清澈的眼眸之中却是印上了皎月般的光辉... “那是谁啊?好像和她关系还不错的样子。”叶秋躲在礁石之后,拍了拍林峰的肩膀问着。 “不知道。”林峰没好气地翻了翻白眼,你都不知道,我怎么会知道?同样的两只蚂蚱放在同一个热锅之上,还是一个样的蹦跶? “礁石之后的两位师兄,还是请出来吧。” 仟萱语将目光投向不远处的一块礁石,将心绪重新整理了一番,她现在必须抛掉那些杂念,全心全意地去找楚霄... “仟师妹,好巧啊,今晚夜色不错啊,打算吃多少海鲜啊?”叶秋突地蹦到了礁石之上,嘴上掩不住的笑容,同时打着哈哈,说着不着边际的话儿... “别理会他,平常这家伙就这样。”林峰跳到叶秋一侧,侧过身子,似乎并不想让人看出来他俩认识。 “叶师兄是打算去找楚大哥吧?” 仟萱语的目光落到叶秋身上,注视着叶秋的一举一动,使得叶秋不禁打个寒颤,瞬间立正了身子... 海底炼狱(五) “是!我们是去打算找楚师弟。” 叶秋挺直了腰杆,对着仟萱语轻呼道。 “谢谢你们。” 仟萱语流露出一丝笑意,就算他们仅仅只是有这份心意,她便已经感到很高兴了。 “那师妹你是打算同行吗?” “嗯...,那便同行吧,相互之间也好有个照应。”仟萱语思索了片刻,抱团显然是要抢过势单力孤的。 “时候不早了,那边加速赶路吧,早一点找到他,便少一分隐患。” 叶秋说着便在原地一跃而出,朝着东海之上赶去,林峰错愕了片刻,这家伙总算正常了点,遂一个纵身跟了上去;仟萱语点了点头,而后亦是一同飞身跟了上去... 洛尘的身影在众人离去之后浮现出来,他凝视着渐行渐远的三人,他不知道这样做是对是错,但此刻他能做的,或许仅仅是当一个旁观者,很多事儿还是交由其自己做选择... “啊,累死我了,不行,让我休息会儿...”时雨横躺着小马哥的后背之上,嚎啕大叫着。 “累了就休息一会吧。” 红红注视海面之下,从楚霄与她的感应来看,应该便在这附近,但是极其的微弱,甚至她无法确定在具体哪个方位,但她可以肯定的是,楚霄此刻身处海底,不知道出于何种原因,与她的联系一直保持稳定着,也就说明此刻他至少没有性命之忧... “饿死啦...啊啊啊...”时雨突地一个翻滚,在小马哥背上拍打了起来... 红红注视着时雨,这一路找来,不知道这么胡闹过多少次了,一会儿累一会儿饿的...尽管如此抱怨着,却依旧坚持到了现在,以至于让她怀疑时雨话语中的真实性。 “猴儿,你饿不饿?”时雨突然又将猴子给抓了起来,一脸饥渴难耐的模样盯着猴子... 猴子不禁汗毛一竖,浑身打了个寒颤,整个猴身僵立在了时雨手中,不敢动弹分毫,指不定面前这魔鬼兴致一来,便是将它生吞活剥了... “不饿是吧?”时雨见猴子没动静,眼中目光便是一淡,“去,给我找点吃的,或者捞两条鱼,不要生的,不要小的,最好越大越好...” 时雨说着便将猴子往海里一扔,顺势还不忘叮嘱一句, “找不到就别给我回来,我这儿不养白痴!” 红红嘴角猛烈地抽搐着,一脸鄙夷地瞧着时雨,你饿着关人家猴子什么事儿? “叽叽叽...”猴子在水面举着臂膀挥舞了几下,而后潜入了海里消失了去,似乎真去找鱼儿吃了... “加油!你可以的,我相信你!”时雨甚至在猴子潜水的前一刻鼓舞着。 “红红,楚霄真的在这海底下吗?”时雨突然一脸正色看向红红。 “嗯,哥哥就在下面,只是,”红红顿了一下,他也有些不确定,“在很深很深的海底。” “很深很深的海底啊...”时雨默念着,心思思索着什么,“那我得憋几口气才能下去啊?” “你真打算下去啊?”红红怔怔地盯着时雨,那可是海底啊!纵是身为灵体的他,在一定程度上都无法承受如此大压强,何况是身为人的时雨... “不下去怎么找楚霄啊?” “可那是海底啊!”红红轻呼着... 时雨却是自顾自地说了起来, “海底怎么了?就算翻个底朝天,我也要把楚霄给找出来。”