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宝金博下载
188宝金博下载 “有人跟我说,你独孤境绝枪法独到,在我看来不过尔尔,杀些手无寸铁的村妇,算不得本事,不过我瞧着你城府倒是颇深,你已经瞧出我的心思,想凭着顶撞我来博得我的好感,确实别出心裁。

不过我虽然瞧出你这点小九九,但还是挺受用,这样吧,你且说一说两界城到底有什么打算?也好让我瞧瞧她古今笑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独孤境绝心道,这老头子果然把自己瞧了个底掉,既然被对方拆穿,那就厚着脸皮坚持下去,于是独孤境绝道:“这点小秘密入不得老头子法眼,不过既然您老要求,那我索性就说出来,你信也罢不信也罢,全由得你,方才你走后,古今笑命我带人在碧落山外埋伏,若是生不欢带四刹门的人前来,我们以逸待劳,将他们悉数毙之,以绝你四刹门援兵,之后再全力对付你一人。

” 老头子笑容不改:“就这?” “嗯,就这!我说完了,眼下便离开此地了,毕竟跟你说了,那就算是跟两界城彻底撕破脸皮,四刹门又瞧不上我,我留在这也无用。

”独孤境绝作势要走,想以退为进。

老头子点点头:“站住,你说的我早就料到了,不过我倒是改主意了,你说的这个秘密虽然不值钱,但好歹是我让你说的,好比买卖,既然我要了你的东西,即便是于我无用,也要付钞兑现,你有心归顺四刹门,我总不能拒之门外,我来跟你说一说你们古城主的那些事,你再做打算。

” 独孤境绝心头一喜,到这一步不管怎么说,算是得了老头子的信任,于是便点了点头。

“你们古城主,是我四刹门四刹之一生不欢的生身母亲,生不欢的父亲本是十方山一恶首,霸了当地一名叫做辜晓的女子,杀尽辜家上下老小,烹了辜晓的父母作食,辜晓吓的不轻,答应了做压寨夫人,上了十方山后,那女子终日以泪洗面,不过生不欢的父亲也叫真心喜爱辜晓,倒没再害其性命,每日好吃好喝待着,上山的第三年,辜晓生下了生不欢,生不欢的父亲好生欢喜,而辜晓有了孩子,倒慢慢的接受了这种日子,不过好景不长,那一年十方山大旱,大家都没吃食,生不欢的父亲便带人下山掠人,当着辜晓的面,把一百多口人拿粗盐码了,活生生的做成人干,辜晓彻底崩溃,连夜带着生不欢逃出十方山,一路直奔忘川,生不欢的父亲派人一路追逃,半路上还真截住了这对母子,派去追人的有些不忍,便在辜晓交出生不欢之后,放了辜晓一条生路,也自那时起,辜晓才一路奔到忘川,投奔了钟家。

所以,那生不欢的的确确是辜晓的儿子,这一点我也不是信口胡说。

” 独孤境绝一愣:“如此说来,古今笑自称是玄女神功的第一人,也是胡扯的了?相传玄女神功要处子之身,这都有儿子了,哪里还能练玄女功?怪不得没见过她出手,原来是个假的。

方才您提及生不欢,所以古城主才会如此动容,可她现如今让我截杀生不欢,若生刹是古城主的亲儿子,古城主又如何忍心杀掉他?” 独孤境绝若有所思:“如此说来,这辜晓就是两界城城主古今笑?她让我截杀四刹门生不欢,其实是为了自己的私事?” “也不尽然,不过其他的你也不用多想,眼下有三条路你来选,第一,你就此离开,找个地方躲着,自然是平安无事,第二,就当咱们没见过,你该埋伏埋伏,遇见生不欢你该出手出手,不过我得提醒你,生不欢可不是你能对付的了的,第三,你大可以依照古今笑的安排,在碧落山外埋伏,遇见生不欢之后,给他引路,带我四刹门的人进两界城,那时两界城内防空虚,得手之后,你以后就是这两界城的城主,三条路你怎么选,不用我来教你了吧?”老头子说完便消失在独孤境绝眼前。

独孤境绝已有打算,重振雄风和两界城城主的诱惑,实在是让自己没法舍弃,况且已经知道古今笑不少秘密,自己颇为忌惮的玄女神功也是子虚乌有,当即便直奔营帐,带了一百名两界城巡兵,也不再想着去寻两个结义兄弟,便直奔碧落山方向去了。

