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一分彩规律
埃及一分彩规律 任何事都有利有弊,有舍有得。

他的血统比不上青姿的血统高贵,想要得到那样的高贵血统,他就必须得承受高贵血统对自己身体的摧残。

在鬼族,血统之间的差距越大,所要承受的反噬伤害也就越大,朔风的血统很低,也正是因此才会有那么多人都不同意他几人鬼帝之位。

交换血统之事鬼族不是没有发生过,但很多都在换高贵血统之后也自身无法压制,被高贵血统反噬重伤身死。

而那些拥有高贵血统的人在被低等血统浸染之后也被低等血统污染,最后的结果就是高贵血统的人也没能活命。

所以交换血统这种术法在鬼族也是禁术般的存在,同样也没有人愿意去做。

但所有鬼族都知道,只有一天,鬼族的血统可坏处不受压制,那边是血月之日。

而朔风已经推算好了,三年之后就是红月之日。

不过是三年而已,他等得起! 宁因却犹豫,“三年,我觉得怕是等不到那个时候了。

” 宁因闻言心中一喜,这一茬她怎么没有想起来,她就看着这两人越斗越狠,到了最后再也解不开结才是最好。

而青姿还只能是她手里的一颗棋子,这种感觉就如她大热天喝凉水,浑身舒畅。

“好,就听你的,那我先帮她将记忆驱除。

” 天知道,辞月华在看到那段记忆的时候,他的心情事怎样的。

那种犹如整个人被放进油锅里煎炸的感觉,那种犹如被万箭穿心的感觉。

当她看着自己放在心尖上的人被宁因那般虐待,他只恨自己没有及时出现救下她,没能帮她将宁因给千刀万剐! 之前他还顾虑那些门派的看法,不能对她动手,没想到现在她会为了设计他们而主动现身。

左右无人知道她的下落,当初青姿所想,今日就让他来帮她完成。

那一段记忆太苦,辞月华怕青姿记起来那段记忆会对她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便自作主张帮她切掉了,但是属于她的仇恨,辞月华却没打算就这么放过! 即便如今是重新来过的一次,可是宁因与他们一样都是从前世过来的,对于他们来说,彼此之间的仇恨依旧根深蒂固,此仇不报,他又如何有资格继续站在青姿身边? 宁因也从自己的回忆中回过神来,神色冰冷地看着辞月华,那双阴戾的眼中带着浓浓的不甘。

“后悔?你居然说你后悔收我为徒?哈哈哈,可是这两辈子你还不是收下了我?你后悔又有什么用呢?你是我的人,你永远都改变不了,这是天命!” 辞月华冷哼一声,看也不看她一眼,声音冰冷无情:“执迷不悟!今天既然你主动现身,也免去了我们四处寻找你的踪迹。

以前你犯下的罪孽,今天,我就让你一次赎清!” 话音落下,辞月华便半分情面不留,直接就开始动手。

如今离开也已经来不及,不论是新仇旧恨,还是此时的情形都是必须将宁因先拿下。

不过这一次,他不会再给宁因翻盘的机会,他要将她的命给留在这里! “哼,辞月华,你伤不了我的,你就别白费力气了。

”宁因毫不慌张,气定神闲。

青姿闻言神色一凛,她不觉得宁因这是信口雌黄,而且此刻除了她这里再无旁人,除非她真的有什么他们不知道的手段! 然而辞月华却丝毫没有在意她的话,径直召出长泣便朝着宁因冲了过去。

然而他仿佛被什么反噬了一般,突然交不一个踉跄,身形一晃,脚步不稳。

只见他眼疾手快用长泣支撑住身体,才定住了身形。

然而他的面色十分苍白,神色也十分痛苦,就如同身体里有千万只虫蚁啃噬,痛的额角青筋暴起,冷汗淋漓。

青姿察觉到不妥,立即冲到辞月华身边将他扶住,神色焦急担忧。

“师尊,你怎么样?哪里不舒服?” 中毒情丝扣 然而此刻的辞月华却已经痛的说不出话来,仿佛他身体里的血液都变成了无数的虫子,在里面不停地啃咬他。

青姿心里一个咯噔,知道一定是宁因做了什么手脚,厉声质问:“你对他做了什么!” 也不见宁因什么动作,辞月华便有突然好了起来,方才的疼痛恍如虚梦,除了被痛出来的冷汗,再没留下别的,令辞月华以为自己方才的一切都只是一场错觉。

