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彩微彩论坛
七星彩微彩论坛 青姿被卡住了嗓子,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心里也忍不住浮现出一丝愧疚感。

辞月华伸手摸了摸青姿的脑袋而后转头冷眼看着鬼修道:“若这躯体里的魂魄是只会打打杀杀的你,我也不可能会收你为徒!即便我没有前世的记忆,但我能肯定,不论是前世今生,我要收下的弟子不会是嗜杀成性的人。

我也相信你最初拜师的时候也一定不是这个样子的!可是现在的你与曾经的你已经截然相反,若是这具身体里的是你,那么……我不会收你为徒!” 这句话的打击不可谓不大,鬼修就那么愣愣地看着辞月华,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最后只能黯然低下头颅,再不发一言。

她可以改变很多事,却无法改变刚来到这里时心里的那一股戾气,若真如辞月华说的那样,那么,从她以这个身份到这里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自己得不到自己想到的东西了! 只是她也没有忘记之前青姿的话,鬼修抬起头来看着青姿道:“方才你说的是什么意思?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青姿道:“之前我不知道,不过现在我倒是能确定了,前世宁因便不是简单的一个师姐而已!” 鬼修点头道:“这后面我也猜出来了。

” 青姿道:“在我现有的前世的记忆中,我并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对。

不过……在那段记忆中我却察觉到了。

” 鬼修与辞月华异口同声问道:“什么?” 青姿回忆了一下道:“直到现在我还疑惑。

”说着她看向鬼修接着道:“你还记得当初在诛神柱上的时候御药长老对你说的话吗?” 鬼修想了一下道:“他说了不少,你说的是哪一句?” 青姿冷淡地勾了勾唇道:“他说将我身上有……”说到这里她突然顿住,隐晦的看了辞月华一眼,立马改口:“他说泄密让我被绑上诛神柱的人其实是宁因!” 辞月华看了青姿一眼,没有开口,静静听着两人说话。

鬼修闻言皱起了眉,仔细思索却发现自己并不记得有这句话,若是他告诉自己那人是师姐的话她不会不记得的。

“我并未听过这句话。

” 青姿并不意外,她道:“那你可有点关于师尊的印象,或许在你的记忆中所谓的告密的人其实是师尊!” 鬼修闻言抿起了唇,眼睛里的瞳孔也有些发散,显然她是想起来了! “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本长老也再做回好人吧!你可知你为何会在鬼气突发之时刚好被我们抓到?” “你说的是谁?” “看来我想的没错,果然是他!所以这一切都是他设的局是吗?还假惺惺的为我压制鬼气,虚伪!” “我为何要恨师姐?” “哼,我早该知道,除了师尊还能有谁?!” “谢谢你告知,我记住了!” “你……你说的是谁?” 鬼修唇瓣紧抿,她道:“我们是这样对话的么?” 可是她听到的明明是另一个版本! “泄露你消息的是你一直尊敬的师尊,辞月华!” “关你师尊什么事,是你师尊辞月华!” 师尊! 辞月华! 是你的师尊! 她听进耳中的一直都是师尊压根就没有听到宁因两个字! 鬼修抬头看着青姿,有些艰难地问她:“你说的是……真的?” 青姿道:“你可还记得在他说出那句话时你有什么感觉?” 鬼修迟疑地摇了摇头道:“好像……没有。

” 青姿道:“可是我感觉到了一阵脑部空白,他口中的师姐与宁因两个词听在耳中飘忽辽远,若不是我还有自己的意识,可能我也听不清楚他说的那两个词是什么。

” 空白? 鬼修抬起了眼帘看着上空,“泄露你消息的就是你一直维护尊敬的师姐,宁因!” 是谁? 师姐,宁因! 鬼修也想起了那股眩晕之感,只是她并未在意,因为她不止一次感觉到眩晕过,不止一次! “这是为什么?怎么会这样?!”她有些失神的开口。

