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最后一个月逆袭计划
高三最后一个月逆袭计划 君主收剑,见老头一口引了一般,双眼极为清醒,递了过来,“酒壮怂人胆,莫要说怕了。

” 他伸手接住,一口饮尽,摸着自己的嘴角,双眼中含着泪珠,不让他低落,他懂得了天师的意思,他明白血酒的含义。

他在全国百万人的眼中,跪地一拜,走了下去。

一个月后,修筑工事,全国集结军粮。

两个月后,无数人背上长剑,手中持着白亮的砍刀,操练军队。

三个月后,所有战马铠甲肃立,金戈竖起,准备应敌。

一直等到四个月后,无。

再等到五月,六月,七月..... 全国得人都冷冷清清的以为不会再有战事发生,直到又一年的重阳节之时,全部人松散的时候,看到天空一个巨大的妖龙腾飞,有无数的铠甲草莽之人呼喊而来,他们双眼露出对于鲜血,美女的渴望,疯狂的冲击而来。

“重阳时节,雨纷纷,近处行人欲断魂.....” 君主在城墙之上,摸着自己的长剑,昨年没有下雨,今年大雨磅礴,一道龙吟而起,充斥天际,划过倾盆大雨,一道雷影闪过,对面远远奔袭而来的黑甲蛮荒之人,吼吼的震慑之声,无数的战士在雨中握着自己手中的战戈。

城中的妇孺,以及老人跪拜在地上,祈求上天,祈求祭坛之上的天师。

君主拔出先辈传给他的剑,对着远处的敌军,吼道:“先祖曾立志驱除妖邪,草莽之人,可今日他们再次来临,我们怕吗?你们怕吗?” 下面无数的战士在雨中回应道:“死不足惜。

” “外敌来犯,我们便提刀斩之,记得你的 父辈遗智吗?” “记得我命由己不由天吗?” 无数战士吼吼道,战戈顶起,对着远处大雨拉伸的敌军。

天空的妖龙张开翅膀,再次一挥,扯头吼叫,一脚抓起地上的巨大石块,甩到了工事前头,滚了过来。

雨水越来越大,雨龙吐水,天降大风,让他们寸步难行。

随着他再次吹奏,雨龙嘶吼,腾飞而上,雨势渐小。

这时,城露于天地,他们丑陋的面容,露出诡异的笑容,急促的踏着浑浊,糜烂的泥土,嘴中骂道几句脏话,“我来了,我要吃人肉...” “美女,我要,我要喝血...” “都不放过,通通杀掉...” 君主站在前面手持剑,立起,身上的盔甲咔咔作响,随着他们一丈,一丈的临近,他们嘶吼一声,战戈涌出,“杀!” “你们怕吗?”这句话一直涌现在他们的脑中。

君主剑一斩,龙吟而出,吼了一声,速度极快的砍掉了一人的头颅,再次一斩死了一敌人。

小山上,老人拿出那把白银剑,摸在手心,他叹息道:“我生前曾获得一道秘法,献祭自己的生命,获取极大的能力,这献祭之人是我,我与你一起死在战场之上可好?” 白银剑嗡嗡回音,他露出欣喜的泪水,同样他看到一个威猛大汉,手中拿着一把宽剑,笑着对他点了点头,“我快要见到你了。

” 他握着长银剑插在自己的心中,嘴中念叨几句晦涩的古语,他的身上浮现一个不属于凡人的气息,转谈他的血肉消散,剩下皮肉骨头,他一把拔除白银剑,站起身躯,一脚踏空而去。

=== 壶山上,那位女子一直抬头紧紧看着老头回去的地方,一年时间内,她没有一天不在观察,旁边的归隐之人摇摇头,不在言语。

她同样无言。

天师手中拿的白银剑泛着血红色,看节节败退的军队,他双眼怒吼,踏空而至,一把长剑拉出对着天空的妖龙一剑刺出,骑在它的脖子上。

妖龙狂吼,奋力的甩动翅膀,白银剑浴血越来越灵动,一剑斩下一个妖龙的脖子。

远处三四个妖龙飞奔而来,他们怒吼,喷出黑火,一个吹起水波,冲向城中,冲击着天师。

他浑身是血,渐渐有了溃散之意,在斩杀了第二个妖龙的时候,下方的一个老巫手中的损放在嘴边吹动,整个天空弥漫一股邪气,铁骑飞跃而过,直奔城中。

城外,一个穿着僧衣的老僧踏空而来,他手中持着一把佛珠,随着盘坐空中,远处的黑气被抵散,却没有溃败之意,他伸手对天吼道:“佛自心中,我念万道,普度众生,我甘愿为驱散邪魅现身,请天意明示。

