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一个人欠钱穷到绝路
当一个人欠钱穷到绝路 乌图克一脸无奈:“就是这样的嘛!乌图克不敢骗你的嘛!他们就是霸王鞭的嘛,幻沙之海里头,死了很多很多的人嘛,他们大多数都是渴死饿死的嘛,死了之后,他们的尸体长出了一种植物,又细又长满身带刺,这些就是霸王鞭嘛,等霸王鞭长成之后,他们就能活动了嘛!瞧着和咱们活人,除了他们又高又瘦不知疼痛意外,外表没有两样的嘛,不过要是细细去瞧,他们的手心长着许多尖刺,若是被这些尖刺刺中,那就活不了嘛!” 朱老二越听越糊涂,怒道:“你在这胡扯什么!死人长成植物,植物再变成人,你怎么这么能编故事呢!就算你没骗我,那好端端的为何会来这里?而且不去找你麻烦,偏偏要上楼找我们这些外乡人!你今天要是说不出个一二三!就别怪我不留情面!” 乌图克哀求道:“你就别为难乌图克了嘛!乌图克真的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到这里来的嘛,朋友,霸王鞭没有找你,那是老天保佑,是你的福气,赶紧跟乌图克一起逃命吧,再晚一些就逃不掉了嘛!” 话音刚落,楼上一声炸响,一个个瘦杆子被扔下楼来,仔细瞧去,所有掉下来的瘦杆子都已经死了,最后出来的人朱老二打眼一瞧竟没瞧出是谁,再看一眼才发现是裴书白,此时裴书白头发散落,一目紧闭,右半身满是血污,肩颈处还留有尖刺,背后蝉翼法相竟出了八拳,原来这一群霸王鞭,竟把裴书白逼到开了八臂神像才艰难脱身。

顾宁搀着公孙晴下了楼,瞧见朱老二和乌图克,便明白过来,当即命道:“朱老二,把这老小子扣住,莫要让他跑脱!” 朱老二一听便来了精神:“老贼!你今天要是敢往外走半步,老子削断你的腿!”乌图克点头捣蒜:“老天保佑,老天保佑嘛!这些霸王鞭可都是杀人不眨眼的嘛,你们能把他们消灭了,那是咱们的福气嘛,这里本就是乌图克的家,有你们在,乌图克不会走的嘛!” 朱老二叹了口气:“唉,要不是他救了我,我真想揍他一顿,这见风使舵的老小子,太不老实了!” 裴书白摇了摇头,口中道:“没事,我还好,只不过这些瘦杆子是直接冲着咱们来的,师父那边恐怕也遇见麻烦了。

” 顾宁开口问道:“乌图克,你跟我们说实话,这些人到底是什么人?知不知道是谁派他们来的?” 不等乌图克开口,朱老二一脸嫌弃道:“问他也是白问,方才我已经问过了,说是什么霸王鞭,是死人成了精,你说这不是鬼扯淡的嘛!” 顾宁不予理会,慢慢走到乌图克身旁,伸出一指,点在乌图克腰间,乌图克瞬间变了表情,只觉一股极寒之力自腰间入体,饶是炎炎夏日,一身冷汗瞬间出满全身,竟是冷的牙关打颤,耳中听到顾宁说话:“今天你要是不说实话,我就把你活活冻死!” 乌图克哪里知道说话的是顾宁身体里的熬桀,只是瞧见一个面容姣好的姑娘,竟然说出如此阴毒之语,只得点头应允:“好好!我说,我说!你扯去手上功夫,我告诉你便是!” 朱老二瞪大了眼睛:“他娘的,原来你会好好说话,先前的嘛的嘛,原来是装出来的!” 顾宁冲朱老二喊道:“闭嘴!让他说。

” 朱老二哪里敢惹顾宁身体里的煞星,只好退至一旁,扶起裴书白和公孙晴坐好。

乌图克身上至寒之力稍缓,这才言道:“自打你们进了流沙镇,便被人盯上了,见到你们住在了我这里,就偷偷找到我,让我摸一摸你们的底细,你们说是戏班子,他们知道以后也没有戳穿,只是将计就计,引你们上钩,至于他们想做什么,这个倒没跟我说。

