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七星彩808正宗原版
海南七星彩808正宗原版 御药长老将事情原原本本地听完,而后道:“那么我要你将这件事的经过远远本本的告诉给尊主以及其余各位长老!” 宁因一听,毫不犹豫地摇头,“不行,弟子不可以,弟子不能背叛师尊!” 御药长老嗤笑一声,“你不觉得你现在说这句话已经晚了吗?” 然而宁因此刻却执拗的不像话,将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怎么也不松口。

御药长老看了她半晌,方才明白过来原因,又兀自思索了一会儿道:“你不愿意亲自去说也行!这样……” 宁因有些犹豫,“这样行吗?” “只要你按计划行事,就不会有问题!”御药给了个肯定的答复。

“可是……师尊每次都会提前去那里,总得有人拖住他才行!” 御药长老一顿,目光看向苏沐秋,缓缓点了下头,这事我自有安排,你只需放手去做就是了! 大牢里,“青姿”依旧冷冰冰地看着站在面前的辞月华,紧抿双唇,一句话也不说。

辞月华看着眼前对他再没往日一丝情意的青姿,眼里划过一抹痛色,他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无力道:“不管你信不信,为师从来没有害过你,也从未想过要害你!为师还是希望你能将这鬼气的由来说出来,这样问题才能解决,否则,到时候让其他人知道了,为师怕是保不住你!” “青姿”依旧冷冰冰地看着他,只是那冰冷的目光中带着浓浓的讽刺。

“想要寻机会治我的罪就直说,不用再这里给我打什么感情牌!您的真面目我都已经看得一清二楚,也不想在这里看您演戏!” 辞月华紧皱着眉头,神色茫然,有些不知道她在说什么,又仿佛是在思索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思索无果,他开口道:“为师不知道自己与你之间到底有什么误会,只是眼下之急在于解决掉你身上关于鬼气的问题,否则,不等你证明你的清白,就这一点,你也难逃一死!” “这不就是师尊您的目的吗?至于误会,我们之间哪里来的误会?不过是您眼里容不下我这粒沙子罢了!弟子累了,还请师尊离开!” 见她油盐不进,辞月华神色间有些迷茫,离去的背影也佝偻了几分,显得萧瑟孤寂和可怜。

现在他有些后悔了! 翌日,辞月华刚将粥放进食盒让宁因拿着送去给青姿之后,心里就感觉沉闷的厉害,总感觉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一般,不论如何也静不下心来。

他也想过干脆去找御药,可是他信不过他! 以前或许还行,可是现在,青姿身上的嫌疑还没有洗清,若是被他发现,只怕不会给青姿活着的机会! 刚走出殿门几步路便见御药长老扶着苏沐秋的手臂缓步朝着他走来。

御药长老没有立马回复他的问题,而是先将苏沐秋扶进了殿中,待将她安顿好之后才转身看着辞月华道:“怎么?看到我们来很惊讶?” 有人到访,辞月华也没法抽身离去,便只好回到位置上坐着,淡淡道:“惊讶倒是没有,只是这些日子你不是避这里如蛇蝎么?今日怎么有闲情逸致来这里,还带着她。

” 御药长老温柔地将苏沐秋肩膀一缕凌乱的发丝温柔地拨回去,替她捋顺贴服,满目柔情,丝毫不显轻浮。

“那你们现在就请回吧!”辞月华预感到对方接下来要说出什么他不愿意的话来,便提前阻止了他开口。

若是平日里,御药长老还真不一定说的下去,不过现在事出有因,他也就当没有听到辞月华的话,开口:“我来这里自然是有事找你!我要有事出去一趟,秋吟交给谁我都不放心,唯一能托付的人便只有你了!” “不好意思,我没空!”辞月华听了是这么一件事,毫不犹豫地拒绝。

“怎么?仙云长老是有什么急事?我看着你这几日除了往大牢跑得勤,也没有什么事做啊。

难不成又要去见你那个还身陷囹圄污泥的弟子?” 辞月华听了这话目光警惕地看着他,“那你又要干什么去?我可不认为在你心里有什么事能大的过她!” 重温前世梦11 御药长老勾唇一笑,又恢复了往日的如沐春风,“我么,刚接到消息,有疑似伤害秋吟的鬼族出现,我得去将她抓回来啊!” 辞月华闻言,眸光一闪,继续问道:“这件事为何我不知情?” 御药长老好笑地看着他,“你别忘了你的身份,你的徒弟还是最有嫌疑的那个人呢,为了避嫌,也不会让你知道这件事的!” 辞月华抿了抿唇,没有说话,不过也没有再拒绝。