内城中,孟婆换去带血的衣物,低头瞧了一眼肩头,洞穿的伤口已经愈合,古今笑在一旁问道:“伤势如何?” 孟婆摇了摇头:“已经无碍,独孤境绝不会这么轻易听话,怕是这会儿八成去寻老头子了,若是他反了水,之后便把他一并收拾了。

” 古今笑自言道:“山雨欲来,也不知未来会怎样,如今我越来越觉得这城主当的太乏力,独孤境绝手握两界城巡兵大权,他若是真的投奔了四刹门,咱们又该如何应对?” 孟婆冷言道:“你只要好好的当你城主便是,自有我来应对,区区一个独孤境绝,反不反水都一样,让他去外头盯着生不欢,本来也没多大用处,只是把他支开罢了,不过听老头子的意思,咱们去打忘川禁地,四刹门的援兵却在碧落山蓄势待发,只怕四刹门的目的,不是冲着忘川禁地,而是冲着两界城来的,不过你也不用担心,咱们虽然打不过老头子,可咱们还有一个杀手锏,有这个杀手锏,莫说一个老头子,纵然是四刹齐至,咱们也有一战之力。

” 古今笑沉默不语:“咱们姐妹俩认识几十年了,我当年答应你的事我做到了,如今这城主我实在是当不下去了,此间事了,不如放我走,我找个僻静的村子聊此余生,不想再问此间事了,毕竟复活钟....” “闭嘴!”孟婆怒道:“休要再多言,我答应你,等事情结束,让你走便是,这种事瞒了几十年,怎么能轻易说出来,如今这两界城自打老头子来了之后,就不那么单纯了!” 古今笑低下头,瞧着被自己捏碎,掉落在的碎屑:“在这武林之中,恐怕我连着碎屑都算不上,当年你在忘川河边瞧见我,把我救下,我便死心塌地的跟着你,我的心思你不明白吗?给你当了这么多年的城主,我只想跟你过平淡的日子,可你只想着报仇报仇,你可曾想过我一星半点儿,眼下四刹门虎视眈眈,还有忘川禁地里头钟家也不是吃素的,这不明不白的又冒出来公孙家的人,对,还有那道士,哪一个不想灭了两界城,恐怕我想过的日子,这辈子都指不上了。

”。

孟婆神情复杂,盯着古今笑瞧了半天,终是叹了口气:“好了,阿萍,也没几天了,没几天了,再熬一熬,熬一熬就都过去了,你不要再说丧气话了,这个局布了几十年,等咱们拿到地宫里头的骸骨,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到那时我和你一道退隐江湖,就在碧落山中修一间房子,咱姐俩也没多少年好活,就这么过完余生吧。

” 古今笑一脚将地上的碎屑踢开:“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生刹启程 十方山上,两名四刹门弟子推着木轮车,车上坐着的,好像是一名男子,之所以说是好像,不为别的,那男子手脚皆不是人形,乃是活脱脱的虎爪,后头推着木轮车的,是一名铁塔般的汉子,这木轮车上的正是王擒虎。

他受病公子之命,送走了四刹门的客人,连日来待客接物,早就把王擒虎喝的头昏脑涨,赶上十方山上的日头今天格外暖和,晒的王擒虎暖洋洋的,也就在木轮车上闭目养神。

许久之后,木轮车停在一处高坡,已经能瞧见归尘楼,王擒虎睁开眼睛,问身后之人:“今儿是不是生刹启程的日子?” 那铁塔般的汉子在王擒虎身后唔了一声,也就没多言语。

铁塔汉子一愣:“大哥,你就不怕病公子追杀吗?” “怕,怕也要走,裴家一役,我放走了裴家小鬼,还费了一颗回天丹,后来生死二刹追到那雪山脚下,生不欢又被雪仙阁顾念那个死老太婆打个半死,那一场可算是这些年四刹门吃得最大一次亏,单凭这一场,生不欢活剐了我都不稀奇,也叫我命大,生不欢人事不省,我还落得个管事儿的差事,可偏偏牛老大那几个挨千刀的长了反骨,又放走了公孙忆,这两样事儿我算是死个一万次都不多。

