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七星彩网站投资
注册七星彩网站投资 他自嘲时,心里始终浮现那位仙女的音容。

不知为何,与心中那道倩影相比,修仙与生死都显得无关紧要。

司道觉得,若是那所谓的“道心”真存在,那么他的这颗“道心”便是动摇了! 合欢仙境 第四节、授道 清晨,西北方向,艮卦石岛上有郎朗诵读声传出。

艮卦由四块短岛和一块长岛组成。

其西边短岛的尽头,悬崖边立着一座精致的书院。

书院教室内,先生正在授道,二十个名学生认真听讲。

学生俱是十六岁的少年。

先生讲解无上仙法——《太上忘情》。

少年听课极为用心,认真笔记,生怕遗漏一句话,生怕错听一个字。

其中,一个少年就显得格外突兀。

当仙鹤飘过,当那浮云变幻成有趣的模样,他会露出笑容。

欣赏了大概半个时辰,他才缓过神来,重新把精力放在课堂之上,听授道的结丹师叔讲那《太上忘情》。

“忘情,那是不是宗门之情,亦要忘?”他突然开口道。

声音很小,可整个班都安静下来。

整个班的少年都在看他,授道的结丹师叔也在看他。

少年们或紧张,或戏谑。

他自己倒是没事人一样,一点感觉也没有,脸上没有半点窘迫,平静地看了看周围,又平静地看了眼授道师叔。

“你叫什么名字?”授道师叔开口问道。

“司道!”他如实回答,没有任何忸怩之态。

再之后,授道师叔并未有追究的意思,继续上课讲解,学子们也继续听课、笔记。

刚才的一切就好像没有发生一样。

如此,司道也没再看窗外,而是翻开了书籍,这是《太上忘情》的,内容简要。

大体意思是说,修仙之人需得无欲无求,心中空无,方可与天地同一。

看了会书,或许是觉得没啥意思,他又将目光看向了窗外。

授道师叔没有理他,其他同门也是一样。

司道已经十六岁,却没能突破先天。

这样的人根本没有前途可言,也与大道无缘。

在外人看来,司道应该听不懂玄妙深奥的《太上忘情》。

如果不是运气极好,司道根本不可能通过试炼,重新返回宗门。

一个班级总有几个底层透明人。

司道便是这个底层透明人。

司道的性格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也没多少人在意。

反正,表象来看,司道和以前一样沉默少言。

唯有与司道对视时,唯有见到那双深渊一般平静的眼眸时,同学们才稍微感受到司道的变化。

怯懦、紧张的司道消失不见。

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淡然、无谓的司道。

他行为古怪,迷迷糊糊的,像是失忆一样,忘记许多事情。

当然,所有人都忙着追求仙途大道,都将精力放在《太上忘情》上,根本无心在意这样的小事。

长生面前,谁还会心有他物? 早课结束,学子们纷纷告别授道师叔。

司道亦然。

他走出教室,周围全是少年。

少年们来去匆忙,或洋溢笑容,或抑郁不安。

彼此之间不怎么交流,眼里只有前面的路,偶尔见到司道,才会多看一眼。

谁让司道是合欢宗的“名人”呢! 诸多学子刚出教室,就从怀中取出千纸鹤。

千纸鹤落地,迅速变大,载着少年们离去。

一时之间,漫天都是色彩缤纷的千纸鹤。

这其中,一名少年显得尤为突出。

那个少年并未使用千纸鹤,而直接御剑飞行,引得周围一片羡慕。

修仙三、四载,这少年便掌握御剑之术,真可谓天之骄子。

司道认识那个少年,不是叶木,又是谁? 司道安静地走到一边,靠着悬崖边的围栏,吹着风,呆呆地看着百里之外的碎岩环,直到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

