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赌把自己毁了怎么办
网赌把自己毁了怎么办 他是没有钱再点一桌子酒菜来吃喝的。

但他却毫不紧张。

因为身上还剩下最后一身像样的行头。

“客观您是打尖儿还是住店?” 就冲着他这身儿心头,小二如此问道。

“打尖!” 萧锦侃说道理直气壮,实则口袋里一个铜板都没有。

“大堂还是雅间儿?” 小二接着问道。

“雅间儿!” 小二笑盈盈的迎着他上了二楼。

心想又来了为有钱的主儿,想必等会儿的赏钱一定少不了。

萧锦侃竟是没有丝毫忐忑。

他觉得饿了就要吃饭。

而且吃饭决计不能敷衍了事。

一定得吃喜欢的,吃好的。

所以他很是理直气壮。

至于吃完之后的事。

那就吃完之后再做考虑。

无须现在就去担心。

要知道心情是很影响胃口的。

一旦开始担心些什么,怕是要少吃下半只烧鸡。

萧锦侃这就这么大马金刀的点了五十来个菜。

不是他能吃这么多。

而是他已经想好了托身之侧。

五十多道菜。

每一道菜只吃几口。

似是口中吃了什么腌臜之物一般。

吃到最后一道菜时,他都没咽下去。

直接“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小二大惊。

心想这爷是犯了什么病? 一顿饭吃五十来道菜的人,可千万别在自家店里出点事儿才好。

“你们这菜是怎么做的?把厨子给我叫来!” 萧锦侃端足了架子,摆足了谱说道。

“罢了罢了,我亲自去后堂和他说罢!” 还不等小二吱声,萧锦侃就摆了摆手起身接着说道。

同时,还从桌子上随手端了一盘菜。

“你这道菜时怎么做的?” 萧锦侃把菜盘重重的放在后堂的案板上说道。

那道菜就是一道炒时蔬。

酒楼给取了个雅致的名字。

叫做‘荷塘月色’。

这菜。

只需要油盐,却是谁都能做得出来。

厨子被萧锦侃这突如其来的抱怨弄得一头雾水,连忙看向他身后的小二。

没想到那小二哥却也是摊了摊手,没帮上他任何。

“虽然是素菜。

但素菜淡雅,却是最见功力!你看你这芹菜每一段切的都不够整齐,那当它们入锅时,如何能够保证收到的火候一样?” 萧锦侃不知从何处拿出一双筷子。

把这一盘“荷塘月色”中的芹菜一段段的挑拣出来说道。

厨子定睛一看,觉得自己切的并没有什么问题。

至少不用尺子量,是决计看不出有任何差别的。

萧锦侃眼见没能说动这厨子。

转身抄起了菜刀。

从篮子里拿出了三根萝卜五根黄瓜。

眨眼间萝卜成条,黄瓜做片。

萝卜条纤细柔软,宛若冰飞霜。

黄瓜片轻薄飘柔,好似风吹雪。

透过这萝卜条,黄瓜片,都能透出人影儿来。

厨子不由得被这般惊世骇俗的刀工所折服。

当即就要拜他为师。

萧锦侃想自己以地宗境的修为,再加上以剑法舞菜刀,不把他镇住才怪。

不过他只是想借此白吃一顿,并没有打算真成为这厨子的师傅。

何况,他也不会做饭。

因此找了个托词先行离开。

而那五十多道菜,厨子拍着胸脯说就当是他的拜师宴了。

可惜。

景平镇太小。

即使萧锦侃走的再慢,却是也没有足够的时间把那段时光细细回忆一遍。

此刻,他已走到了叶伟的饭堂前。

而这饭堂的小二,厨子,掌柜——叶伟,就是他的师傅。

不过当年萧锦侃的另一个问题,叶伟却是给了他极为明确的回答。

“那师傅为何要收我为徒?莫不是觉得我变成了瞎子很可怜?” “天下可怜人多了,我要是都收了当徒弟,给我五王之位也得让你们吃穷了。

” “那就是我可怜的很特别。

” 萧锦侃笑嘻嘻的说道。

“的确是因为你特别,不过不会因为可怜的特别。

” “那是因为什么?” “因为你的自身和生活,无论出了何种变故,你都能很快通达,并且随遇而安。

” “我只想和别人有所不同,和别人的生活也有所不同。

刚瞎的时候还是很沮丧的。

但后来我觉得,瞎子难道不就是很大的不同?所以我就不沮丧了。

因为和我的初衷没有丝毫违背。

” 说完他却是愣在了原地。

因为先前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的事,却是在不经意间想通了。

师傅不在他眼睛被熏瞎前救他。

就是因为师傅比他自己还清楚自己的本心。

知道他要的是什么,追求的是什么。

“你特别在既有木石心,又有云水趣。

” 叶伟对着萧锦侃接着说道。

萧锦侃背着手站在饭堂门口喊道。

没有人回答。

但萧锦侃却听到后堂里传出来一阵“乒乒乓乓”的声音。

他寻声朝着后堂走去。

发现自己的师傅叶伟,正和铁观音在打铁。

他们二人把做饭的炉灶重新修建了一番。

炉子里加了个风箱。

灶台上拓宽了烟道。

