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测今晚七星彩直码
预测今晚七星彩直码 “赵!”为首的骑士大笑起来:“我的曳赅!伟大的苍图神保佑你平安归来!” 曳的意思是牵引,赅的意思是包括、完备。 曳赅就是在任何时候都拉着你继续往前走的人,在牧国,它的意思等同于兄弟。 而苍图神是牧国人的信仰。相传是一尊狼身鹰翅马足的神祇,是狼鹰马之神。但也有祭司认为,祂并无具体的身躯,不能够被确切形容。祂不具有任何人类所想象的样貌,同时也包括了所有想象。不存在于任何地方,同时也无所不在。 “宇文。”自荒漠走回来的年轻人笑道:“让我平安归来的不是苍图神,是我的刀子和拳头,。” 骑军万夫长宇文铎是一个扎着许多辫子的雄壮汉子,骑着高头大马,声音像号角一般。大笑着跃下骏马,往前迎了几步,与年轻人抱在一起。 在拥抱的时候,他小声说道:“在牧国,你应该信仰苍图神,哪怕只是在口头上。配合一下我吧,这会让你省去很多麻烦。” 分开拥抱的时候,他又换成了那副爽朗的样子:“我的曳赅这次又割下几头?” 宇文铎瞧来也不超过三十岁。在牧国,这个年纪能够做到万夫长已经很不容易,尤其他还是骑军的万夫长,可见不仅实力过硬,家族背景也不差。 姓赵的年轻人将那只巨大的羊皮袋子提到身前,堆在宇文铎脚下:“都在这里了。” 尽管早有猜测,宇文铎还是忍不住露出喜色。 “继续巡视!” 宇文铎大声呼喝,让手下骑士继续巡逻。自己则将那只巨大的羊皮袋子提起,一手牵着战马,嘴里招呼道:“咱们入帐歇息!” 以宇文铎的身份,在这草原边界有一顶自己的帐篷,当然不可能太大,这是受他的官职制约的。 但有了这次的收获之后,或许就可以扩大一些。 羊皮袋子里装着的,都是阴魔的头颅。据说魔有很多种,但边荒战士能够见到的,也只有阴魔而已。 阴魔的本体半虚半实,头颅为魔气所聚,身躯才有切实的形体,或为兽形,或为人形。但死后反倒只有头颅能够保留下来,由虚转实,身躯则由实转虚,直接消散了。 宇文铎不知如何接这番话,只得略过,转而面带诚恳地道:“汝成曳赅,我帮你请功吧。陛下雄才伟略,唯才是举,你出身哪里根本不重要。以你的实力天资,完全可以在我大牧青云直上。” 赵汝成摇摇头。 往日衣必要精、食必要细的他,此刻就大大咧咧坐在厚厚的毛毯上,手里抓着一只肥腻的羊腿啃。 “老规矩,功勋都是你的。我只要补给。” 所谓的补给,无非就是伤药、道元石、一些应急阵盘,以及进入边荒必须要配备的生魂石。人类修士以生魂石对抗荒漠中无处不在的抗拒与侵蚀。 “你才刚回来,又要去?”宇文铎很惊讶。 赵汝成随手丢掉啃干净的羊腿骨,又撕下另一只,嘴里则随意道:“我感受到了突破的契机。” “话虽如此……”宇文铎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一直以来,我其实都有个问题想问你。我很想知道,是什么让你这样拼命?” 赵汝成停下啃羊腿的动作,沉默了一阵,低头看着自己心口的位置。 “是这颗悔恨的心。” 凌霄秘地 为姜安安放过烟花之后,叶青雨邀请姜望和向前到凌霄阁去做客,向前无可无不可,姜望则欣然往之。 许久未见,姜望已是神通内府,叶青雨也修到了腾龙境巅峰。 有凌霄阁主这样的父亲为她安排各种历练,她的基础自然扎实得很。之所以迟迟未突破,一是为了等待圆满,二是为了提前触摸神通种子。 但毫无疑问凌霄阁主是支持这种说法的。 不过叩开内府之后再寻找神通种子还算是有迹可循,有一定的方略。探索蒙昧之雾时提前感应神通种子,就纯粹是看机缘了。 上一次云城辞别的时候,叶青雨直接“撕”开天穹出来,出场极其华丽。姜望还以为凌霄阁的人每次进出都如此夸张。 但没想到这次叶青雨带他们回凌霄阁的时候悄无声息,直接在云城中一座不起眼的小院里,推开朴素的院门,就踏进了云雾飘渺的凌霄秘地。 “怎么样。”叶青雨似乎看出了姜望的疑惑,含笑道:“大失所望?” 姜望用下巴蹭了蹭安安的小脸蛋:“见到安安,我心里完全容不下失望这种情绪。” 小安安左扭右扭地避让着,咯咯直笑。 “其实我们凌霄阁很少扰民。上次你来信太急,我以为你们出了什么事,所以顾不得惊世骇俗。”叶青雨眨了眨眼睛:“事后被爹爹训斥了好久啦!” 她为姜望解释疑惑,不掩饰自己对朋友的关心,也不耻于表达。既不矫饰,也不扭捏,十分的自然得体。 姜望一直知道,这是一位通透的女子。对世间事物都有自己清晰的认知和看法。 在过往的许多次信笺往来中,姜望时常也不避讳自己生活中的疑惑与挣扎之处,而叶青雨往往能够给出一个叶青雨的答案。未必完全准确,但独属于她的视角,足够真诚,也足够清醒。 对于枫下小姜来说,云上青雨可以说是一位良师益友了。长期的信件交流让两人互相之间很有些了解,见面后稍稍聊了几句,便已生疏尽去。 姜望笑了笑:“我那时见识少,还以为凌霄阁是仙宫呢。感觉自己是把妹妹送去做仙女,很舍不得,又很放心。” “那现在呢?”叶青雨侧头来问。 外面的云城已经是深夜,凌霄秘境中却依然明丽。 叶青雨稍歪着头,那张清丽的脸上,显出些许俏皮来。 “现在嘛……”姜望拉长了语调:“果然是仙宫!看眼前这一大一小两位仙女!凡尘哪能轻见?” 向前在一旁默默地翻了下死鱼眼。这小子……什么时候变得这样会说话的? 叶青雨含着笑:“看来安安嘴甜,就是跟你学的。真是有其兄必有其妹。” “诶,有其兄必有其妹吗?”姜望故作惊讶地看向姜安安:“我说你怎么长得这么好看呢!” 姜安安嘻嘻笑道:“因为哥哥很好看!” 姜望捏住她的小脸,恶狠狠道:“因为你把咱们老姜家的好看都占去了!” 姜安安又乐了,抱着他的手不松开。 “哥哥你知不知道?青雨姐姐不喜欢听人家说实话的。”她趁机告状:“我说她好看,她还说以后不给我吃糖呢!” “糖是不能多吃嘛。” 姜望大概不是一个合格的青牌捕头,完全不能体会告状者的心酸。反倒板起脸:“看看你的牙。” 姜安安倒也不怕他,而且很有自信,直接咧开嘴吧,露出整整齐齐、洁白饱满的小牙齿。 “你看,你看,你看呀。一颗都没有坏!” 她摇晃着小脑袋,得意道:“说明我可以吃很多很多糖!” “说明少吃糖是个好习惯。”姜望无情镇压:“要保持。” 几人说说笑笑,在凌霄秘地中飞行。 姜望抱着姜安安,叶青雨和向前分别飞行在两侧。 即使是在凌霄秘地这样的地方,也算是一道美丽的风景。 当然,美景主要是叶青雨和姜安安。一个清丽绝伦如仙临凡,一个精致无比似玉雕成。 姜望勉强还能算是个俊男子,在有向前做对比的情况下。 而向前纯粹凑数。 飞过几道云廊,几处楼宇。 叶青雨把他们带到了凌霄阁招待客人的地方,名为停云榭的美丽建筑。 云海至此而停波,恍惚如在美梦中。是所谓“停云”。 叶青雨在门前停步,让侍者引导姜望和向前进去:“今天很晚了,两位先休息吧,这里环境还不错,很适合打坐。明天我再带你们逛一逛凌霄秘地。” 说是休息,其实是修行, 一个真正有志于未来的修行者,每日的修行是断不会停的。 姜望正要放下安安,姜安安反倒把他抱得紧紧的:“哥哥,先去我房间坐一下嘛。” 姜望立刻就投降了。晚课……陪着安安也可以做晚课的吧…… 向前在一旁打趣:“你都这么大了,还一会儿都离不开哥哥啊?” 姜安安眨巴眨巴眼睛,很认真的对他说:“向前哥哥,你快下来休息一下吧。我看你好像一直都没有睡醒的样子,等会站不稳摔下来就不好了。” 向前的确一直踩在他的飞剑上,也不知是为了炫耀还是什么的,总之到了停云榭,都未下来。 听到姜安安天真烂漫的关心,他十分尴尬地收了飞剑。 “那个,我先进去了。” 叶青雨好笑地看完了全程,而后取出一枚玉令给姜望:“凭此令可以出入秘地大多数地方,如有什么事情,注入道元也可以直接联系到我。” 简单地说了几句,她也先行离开,给兄妹俩留下足够的相处空间。 