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湛江七星彩规律图
最新湛江七星彩规律图 不少人都在等着看天魁星位的好戏,看那些不甘人下的强者如何叫雷占乾好看。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雷占乾反倒第一个出手,并且竟是同时对所有人出手! 他表现得如此狂妄,但又有一种理直气壮。 直接以雷光冲刷所有修者。 龙蛇起陆这种级别的杀法一爆发,几乎立刻就有二十几个修者被雷蛇轰出星位,就此失去进入七星楼秘境的机会。七星楼秘境之行,还未开始,便已结束。 而被雷光重点关照的姜无邪嘴角微翘,随手一探,便抓出一杆红艳艳的长枪,非常随意地抖了个灿烂枪花,才施施然倒转枪头,竖落于地。 恰恰好,将地下窜出的狰狞雷龙扎在地上。 这条雷龙巨大狰狞,凶态毕露,威势远胜那些袭击其他修者的雷蛇,强横不知多少倍。但在这杆红艳艳的长枪之下,竟没有半点挣扎的余地,顷刻化为几缕电光散去。 这杆长枪通体为艳红色,从枪头到枪尾,浑然一体。让人一见之下,便难移开视线。 久闻【红鸾】之名,姜望还是第一次得见这杆名枪的真容。与他曾经借用的薪尽枪相比,这把枪无疑耀眼得多、也华丽得多,但究竟孰强孰弱,倒是不好判断。 姜无邪随意一枪扎碎雷龙,枪尖一挑,便转望向雷占乾。 然后他看到了一支箭。 一支晶莹剔透,却带着似乎自亘古而来的寒霜之箭。 这支箭几乎与他的目光同时,落到雷占乾身前。 视线落,箭亦落。 两条护在身前的雷龙甚至来不及张牙舞爪,便被定在原地,顷刻如冰雕一般。 雷光的涌动瞬间停止。 这一箭冻结了雷光! 寒霜蔓延,箭尖及眉心。 便在此时,雷占乾的身影一晃,就已经消失。 他竟是以某种秘法沟通了接引星光,提前一步进入七星楼秘境中。 这些年来,非止于大泽田氏,各方对七星楼秘境的研究都从未停止。雷占乾此次暴露的,就是其中的成果之一。 足见为了此次七星楼秘境,雷家付出了多少准备。 姜无邪转看向李凤尧,正看到她秀足一踏,彻底将袭向她的雷龙踩碎。手中那把如冰如玉的霜杀弓,仿佛能冻结视线。 她是女子之身,但反击起来,比在场所有男儿都激烈。面对龙蛇起陆这种级别的杀法覆盖,她的第一选择,竟是给雷占乾一箭,其次才是防御自身! 七星谷中这一百零八个星位,彼此间隔都在三步距离以上。 远在地煞星位的姜望亦看到这一幕,他从未怀疑过李凤尧的实力,但也的的确确是第一次亲眼见识到……屡次暴打许象乾的战力。 青崖书院的许象乾,可从来不是弱者。在李凤尧面前,却跑都跑不掉。 田家的十几人似乎早有准备,在龙蛇起陆爆发的第一时间,就在田常的组织下结成阵型,直接将雷光拒之阵外。 他们倒不至于在这种时候特意绕开星位与他们混在一起的姜望,一来那样就太得罪人了,二来那还要平白多费工夫,损人损己。 姜望因此得以悠闲看戏,将全场所有人的反应看在眼里。 也正因为如此,他在见识过李凤尧的箭术之后,才能第一时间发现地捷星位上已经左支右绌的廉绍。 大约是其人身周已经有好几人被雷光逐出的原因,附近的雷蛇全都汇聚到他这里,足足七条对他上下撕咬。 眼看其人已左支右绌,姜望看准时机,一步踏出田家人的阵法,轻松占据廉绍前方已经空缺出来的地周星位,反手一剑。 剑光一折数转。 已经气力难继的廉绍身周,顿时雷消电散。 剑斩雷蛇! 多谢!”廉绍气喘吁吁,目光中有着真切的感激。 若不是姜望援手,他就要彻底失去这一次七星楼秘境的机会。 他不比自己掌握命牌的廉雀,他的机会很少。像天府秘境那种,廉家固有名额的地方,很难轮得到他。 这一次七星楼秘境名额,是他自己竞争得来,非常珍视。 姜望只道:“要谢就谢廉雀!” 