” 随之,他身躯迸散,散落一地佛光。

无数的邪魅趁机现世,无数长着丑恶嘴脸之魔,张开裂齿,跨进城中,吞噬童孺。

一声叹息 而出,一道冲天的剑光从一个小土地庙冲击而出,一把青铜小剑,杀伐之气弥漫,奔向其中,无数邪祟遇之及散,妖龙退避。

天师憋着最后一口气息,踏步而去,对准那老巫,一剑刺穿,留下还在一地呆迟的草莽之人,他们拉扯天师的尸体,化作了无数块,落在地上。

后方的邪祟太多,无数的妖物而出,另一老巫出现,他手中捧着损,再次吹响,铁骑再次踏破城门,君主蛟龙意剑断,断臂,倒在了城门前,无数哀嚎,嘶吼传来。

奔袭而来的草莽之人,笑意不断。

壶山女子,原本平静无法泛起一点波澜的双眼,露出一滴无情的泪水,滑落到了脸颊,归隐之人诧异,“你本是无情物,却因凡尘流泪。

” “凡尘之人,他们命中该有此劫,我们干涉不了。

” 说着,女子抹去眼角的泪水,看着枯无一花的山坡。

归隐之人叹息道:“九月九,有一天命之人,送剑入壶山,待到今年重阳日,不见山花再次漫山。

” “你是否入剑?” 女子摸着金龙踏叶剑,双眼朦胧,“我虽是剑灵,但是心中已有人的情感。

我若是愿意,如何?我不愿意又是如何?” “我伴生于天地,玄黄孕育,天雨,地风研磨,成为人身,却空有一副皮囊,经历这一事,懂得何为情意,何为天地间的悲痛。

我若是有一日遇到一人,可以用大悲召唤我,我在脱离剑身而出,凝聚三把灵剑。

” 转眼间,一阵风吹过,他的头发飘起,她化作一个小剑,上面有浓重的自然之气,天地间纵横,无数道剑光崩立而下,直奔国中。

那剑,如同闪电,无草莽之人抬头相见,便全部灭亡。

国灭,人亦亡。

一把桃木剑时光倒置,灰烬回燃;一把黄皮小铜剑,从土地庙,空无一神中飞奔而出;一把白银铁剑在泥巴中,由千万铁骑践踏,凌空而至,奔袭而来。

远处一道玄雷凝聚,归隐之人眼皮猛跳,他颤颤巍巍的说道:“天意,你阻挡了天意。

你让我如何是好?” 女子小剑收容而来,三把剑装入其中,融入金龙踏叶剑中。

归隐之人双手掐诀,倒扣壶山,飞奔而起,天空雷影闪烁,无数雷龙一路雷击,他在壶中叹息道:“此劫,也是我的劫难。

” 他看着金龙踏叶剑,悬空而至,那一个回答:“有大悲之人方可拔剑,让剑意苏醒,我踏空而出,必将斩天意。

” 人死,国灭。

其实这就是根,也算是主角的感悟机会,也是仙剑对于李水山的认可。

恩泽与惩罚 几人盘坐在一个缥缈的云窗雾阁,一人是石剑环绕,双鱼跳跃的丘吉先生,一人是骑着毛驴打出风劲的老僧人,一人是惨笑的鬼府千山道人,还有一个在门口喝着闷酒的赤咏,摸着自己的乱发,暗自埋面,与他一同坐着的是那位愚笨,梦中领悟丘吉先生黑白双鱼的老道。

如今嘴里还添着那块蛇胆,每次尝上一口,脸皮扭结,活脱脱的成了半个拔毛的猪头,又厚又硬,还是忍不住的把青色蛇胆裹在舌头下边,忍不住的吐了出来。

“所有人都抬头看着我,我飞奔而去,那件之间斩杀了一个鸟禽,最后还引出一个巨大的野蛮人影。

” “还是丘吉先生的黑白双鱼厉害,心生佩服!” 赤咏默不吭声,他早就听说了无名城有一个‘傻人有傻福’的老道,穿着破旧的衣衫,满脸的胡须,黄眼皮,皱起的皮毛足以拉成一条十米长的软绳子。