” 顾宁又问道:“你说的他们是谁?” 乌图克连忙回答:“就是哈迪尔和巴图尔他们。

” “我们与他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他们为何要盯上我们?这些霸王鞭到底是什么人?”顾宁说完手上发力,乌图克痛极大喊,连忙喊道:“哈迪尔为什么盯上你们我真的不知道,这霸王鞭的事我倒是可以说一说,霸王鞭是幻沙之海里头的一个神秘组织,据说是和天机先生有关,霸王鞭他们没有固定居所,只在沙漠中到处走动,平日里很少到流沙镇来,这次他们来这里,恐怕也是为了你们,只不过这只是霸王鞭一小撮罢了,他们手心里头的尖刺还未长成,若是来的是尖刺长成的那些人,今天你们能不能走出这客栈还真就说不好了!” 裴书白身中不少尖刺,听乌图克这般说,便问道:“你仔细说说,这些尖刺到底有何威力?” 乌图克瞧了一眼裴书白,摇头道:“这个我也不清楚,霸王鞭此前我也没见过,都是听说罢了,传言他们手心尖刺越长越锋利,他们的毒性就越强,反是被尖刺刺中的,十只有九都一命呜呼,活下来的也是重伤。

”。

裴书白又问道:“那你之前说的那些,有多少是骗我们的?” 乌图克摇头:“这件事里头,我是被威胁的,我若不帮着哈迪尔,恐怕我早就死了,不过先前我告诉你们的,也都是真的,拿出隆贵研制的药救他,也是我发自内心,今天我若是说半句谎话,叫我不得好死!” 端倪初现 裴书白还要再问,顾宁却道:“裴家小鬼,莫要再此间耽搁,咱们这里遇见麻烦,你师父那头也不会安全,咱们早点和他们会合,以免被人各个击破。

” 裴书白当及点头,朱老二也不废话,背起公孙晴向外便走,裴书白回头瞧了瞧乌图克,欲言又止,顾宁见状,啪啪啪啪手指轻点,在乌图克要穴连点数下:“不要想着通风报喜,我们安全了我自然会回来解你穴道,你好生看着我们的东西,若是动半点歪心思,你就等着寒冰刺骨,冻成冰棍吧!”说完便跟着裴书白离开。

许久之后,赤云道人和吴昊等人渐渐苏醒,睁眼瞧去竟是在监牢之中,五兽也陆续醒来,一脸不置可否。

见赤云道人醒来,一旁的公孙忆开口道:“你们醒了?” 赤云道人一见公孙忆,忙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难不成这天机先生是个恶人?” 公孙忆轻声道:“小声些,那老太婆绝不是天机先生,自打咱们进了这流沙镇,便被他们盯上,至于他们想做什么还未可知,只不过咱们处在下风,方才我瞧见你们中毒,知道自己脱身无望,索性也就不反抗了,结果被他们带到这牢狱之中,这会儿兴许冲书白去了。

” 赤云道人一听,顿时急了:“公孙忆!我瞧你平日里聪明的紧,怎么到了裉节上痴傻起来,我们几个被毒翻,那就莫要管我们便是,那边裴书白公孙晴哪一个不比我们重要,你竟然连反抗都不反抗,任由他们摆布,若是晴儿书白他们有个三长两短,我看你怎么办!” 赤云道人又道:“莫说你们几个,连我都没瞧见怎么中的招,你们别添乱了!公孙忆,趁着这会儿没人值守,我们杀将出去,不然就来不及了!” 公孙忆笑道:“稍安勿躁,虽然不知他们想要做什么,但也不像之前那般毫无眉目,那香案之后的老妇人,一瞧就是故弄玄虚,哈迪尔和巴图尔在一旁一唱一和,倒把咱们给迷惑住了,就在你们昏睡的功夫,我倒是仔仔细细地把事情捋了一遍,倒也有些头绪,只不过咱们的人分作两拨,只有等他们将书白晴儿带到这里,咱们所有人聚在一起时,再言脱身。

” 赤云道人怒道:“胡扯!哪有故意让别人抓住的,咱们身形受制,书白和顾宁再被抓,哪里还能脱身?你是被热傻了吗!” 吴昊却道:“公孙先生瞧出什么了?既然没法出去,倒不如说一说,咱们也好商议一番,总好过你一个人在这闷想。

” 公孙忆瞧了一眼吴昊,口中道:“先前在高楼外,我听见那老妇人的声音,就觉得似曾相识,而后进得门中,厅内烟气环绕瞧不真切,原以为是哈迪尔故意为之,想要营造一种仙境之感,后来细想却不是这么回事,因为这些人就是冲着我们来的,弄得如此朦胧只有一种可能,怕我们瞧出他们的身份,试问若是从未谋面过的陌生人,完全没有必要多此一举,所以这老妇人断然不会是天机先生,而是我们相熟之人。