时雨托腮冥思了片刻, “再说楚霄能下去,我怎么就不能下去了?”时雨突然注意到一旁的红红不知为何微笑着, “诶,我也没说什么好笑的,你笑什么?” “没什么,”红红顿了顿,“只是觉得哥哥有你这样的朋友,真好...” “那要不你也做我朋友吧?”时雨突然侧目盯着红红。 “不要,我没你这么调皮的朋友。”红红偏过脑袋,嘴中哼哼着。 “做姐妹行了吧?我是姐姐,你是妹妹。”时雨托腮冥思了片刻,突然目光一挑。 “那不行,必须我是姐姐,你是妹妹。”红红突地将头扭向时雨,一脸无可争议地言辞脱口而出。 “好吧,你当姐姐...” 时雨愁眉苦脸的叹了口气,归根结底,说白了还不是把我当小孩看... “行了,多大点事儿?叫姐姐!”红红一边拍着时雨的后背,一边洋洋得意高翘起小嘴,仿佛赢了比赛铁公鸡... “哼!姐姐...”时雨小嘴一撅,便是一屁股坐在了小马哥的后背之上,小脸气嘟嘟的... “诶,乖妹妹...”红红应了一声,还特意将尾音拉的老长了... 这一来二去的,终究是两人都忍不住捧腹大笑了起来... “噗通!” 一个巨大影子窜出水面,使得小马哥一惊之下弹跳开十余丈的距离,而后巨大的黑影“砰”的一声落在了水面之上... “什么东西!不想活了吗?胆敢在本姑娘面前造次!”时雨豁然一跃站到了小马哥头顶,怒视着不远处漂浮在水面之上的巨大黑影。 猴子的叫声突然从黑影之处传来,似乎在招呼时雨过去,又似乎发现了什么重大宝藏一般... “马儿,去看看!” 在时雨的命令之下,小马缓游到了巨大黑影一侧,临近了才瞧清了是一条足有三丈有余的大鱼。 “这是你捞的鱼?” “叽叽。”猴子点了点头。 “我没让你捞那么大的啊。”时雨立刻嫌弃了起来,在看到猴子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之后,遂改了口, “看在你这么努力份上,那就收下了吧!” 红红将一切尽收眼底,眼前的一幕彻底将她惊呆了,这么小一只猴子怎么捞那么大一条鱼?怕是给鱼吃了都不够塞牙缝吧?何况此刻这鱼儿怕是早已没了生气,于是一个结论油然而生,怪物身边的都是怪物... 海底炼狱(六) “傻愣做什么?起火啊!”时雨不禁推了一下正发呆的红红。 “生吃不香么?”红红不禁白了时雨一眼,把我当什么了? “熟的的才好吃,不然要火做什么?”时雨皱着小眉毛,脑子中浮现生吃的画面,不禁砸了砸舌头... “叫姐姐!”红红小嘴一翘,瞬间架子味儿十足,不过貌似说的还挺有理的样子... “姐姐!”时雨“噗通”一声跪在红红身前,抱着其身子便是嚎啕大叫了起来,“起个火啊...” “行了行了,给你起个火还不行吗?” “快,块...”时雨瞬间爬了起来督促着。 红红面无表情地无视时雨的期待与催促,手握着孤鸿剑对着身前的大雨一指,突地火光一闪,一颗小火苗打在了大鱼身上,而后飞灰湮灭... “好了,火给你起完了。”红红面无表情地说着。 “...”时雨与其肩上的猴子一脸期待瞬间一脸漠然,它们的期待随着那火光的湮灭彻底消失, “喂,马儿,谁让你先吃的!” 时雨骂骂咧咧亦是扑倒了巨大的三文鱼身上撕扯了起来,而猴子则是是不是从时雨一侧捡漏,毕竟是自个儿抓的,不吃点对不起自己... 红红凝视着大快朵颐的时雨,不禁长舒了一口气,至少这一刻她能清静会儿,她本可以独自潜入大海深处寻找楚霄,可她必须带着时雨,因为这是哥哥的意思... 苏妍闭合的双目缓缓睁开,目视远方的临海之处,她知道今晚会有行动,可她终究只是熟睡着,装作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没看见,或许在座的每个人都同她一样,仅仅只是默默等候着他们的离去... “姐姐,是因为我吧?” 苏小冉的声音突然苏妍一侧传来,他静静地注视着此刻早已不大的火焰,火光照在他的脸颊之上,显得颇有几分稚嫩。 