当他微微皱起眉头的时候,就知道想不通何事,堵在心中发了霉,随着赤咏唉声叹息,喝了一口酒,就抬头望了望这烟雾缭绕的云窗雾阁。

左方的小阁楼,看的老道不舒坦坐在地上,他实在喜欢光屁股坐软润的泥土,不隔着屁股,一扭一扭的还带着些玩腻之味,随着他扭腚捏腰的姿势,看的一旁的赤咏摇摇头,遥想还有比他还要粗鲁之人。

不知一点礼仪,干净。

那楼阁中,有一个小女孩捏着一个甲壳虫,在手中呜呜的飞着,她穿着黄皮小布鞋,下面绣着纹边的轻挑小花边,看起来心灵手巧,颇有手艺的农家老妇之秀,身上秀花的红衣花褂子,里面有一个白棉袄,就似家中老母怕寒冷的冬季来到,不停的填塞一些厚重的衣物,看着鼻涕舔舔的,怕感冒,落下一个不好的病根。

若是被人家笑话,成为一个“鼻涕虫”,拖拖拉拉的就变成了门前那位老道的前身。

她像是吹起一阵风的嘴巴,呼呼的拽着甲壳虫的几条细腿,拉着嗡嗡的从这边飞到那边,满足了它大鹏展翅的心愿,只是这突然转换的场面,让虫子心中不知想着一些什么。

赤咏笑嘻嘻的看着小杏儿来到,叫道:“来,来我这里,想不想告诉我屋中发生了何事?” 小杏儿摸了摸他的酒壶,好奇的问道:“叔叔可以给为喝一口吗?” 他立刻摇头拒绝道:“小女孩子怎么可以喝酒,不可以。

” 听到斩钉截铁的回答,捏着自己的小甲壳虫,不高兴的站在一旁,让那位老道,咧嘴一笑,“小女娃子,你怎么不去睡觉啊?” “每一天在门口看 到你,就会觉得你又长高了不少,上一次摸着你的小马尾辫,就觉得你可爱极了,还不小心把我抓的那个蚂蚱弄死,让我心疼了好久,嘿嘿,你说吧,怎么赔我?” 小杏儿嘟囔着嘴巴,那阁楼里的丘吉先生可是他的爷爷,竟然敢让她一个小女童赔钱,明知道是耍弄玩乐,赤咏竟然从小女孩的眼中看出不属于孩童的阴险狡诈,像是拖着礼物给老母鸡拜年的黄鼠狼。

老道眼睛一哆嗦,就看见小杏儿一捏甲虫的尾巴,就看见虫的脑袋,涨大了几倍,一口吞下了搭在他手指上的蚂蚱,还擦破了他一层皮,让老道泪水纵横,不知所言。

在那云雾阁楼内,几人盘坐在远处,丘吉先生吐出自己一口灵气,旋转在阴阳两鱼旁,让它欢悦奔跳而起,围在李水山的身旁,而其他几人纷纷皱眉,不敢施展灵力。

他说道:“一个凡人之躯,不可多用灵力灌溉。

他已经陷入昏睡之中,必须有一人来引,否则不可。

” “何人来引?千山道人?”老僧斜眼看向他。

千山道人言语道:“先前还以为此物为玄阴化形,我想要炼化,没想凶事化吉,此物也就跟着他。

” “此事,怕...不好决断。

”几人纷纷收手,唉声叹气。

李水山模糊的视线中,他能够清晰的感受到那把握在手中的仙剑在他的手中起舞,带动他的心胸,看着碧水蓝天。

他见到那三把剑,一把桃木剑,一把青铜剑,一把白银铁剑。

三把小剑绕眉而生,一座巨大的壶山在远处,往外喷出热浪水波不停,有一个女子在那点摇晃着秋千,纷纷飘动着裙摆。

水潭深彻百透,小石头冒着褐色边,小泉,小溪慢慢的流动,顺着一旁小鱼的身影由头到尾的冲刷着,鱼爱水,爱活水,爱奔腾而上的姿貌,女子笑意不断,吹到了李水山的眼中,他抬头看到了,他醒了,醒在了梦中。

“你是谁?”他迟缓的问道。

女子回答道:“我是你,你就是我。

” 李水山皱着眉头道:“我是我,你怎么可能是我?” -高三最后一个月逆袭计划欢迎你!

本文来源:http://www.aiyayasp.com
本文作者:DC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