此刻叶伟轮着小锤,铁观音轮着大锤,正在敲打这一块铁锭。

“师傅你这是……” 萧锦侃颇为诧异的说道。

“换水!” 萧锦侃不知叶伟在和谁说话,却是没能反应过来。

“帮小孩子打水那么积极,师傅教你换一桶凉水就装听不见?” 萧锦侃面露苦笑。

但身形却是不满。

立刻就把叶伟身边木桶里的水给换了。

看样子,是给这铁块淬火用的。

萧锦侃不知道师傅这是要做什么 不过师傅做什么,对他而言都不能算是奇怪。

只是许久未见,有点差异罢了。

萧锦侃并不知道铁观音是谁。

只是觉得这人气度不凡。

身上穿着一袭红袍。

但那红袍上却是沾满了污渍。

黑与红。

虽然是绝配。

但如此这般的点缀,倒着实是很难美观。

何况只片刻的功夫。

铁观音就拿着自己这金贵到连雨水都不能沾湿的大红袍,擦了两次额前的汗珠。

初遇不见怪 萧锦侃静静的看着二人敲敲打打。

旁人看上去未免会有些奇怪。

他明明有一肚子话,满脑子事。

为何却就这样默然而立,一言不发? 但萧锦侃却是知道。

自己什么都不必说。

也什么都不必问。

师傅既然能知道自己方才给镇中的小童打了井水,便也能知道自己此次前来所谓何事。

至于这些事能不能得到师傅的解答,却又要另说。

起码现在。

师傅却是顾不上他。

就在萧锦侃准备到前厅去搬一把椅子坐下时,叶伟却突然停下了手里的铁锤。

“今天就到这里吧。

” 叶伟对着铁观音说道。

他也停了手。

直起了腰。

“师傅是在冶炼什么?” “铁锹。

” “还有锄头。

” 铁观音补充道。

萧锦侃不知道为何师傅要打造铁锹和锄头。

但既然师傅做了,就一定有他的道理。

毕竟在他的印象中。

叶伟是全天下最能找借口的人。

对于这点,怕是没有之一。

当晚萧锦侃从酒楼中离开以后。

思考的问题只有一个。

那便是去何处睡觉。

客栈可不比酒楼。

没法儿子用他的一身修为和惊奇脑筋糊弄过去。

掌柜的一定是要看到银两才能给他号房。

可是他又着实不想天为被,地为床。

想当时他丢了镖后,就过过几天那样的日子。

那种滋味实在是令他不堪回首。

穷人虽然不能顿顿大鱼大肉。

但家徒四壁者起码也能有一方栖身之地,遮风挡雨。

可是萧锦侃没有。

他觉得自己连个猴子还不如。

猴子起码有伙伴,有家人。

有一个温暖的窝。

萧锦侃却只是孤身一人。

除了身上这身看得过去的行头之外。

两袖空空。

口袋也空空。

唯有肚子里装了不少玉盘珍馐。

但这些好吃的迟早要被消化殆尽,去往那五谷轮回之所。

一想到这里,他就有些后悔。

早知道那酒楼的厨子如此好糊弄。

先前就不应该故作高深的每道菜只吃几口。

至少应该吃下去半盘子才对。

其实萧锦侃依旧吃饱了。

但对于他这样下顿没有着落的人来说。

多吃几口,就能让自己饿的慢一些。

只要饿的慢一些。

说不定就能寻摸出什么其他的办法再去吃饱一顿。

显然。

这次他没有找到其他的办法。

所以他选择去偷。

本来他对这样的小偷小摸是极为不屑一顾的。

在他心里,即便要做个坏人,也要当个名扬天下的大盗才对。

而且只抢那些奸商与坏官。

天下的奸商虽多。

坏官也不少。

但萧锦侃却一个也不知道。

总不能因为别人穿的衣服好些,住的房子大些,就去抢吧? 万一抢了位乐善好施的老员外该怎么办。

岂不是把肠子都悔青了。

可是好汉难耐肚中饥。

人若是饿极了。

那些满脑子的仁义道德却是全都可以丢在一旁。

萧锦侃开始四处寻摸。

他想找个好下手的宅邸。

里面的人既不要太富,也不要太穷。

因为他知道太富的人往往很小气。

你拿了他一两银子,说不定都能追你追过八条街。

而太穷的人,家里又没有银子。

依照萧锦侃的性格。

说不定看对方可怜,还会把自己唯一能看得过去的这身行头脱下来送出去。

只有不太富又不太穷的人,最不计较。

拿了也就拿了。

无非懊悔一阵,叹气几声。

明朝太阳一起,鸡叫三声。

一觉起来却是就能释然于心。

可是这样的地方很难找。

萧锦侃边找边骂自己。

骂着骂着,他就扇了自己一耳光。

不为别的。

而是他觉得自己着实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所以他想把自己的脸面打碎。

若是早先能预见到今日的境况。

他说什么也不会推辞雇主的双倍酬劳。

虽然给他再多的钱。

他还是会全都花在青楼中。

砸到那位手捧夜壶的龟公的头上。

但起码能吃饱饭,还有酒喝。

晚上也有地方睡觉。

青楼的床很软。

一躺上去。

整个身子骨就软了。

人好似不断的往下陷入一般。

青楼的被子也很香。

都是专门熏过的。

但并不刺鼻。

刺鼻就显得过于刻意。