” 赤云道人连忙问道:“咱们认识的人不在少数,这般对付我们的,难不成又是四刹门的人?” 公孙忆摇了摇头:“断定说这老妇人是四刹门的人还为时尚早,不过显然和四刹门脱不开干系,她把咱们忘川的事说的十分精准,足以证明这一点,这也是我为何要问她一些忘川细节之处,她并未作答,可见她也不是全然知晓,把我们囚禁在此处,并没有果断杀之,说明她虽然武功高强,也没有生杀予夺的大权,而且我可以肯定,这老妇人和哈迪尔本来的目标可能不是我们,就算他们跟四刹门有关联,也猜不到我们会从忘川脱身之后来这流沙镇,毕竟咱们来这里也是临时起意,所以哈迪尔和这老妇人肯定是有别的目的,只不过是咱们闯了进来,他们无奈之下才将我们引诱至此,而且在她不知道如何处置我们之前,只能将我们暂时关起来。

” 赤云道人只觉头大:“照你这么说,咱们是又进到一个局里了!当初你带着老头子走了一路,都不曾瞧出他的身份,我这话说出来你别不高兴,别的不说,四刹门的老头子和病公子,真可谓是机关算尽,你和他们比起来,还真是差上一截,反正动脑子不是我的强项,能动手的绝不废话,你说咱们该怎么办,我听你的。

” 公孙忆苦笑道:“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书白晴儿不和我们聚在一起,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强行脱身也不是做不到,只是脱身之后总不能丢下他们,先进幻沙之海吧?” 吴昊也问道:“公孙先生,您为何如此笃定,他们抓了裴书白之后,也要把他带到这里来?” 吴昊点头道:“所以这其一,老妇人和哈迪尔布这个局不是冲着咱们,咱们只是误打误撞闯了进来,其二,这老妇人和四刹门有关联,知道六道的事,所以在没有得到四刹门的消息之前,绝不敢擅自做主加害我们,其三,您和道长很有可能识得她的身份,不然也不会故弄玄虚,说自己是天机先生这样的谎话。

” 公孙忆暗赞吴昊,短短时间之内,能从自己的话语之中捋出头绪,属实不简单,当即补充道:“不错,还有其四,按说你们武功不弱,即便是对上六道三圣的苏红木,也不至于一招之内就被放倒,所以这老妇人绝不是真气过人,而是用的毒!” 赤云道人一拍大腿:“我就说嘛,哪有没走上三步就不省人事的!我还真以为是天机先生,能不着痕迹将我瞬间制服,原来用的是毒!真是阴险!” 公孙忆点头道:“既然是用毒,她的身份倒好猜了不少,当今武林使毒的高手也就那么几个,道长,她又是我们认识的人,你说说她是谁?” 赤云道人心突突狂跳,眼中满是惊诧:“不会是鸩婆吧!” 吴昊脱口而出:“是五仙教长老之一的鸩婆吗?” 公孙忆轻言道:“我也是猜测,也不排除武林之中有别人使毒能到这种境界,之所以我会想到是鸩婆,也不是没有理由。

第一,你们还记得乌图克给朱老二治伤之时,说的那段往事吗?那黑药膏本就是隆贵教主研制,当时给隆贵大哥守门的,就有鸩婆,所以鸩婆早在多年以前,就来过流沙镇,而且住的就是乌图克的客栈,可见她和乌图克很早之前就相识,乌图克帮着她诱骗我们,自然也说的通。

” 赤云道人摇头道:“你怎么就如此肯定乌图克是心甘情愿要帮鸩婆?又为何要救朱老二?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赤云道人急忙说道:“难道是五仙教圣女黛丝瑶?” 公孙忆点点头:“在十方狱中,隆贵大哥最担心的就是这黛丝瑶了,你还记得祭仙大典之时,鸩婆最为在意的也是这黛丝瑶,当初鸩婆也跟我们说,这黛丝瑶是她瞧着长大的,自然是关心不已,实则不是这样,隆贵虽然没跟我说这黛丝瑶的来历,但这个姑娘的身份绝不简单,方才我瞧见她一直低头,一副被控制的模样,应该是被鸩婆下了药。

” -当一个人欠钱穷到绝路欢迎你!

本文来源:http://www.aiyayasp.com
本文作者:DC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