苏妍保持着沉默,对于苏小冉的问题她不知如何回应,或许仅仅只是不想谈论这个问题,身处一个家族的长女,她有着她应尽的责任,应以大局为重... “我知道的,从小到大,你都护着我,即使再怎么犯错,即是再怎么窝囊,你都会护着我,我是如此地幸运,能有你这么一个姐姐。” 火光在苏小冉眼中你跳动着,如果优雅地舞者,在那漆黑的舞台之中妖艳地摆动着... 苏妍仍旧沉默着,今天弟弟话特别的多,令她有点不知所措。 “那么久以来,我只是一直沉受着这份溺爱,觉得这一切挺正常的,姐姐就应该保护弟弟,大的就应该保护小的,好像这并没有什么不对,也没有什么争议可言。” 苏小冉依旧嘘嘘叨叨地说着,或许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今天话儿有点多... “可是,你知道吗?当我困在那漫无边际的黑暗之中,我突然发现,好像有些东西,它本身并不是每个人都应该具备的,就像楚大哥他那钢铁般的意志,正是我所不具备的,我站在他的身后,感觉特别的安稳,而我的身后,怕是只剩下恐惧了吧。” 苏小冉突地抬头望向深夜的星空,眼中不知为何湿润了起来, “姐,谢谢你。” 苏小冉合上双目,一道泪痕从脸颊一侧滑落,对眼前这个呵护花朵般的姐姐,他第一次觉得有点愧疚,第一次因为一个陌生人,觉得自己竟是如此无能与愤恨... 苏妍轻微地哽咽着,有时候她觉得,凭什么我是个姐姐,她如果有个哥哥多好,可以躲在哥哥的身后,为他呐喊助威,可她没有,她能做的便是坚强,因为她是姐姐,保护弟弟永远是义不容辞... 可是这一刻,她突然觉得做个姐姐也不错,有那么个弟弟可以疼可以爱,没事的时候还可以教训一下弟弟,甚至于她可以打着姐姐的旗号可以做很多弟弟不能做的事... 肖毅沉默着、注视着、聆听着,他只是个旁观者,人是需要成长的,只是成长的方式各有不同,这件事之后,他也明白了很多人和事,如果叶秋在的话,或许会来上那么一句,“突然间是不是也想有个弟弟?行吧,勉为其难,你做我弟弟吧。” “太白,你醒着吧?”姜子美望着星空轻声问候着。 “醒着。”李太白同样是仰望着星空。 “你觉着我们这一行是为了什么?”姜子美喃喃自语地说着,仿佛是在问自己,又仿佛是在问李太白。 “我...不太清楚。”李太白顿了片刻,本是为了提升修为方才跟过来,可此刻看来,他却有点不明白为何缘由跟着前来了... “我也不太清楚了。”姜子美仰望星空的嘴角露出一丝晦涩的笑容,他又何尝不是呢? “若是哥哥的话,”李太白望向那颗极北之星,倘若有人知道的话,或许星星能给他答案... “他应该很清楚吧...”姜子美如释负重般舒了口气,身为名门之后的他和他,竟是能在平凡的他身上找到他们未曾拥有的东西。 萧灵儿静静地观望着远处的早已沉下的海平面,她现在的身子极其虚弱,以至于她此刻端坐下来疗养都做不到,她必须找一处安静且灵气充裕的地方,通过凝神内视,修复身体内部与外部的创伤... 但这些她并不着急,身体上的创伤随着时间的推移是可以慢慢修复的,可若那呆子就这么石沉大海,她那颗早已交代出去的少女心该由什么来填补?她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尽管如此,她必须先把自己稳住,让自己好起来,这是她唯一能为那呆子做的... 夏季的夜晚很短,而这一晚却显得尤为漫长。随着旭日的东升,将那黑夜的阴霾驱散,波光的海面之上再次泛起了光泽... 海底炼狱(七) 楚霄缓缓睁开双目,入眼是一片敞亮的光芒,以至于让他眼睛刺的有那么一丝疼痛,耳畔轻微的琴声夹杂着动听的歌喉之声传入,使得他些许晃神,不禁皱眉偏头,寻声望去。 