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能搞50万的路子
一次能搞50万的路子 青姿瞬间便明白了自己为何还能重生回来了,她本就灰飞烟灭,如何还能重生,唯一的可能便只有有人帮她聚灵了! 果不其然,不消片刻,一个小小的碎片便落到了辞月华手中,只是他面色却惨白一片,“怎么只有这么点?” 青姿不惊讶,距离他灰飞烟灭已经过了一段时间,早就已经被风吹到不知何处了。

辞月华也明白了这一点,从怀中取出一方天蚕锦帕,将那枚碎片轻轻放进包好而后小心翼翼地放到了怀中最贴近胸口的位置。

一边嘴里念念有词:“不怕,不怕,我慢慢找,总能找齐。

” 做完这一切之后,他便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朝着外面走去。

而青姿就静静地跟在他身边,跟着他走遍了各个地方,仙门内有人寻过他,都被他无情的赶走,再不理那些纷争。

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一直跟在他身边,只日日看着他消沉,慢慢变得不修边幅,再不复以往的清冷高贵,好像随处都能躺,什么都能吃。

又好像什么都不在意了,只记得唯一的一件事,就是找回青姿的灵魂碎片。

青姿看得既震撼,又酸楚,前世他们之间到底藏了多少的误会难言啊! 她见他每次都会捂着胸口的那几块碎片。

她听他说:“等你回来,我就再也不像当初那样了,我多靠近你一点好不好?” “以后我就不那么凶了,要是你觉得我凶了你,你就惩罚我,不论怎么罚我都行,就是不准闹消失。

因为……我再也失去不起了!” 苏醒,辞月华恢复记忆 “以后我就不那么凶了,要是你觉得我凶了你,你就惩罚我,不论怎么罚我都行,就是不准闹消失。

因为……我再也失去不起了!” 青姿心里十分酸楚,缓缓走过去,轻轻靠在他的肩膀上。

原来他们二人是互相倾慕的,可是却一直互不自知,甚至过得跟仇人没什么两样了,他们究竟错过了多少啊!前世错过,今生也生离死别。

不对,她若是死了,为何会出现在这里?难道不应该在那个世界里吗? 还是说她的重生从头到尾都只不过是一场虚无缥缈的梦,只是为了弥补死前自己的遗憾? 原来她并没有重生么? 是了,若是重生,她又如何会出现在这里? 可是她如今这样算是怎么回事?既然灰飞烟灭,她又为何还能在这里看着师尊,还可以思考这么多问题? 越想青姿心里便越是疑惑,她微微抬头看了眼辞月华的脸,发现对方依旧有些颓废,也压根就没有发现自己。

“师尊,我在这里,你真的看不到我吗?我没有消失,我就在这里啊!” 很可惜,对方是真的看不到也听不到她说话,一时间两人都是一副沮丧的表情,简直一模一样。

“鹤前辈,她的情况怎么样?”辞月华顾不得换去自己染血的衣裳,神色焦急地看着对面的一只丹顶鹤。

那丹顶鹤倒是没有着急回答他的问题,而是优雅的扇了扇翅膀,开口:“你就是为了她提前强行开启了青岩山秘境?” 辞月华也很坦诚,直接点头,“是还请前辈出手相助。

” “这小娃娃,啧啧啧,也是个命苦的。

”丹顶鹤脑袋在青姿上方甩了甩,啧啧出声。

辞月华闻言不由捏紧了拳头,“前辈,你一定有办法救她的对不对?” “自然是有的,她本来就神魂缺失,如今又遭受重创,再被那肆虐的鬼气伤到肺腑,已经命悬一线了。

” 辞月华心头一紧,没想到她受得伤竟比自己想象中还要严重,他忙问丹顶鹤:“鹤前辈,有什么办法可以救她?” 丹顶鹤梳理了一下自己的羽毛,“为今之计最要紧的是将她残缺的神魂补全,否则将会神魂溃散,倒是即便治好外伤也只是一具躯壳。

” 辞月华一听,抿抿唇,问丹顶鹤:“可是我这里只有她的一部分魂魄,还有一部分需要去寻!” 丹顶鹤沉默了片刻道:“也行,我可以先护住她一阵子,另一部分魂魄你得尽快。

