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官方网站
长城官方网站 辞月华搂着青姿的手紧了紧,目光看着上方越裂越大的缝隙,轻声道:“我知道。

” 也就在此时,轰隆一声响,那道裂缝不堪重负,终于垮塌,口子也越开越大。

一大股汹涌澎湃的水流涌进了洞中,霎时地面便聚起了到脚踝的水,可见洞穴之深。

待那股汹涌澎湃的激流变缓,因为中间被斩开的缘故,河水一时间没有续上,留出了一个可供二人抽身的洞口。

青姿喝道:“就是现在!” 话落,辞月华便搂着青姿通过那个洞口冲出了洞穴。

到了外面一看,下面果然是一条河,也就在他们出来的瞬间,中间的那个洞已经被堵上,成了一个激流的漩涡。

“这里水一旦灌满,那些尸傀就会出来,我得趁着现在将这里困起来。

”说着青姿便开始催动身体里剩余不多的妖力。

辞月华一直紧紧注视着她,见她面色苍白,心中焦急不已,却不敢出声打断。

“噗——”一口鲜血从青姿嘴里喷出,只是此刻她无暇管这些,而是手中依旧结着印。

又是一口血吐出,青姿手中的印越结越慢。

此刻她心里也有些焦急,没想到要困住这个地方需要这么多妖力,可是她体内此刻的妖力已经枯竭,却还差了一点。

突然想起之前自己放在储物空间里的小瓶,里面还有一些她封存的灵力,此刻她一边维持着结印,一边分出心神将自己空间里的东西取了出来。

辞月华一直关注着她,见到她的一系列动作也不敢乱动,心急不已,此刻听了她的话,一丝停顿也无,立即照做。

青姿蓦地感觉心口一股剧痛袭遍全身,然而此刻她也顾不得别的,强撑着将法印结成,大喝一声:“五情!” 随着她的声音响起,被召过来一直待在半空的梅树立即以流星之势滑向了她指定的位置。

感觉到水流变缓,青姿知道阵法已成,松了一口气,再也无力维持凌空之态,无力下坠。

辞月华一直守在她身边,见此眼疾手快上前将她接住,一边往她心口输送灵力一边唤她:“青姿,青姿,你怎么样?你醒醒。

” 青姿勉强睁开沉重的眼皮,疲惫地开口:“师尊,我没事,别,担心……” 看着陷入沉睡的青姿,辞月华从出来后一直拧着的眉头依旧没有松开,而是就近找了个落脚地,开始为她疗伤。

青姿再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客栈的床上了,微微一侧头便看到此刻趴在床边睡得正香的辞月华。

她微微动了一下,便立即感觉到一股剧痛,没有防备的她立即痛呼出声。

“你醒了?可有好些?你伤的有些重,别乱动。

” 熟睡中的辞月华被她惊醒,醒过来第一件事就是查看青姿的伤情,而后像个老妈子一样问这问那。

青姿噗嗤一笑,“师尊,我哪里有那么虚弱,不过是被阵法反噬了一下罢了。

” 辞月华面色却不怎么好看,显然并不觉得这些有什么好笑的,见她满不在乎的样子,不由沉声问道:“那要怎样才严重?再在身上捅几个窟窿么?” 青姿有些讪讪,愣是没敢再回嘴,立马转移话题,“这里是哪儿啊?” “天门仙坳。

” 青姿蹙眉,“竟然这么远?怪不得之前从水里出来我看着四周的景色觉得眼熟呢。

” 辞月华点头,“我们之前就是在楚江的底下。

” 想起那七千尸傀,青姿立即问辞月华,“师尊,你给各大仙门放信号了没?” “从水中出来我就已经传信回去了,此刻应该都已知晓。

” 青姿这才放心,她道,“没想到这里竟然有数量如此庞大的尸傀,还是在雁城境内,却这么长时间都没人发现!” “确实有些奇怪,不过那些尸傀所处的位置隐秘,没被人发现,也还可以接受,只是这么多人口数量,却没有传出任何消息,这就令人费解了。