廉绍愣了一下,应道:“明白了!” 帮廉绍只是随手为之,姜望本就有意临时换一个星位。 田家人聚在一起,在田常的指挥下团结一心,他若跟他们落在一处,难免有些不利。倒不是怕——能跟一些散兵游勇争,为什么非要选择跟十九人的天然同盟去争呢? 来七星楼秘境是为了夺取增寿宝物,而不是为了挑战自我。 再者说,现在占据的地周星位,好歹在地煞星位里排行三十呢,总比地刑星位强得多。 此时总览全局,雷占乾这一记龙蛇起陆的爆发,到这个时候已经成功减员三十二人。直接帮所有人完成了所谓“资格验证”。 也就是说,拥有七星楼秘境名额的一百零八人里,最后能够成功进入七星楼的,只有六十八人。 足见激烈。 哪怕雷占乾表现出了势在必得的气势,哪怕姜无邪、李凤尧等人都表现出强大的实力,田家此行收获似乎很难保障…… 他无动于衷。 因为这一次的所谓“辉耀之年”,并不那么真切。 或者直接的说,田氏本身并不能确定这次七星楼秘境收获如何,他们本就是借助这一次七星楼开放的机会来造势而已。 真正的目的,并不在七星楼。 相反,这次出现的高手越多,竞争越激烈,他就越满意。 天穹上的星光雨还在垂落,七星楼照耀夜空,接引星光笼罩山谷平台星位上的所有参与者。 就在这时,异变发生。 一股强横的力量跨越长空突兀降临此地。 那玉勺倾倒的星光雨还在垂落,却不再落于七星楼之上。而是被某种力量所收束,凝练成一道强劲光线,瞬间掉头,笔直射向即城! 七星谷上空的七星楼,此时隐隐晃动起来,失去了源源不断的星力补充,竟有溃散之势! 而糟糕的是,一旦七星楼在此时溃散,参与七星楼的所有修者,都有可能迷失其间! 要知道,往常星力不够鼎盛、达不到条件的年份,七星楼是都不会开放的。 要知道这次参与七星楼秘境的都有谁? 堂堂大齐九皇子,大齐储君之位有力的竞争者。 雷家的天骄人物,被雷老爷子视为家族希望的雷占乾。 石门李氏的嫡女李凤尧,名弓霜杀的持有者。 至于四海商盟的一等执事方崇,顶级世家嫡脉公子重玄胜的好友、南遥廉氏的优秀后辈……这些倒都在其次了。 田家承担不起这个后果,至少现在的田家,不能够承担这样的后果。 而此时此刻,在辅弼楼中。 裸衣赤足的田安平抬头看着天空,七星谷之外的夜晚并没有山谷里那么黑暗。天空之中也不是只有北斗七星。 当然,从辅弼楼这狭小的“井口”,能够瞧到的星星也并不多,甚至可以说得上稀少。 截取七星楼庞大星力凝聚成的那一道光线,笔直射来。 像一支箭般,直接“洞穿”辅弼楼顶的那个圆。 然后竟就停滞于此。 “光”如何能够停滞呢? 这匪夷所思的事情切实发生了。 那道光不再往前延伸。仿佛穿过这个圆,就是全部目的。 遥遥跋涉有归途,它已至终点。 “如同我的心被洞穿。”田安平一手捂着心脏的位置,轻声呢喃。 他似乎觉得痛苦,眉头皱得很紧,表情也很难熬。 但眼睛却紧紧地盯着天空,一眨也不眨。 世间的一切问题,天空藏着所有答案。 他思考,他寻找。 于是他笑了。 田安平随手从地上拿起一件单衫,披在身上,那些浓重淤青、累累伤痕全都暂被遮掩。就像从未存在过。 他站起身来,仰望天穹。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他脸上有着孩童般的纯真欢喜。 “太美妙,太美妙了……”他慨叹。 而楼外的喧嚣也在这时候传来。 “田安平,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在这种关键时刻你发什么疯?” “你要毁了田家吗?” 各种……各种各样叱责的声音,抱怨的声音……恐惧的声音。 这些人,这个世界,真的很吵闹。 田安平不喜欢吵闹。 辅弼楼里。 他直挺挺地站着,止住了笑容,表情变得平淡。 