” 辞月华立即点头,“好,那就有劳鹤前辈了!” 丹顶鹤摇了摇头道:“不过先将你的伤治一下吧,你这用功过度,亏损的厉害。

”说着就见他头上的那抹红顶散发出耀眼的红光,他将头微微一低,那抹红光便钻进了辞月华体内。

青姿的那团地魂自己还没有处理好,需要修为,他也知道自己此刻不能逞强,于是便立即道谢而后便坐下调息,觉得好了两三分之后就将渡厄召出来。

那团地魂此刻还处于零散状态,他用自己的灵力将其包裹,一点点将其融合。

一夜的时间过去,辞月华惨白着脸吐出一口浊息,踉跄起身走到青姿的房间,看着那张陷入昏迷毫无情绪的睡颜,辞月华眼神一暗,其间酝酿着各种复杂的情绪。

怪不得,怪不得之前她会那样问自己,原来竟然是这样的么? 在将那团地魂修复之后,他竟然看到了那地魂中所存在的记忆,所有关于他们之间的,欢喜,不甘,厌恨以及憎恶。

他在记忆中亲眼看到她被诬陷被指认,看到她被自己用净髓液折磨的死去活来,看到她被绑在诛神柱上被自己冷酷的说出逐出师门,被自己亲手挖去灵核废去修为! 他当初就是这么对她的吗? 所以,当初她才会突然想要离开昆仑山,突然对自己那样的态度,都是因为这些是是吗? 若是那天自己再回去晚一会儿,她是不是就真的走了? 好像没什么可怀疑的,那样的事情发生在谁的身上,谁都会受不了。

只是他曾那样对她,她竟也没有想着杀他报仇么? 原来他不经意的话竟然就是在她的伤口上撒盐,他竟然做了这么残忍的事情,当时她是什么心情,会不会很失望? 又会不会很害怕? 没回想一点点,辞月华都很想回到那时将说出这句话的自己掐死! 他伸手温柔地摸了摸青姿的脸,眼神充满着宠溺以及愧疚,“你要好起来,我不会用净髓液给你清除鬼气了,我们找别的办法,我不会再让你受一丝疼痛的,好不好?” 说完,他将那一只地魂打入青姿体内,帮助她慢慢融合。

这地魂以经被他净化,再没有了之前的那些戾气,而且也将过来之前的事情给抹去了,知道青姿不愿意再要现在之前那样的地魂,所以他也不想让青姿记得之前的那些事。

待到青姿气息平稳之后,辞月华方才松了一口气,而后看向赶过来的丹顶鹤,“鹤前辈,这段时间青姿就靠你护佑了,晚辈会尽快寻回她的另一块神魂。

” 丹顶鹤随意地扇了扇翅膀,口出人言:“你去吧,这里不用担心。

” 这边青姿则一直安心待在辞月华身边,虽然她总是会疑惑自己之前的经历到底是不是一场梦,但是现在待在自己的心上人身边她也很满足。

她看着他一直天南海北地寻找自己剩余的灵魂碎片,时不时看她抱着自己的碎片自言自语。

她想过进入到自己的灵魂碎片中去,这样虽然还是残缺,但是她也可以在辞月华面前现行了。

可是几次尝试无果,所以青姿暗自猜测或许得等到师尊将那些碎片合成之后方才能够让自己重回世间吧。

之后她就那么跟在辞月华身边也不知道过了几年,终于见到他喜笑颜开。

“集齐了,终于集齐了!”辞月华热泪盈眶地看着手帕之中放着的那一枚人魂。

“虽然只是人魂,但是想来应该足够了。

”辞月华如同捧着稀世珍宝一般紧紧盯着那枚荧荧发光的人魂。

青姿听他说足够了,便又开始往那团人魂里钻,可是却被什么东西给阻挡住了,竟是靠近半分不得。

青姿觉得奇怪,就看向辞月华,正好看到他正结印,那印复杂难辨,至少她自己是半点也没看明白。

结印的过程中,青姿清晰的感受到辞月华身上的气息在一点点变弱,等到印结成之后,地面便出现一个漩涡,里面正往外散发着阵阵寒气。

辞月华捂住胸口,目光依旧紧紧盯着青姿的人魂,微微笑了一下,“这一世,我们已经没有缘分了,我用时空穿梭送你回到最初的时候,我们重新来过。

你放心,我在你的灵魂上打了印记,只要他感受到了你的回归,就会在潜移默化中改变,这一次我不会再让你被我伤害了。

你在那里一定要等着我,我很快就会过去找你!” 青姿倏地瞪大了眼睛,真的不是梦,她真的重生了,还是师尊助她重生的! 然而她已经来不及多想,在辞月华将自己的人魂送入漩涡之中的时候,她自己也被吸了进去。

“青姿,你还要睡多久?别睡了,起来好不好,睁开眼睛看看我好吗?” 这声音既熟悉又温柔,就这么毫无防备地传入了她的耳中,只是还不待她有什么反应,下一刻又出现一大堆的记忆填充进了她的脑海之中。

房间里,丹顶鹤慵懒地趴在一旁的软塌上,黑溜溜的眼睛嫌弃的瞥了辞月华一眼,忍不住开口:“哎哟,我说你行了啊小子,这三年了,你日日都在她面前说这句话,有完没完啊?你说了她又不醒,还白费那口舌!” 辞月华却坚定的回答:“不,她会醒的,她听到我的话就肯定会醒过来的。

” “切,她要醒早就醒了,还需要你唤她三年?” 辞月华转头看向丹顶鹤,声音诚恳,“鹤前辈,您再帮晚辈看看,她的身体是不是还没好?” “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她的身体早就痊愈了,关键看她自己愿不愿意醒过来,她自己不愿意醒,这怪得了谁?” 辞月华闻言握紧了身侧的拳头,不愿意醒么? “阿姿,你醒醒,醒醒好不好?只要你醒过来,我以后什么都听你的,再也不对你凶,你醒过来看看我好不好?别睡了,真的,别睡了!”话到最后,辞月华竟然哽咽了起来。