” 青姿冷笑一声,“这可得好好问问水洞主了,对了,通知他们了吗?” 辞月华点头,“因为就近,所以我已经派别人去通知了,应该不久就到。

” “连自己境内的事情都没有处理好,居然还想当主事,真是好高骛远。

” 辞月华不太喜欢背后指摘人,倒是没有开口。

不一会儿,辞月华便接到传信。

“他们去了?”青姿好奇。

“嗯,水洞主带了一众弟子去了楚江。

” 青姿立马挣扎着起身,“走,我们也去看看。

” 辞月华果断拒绝,“不行,你的伤还没好,去凑什么热闹?” “我总感觉有很多谜团未解,想去看看能不能发现点什么。

” 辞月华还是拒绝,“你好好休息,我去看就行。

” 青姿压根就不想在这里待下去,软着声音道:“师尊,我没事了,就让我去看看吧!” 然而辞月华的态度却无比坚决,怎么也说不动,青姿只能泄气地用被子捂住脑袋,拒绝再跟他说话。

辞月华无奈一笑,隔着被子拍拍她的脑袋,柔声道:“乖,你好好养伤,我去看看,等我回来讲给你听。

” 见她不搭理,辞月华只微微一笑,将房门关好去了楚江。

那里有青姿拼尽妖力布下的困阵,他不能让他们弄坏了。

而且那些人里有人能认出那是妖力,他得去看着点,想办法不将青姿给牵扯进去。

听到关门声,青姿无奈地将被子打开,嘴巴嘟起,没想到他真不带自己去,这让她很不高兴! 看到床边有他走前放的苹果。

青姿伸手抓起一个发狠地咬起来。

胸口的疼痛还在继续,青姿也不敢再继续胡闹,只好直挺挺地躺下去,望着床顶默念时间。

突然青姿听到房间被人打开的声音,眼睛一亮,朗声道:“这么快就完事了?” “呵!”一道轻呵声,又冷又嘲。

青姿目光一凝,身体紧绷,忘了疼痛,倏地起身坐起,就看到倚在门口的宁因。

青姿怒喝,“你终于舍得出来了!” 宁因的目光如毒蛇一般看着她,声音阴冷,“你这条贱命倒是硬的很,这样都没让你死在那!” “论命硬,师姐你才是无人能及,前世苟活一辈子,还活不过瘾,又跑这里来继续苟着了。

”青姿嘴里说着,手却在被中暗自蓄力。

既然宁因自己出现了,她就不能再叫她逃了去! 万星定元大阵,师尊的身份 “你知道了。

”听了青姿的话,宁因丝毫不觉得惊讶。

青姿冷冷盯着她,“可惜知道的有点迟!” “身为一个人族却与鬼族勾结到一起,反而过来残害自己的同族,你就不觉得羞耻么?” 宁因闻言面色一变,喝道:“你知道什么!” 而后想起什么,看向青姿的目光又变得嘲讽,“你说这话的时候是不是忘了自己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了?现在你说的理直气壮,若是你亲爱的师尊知道你的真实身份,你还能如此肆无忌惮吗?” 青姿闻言抿了抿唇,倏地,目光死死盯着宁因,“你就这么确定我会与前世一样?” 哪想,对方却只是摇了摇头,“不,我怎么会让你还和前世一样呢?”这一世,我不仅要让你身败名裂,还要让永世不能得见光明! 青姿眼睛微眯,问她:“我到底何时得罪过你,竟然让你从那么小的时候就开始算计我?” 宁因看了看自己的手,毫不在意的模样,声音轻柔:“或许就是命吧!你挡了别人的路,自然就别想过安生的日子。

” 别人?青姿敏锐地抓住了这两个字。

“是谁?是你背后的那个人吗?” 宁因却不欲多说,而是诡异一笑,“想要知道?可以啊,我告诉你。

” 青姿定定地看着她,在她想要靠近的时候突然出手袭向宁因的脖子。

然而宁因早有防备,很轻松地就躲开了,甚至反手一掌将她击退。

“现在你可不是我的对手!”宁因走近捏着她的下巴,居高临下,嘲讽地看着她。

青姿被强制着看着她,冷声,“你到底想怎么样?” “你不是想知道吗?我告诉你呀。

” 青姿却压根不信,冷笑一声,“你会有这么好心?” 宁因拍了拍她的脸颊,慢条斯理开口:“放心,我现在不会让你死,毕竟好玩的还在后头了,现在让你死了,那得多可惜呀!” 青姿捏了捏拳头,可惜她现在无力与宁因对抗,只能强忍住。