萧锦侃不知道那被子上熏的是什么香。

只是每次闻到那香味之后,酒劲都会上的很快。

本是三斤的酒量。

却是一斤半都没喝到就醉了。

不过这一耳光倒的确是让他清醒了许多。

他决定要学学那青楼中熏过香的被子。

既要有实际的作用。

还不能太过于刻意让旁人觉察。

想着想着,萧锦侃竟是走出了城。

这里他从未来过。

看天色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

不过他忽然看到了一处极大的府邸。

门前的匾额上写着‘金玉满堂庄’。

匾额下的土路上还有许多纵横交错的马蹄印与车辙。

“真是富在深山有远亲啊……” 萧锦侃在心中想到。

既然是个庄园。

又叫做金玉满堂。

那里面一定有很多钱。

萧锦侃动了心思。

但第一次偷东西,不免有些紧张。

所以他决定反其道而行之。

旁人若是行窃。

一定会悄悄翻过院墙,甚至跃上房顶。

但他不。

萧锦侃却是大大咧咧的推开了‘金悦满堂庄’的大门。

他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等待着庄内恶狗死命的叫唤。

但等来的却是一片寂静。

萧锦侃不知道这么大的庄子内为何不养狗。

不过这也是他从别人嘴里听说的。

那就是富贵人家的大宅院,都会养几条狗。

萧锦侃不明白其中的原委。

因为就算是养了一百条狗,也挡不住他一个地宗境的武修一招。

他走进了庄子内,四处一打量。

先前的欣喜顿时一扫而空。

因为这是一个破败的庄子。

除了门庭能看看之外。

里面的屋子不是垮了一半,就是没有窗子。

实在不像个人住的地方。

可是萧锦侃也实在没有力气再去找别的富户了。

他决定就在这里将就一夜。

就算是冲着这‘金玉满堂’的名字,说不定也能给自己带来点好运气。

他没有力气不是因为走得路太多太久累得。

而是因为他又饿了。

人吃饱了会瞌睡。

饿了也同样会瞌睡。

就好像有些动物在冬天会进入休眠一样。

肚子里没有了食物,就得节省身体中的能量。

因此睡觉无疑是最好的方式。

萧锦侃从来都觉得众生平等。

人和老鼠在本质上没有什么区别。

只是长相不一样罢了。

不过他也见过长得像老鼠的人。

也见过老鼠偶然间露出人的神态。

他透过那些破败的窗子,看到屋内的家具却是一应俱全。

这倒是一番意外之喜。

有张床起码要比睡到那些神庙的供桌上舒服。

也比卧在马棚的草垛里舒服。

但夜里一不留神就会被马啃了耳朵。

至于那张床该有多脏。

萧锦侃却从不考虑。

尘世尘世。

这人间,这世道。

本就是由尘埃土粒构造而成的。

何况他也有好些时日没有洗过澡了。

没洗澡的脏身躺在没打扫的尘床上,倒还是一番绝配。

萧锦侃低着头一路往里走。

因为越是里面屋子一定越是富丽堂皇。

终于他找到了这‘金玉满堂庄’里面最大的一间屋子。

他看到这间屋子门窗完整。

房顶的瓦片也很齐整。

萧锦侃喜洋洋的推开了门。

右手边就是一张精美的大床。

只是床上却已经躺着一个人。

夜色昏暗。

屋内也照不进月光。

萧锦侃不知道那是一具尸体还是活人。

他不怕尸体。

因为死在他剑下的人已有不少。

他怕的是活人。

因为活人都会说话。

会说话就难免要讲规矩。

眼下最浅显的规矩就是先来后到。

对方比自己先来到这‘金玉满堂庄’。

又比自己先睡在了这一张大床上。

所以自己却是没有任何道理让对方起身,把这张床让给自己。

不过很快他就打消了自己这般念头。

因为对方实在不像一个活人。

不但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甚至连喘息的声音都没有。

萧锦侃正想靠过去,看个仔细时。

对方却突然侧过头来。

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

这便是他和自己师傅叶伟的第一次见面。

“你知道不知道在别人睡觉的时候闯进屋子是一件很没有礼貌且很危险的事情?” 萧锦侃强音的说道。

他意识到自己本就是想来偷东西,当大盗的。

所以这气势一定要足。

要是被对方一句问话就压住了。

传出去岂不是惹人笑话? 凡事都讲究个开门红。

这是他第一次如此。

一定要赢才行。

至于赢的东西,就是对方身下的那张床。

“就算讲先来后到,这里也是我先占了。

” 他一看萧锦侃就是个毛头小子。

-网赌把自己毁了怎么办欢迎你!

本文来源:http://www.aiyayasp.com
本文作者:DC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