宁因面上又挂上了温柔的笑意,她缓缓伸手,张开手心,半滴紫金色的血滴悬浮在她的手心。

“还记得这个吗?” 辞月华见到这一幕,眸子一缩,皱紧了眉头,面色凝重。

青姿没有看出来什么,但看到辞月华的面色变化也知道那不是什么好东西,冷声道:“这是什么?” “我的精血。

”辞月华淡声道。

即便是不知道被宁因动了什么手脚但是那是自己血脉中分割出去的东西,他也能感觉到那上面源源不断传来的亲切感。

当初他便不懂水苡仁为什么要他的精血,却原来他们是一早就在这里等着他! 青姿闻言身子一僵,眸中厉光划过。

她死死盯着宁因道:“你对师尊做了什么?!” “我说过了,师尊是我的人,我要做的自然是让师尊回到我的身边了。

” 青姿紧抿唇瓣,“什么意思?” 青姿拳头握的死紧,没想到又是她害了师尊! “没关系,师尊,我带你回去,让御药长老为你解毒!”如今她唯一能想到的就是玉凉了。

“呵,我的毒哪有那么好解,这毒可是我在四年前就下在了师尊的身上,已经此毒已经与他浑身的血液融合到了一起,哪怕是你能为他换血也没有丝毫的用处。

” 青姿闻言冷冷地瞪着她,“不管是什么毒,只要能制得出来,就一定有解决的办法!” 宁因勾唇,如同看着一个失败者一般看着青姿,“你觉得他如今还会跟你一起走吗?” 青姿心里一凛,看了辞月华一眼,此刻他身体仿佛十分虚弱,除此之外看不出其它的。

“师尊,我带你回家,你的毒我会帮你想办法解掉的。

” 还不待辞月华说话,就见宁因朝着他道:“师尊你放心,这东西不会对你造成什么伤害的,只要你乖乖地听我的话,就什么事都没有,你是我的未婚夫啊,你我合该在一起,这个低贱的鬼族根本就配不上你,来我这边吧,好吗?” 辞月华没有说话,而是直接指挥着长泣直直朝着宁因刺过去。

“痴人说梦!” 宁因眼疾手快的躲过,一张绝美的脸蛋扭曲了起来,“你宁愿忍受痛苦也不过来我这边吗?” 然而青姿却并不想此刻再跟她继续斡旋,而是扶着辞月华劝着他:“师尊,我们先不管她了,我们先回去吧。

” 方才的情况太过诡异,她不敢再继续在这里待着了,或者说在解毒之前,她都不愿意在让辞月华碰到宁因了。

辞月华刚想答应,就听到宁因哈哈笑出声。

“想走?你们以为有那么容易吗?”说着她看向辞月华,“师尊,我本来是想好言相劝让你留下的,可是你却偏偏不愿意接受弟子的一片真心苦情。

敬酒不吃吃罚酒,既然如此,那就别怪弟子不顾情谊了!” “你想干什么?!”青姿心下警惕了起来,在看到辞月华突然又痛苦下去的面色时,心猛地沉了下去。

看着宁因挑衅的目光,青姿心里恨得牙痒痒,她想去扶住辞月华,但就在此时,她看到宁因竟然准备将那半滴精血喂进自己的口中。

青姿下意识地便冲过去阻止,然而却还是没有她的动作快。

也就在此时,辞月华突然就一脸痛苦地站直了身子。

青姿立马被吸引过去了目光,忙走过去想要靠近辞月华。

青姿心中一慌,着急地质问宁因:“你对他做了什么?” 宁因笑了,“既然他不愿意听我的话,那我就只好强制性的让他听话了。

” 青姿没想到她竟心狠如斯,对自己狠,对师尊同样也狠。

“好歹他也曾经是你的师尊,为你传道解惑,你就是这么对他的么?” 宁因冷哼一声,“可是他现在心里只有你!不过你放心,我不会伤害他的,不过至于你么……”说着她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地笑来。

青姿觉得此刻的宁因已经完全疯了,看着辞月华丝毫无法动弹的样子,青姿心里着急,既然说不动宁因,那她只好以武力逼迫。

青姿眼底冷光乍现,直接召出慕青剑朝着宁因刺了过去。

“师尊,救我!”宁因叫的十分娇憨,如同被人从小捧在掌心里呵护的一般。

眼看着自己的剑就要刺中他,青姿连忙一个避闪,将剑强行收了回来。

她愕然地看向师尊,对方依旧是木然的表情,如同守护公主的骑士,坚定地保护着宁因。

“你竟然控制了他!”青姿咬牙切齿地看着宁因,眼中杀机毕露。

这对师尊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宁因竟敢,竟敢如此羞辱他! 宁因也一脸恨意地看着她,“以往师尊舍不得杀你,那么现在呢?你们不是很相爱么,我就看看你们如何自相残杀!哈哈哈……” 青姿心里的杀意已经控制不住,直接召唤出了渡尘,而宁因也对辞月华发出了指令:“杀了她!” 下一刻就见辞月华提着剑便朝着青姿袭了过去。

