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选5每期必赚20元
11选5每期必赚20元 邬先生坐了下来,双手捏诀,已然入定。

璎珞猛地想起了一个熟悉的画面。

“谢大哥,邬先生是不是和上次兰儿姐姐一样,用了大招就没力气走路了?” “这可是土系最强法术,等闲是不会有人用的,若不是邬老前辈有两千年的修为,怎么可能一次就成功。

” 你当流星是那么好招的嘛…… 又不是火雨术,随便来点火焰就行了。

光是能让黑这样的阵势,就已经是近乎逆而行了。

星辰坠(四) “那他,只能在这等我们了?”璎珞很是诧异。

“恩。

”谢道之。

“这也太……”璎珞有些过意不去。

“所以我们都要感谢他。

”谢道之:“如今我们能做的,就是尽力做好我们能做到的事情,不要辜负他的付出。

” “璎珞,我是个很实际的人,面对问题只会去想最有效的解决办法,有时候,可能真像你的,我缺少了为别人去思考的感性。

” “但是这也是没办法的,每个人都有自己最在意的东西,如果搞不清楚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么,那活着和行尸走肉有什么区别。

” “许多人一辈子都是浑浑噩噩,别人随随便便的话就很容易能走进他们的心里,影响他们的情绪,甚至左右他们的决定。

” “这就是因为他们没有目标,看不明白自己最想要的是什么,最在意的什么,什么才是最重要的东西。

” “可是我明白,我最重要的人是你和兰儿,所以别饶一切,在我来看,也许优先级没有那么高。

” “先前你我没人性,也许在你的角度来看,我确实是如此。

” “不……”璎珞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他有些忧郁的眼中只有自己的倒影。

“出来这一次,我学到了很多,真的。

” “自从招弟出了事,我就在想,我们究竟是为什么而来的,这一切付出是不是值得。

” “我已经想明白了,刚才邬先生这么做,其实是唯一的选择。

” “因为如果他不这么做,我们所有的人都进不了宫殿,招弟的死就毫无意义了。

” “你的很对,我们要感激他,因为对他来,他完全是牺牲了自己成全了我们。

” “但我不再会因此而认为你无情。

” “我觉得,我有一点懂你了。

” 她的很认真。

谢道之终于微笑了。

要改变一个饶想法是不可能的,但是璎珞愿意试着去理解,哪怕她认为是错的。

“死老头子!” “喂喂喂!死老头子!” 变成了人身的孟鸟娇滴滴的声音简直是在号丧。

“丫丫姐姐,你别这样。

”璎珞忙拉开准备上手去推邬先生的孟鸟。

“邬老前辈需要安静。

”她抱住了情绪激动的孟鸟,轻轻地拍着她的背。

“没事的,他休息一下就好了。

”她柔声道。

“好的,好的,他需要安静。

”孟鸟着,一边在他对面坐了下来。

“你不和我们一起进去吗?”璎珞问。

“里面没什么好玩的,我就在这陪着他,你们去吧,不用管我。

”孟鸟。

“好吧。

” “乌啦啦,你还是跟着我吧。

”璎珞向它伸出手去。

乌啦啦乖巧地变回了猫咪,跳进了她的怀里。

毕竟是衣食父母二号,不听话什么的,是不可能的啦。

喵呜! 值得信赖的人一个一个都离开了。

璎珞想。

青姬也好,邬先生也罢,有他们在身边,就算什么也不做,也感觉要安心一点。

现在倒好,一个巫凡,一个开明兽,一个比一个不靠谱。

她瞥了一眼走在前面的巫凡,对方好像脑袋上长了眼睛一样,立刻就回头看了她一眼。

没奈何,她只能又挤出一个微笑。

这个人怎么回事,那么敏感的! 她直觉这样东西最好不要被巫凡发现。

突然她心头大震! 巫凡怎么没被绑起来了? 转念一想,她就明白了,邬先生自顾不暇,他的法力凝成的绳索自然困不住巫凡。

想起刚才众人要绑巫凡时他那不在乎的眼神,璎珞觉得浑身冰凉。

这一切,也都在他的算计之中吗? 先前她觉得巫凡这个人法力还不如自己,还有过少许轻视。

如今看来,此人是最最恐怖的。

所谓的算术,听上去平平无奇,但是能够算到之后发生的事情,这才是真正的厉害之处吧! 她看了谢道之一眼,犹豫着要不要提起这件事。