薄唇微张,声音已经穿出楼外。 霎时一静。 楼外的人们显然并不能满意,但没人能把这种不满意表达出来。 离开的脚步声,破风声,还有小声却又焦急讨论的“怎么办”之类的声音。 “庸人的思考。” 田安平无趣地扯了扯嘴角。 显然不打算就此再解释些什么。 他仰着头,看着天穹,眼睛缓缓闭上。 在他闭眼的瞬间。 横贯而来的那道光线便同时湮灭。 辅弼楼屋顶“一箭穿心”的奇异图景倏忽消失。 田安平闭上眼睛,而心神,已经跃入一个神秘所在。 这个地方本来将他拒之门外。 他从未真正见识过。 但他还是找到了那个地方。 并且,破门而入。 而在辅弼楼外。 “得救了!” “恢复了……” “终于可以安心了。” 这样的声音断断续续响起。 呼吸声、叹息声,极其微小的抱怨声…… 辅弼楼始终寂静地存在于其间。 楼里楼外,两个世界。 一墙之隔,有如天堑。 破门而入 田安平的心神出现在一片璀璨星河之中,在身前身后,有古老斑驳的石台来回穿梭。 尽管都只是惊鸿一瞥,田安平还是捕捉到了微小的信息。 在战斗。 那些石台上有人在战斗。 璀璨星河中的每一颗星辰,都在沿着某种玄妙的轨迹在运行。目之所及的一切,都有着复杂丰沛的讯息。 某些规则,某种元素。贯通虚幻与真实,勾连现世及此地。 演化宇宙星河,万物生长……永恒存在或寂灭的一切。 何其瑰丽的想象,何等繁复的构建! 有趣,太有趣。 远非那些庸俗的堆砌所能企及,这里就是太虚幻境? 无怪乎曾引起那样巨大的喧哗。 田安平流连忘返。 一直以来,他都对这个地方充满好奇。 作为齐国的顶级世家之一,大泽田氏对太虚幻境并非一无所知。 事实上现世顶级势力,未必都能对太虚幻境有什么详尽的了解,但肯定都至少清楚太虚幻境的存在。 就像当初齐阳大战的时候,太虚幻境直接就被遮蔽了,或者说太虚幻境有意避开了齐国的军事行动,以免于被针对。总之,姜望那时根本无法沟通太虚幻境。 一方面顶级势力完全可以做到遮蔽太虚幻境,另一方面,如齐国这样的当世强国,没有任何势力,能够在不经过齐庭的同意情况下,就把影响力铺设至此。太虚幻境的辐射范围也不例外。 除非他们想要战争。 太虚幻境的名额是随机开放的,并没有一个确定的名额分配。当然,这种“随机开放”的公正性,必然也得到了监督。 绝对公正,是太虚幻境之所以能拥有广阔前景的前提。 而运气不那么好的是,田安平就是没有获得名额的人。 太虚幻境至今仍只在小范围里开放,没有获得进入名额的人才占绝大多数。 没有得到名额,没有月钥,就无法参与太虚幻境。 这本也没什么可抱怨的,因为它是事实本身。而且这世上大部分人,甚至本就不知道太虚幻境的存在。 无知者不仅无惧,无知者什么都没有。就连嫉妒之类的情绪,也是无根之水,生长不出。 但在今晚之后,情况被改变了,规则被挑战……甚至颠覆。 田安平仅凭自己,观察到了太虚幻境的波动,破解了太阴星力运行的轨迹。 并且借助七星楼开放,七星之力大盛而太阴星力被压制的时机。截取磅礴星力为己用。直接洞穿太虚幻境的存在,亲入其间! 在璀璨星河中遨游,田安平脸上又有了欢喜的笑容。 论剑台是跨越星河、连接太虚幻境各地的“桥梁”。 而他是以自身渡星河,每时每刻都要独自付出巨大的消耗,并不能维持太久。 但他左顾右盼,闲适极了,半点也看不到时间有限的紧迫感。 从容自在,像回到了自己的家里,而不是闯入一个陌生所在。 视线转过无数光怪陆离,徜徉璀璨星河,感受这神秘之地的气息,将浮光掠影的匆匆数瞥印入心里。 -最新湛江七星彩规律图欢迎你!

本文来源:http://www.aiyayasp.com
本文作者:DC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