青姿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但是看这情况便能清楚,之所以会出现这个情况怕是一种趋利避害吧,只要是关于对宁因不好的言论,亦或者还包括任何对她有害的东西,都会让你在第一时间里忽略到,而后自动转换到另一个人身上。

只是这个人是固定的还是随机的便不知道了。

”最后这一句话的时候,青姿看了辞月华一眼。

鬼修也看了辞月华一眼,其实两人心里都有一样的想法,或许那个人是固定的,而且还是自己的师尊。

毕竟前世与她关系最僵硬的便只有这一个人了,与之相反的,关系最好的人便是宁因! 只是没有证据,最重要的是…… “既然这件事不是偶然,那么她是如何做到的,又是何时开始的?难不成这世上真有如此厉害的手段吗?” 辞月华在旁边听两人说话差不多也理出来些头绪,他道:“你们的意思是宁因对你们用了什么手段?” 青姿道:“现在,我可以确定是这样,只是不知道这个手段到底是什么!” 辞月华却想到了另一点,他面色黑沉,看着青姿,语气严肃,“既然她前世对你下了暗手,那么这一世想来也不会有变化!” 青姿闻言面色一僵,这么说来,她怕是也中了招了,之前两年她可是很信任她的! 她睡了我的床! 辞月华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仔细探查了一遍,眉头依旧紧锁。

他摇头放开道:“我查不出你身体有哪里不对,只有回去的时候找御药给你看一下!” 青姿面色有些沉重,细细回想自己这三年来可有什么不妥,想了想一时间好像也没发现什么不妥。

只是她心里依旧担心,若这东西只是趋利避害倒还好,可若这东西会伤害到师尊,那就很严重了! 青姿还是不解,“她到底是如何动的手段呢?” 两世的时间,她们好像都没有特别频繁的相处,唯一有的便是上下课堂,可是每次上下课的时候旁边还有时朗在呢,而且大庭广众之下,青姿不觉得她能有那个胆子和魄力确定不会有人发现。

突然她想到了什么便听到辞月华在旁边开口:“可还记得你刚上山的那一年多里,她好像很热衷为你煮面!” 青姿倏然扭头看向他,是的,她也想到了这一点,不论是前世还是今生,她都很愿意吃宁因做的臊子面! 辞月华见她想到了什么又道:“既然你们也说了前世她便对你不怀好意,那么她自然也不会闲的没事干愿意为你下厨,这么做就必然有所图!” 所图为何,青姿自然也想到了。

“而且,我记得唯一一次你在我面前吃的她煮的那碗面是给我的,当时她坚持的是让你去她的院子里吃面!” 鬼修不知道这一点,只静静地看着两人交谈,青姿却知道,那是在她第一次跟师尊下厨的时候,此刻想想,当时宁因的面色好像有些着急,也好像在努力掩藏着什么,现在看来可不就是心虚么? 青姿心下有些沉重,缓缓抬眼看向辞月华,突然笑眯眯地来了一句:“哇,师尊,没想到你居然记得这么清楚,我都差点忘了!” 辞月华没想到她不去想正事反而抓住了这一点,脸瞬间烧了起来,他甩袖转身,没好气道:“说正事呢!” 他当然记得清楚,当时他心里可是很不爽的,但是这话他哪里能告诉她,若是被她当做变态,那可就惨了! 青姿打趣了辞月华一句之后心里终于轻松了一点,她勾了勾唇道:“没想到我两辈子都在作死的边缘疯狂试探呢!” 她想了想又道:“可是我并没有发现任何不对啊,难不成是还没到时候?” 辞月华扫了鬼修一眼,又看向青姿,略沉吟一番道:“有这个可能,不过也有另一个可能。