“怎么又发呆?” 来人声音悦耳,带着一个阳光的笑容,很舒服,面容还有几分稚气,却已称得上是英俊的少年郎。

不过,在这合欢宗,如此英姿也不过是平平而已。

毋庸置疑,来人自然是司道唯一的朋友——程洋。

这几天,司道确实神魂颠倒的,非常呆滞,非常迟钝。

要说缘由,司道的内心总是浮现出一张绝美的仙容,令人沉醉。

如此一来,他哪里有心思做其他。

经此一事,司道也总算明白,在合欢宗内,男女为何要分开修行。

除此以外,司道也已经知晓身世和经历。

他和一般的弟子不同,一般的弟子是在十二岁的时候,通过试会,被千挑万选,进入合欢宗。

而他是自小生活在合欢宗。

他的父母是合欢弟子。

在司道5岁的时候,他的父母救人身亡。

所救之人便是傅倩雯。

傅倩雯是合欢宗的圣女,千年一遇的圣女。

十二岁入仙门,一个月突破先天,十七岁筑基,二十七岁结丹,破了合欢宗的最低年龄记录。

如今,傅倩雯不过三十八岁,却已是结丹六层,和同辈相比,即使在年龄上多一个零,依旧年轻。

当初,或许正因这恐怖的天赋,合欢圣女才会招来祸患。

只可惜,当年刺杀圣女之人,到现在也没半点线索。

再之后,圣女为报答恩情,将司道选为仙侣。

这是圣女的特权。

只不过,谁也没想到,一个五岁的孩子会被选为圣女的仙侣。

司道成为合欢宗有史以来唯一一个自小在仙境长大的孩子。

按照合欢宗的规定,5岁以上、12岁以下的孩童是不能留在合欢宗的。

只有通过试会,只有真正优秀的人才能在12岁的时候,通过层层考验,成为合欢宗的弟子。

合欢弟子修忘情之道。

所谓忘情,便是连亲子之情亦要忘。

所以,司道不是以合欢弟子的身份呆在合欢宗,而是以圣女未来仙侣的身份留在合欢宗。

然而,谁也没想到,司道天赋如此低微,已经十六岁,却连先天都未曾突破。

要知道,司道自小生活在合欢仙境,其修行的速度应该远超其余人才是。

渐渐的,婚约之事从一件趣事变成一个笑话,没有人放在心上。

现在,司道已经长大成人。

圣女也算归还这份恩情。

事实上,十六岁的宗门试炼时,所有人都觉得司道不敢接受试炼,认为司道会选择退出宗门。

可是,谁也没想到,这个尚未突破先天的凡人不仅接受试炼,而且完成试炼。

当然,司道虽然引起众人诧异,却依旧是先天都未曾突破的废物。

司道若一直坚持留在仙门内,若一直不能突破至先天境界,迟早会在死在宗门任务中。

对于这些,司道自不在意。

几日来,他都是平静的模样。

与程洋汇合后,司道淡定地取出千纸鹤,准确前往完成“照料灵田”的工作。

每日授道结束,他们需要抓紧时间,才可以在夜幕降临前开始每日的修行。

“今天要参加‘仙凡论’。

所以,我们今日不需要去照料灵田。

”程洋兴奋道,“你知道么?这届仙凡论将由江师叔亲自主持。

” 合欢仙境 第五节、仙凡论 仙凡论是仙凡之别的论述。

每届学子完成初次试炼时,宗门都会举办仙凡论。

合欢弟子从十二岁入宗门,接受宗门教育,生活在宗门之内,几乎与外界隔绝。

而执行试炼任务的过程便是学子们重临凡间的过程。

他们将以仙人的身份重新接触凡尘,体会仙凡之别。

仙凡论在“艮卦”的长岛广场上进行。

司道与程洋赶来此地时,这里已经挤满人。

许多年长的师兄都来围观。

这些人并非是来听“仙凡之别”,而是来此一睹“江师叔”的仙容。

司道对“江师叔”并不陌生。

他初临世界,遇到第一个人便是叶木——合欢宗的少年天才。

而叶木最崇拜的人就是这位“江师叔”。

此刻,一位青年就伫立在广场中央。

他偏瘦,身躯却很直,像是有一股气撑着,一身白衣与他的肤色相衬,容貌如画,令在场所有少年自愧。

他有天人之姿,却没有半点傲然之色,反而温儒异常,让人心生亲近之感。

授道师叔们站其身侧,恭敬,没有半点虚逶。

平心而论,司道从未见过这样的人物,仿若从书画中走出一般。

大概只有之前偶遇的那位仙子才能与之比较一二。

据称,合欢宗的大小事务都由这位江师叔一人决定与处置,其地位可想而知。

他站在那儿,气质儒雅,似有魔力,眼神扫过,就令众人安静。

“今日论仙凡之别,我将点几位试炼出色的学子上台论述。