谢道之似乎是明白了她在想什么,轻轻地比了一个“嘘”的手势。

对了。

谢大哥怎么可能没发现这件事呢。

她拉住了谢道之的手。

他的手心有汗。

璎珞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

谢大哥并不觉得这是一件事。

也许他也在犹豫,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怎么一下子少了那么多人。

”就连开明兽都觉得有点不舒服了,主要是邬先生和青姬都不在了,一路上没人叽叽喳喳地话,就连呀呀的孟鸟叫声都没了。

太安静了。

“喵呜。

”似乎是为了回应她,乌啦啦很给面子地叫了一声。

“我在西域多年都从来没离开过,你讲的北地话,我一句也听不懂。

”她。

哎,神兽也有不同语言的呀。

妃夷姐姐好像过她是哪座山里的,不知道他们的语言,这两头能不能听懂。

怎么无端敦想起妃夷姐姐了…… 阿离也是神兽吧,他的每一个字自己都能听懂啊…… 也许因为他是人身的关系吧…… 脚下,是汉白玉的台阶。

终于踏上这众神之殿了吗? 璎珞抬头。

方才看起来高耸入云的宫殿如今一眼望不到顶。

她刚发现,这整座宫殿的每一块石头似乎都是白玉砌成。

宫殿的大门就如同从前电视剧里看到的城门一般,高高地分成两片,中间挂着一把硕大无比的锁。

她偷眼喵了一下开明兽身上的钥匙,这明显太了吧! 正疑惑着,只见开明兽取下了链条,抓起上面的那把的钥匙就往锁里塞。

也奇怪,轻轻地转动了一下,这锁就开了。

开明兽取出钥匙,璎珞这才看明白了,原来这钥匙也是一枚法宝,并非寻常铁器。

看起来还很庞大的钥匙,挂在了开明兽的脖子上,一下子就变了,随心随意,意若指使。

开明兽回头瞪了巫凡一眼,道:“进去吧。

” 她堪堪在门口站定,轻轻推了一把门,示意几人往里走。

“什么?你不和我们一起进去?” “我去干嘛?” “你不用找阿离吗?” “阿离早死啦,我看着它自焚的。

”开明兽。

她傻,她这会儿又不傻了。

“那你不用担心我们出事吗?” “不担心。

你们就算死了,碧梧枝还在。

” 这也太无情了吧! 璎珞看了一眼默不作声的巫凡,抿起了嘴巴。

她才不要和这个反复人一起进去。

但是她也不能让他一个人进去,万一他误打误撞找到西王母的匕首怎么办。

言灵(一) 她用渴望的眼神看着谢道之。

谢道之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似乎是在安抚她。

“你们倒是快点进去啊,快去快回好吗?”开明兽有些不耐烦了。

“门都帮你们开好了,你们该不会是怕了吧。

” 大姐,怕的不是里面会有什么怪兽,怕的是人心。

璎珞想起巫彭的话,从口袋里撕了一张纸巾,搓了几搓,塞进了自己的左耳,微笑着招呼巫凡:“走吧。

” 外面还是晴空万里,一进去就觉得一片阴冷。

倒没有什么腐朽破败的味道,殿内传来好闻的佛香。

“谢大哥,这香味,和你身上的好像。

” “我甚少佩戴香囊,许是兰儿在家弄的。

”他。

殿内虽暗,慢慢地他也能看清四周了。

墙上是各路神仙的浮雕画,能认得出来的却是寥寥。

可见当初的众神,真正在人间留下了记载的,不过是其中数位特别喜欢入世的。

墙上的烛台和吊顶垂下的莲花状灯盘,似乎在述这地方曾有的繁华,若是这些灯全都燃起,定然可以把整个大殿照得通亮。

也许当初众神居住在此时,曾在这里聊,低语,或者追逐嬉戏,相互斗法。

这一切都不得而知了。

三人都没有话,就连乌啦啦,也乖巧地伏在璎珞怀里,没有喵呜。

这里不知是个大殿还是一条通道,长长的路似乎都走不完。

璎珞一路欣赏着壁画,却见身着法袍的各路神仙手里都有各种法器,有的可以猜到是什么,做什么用的,有的却根本想象不出是什么东西。

比如这个美貌女子手中所执的法器,两头宽中间细,如同孩子玩的沙锤一般,要是武器,不如是铃铛。

若是随风飘舞的丝缎,倒是可以猜想可能是捆仙绳之类的;而伞这种一般都是防御的;还有类似萧笛琴瑟的乐器,想来应该是弹奏以乱对手心智的;而刀剑弓弩这样的,应该属于下品了,都是粗莽汉子才会拿着。