” 见一人一鬼对看向他,他道:“或许她下在面里的是药,而这个药并不是当时就能见效,需要有一个起效的过程而这个过程中,不能间断,或者要用够多少次。

” 青姿想了想觉得有道理,“这三年里我好像没吃几次她做的面条呢,之前是总有师尊的糕点,不然就是时朗带我开小灶,确实吃面条吃的少了,但是也有个十几次了吧!” 辞月华道:“不知道她到底用的是什么,只能等回到昆仑山让御药长老看看了。

终归你也吃了,所以,这之后一定要小心为妙!毕竟她也有前世的记忆,多做了什么事情,谁也说不好!” 青姿听了立即点头道:“师尊放心吧,我会小心的。

” 辞月华嗯了一声,过了一会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又道:“所以你也看到了,这一次就是在乱吃别人东西上吃的亏,以后别随便吃别人给的东西。

” 青姿暗道:“一棍子打死有点过了吧。

” 刚想完就听身边人又开口了:“想吃什么可以告诉为师,为师给你做。

” 然而青姿并没有觉得有什么欣喜的,她有气无力的来了一句:“可是师尊,你就只会清粥糕点,别的你又不会!” 辞月华无奈地看了她一眼道:“不会我可以学啊,学会了我就可以给你做了。

” 青姿闻言一双眼睛瞬间亮了起来,一瞬不瞬地盯着辞月华道:“真的吗?” 辞月华也看着青姿的眼睛点头,嘴唇勾起一个迷人的弧度,用稳重的语气道:“嗯,你想吃什么我都可以给你做。

” 一旁渡厄里的鬼修看着两人含情脉脉地互相看着对方,垂下了眸子,一时间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这个师尊真好,温暖,会笑也会动情,可是他看的不是她,而她也没有机会了吧! 两人对视良久,是辞月华先移开了视线,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只得轻咳两声驱散环绕着两人的尴尬。

青姿倒不觉得有什么,她转头看向鬼修道:“一年前神武殿的事情是不是也有你的手笔?还有在赌神庙下面的时候是不是也跟你有关?” 鬼修道:“尸傀是我做的,神武殿的事同我无关。

” 青姿又道:“那你能说说上次在望神村外救走你的那个东西是谁吗?” 鬼修沉吟了一会儿才有气无力地回了一句:“鬼界鬼帝之子,朔风!” 青姿闻言拧眉,朔风?她没见过,也没有印象,她转头看向辞月华,问他:“你听说这这个人吗?” 辞月华摇头道:“不曾听说,这些年鬼族其实基本没有犯过人界,除了当年的望神村之外便只有神武殿前的那一次了。

就是因为他们一直没有出来过,所以这一次才会打的各大宗门措手不及。

” 青姿皱眉,“鬼帝之子,如何会与宁因有关系?” 鬼修道:“他很不简单,而且我也没有见过他,连他长什么样子也不知道。

” “这么神秘么?” “看来得多加小心,以前的史书上也没有此人的记载,如今突然发难,怕是不好对付!”辞月华沉着声音道。

青姿叹了一声,“这朔风也不知道是这个世界的变数还是前世就已经存在,若只是这个世界倒还好说,可若是前世就已经存在,那就太可怕了。

”前世她可丝毫不知道有这样一个人存在,现在突然冒出来,恐怕会是一场大灾难。

青姿心情一下子沉重了起来,她心里有个声音告诉她,这个人极有可能在前世就已经存在了,而且还躲在某个角落里偷偷注意着她! 她看向鬼修道:“把慕青交出来吧,它在你手上终归不合适!” 此刻鬼修好像也毫无留念了一般,听到青姿的话便直接将慕青扔给了她,而后便谁也不搭理,闭目养神了。

该问的已经问完了,鬼修自然也没必要再待在这里,下一刻便被辞月华收了回去。

见青姿坐在桌边心事重重的样子,辞月华走到她身边坐下,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道:“别想太多了,他到底是个什么鬼,只要抓到宁因就能知道了。