“你不是问我为什么那么小就开始算计你么?去紫霞寺看看不就知道了?” 青姿目光一闪,“你到底有什么诡计?” 宁因凑近她耳边开口:“你就不想知道自己为什么身上一直有鬼气存在么?这世上可没有哪个人死了之后就能变成鬼王,你就不好奇自己是怎么做到的么?” 青姿心头一拧,不得不说,宁因的这句话确实击中了她的软肋。

青姿抿唇不语,但是宁因却知道她的决定了,愉悦地笑出声,转身离开。

“紫霞寺。

”青姿重复了一遍寺庙的名字,觉得有些耳熟,突然想起去年与师尊在悬壶洞求医其间曾经去过那里。

当时那里好像就有什么不对劲,现在宁愿居然说那里能让她知道一直折磨自己的鬼气的来历,那么那里到底有什么呢? 还有,宁因背后的那个人到底是谁?为什么说自己挡了他的路,竟然在自己那么小的时候就对自己下手! 思来想去,青姿脑海中满是自己前世经历的一切以及这一世的回忆,两种不同回忆互相交错,令她难以安枕。

不论是真是假,她都得去走一趟! 青姿本来想等辞月华回来之后一起去的,然而想到自己身上的鬼气与不明的来意,她心里又打起了退堂鼓。

她怕最后的结果不是她能承受的,届时,若让他知道了自己的这个秘密,他们还能和从前一样吗? 还是又落得和前世一样的下场,恩断义绝,互相折磨。

思及此,青姿咬了下嘴唇,提笔留了字:“师尊,我出去散散心。

” 紫霞寺离这里也并不是很远,青姿抓了一把回灵丹塞进嘴里而后御剑朝着那边飞去,一炷香的时间便看到了被隐匿在竹海之中的紫霞寺。

她没有急着下去,而是在四周看了两眼,见并没有什么不对,没有埋伏也没有阵法,这才落了下去。

青姿十分诧异,这与她想象中的这里面埋伏着鬼族的画面不一样。

大殿里的的一只青铜大鼎中此刻正满布着粗香,在佛像前的上方也挂着四挂金色的塔香,似乎是刚被点燃不久,浓浓的烟雾正从这些香上飘出来,散的满院都是,浓的呛人。

见此,青姿立即找了起来,然而从大殿一路走到殿后,依旧半个人也没有。

“让我来这里,却不敢出来见我,你出来,把话说清楚!”青姿朝着四面八方大声喊着。

她知道,宁因一定就在这附近。

然而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不过也就在时,青姿感觉四周的香火气息突然间变淡了,好像被一阵风吹散,可是这里却并没有风。

“谁在装神弄鬼,出来!” 没有得到回应,青姿又快步走回大殿里,此刻殿中之前燃的正好的所有香都已经熄灭了,就连香案上的那尊佛像也已经消失无踪。

青姿心里一个咯噔,怎么会这样? 若不是从外面来的,那么这里面一定有暗道! 这么想着,青姿便立即在殿中细细摸索起来,想要找出机关所在。

突然,一股浓郁的阴灵气息散出来,青姿猛然回头看向殿外,什么也没有,但是那股气息却依旧能感觉到。

青姿立即停下动作转身朝着殿外跑出去,感觉到气息传来的方向,又寻着气息而去,最后在后院的一处小院落停了下来。

那院子里面看起来有些杂乱,但青姿看着这画面眼熟,想起当时好像师尊感觉到什么不对劲来到的就是这里。

“请问大师,那里是什么地方?” “说来怕污了施主耳识,那里是一处杂院,同时也是茅厕所在。

” 青姿面色凝重地盯着这个院落,感受到里面传来的阴灵气息,心下了然,当初师尊定然就是感受到了这股气息。

没想到这小小一个紫霞寺竟然也有猫腻! 而且,青姿心里有种感觉,这里面的东西必然就是宁因想要让她看到的东西! 此刻她心里直打鼓,想进去却又有些害怕。

终于,内心的求知欲压过了青姿心里的恐惧,她还是迈开步子走了进去。

青姿紧了紧拳头,缓缓迈步走了过去,一入密室口便看到向下走的阶梯,不长,一丈之深便到了平面。

到了密室之后,青姿看到眼前的情景竟然从心里生出了颤意。

里面亮如白昼,然而照亮整个密室的却并不是别的什么,而是被布置在地面的数不尽的魂火。

-长城官方网站欢迎你!

本文来源:http://www.aiyayasp.com
本文作者:DC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