到时候给她布下禁制再去看青姿也行,也不算是太麻烦的事。

然而他刚这么想着,御药长老就好像猜到了他的想法,又开口:“对了,忘了告诉你,这鬼族离山门非常近,而且修为不俗,指不定能进入山门伤害秋吟。

她现在对外界没有丝毫感知力,又手无缚鸡之力,你可得看好了,别让她被对方给伤到了。

而且……这次几乎整个山门的高层都会同我一起出去,你在她身旁陪着,若是那鬼族真不长眼冲了过来,你也能顺手将她收了,到时候你的徒弟也就得救了!” 辞月华也想到了这一点,唇线崩的笔直,神色凝重,似乎也思索到了这一点的可行性。

待到人都走了以后,辞月华转身看着安静坐在一旁如同木偶人的苏沐秋,眉头微蹙,“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好?你又到底看到了什么?你之前对我说过的我的徒弟不正常,说的是青姿吗?你那个是时候就发现她身上有鬼气了吗?” 可惜对方听不到,他这一连串的问话都如同石沉大海,没有翻起一丝波浪。

也不知道为何,越看着苏沐秋,辞月华心里越乱,越慌,总感觉有哪里不对劲,可是思索了半天却又没有思索出来哪里不对劲。

他不由得揉了揉自己的额头,想着怕是这几夜没有休息太过疲累所致,便也没有再管,只安安静静地坐在苏沐秋身边,一边警惕四周,一边继续寻找解决青姿体内鬼气的方法。

可是那股不安的感觉越来越严重,他总感觉自己忽略了什么,直到—— “仙云长老,大事不好了!”还没见到人,便听到一道慌乱的声音从老远传了进来。

辞月华一凝眸,凌空将殿门打开,将还未到达殿门的弟子带了进来,厉声问道:“何事慌张?!” “大,大牢,青姿,鬼,鬼族!” 辞月华心里咯噔一声,一股寒意直冲脑门,这一下终于清醒了过来,是了,他忘了宁因去了那么久没回,忘了去看青姿! 他倏地起身就要赶往大牢,刚走了几步,想起御药长老的委托,又回身将苏沐秋带上一起赶了过去。

可是这一次还不用他赶去大牢,半道上便见一群人赶往刑罚台! 他直接带着苏沐秋转道往刑罚台走去,远远地便见青姿被绑在了高台上的神罚柱上。

她浑身上下散发着浓浓的鬼气,整个人此刻也痛苦不堪。

而在观刑台上站着的正是之前说着要去抓鬼族的御药长老以及一干长老与尊主时千秋。

他们一个个都虎视眈眈满怀戒备地看着被绑起来的青姿。

此刻宁因正跪在下方一下一下地磕头,苦苦哀求:“尊主,阿青不是鬼族,她也没有伤害秋吟长老,还请尊主明鉴!” 时千秋冷哼一声,指着浑身鬼气的青姿喝道:“你没看到她满身的鬼气吗?竟敢还在这里为她求情,你速速离开,本尊还能对你既往不咎!” 宁因使劲摇头“不,不会的,阿青不会的,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误会,还请尊主给阿青一个机会!” 时千秋没有耐心再她继续辩论,直接招呼弟子:“你们将她给本尊带下去!” 宁因努力挣扎,一边回头去看青姿。

“青姿”看着自己的师姐为了自己苦苦哀求,心中难过,忍着浑身的疼痛哑声道:“师姐,你别求他们,他们蛇鼠一窝,就是想让我死,不要求他们!” 时千秋冷哼一声,“好大的口气,到现在了还敢嘴硬!分明是你自己是鬼族潜进来的奸细,还伤害了秋吟长老,此刻竟倒打一耙,反而来污蔑我昆仑山!” 青姿也跟着冷哼一声,“难道不是吗?你们只见到我浑身充满鬼气,却看不到我被鬼气折磨的样子,你们只看那所谓的证据,却不管里面那些显眼的漏洞!能这般不管不顾,一心要我死,只能说明这一切都是你们的计策!” 时千秋被她这番大言不惭的话给气笑了,“计策?你有什么只得我倾尽一门来算计的?就为了你的那一条命吗?你可知,你的那一条命在我的眼里一文不值?! 不过,既然你之前说了你有办法自证清白,那你就证给我看看,到底在我昆仑山待了这么些年,也别怪我不给你机会!” “那就请尊主将之前的那三名证人带到!” 时千秋说完便看到辞月华带着苏沐秋往这边敢过来。