丹顶鹤最见不得他这个样子,以前好好地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现在怎么就成了这副模样呢? 温柔起来腻死人,难过起来都看得人心疼,他以前也不这样啊,怎么突然就变得矫情起来了,看得他这个老人家哟,难受得紧。

青姿感觉到了手上的湿热,眼睫微微闪动,如同破茧成蝶般终于慢慢睁了开来。

眼前的景色从模糊渐渐变得清晰,想起之前听到的话,她微微侧头便正好与呆滞住的黝黑眼睛对视到了一起。

“师,尊?”青姿心下有些讶异,沙哑着嗓子开口,眼前的师尊竟然与之前她看到的那个师尊重合到了一起,同样的胡子拉碴,同样的不修边幅,以至于青姿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此刻自己到底是在梦中还是在现实。

这道呼唤声终于将呆愣中的辞月华唤回了神,只是他没有理青姿,而是如同一个毛头小子一般大呼小叫起来:“鹤前辈,鹤前辈,快,您快来帮我看看,醒了,阿姿醒了!”虽然叫着丹顶鹤,可是他的目光却一刻不离青姿。

刚准备眼不见为净离开房门的丹顶鹤闻言顿时止住了脚步,惊讶地看过来,三两步走到青姿面前上下扫了她一眼,而后又转身朝着屋外走去,一边道:“放心吧,是真醒了。

” 小两口的重逢时刻,他这个老人家还是回避一点比较好。

辞月华这才放下心来,伸手想要触碰青姿,却又退缩了,只是眼睛依旧看着她,里面盛满了柔情与宠溺。

青姿心下有些疑惑,师尊这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态度转变地这么彻底? 还有那声阿姿,那是当初她身为鬼王之后逼着他这么叫的,可是他现在却叫了出来。

想起恢复意识前听到的那句话,青姿有些怀疑,难道现在的师尊也恢复前世的记忆了? 看着眼前有些手足无措的辞月华,青姿再次疑惑地叫出声:“师尊?” 辞月华身子一僵,缓缓笑了一下,声音温柔,与往日的清冷大相庭径,“你终于醒了,对了,喝水。

” 见她嗓音沙哑,辞月华才反应过来她还没有喝水,立马急匆匆地去倒了一杯水递到她唇边,竟是要喂她。

青姿赶忙用手接过来,轻声道:“我自己来就好。

” 这么热情,她哪里受得了! 辞月华眼中划过一抹失落,缓缓收回手。

本来就觉得有些无措的辞月华见对方直直地看着自己,心里也是直打鼓,还是忍不住开口问她:“怎么了?” 青姿笑得甜甜地,开口夸赞:“师尊,你现在这个样子也好好看。

” 她说的可是良心话,要知道,她可是跟在这样的辞月华身边长达三年之久哦。

此刻他胡子拉碴的,哪里还有以往风姿绰绰,俊美无双的模样。

若是早知道今日青姿会醒,他一定会将自己打扮的俊美逼人,这下可好,也不知道她会不会就此嫌弃自己呢! 说完之后他没有急着走,而是看向青姿,看她的意见。

青姿自然明白他是要去干什么,却装作不知道一般点头答应。

得到青姿的同意之后,辞月华再不多留,几步走远。

青姿看看四周的环境,想到方才的鹤前辈,知道自己现在是在青岩山。

感觉自己身体轻盈不少,她也就没有继续在床上躺着,而是下地走出了房间。

你说话还算数吗 她住的房间内还是前世的那一间,因此出来之后,眼前的景色也是记忆中的那般熟悉。

前方还是那个飘满桃花的桃林小院,桃花树下的石头上,丹顶鹤依旧老神在在的伏在上方,时不时梳理一下自己的羽毛。

“鹤前辈。

”青姿走过去打了个招呼。

丹顶鹤这才扭头看了她一眼,道:“感觉如何?” “晚辈身体已经无碍,多谢前辈出手相救。

”说着,青姿恭恭敬敬向她行了一礼。

丹顶鹤似乎对她这番作态有些诧异,脑袋一上一下打量了她一番才开口:“你的变化倒是挺大。

” 青姿心下疑惑,这一世他们不过是初见,他为何会说出这番话来? 丹顶鹤似乎也知道她心下的疑惑,顺口解释了一嘴:“上一次你来这里的时候还一副满怀心事怨天尤人的模样,可真叫人看不上,” 青姿心里一惊,“前辈你……” 丹顶鹤点点头,“没错,老夫也是拥有前世记忆的妖。

” 青姿心下惊奇,眼中也表现出一副“竟是这样么”的神色。

“看来这一次回炉重造倒是将你改造的好了很多。

” -一次能搞50万的路子欢迎你!

本文来源:http://www.aiyayasp.com
本文作者:DC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