青姿心里恨得牙痒痒,可是面对师尊的时候,她压根就无法下重手,打起来束手束脚。

青姿每每在自己要伤到辞月华的时候就会收手,而辞月华的修为比她还要略高一筹,加之没有顾忌,不时便在青姿身上留下伤口,伤的她好不狼狈。

青姿有苦难言,又无法制得住辞月华,便一边抵抗辞月华的攻势,一边着急地与他说话,试图将他的神智唤回来。

“师尊,你清醒清醒,我是青姿啊!” “师尊,你不能被宁因控制住神智,你快清醒过来!”然而回应她的依旧是辞月华毫不留手的攻击。

见辞月华没有反应,青姿气喘吁吁地抵挡着他丝毫不减弱的攻击,身上已经伤痕累累。

因为宁因的指令,他既没有留手,下手的地方还都是要害。

青姿最开始还能躲避的轻松,可是到了后面则已经有些吃力,只能尽力避开,避不开的也只能尽量让自己受伤轻一些。

青姿知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必须要将辞月华的神智唤回来,否则,就他这样不知疲惫的攻击,自己压根就扛不住。

于是她声音变得虚弱软绵了一些,“师尊,你醒过来好不好,我好累,你伤的我好痛!” 然而,终归是收效甚微,但是青姿却也看到了辞月华眼中隐隐出现的挣扎波动。

也因此,没有留意到辞月华的攻击,直中她的心肺。

青姿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人也重重的摔出老远。

她的脑袋懵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自己被结结实实的拍了一掌。

她既是幽怨又是委屈地瞅着辞月华,一双眼睛此刻也已经是泪汪汪的了。

不仅仅是做戏,也是真的难过。

不论前世,只论这一世,自从他们两人关系修复好了之后,辞月华别说没有队自己动手,即便是一句重话也没有对自己说过,现在却是直接拍了自己一掌,还是心肺这种要害处。

她又庆幸与辞月华消耗的够久,起码没有让他这一掌要了自己的性命,可是委屈和难过几乎要将她给淹没。

“哈哈哈哈……总算让我看到了,你不是很得意吗?如今要死在自己心爱的人手上,开心吗?”宁因终于被眼前的这一幕给取悦了。

青姿目光瞬间冰冷的转向宁因,也没有去看辞月华愈发复杂的目光。

就是这个女人,若不是她,师尊也不会这样! 青姿伸手揉了揉胸口,是真的很痛,估摸着胸腔肋骨得断了个两三根了。

也所幸师尊的力气也被自己消耗了大半,否则,此刻自己只怕已经挺尸了。

她一把抹去嘴角的血迹,缓缓起身,也就在这时辞月华突然动了。

青姿注意到那道人影冲自己飞快的冲过来,心一下子提起来,疼得她倒吸了一口凉气。

难道自己今日真的要丧命与师尊的手中吗?若是她醒了的话,青姿甩了甩脑袋,不敢想若是师尊醒来发现自己死在了他的手中会是怎样的一副修罗场面。

她正想准备侧身用自己的一条手臂来勉强保住自己姓名的时候,突然感觉自己被人搂进了怀中,动作轻柔无比,生怕碰碎了怀中的陶瓷娃娃。

青姿愣了愣,这才抬头看去,就见辞月华此刻双目通红地看着自己,眼中既是悔恨就是担忧。

他赶紧从自己的储物空间里取出疗伤药给青姿服下。

青姿高兴地一把搂住她,连自己的伤口也不顾了,声音中带着惊喜地呼声:“师尊,你终于清醒过来了,你要在不醒过来,我这条小命就真的要交代在你的手上了。

” 辞月华还一脸的后怕,见她一副没有当回事的样子,心中又气又怒还担忧地不行,不由出声呵斥:“你为什么不躲开,为什么不反击?!” 青姿无辜地看着他,“我已经在很努力地躲开了,我是清醒的,如何对你下得去手?” 闻言,辞月华又将青姿搂紧了怀中,身体还在止不住的颤抖。

从始至终他都有意识的,他也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可是他却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一次次对青姿动手,每一招都想置青姿于死地。

“不要管我!”辞月华的眉间又是一番挣扎,那种将他的意识关禁起来的感觉又来了。

他声音愈发急切,“不要管我,若是我伤害了你,你就只管动手,即便是我死,我也不要你因我而受伤。

若是你死了,我会疯的!” 辞月华眼中闪过暴虐的冷意,他放开青姿,动作艰难地站起来看向宁因,“我不会放过你的!” 说着,他如同机械般一步一步挪向宁因。

那种被控制的感觉几乎要将他淹没,此刻辞月华正凭借着莫大的毅力在抵抗那股控制力。

-埃及一分彩规律欢迎你!

本文来源:http://www.aiyayasp.com
本文作者:DC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