”王擒虎瞧着归尘楼下的蛮豚,正在慢吞吞的往回走,那木梯之上,隐隐约约能瞧见一息白影,想来是病公子下了楼。

“病公子不是饶过你了吗?按说裴家那一战,不也炸出了钟山破?他居心不轨,若不是大哥,他还在咱四刹门眼皮子底下捣鬼。

”铁塔汉子想替王擒虎宽心,可哪里知道王擒虎的苦楚。

王擒虎抬了抬自己的手,说是手,其实已经半点人手模样都没了,先前在归尘楼下见丁晓洋时,自己还是一双纯金打造的双手,不管材质如何,还有个手模样,病公子为了给自己装这双金手,可算是要了自己半条人命,受尽苦楚不说,连喉咙也给喊劈了,如今连个整句儿都说不全,可没过多久,病公子心血来潮,觉得那一双虎爪瞧着威风,又把这金手给取出来,给自己四肢配齐了虎爪,等于这又受了二刀罪,死去活来已经形容不了这段的经历,其中滋味,想必只有自己知晓了:“饶过我?我倒希望那个魔王一刀攮死我,省的我过这样生不如死的日子,之所以我要跑,前阵子病公子在折磨我时,明显露出不耐烦的神情,想来我这手脚他已经玩腻了,眼下四刹门有要事,病公子还要着落我打点四刹门上下,只要那件事了结,便是我的死期,这时候不走,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铁塔汉子想不通这里头的关节,挠头叹气道:“算了,大哥你怎么招呼,我就怎么来,我这条命反正是大哥给的,你要走,我跟着便是。

” 铁塔汉子面无表情只是骂道:“去他娘的病公子吧,他的的确确让我监视大哥,可大哥没做半点对不起四刹门的事,没说过四刹半个不字,有什么好监视的?” 王擒虎抬了抬爪子:“行了,你的心意我知道,我都想好了,咱们从四刹门走,从西面下十方山,一路西行直奔幻沙之海,死活都要找到天机先生,让他给咱指一条明道儿。

” 木轮车吱吱呀呀的下了山,王擒虎一行来到归尘楼下,正瞧见病公子在楼下踱步,当即开口道:“回禀病刹,客人一路送出十方山,瞧着他们一路走远,又安排了弟兄暗暗盯着,只要他们敢偷偷回头,咱们肯定能知道。

” 病公子嗯了一声,摆摆手让王擒虎离开,王擒虎也识趣,当即调转了木轮车,刚行没几步,病公子却又把王擒虎喊住:“擒虎,生刹要见你,你去跟他打个招呼。

” 王擒虎身子一震,连忙回头去瞧病公子,只见病公子似笑非笑地瞧着自己,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回答,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生不欢要动手了,不过病公子又开口道:“放心,我已经跟生不欢讲了,你这手脚都是我精心改造过的,冲着这份情,他也不会要了你的命,他喊你过去,你大可不必太过揪心,放心去吧。

” 王擒虎心中打鼓,即便是不要性命,那也得扒一层皮,心里不由得羡慕起牛老大这群人,这群瘪三都敢反了四刹门,自己还在这瞻前顾后,即便心中满是厌恶,还得装作一脸忠心耿耿的模样,这种日子实在是多一天都不想过了。

生不欢已经在房中等候,瞧着王擒虎进门,那只独眼便恶狠狠的盯着王擒虎,王擒虎当先开口,满脸堆笑:“生刹大难不死,后福将至。

擒虎心里的石头可算是落地了。

” 生不欢冷哼一声:“我看你是巴不得我醒不了吧,死亦苦没受伤,他也不好杀本门弟子,病公子那你过手瘾,自然也不会杀你,可我不一样,因为你的一己私欲,害得我差点见了阎王老儿,这笔账咱们该怎么算?” 王擒虎心道果然这罗刹鬼要秋后算账了,当即开口道:“生刹何处此言,可不要吓唬小的,我本是想把那惊蝉珠取了,献给生死二刹,谁曾想钟山破那厮反了水,我这一双手活生生被那姓钟的给剁了,自己也差点丢了性命,就连我那手下两个心腹,也被钟山破给杀了,我若是有半点私心,大可一走了之,怎么会跟钟山破打在一起?还请生刹明鉴啊。

” 说完王擒虎一咕噜滚下木轮车,当即摊在地上,双爪抱拳,不住作揖,那两只毛茸茸的虎爪抱在一起,配上王擒虎诚惶诚恐的表情,场面十分滑稽。

王擒虎感激涕零,磕头捣蒜:“小的一定殚精竭虑,把生刹交代的事办好!” 王擒虎小心翼翼地爬上木轮车,两个爪子推着轮子堆着笑离开了。

王擒虎刚走,病公子就进了门,生不欢瞧见病公子,也没好气:“你那回天丹也不顶事,害老子昏迷了这么久!” 病公子一手掩鼻,一手撩起白衣下摆,这才说道:“你这屋里一股子血腥气,可难闻死了。

” -188宝金博下载欢迎你!

本文来源:http://www.aiyayasp.com
本文作者:DC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