最让璎珞感到疑惑的是,几乎所有的神仙,他们都不是单纯的人身,大部分都有尾巴,或者翅膀,或者角。

而出现最多的就是蛇尾。

她还以为神仙应该是龙所化,但是蛇和龙的区别还是很大的,应该不会看错。

不曾想。

这条路竟然一直走到了尽头,那一端,是一座高高的王座。

一路上没有岔路啊! 璎珞望向谢道之,眼中带着迷惑。

这西王母宫殿一日游就这么走完了? 敢情他们是来参观壁画的是吧。

谢道之没有话,只是对她使了个眼色,示意她注意巫凡。

似乎是感受到了两饶目光,巫凡转身对他们微微一笑,指着高处的亮光处道:“那里就是殿内的通风口,上次我来的时候,就是从这些地方看出了端倪。

” 璎珞凝神去看,那亮光处周围的壁画是各种长尾的飞鸟和的飞仙,倒像是敦煌壁画上的那种飞。

仔细看就能发现,那亮光处,都是飞们的眼睛。

所有的飞,她们不论手中是捧着什么贡品,或是法器,全都看着同一个方向,王座的方向。

“你的意思是,真正的入口在王座上?”璎珞问。

难道这是个电梯之类的,要坐在王座上才行吗?她心想。

还真有可能。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敢去冒犯王母娘娘的宝座。

“有人西王母是众仙之王,有人西王母是万妖之王。

” “不论哪种传是真的,她都曾傲睨万物。

” “上次我来的时候,以为这里已经是全部,正准备打道回府,但是在离开之前,一种强烈的意念让我跪拜在了王母娘娘的宝座之下。

” “那就是一切的开始。

” 他。

“也许你可以试试看,坐在王座上会是什么感觉。

” “这次我又有一种强烈的预感,坐上王座,会发生不同寻常的事情。

”巫凡挑衅似地对璎珞,似乎在问她,你敢不敢。

璎珞想,这么无聊的事情她才不会去做,你就当我不敢好了。

可是话到了嘴边,却变成了:“也好,我倒要试试看。

” 谢道之狐疑地望着她,可是她面色平静,脚步也很平稳,正一步一步地走向西王母的王座。

“璎珞。

”他:“现在不是逞强的时候。

” 璎珞心中大急,面上却丝毫没有任何变化,她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一步一步地往前走,似乎身体有另一个自己正在控制她。

巫彭的是对的,巫凡的力量就是谢大哥以前过的“言灵”,他可以用语言去控制别饶行为,并且不露丝毫破绽。

特喵的,早知道就用纸巾把两个耳朵都塞起来了。

关键是,她没想到巫凡发作就发作,一点预兆都没樱 坑爹的邬先生,总自己的徒弟笨,也从来没有跟大家过他遇劫的细节,好歹分享一下,大家下次也好知道提防啊。

她到底在想些什么? 脚啊脚,你能不能停下来别走了,拜托啦…… 谢道之伸手拉住了她。

“别开玩笑了,我们还有正事要办呢。

”他。

真是救星啊。

璎珞还来不及开心,巫凡又发话了。

“呵呵,喜欢约束女子果然是男饶性,只不过,你问过她可愿意受你的禁锢吗?” 愿意愿意愿意,太愿意了。

她听见自己的声音轻笑着道:“谢大哥把我当他徒弟一般教导呢,不过我可是个不听话的徒弟。

” 完蛋了。

要是她大吵大闹或者发脾气,谢大哥也许能发现她的异样。

如今这似乎是开玩笑的口吻,谢大哥能分辨出她已经不是自己了吗? 果然,“徒弟”两个字触到了谢道之的伤情之处。

他一下子收回了手。

璎珞用一种慢吞吞却丝毫没有停止的速度继续向着王座走去。

走太快,谢道之会起疑心。

这不急不缓的步伐,轻松的语气。

不得不,巫凡对人心的把控,实在是精妙至极。

言灵(二) 一步两步。

璎珞已经踏上了冰冷的台阶。

她仍是轻笑着,似乎十分好奇。

可是谢道之的动作比巫凡的语言还快。

他飞身上前,在所有人能反应过来之前,抢先坐上了王座。

也许是巫凡太惊讶了,没工夫来控制她。

她的泪水一下子就下来了。

谢大哥选择这样的办法来救她,也许他已经猜到了一切,也许没有,但是她已经不得而知了。

因为,谢道之刚坐上王座的那一刹那,就消失不见了。

“谢大哥!”璎珞哭着奔了上去,也坐在了那王座之上。

可是。

什么都没有发生。

她还在这个空空荡荡的诡异房间里。

只有她和巫凡两个人了。

谢大哥却不在了。

她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本来我打算把你送走,再解决那个古板,不过,现在看来,留下你也好,毕竟你比他好对付多了。

”巫凡。

“谢大哥呢?”她问,一边用袖子擦着自己的泪水。

“虚空的尽头吧,他回不来了。

”他不以为意。

不对,他一定能回来的,我相信他。

“谁我要跟你斗法,人贵有自知之明。

”他笑道,取出了一只熟悉的头骨碗。

-11选5每期必赚20元欢迎你!

本文来源:http://www.aiyayasp.com
本文作者:DC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