”江师叔说话的声音清楚而不刺耳。

就好像,他是站在司道身旁说话一样。

紧接着,江一尘点了几个名字。

令人意外的是,这其中竟然有司道。

司道的修为极其低微,是同届弟子的倒数第一。

可这次外出历练中,他修为提升却非常高,直接从后天八层达到后天圆满。

所以,司道获得论述的资格。

在程洋的兴奋中,在众人的诧异中,司道缓缓走上台。

司道认识的叶木同样上台。

叶木本就拥有炼气三层的修为,远超他人,又在试炼中突破至炼气五层。

他上台,乃是众望所归。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羡慕不已。

“何谓仙凡之别?”江师叔问话。

率先开口的人是叶木,他早有准备,思维清晰,行云流水道: “我自小修行,不问俗事,十二岁起就在宗门之内,这是第一次外出历练,也是第一次真正了解俗世,在我看来,俗世和合欢,完全就是两个世界。

1.凡人寿命短暂,不到修仙者的一半; 2.凡人无法御剑飞行,一辈子困在一个地方,所食、所见、所闻,都平庸至极; 3.凡人弱小,受疾病侵害,身体脆弱,如地上蚂蚁,容易陷入苦难; 4.凡人忙碌,终其一生,都在为生活奔波,却从不知世界有多大,却不知生存的意义; 5.我们的世界,不是凡人可以想象,随意一指,可以让凡人生,亦可以让人凡人死;即便是高高在上的文武百官,在我们面前,一样需要恭恭敬敬。

虽然样貌相似,可仙凡之别,简直如两个物种,本质上是不可逾越的。

” 叶木总结得很到位,很直白,也很激进。

可其言一出,立刻引得众人的赞同。

虽然众弟子外出历练不到二十天,可他们真正感受到了仙凡之间的差距。

哪怕他们只是最弱小的炼气弟子,可比起凡人而言,那真是贵不可言,不可同语。

凡人的烦恼对于他们而言全是微不足道的。

这些认知,不仅是他们认可,春国上下每一个凡人一样认可。

每一个见到他们的凡人,都本能地摆出卑微、低一等的姿态。

尽管他们都是十六岁的少年,可当他们回到自己的家族,却立刻获得了强大的话语权。

不论是父母长辈,还是兄弟姐妹,无一不对其表露出羡慕和尊敬。

这些都是在合欢宗内不曾感受到的。

叶木所言,虽然直白,却是每个人都认可的,是仙凡双方都认可的。

如此,那大概就是对的。

所以,叶木发表完看法后,其他学子代表纷纷点头,除了司道,除了司道死死地皱着眉头。

“司道,你有其他看法?”江师叔看向司道 ,开口询问。

“我不知道!”司道如实回道,“我还没有看见仙凡之别。

” “荒谬!”叶木听之,立刻皱眉,反问道,“你当初与我一同前往淮河县。

难道,我刚才所言,不是你之所见?难道,我刚才所言,不是仙凡之别?” 他急于反驳司道,就没在意其他。

司道继续摇头,看着叶木,开口道: “我自幼在合欢长大,幸被宗门赏赐,获得修仙机缘。

按理说,我的感触应该是最深刻的。

可是,这次前往俗世,我确实没有看到仙凡之别。

1.你说,凡人寿短。

可修仙者里面,又有谁能与天地同寿? 2.你说,凡人视短。

可你知道的世界,难道就是完整的世界?你可知,这举头天穹中有什么?你可知这漫天繁星是什么?你可知我们从何处源起?你可知修仙的本质是什么? 3.你说,凡人弱小。

可弱小本就是相对,我在江师叔面前,不一样弱小。

其弱小的程度,不比凡人与我之别,还要夸张得多? 5.你说,仙凡之别,如两个物种。

可若真是两个物种,我又从何而来?你又从何而来?第一位修仙者又是从何而来?难不成都是石头里面蹦出来的? 在我看来,你眼中的凡人,与我们并无区别,不过都是思维的寄生体罢了!” 司道一句一问,竟问得叶木说不出话。

叶木涨红着脸,只能说出一句:“歪门邪理,反正,仙凡就是不一样的。

” 台下的其他弟子也大都被司道给问住,可没人认可司道的话,都是和叶木一样,认为仙凡有别。

-注册七星彩网站投资欢迎你!

本文来源:http://www.aiyayasp.com
本文作者:DC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