在他偏过头之际,目光之中一个倩丽的身影飘过,待他凝神瞧清了所望之处,却只剩下一座屹立着的竖琴,那金色的琴声在光芒之下散发夺目的光辉,琴身似乎嵌有宝石点缀,散发着点点星光... 戛然而止的琴声与歌喉声不禁使得楚霄一皱眉,似乎像是一场独奏,而他却是突然擅闯而入的独裁者,以至于奏仓皇逃窜,整个凑场之内空无一人... 楚霄试着动弹了下身体,瞬间便是一股撕裂身体般的痛处直涌大脑,使得他脸部近乎的扭曲般的呲牙咧嘴着,不住地喘着粗气,甚至呼吸的同时,肺部都是如火焰灼烧一般,不禁露出一丝苦笑... 这样都还能活下来?竟是有点佩服他自己了... 楚霄无奈地静躺着,他能看到的也就是一座竖琴,再无其他,可至于为什么方才他偏头的时候未曾感到疼痛,或许那时的他,甚至连部分直觉都未恢复,导致此刻将脑袋扭一扭都做不到,索性不再动弹了。 塞拉躲在楚霄脑后的一段距离,直到楚霄没了动静之后,方才悄然朝着楚霄游到了楚霄身前,似乎出于对新鲜事物的警惕一般,用秀手戳了戳楚霄,见楚霄没反应之后,方才围绕着楚霄游动了起来... 一侧手臂传来的剧痛使得楚霄眉头紧皱,奈何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只得凝神忍受着,眼前却是一道倩丽的身影突然游入目光之中。 身影一头金色靓丽的秀发之中长着一对鳍翼般的双耳,精致绝伦的脸颊之上嵌着一双碧蓝的眼眸,如同汪洋大海般的深蓝色,身前一对扇贝护在其巍峨的双峰之上,腰间如同水蛇一般裸露在外,一条修长的鱼尾近乎完美般接合字其腰肢之上,一堆双鳍垂在其腰肢下侧... 俏丽的身影突然落在了他的眼前,一双碧蓝的眼眸不住地打量着他,似乎是注意到楚霄的目光,塞拉俯身将精致的脸颊凑到楚霄身前,露出一个金灿灿的笑容, “欢迎醒来!你好啊,我是塞拉。” 一阵空灵的歌喉声传入楚霄的耳中,刺激脑海脆弱的神经,不知道为何,声音听着很舒服,仿佛让他暂时忘了身躯之上的疼痛一般沁人心脾... 楚霄努力地张了张嘴,口中无声地浮现几圈气泡,本以为会呛到水的他顿时合上了嘴,却没有想象般的溺水情况发生,这时他才赫然发现自己竟是身处在水中! 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他能在水底呼吸?这个女孩是谁?不,是这个人鱼... 一连串的疑问在楚霄脑海之中形成,眼前自称塞拉的女孩是个人鱼,这已经够让他震惊了,人鱼只在书中传说有记载,而桑提亚哥所说的见过,当时他也就将信将疑地听听罢了,毕竟他没有亲眼见过,说是幻觉也有可能... “噗!你真有趣...” 似乎被楚霄的行为逗到了,塞拉精致的脸容之上浮现一抹笑意,顿时花枝招展般地绽放了开来,竟是使得楚霄看得一愣,她的笑容很甜,让他身上的苦暂时消失了一般,仿佛其一颦一笑皆有去热止痛的效果一般... “哦,对了,你是不是想看看你现在的模样?稍等一下...” 塞拉突地一个甩尾游了开来,不一会儿便是捧着一块光洁亮丽的石子过来,放到了楚霄面前, 镜中映射出楚霄的面容,焦灼的肌肤之上几乎只能看出轮廊,身躯的之上的毛发焚烧殆尽,那一头乌黑的长发当然无存,只留下丝丝黑点,这时他赫然发现竟是光着身子躺着一团明亮的巨大“宝石”上,与他焦灼的身躯形成鲜明对比... 楚霄面容不禁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至少他貌似做了件挺伟大的事儿,这凡人之躯能承受那种程度的耗损而未曾灰飞烟灭,几乎已经是个奇迹了,他也很爱自己的身体,一直跟着他,一直陪着他受罪,只是一直来不及说,谢谢... -3d近300期综合走势图欢迎你!

本文来源:http://www.aiyayasp.com
本文作者:DC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