” 青姿眯眼享受了一会儿被顺毛的舒适之后扭头问他:“有她的下落了吗?” 辞月华摇头道:“暂时还没有,不过这世界就这么大,总能找到她。

” 青姿闻言摇摇头道:“不一定,师尊,前世知道我身死道消,都没有寻出她的藏匿之所。

我怕这一次会又找不到她!” 辞月华道:“不会的,她不可能一直躲着,总有出来的时候,你现在要做的便是提高自己的修为以及保护好自己!” 是了,前世可是直到自己被废了修为赶出了昆仑山她才消失不见的,现在自己还好好的,她如何能坐得住。

只是……青姿冥思苦想,始终不明白对方为什么会这样恨她,恨不得她去死。

总不能真的是因为辞月华吧! 青姿可不觉得仅仅是这一个原因,但是多的她也想不出来。

看着身边近在咫尺的男子,青姿心一狠,直接偏头将脑袋靠在了对方的肩上,而后用特别忧伤的语调开口:“我记得我好像没有亏待过她!” 果然,辞月华也没有推开她,令青姿心里一阵窃喜。

辞月华看不到青姿的表情,他宠溺的看了她一眼,想要伸手揽住对方的腰,但终归没有伸出手,只是轻轻地又摸了摸她的脑袋道:“嗯,你没有亏待她,你对她很好。

” 可不是好么?走哪带着她,出事护着她,有好东西想着她。

在那头一年里,辞月华都不知道暗地里喝了多少陈年老醋。

青姿被他说得真有些悲伤了,她道:“可是她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就因为她对你动心?” 辞月华听了身子顿时一僵,他道:“你知道了?” 青姿抬头看了他一眼,心里暗道:蓝颜祸水!“对啊,我早就看出来了。

” 辞月华嘴唇崩成了一条直线,心里七上八下,也不知道是在解释还是在直述:“我和她没有什么的。

” 青姿哦了一声,“我知道啊。

” 辞月华眼神定定地看着她,见她的神色不似作伪方才放下心。

突然青姿来了好奇心,歪着头问辞月华:“师尊,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同她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你突然就对她冷目以对?除了我,弟子还没见你对谁那么冷过呢!” 辞月华眼神一暗,问她:“你真想知道?” 青姿立马点头:“对啊,之前就可想问了,但是知道你不会回答,这个问题可是困扰了弟子好久,不问出来就一直心痒痒。

” 辞月华抬眼看着面前的烛灯,眼神飘远,还带上了丝丝的厌恶。

“她的眼神其实我看得出来,之前只是偶尔的流露出来不让我发现,隐晦的藏着,我便当不知道。

” 青姿闻言心里一紧,这么敏锐的吗?那会不会……想着她偷偷瞄了辞月华一眼。

辞月华没有注意她的小动作,继续道:“若是她这样,我还能忍受终归是自己的弟子,可是后来也不知道她受了什么刺激,一到吃饭的时候就到我的桌上坐下,有时候甚至帮我把饭菜准备好,时不时要给我夹菜!”说到这里,辞月华的语气里带上了不满。

青姿表示理解,辞月华本来就清高不合群,突然来了一个女子天天在他身边转悠,吃个饭都不得消停。

而且他还有洁癖,当初自己为了激怒他来的那一手差点没让他当初抽自己。

不合群,有洁癖的人一般领地意识都特别强,如果不是被认可的人,天天入侵他的领地,可想而知有多难受,多不满了。

“所以你后面就不去烟火堂了?” 辞月华疑惑地看着青姿道:“你怎么知道?” 青姿得意一笑,“我不仅知道这个,我还知道她每天都会去你房间门口请安,还总是跑去给你打扫房间,你不吃饭她还会打包给你带去。

” 辞月华无言看了她片刻道:“你在监视我?”声线平淡,听不出喜怒。

青姿心里咯噔一声,糟糕,得意忘形了吧,怕是要挨揍! -七星彩微彩论坛欢迎你!

本文来源:http://www.aiyayasp.com
本文作者:DC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