他看到辞月华过来,面色一沉,“仙云你来了!”声音很淡,也带着寒意以及一股恨他不争气的怒意。

辞月华知道他是在生气自己隐瞒不报还妄图包庇,此刻不宜多说惹他生气,便暂时没有开口。

他将目光移到御药长老的脸上,冷冷看着他,见对方只扬起一抹笑意,而后将苏沐秋接了过去,也只是敛下了眸子,静静站在一旁。

他还能说什么呢?说什么也都晚了,只能等青姿自证了清白,自己也才好顺嘴将自己的想法说出。

这次没用多久,三人便被带了过来,“青姿”冷冷地看着他们,再问了一次:“你们还是保持之前的口供吗?” 三人看了她一眼,见她满身黑雾,吓了一跳,而后看向时千秋道:“仙君,我们不知道你们还来找我们干什么,我们该说的都说了,再没别的可说了!” 时千秋看了他们三人一眼,而后扭头看向被绑在那里的青姿,“你说你有法子,你说说是什么法子?” “弟子,没有别的方法来反证他们的说辞,但弟子记得有一个秘法能看到他们的记忆,他们的嘴会骗人,但记忆却不会!” 时千秋眼神瞬间变得锋利,如刀子一般射向青姿,“你说的是搜魂?!” “弟子知道偷习此法犯了山门大戒,但是现在他们污蔑弟子,令弟子身处死亡边缘,弟子也别无他法了,待弟子证明自己的清白之后自会接受惩罚!” 被带下去的宁因听到这个,脸色瞬间苍白,心跳如擂鼓,不过又瞬间平静了下去。

“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偷习禁术,现在还想将这禁术施展到普通人的身上,你认为本尊会允许吗?!” “青姿”虽然被捆着,却依旧不卑不亢,镇定自若:“所以弟子之前再三犹豫,没有用,方才又再次问了他们一遍,可是您也听到了,他们依旧咬死了弟子。

为什么他们可以冤枉弟子,弟子却不可以还击呢?弟子不过是自证清白,并非害人,而他们助纣为虐,要落到那样的下场也不过是咎由自取!” 时千秋不为所动,厉声呵斥:“这好歹是三条活生生的生命,你完全可以用其他的方法来自证清白,你可知用了搜魂,他们很可能不仅仅丧命,还会连转世轮回之机也失去了?!” “青姿”嘲讽一笑,“这么说来,弟子的性命在长老眼中就不是一条命了?” 时千秋丝毫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回击道:“哼!与鬼族勾结的人族叛徒,有何颜面说出这句话!” 很好,可以的! “青姿”心里一团怒火转化为了森冷的阴郁,只冷冷地盯着上面一行人,眼中的讽刺一览无余。

“弟子以为堂堂昆仑山尊主,判定一件事之前总要查明因由,不枉不纵,却没想到也不过是这种只看表象的人!” 时千秋被她的这番话激的怒火顿起,正想要动手惩治的时候,一旁的辞月华及时开口:“关于鬼气这件事确实非同寻常,真正的鬼族人不会因为自身的鬼气而感到痛苦,而且当初她初入山门的时候,护宗大阵也没有丝毫异样。

还有就是她如今之所以会浑身充满鬼气,追其缘由也是自御药长老私下喂了她一颗化灵鬼丹而起!” 时千秋本来看辞月华为青姿辩白,心里就很不高兴,面上也一派肃然,听了他的话侧头看向御药长老以作询问。

御药长老站出来,没有丝毫被人揭穿的羞恼,一派坦然,仿佛根本不怕有人会拿这一点难为他。

他面上故作苦恼,无辜地一摊双手,“我承认我确实喂了她一粒化灵鬼丹,但是那丹药只会让她承受一次被鬼气侵蚀的痛苦,之后便不会再有任何症状,若是你们谁不相信,现在就可是试一试!” 时千秋皱眉问道:“那她今天又是怎么回事?听你们说的,她之前也有发作过,你们谁来解释一下?” 不嫌事大的戚阳长老阴阳怪气地往辞月华身上泼脏水:“怎么,仙云长老这么急着为自己的弟子辩白呢?你这殷勤的态度很难不让人联想你们二人之间是不是有什么勾结看你这么维护她的样子,难不成你与鬼族也有什么关系不成?” 说完他深以为然转身向时千秋行了一礼,“尊主,我觉得很有这个可能,不如将仙云长老也一并拿下好好审问一番!” 时千秋听了整张脸都黑了,他最怕的就是辞月华被牵扯进这件事里,见戚阳长老还这么努力的想要将他拉下水,时千秋警告地看了他一眼,并不予以理会。

然而他不想理会,却有人不愿意就这么轻易地放过,台下立马就传来了声音:“我觉得戚阳长老说的有道理,你们想想,这青姿犯了那么大的罪,伤害秋吟长老,仙云长老也在律刑堂为她担保,如今她身上鬼气泄露,也是他一直帮忙隐瞒,现在被发现了,还在大庭广众之下为她开脱。

会不会他其实与那青姿一样,都是鬼族细作啊?” 有人不相信地反驳道:“不能吧,他可是修仙界第一大宗师啊,而且这两年间也没有对鬼族手下留情过,你可不要胡乱揣测!” “你说的也是,可是现在那青姿浑身鬼气浓郁地都要赶上修为厉害的鬼修了,若说是因为那化灵鬼丹,我看也不像,你们猎鬼的时候有见过鬼气比她这个人族还浓郁的鬼族吗?” “这……这还真没有,想来也没有谁能有这么大的能力往她身上输入这么浑厚的鬼力吧!” -海南七星彩808正宗原版欢迎你!

本文来源:http://www.aiyayasp.com
本文作者:DC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