姜望则被姜安安拉着一路小跑,往她的房间而去。 小安安作为凌霄阁的嫡传弟子,虽然还未开脉,但也是有自己的房间的,离叶青雨住的地方并不远,自然是凌霄秘地中最好的位置。 辞别了叶青雨,兄妹俩在长长的云廊一路狂奔,嘻嘻笑闹。 “别急,别急,你慢点跑。”姜望跟在身后,莫名感觉自己堂堂神通内府的大高手,精力居然有点跟不上。 姜安安的房间收拾得很整洁,一看就是有仆人专门打扫。 姜望再清楚不过,自家妹妹是个写完了字都懒得洗毛笔的懒丫头。她当初对云鹤传书那么感兴趣,可能就是看中了它不用洗笔…… “哥哥你闭上眼睛!” 姜安安一脸神秘:“我有礼物给你!” “是吗?”姜望十分期待地闭上了眼睛。 姜安安还觉得不够,取过一条手帕,颐气指使:“你坐下,坐那儿。” 姜望老老实实坐好,任由姜安安给他把眼睛缠住。 他非常好奇,妹妹会给他准备什么礼物。 坐下来之后,只听得一阵翻箱倒柜的声音,又像是老鼠偷东西,窸窸窣窣。 过了好一会儿,才听到姜安安说:“可以睁开眼睛啦!” 姜望解开遮住眼睛的手帕,便看到,安安站在他的面前。 手里捧着一个打开的盒子,眼睛晶晶亮亮,充满期待地看着他。 那盒子里,装着的是圆圆滚滚的道元石, 数了数,一共二十七颗。 当初在枫林城望月楼,方泽厚送出一颗道元石,姜望的想要和拒绝…… 姜安安都记得。 我这双眼睛见太多 二十七颗道元石,对现在的姜望来说,已经是一个非常渺小的数字,可以说微不足道。 但他看着眼前这一盒未能装满的道元石,感觉它们比世间的所有都贵重。 姜安安才六岁,在已经过去的十月十五日,她才刚满六岁。 那一天姜望正在临淄,与王夷吾打生打死。 这样的一个六岁的孩子,怎么攒下的二十七颗道元石? 他几乎能想象得到,小安安是如何抠抠搜搜,像个小守财奴一样,收集这些她所认为的宝贝。 姜望看着这一盒道元石发愣,姜安安眨了眨眼睛:“这些都是我给伯伯师兄师姐他们跑腿挣的……能不能帮到你修行呀?” 她没有明说,但眼神分明是在求表扬。 姜望回过神来,一把抱住姜安安:“对我太有帮助了!哥哥要是哪天超凡绝巅了,绝对有你一份功劳!姜安安,你怎么这么有本事?” 姜安安咯咯咯的笑,一脸得意。 过得一阵,姜望说道:“其实哥哥也有礼物给你。” “哥哥回来就已经是最好的礼物了!” 姜安安嘴甜甜的,哄得姜望开怀大笑,但眼中的期待出卖了她。 “什么礼物呀?”她小声问。 姜望把小安安放到凳子上坐好,然后从储物匣中一样一样地往外掏礼物。 佑国的火烧云丝糖…… 齐国各式各样的有名茶食…… 南遥城廉雀送的铁浆果…… 临淄著名的八音茶,雾女琵琶、乐候醉酒、云中隐…… 都是姜望所品尝过的独特美味,不管身处何地,他始终记得自己有个贪嘴的妹妹。所以但凡他尝过,觉得美味的,也都全部为姜安安准备了一份。 这些是他经行各地的美食,也是他捧出来给妹妹看的所有经历。 “哥哥,你真好!” “有好吃的,你看谁不好?”姜望嫌弃了一句,又取出一个造型精致的粉色储物匣来。 “这只储物匣送给你,吃不完的可以先放到储物匣里,不会坏。以后慢慢吃。” 这只储物匣十分好看,匣面还浮刻着一只胖嘟嘟的松鼠,活灵活现。 姜望自己没舍得换,却为姜安安准备了一只。 一路来向前总是抱怨姜望小气,花销太克制,姜望本人跟地狱无门的接触也是精打细算,与重玄胜都“斤斤计较”,许象乾在临淄整天打秋风,从李龙川宰到晏抚,毫不手软,却极难在姜望这里抠出好处来…… 但姜望以前其实不这样,他当初在道院外门的时候,也是今朝有酒今朝醉,千金散尽随它去,得了银钱就大把花销的角儿。 而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改变”的呢? 是从姜安安在学堂里靠作弊挣钱,想要帮他还钱给赵汝成开始。 这时候的姜安安已经开始舔火烧云了,甜食永远是她的心头爱,而火烧云像一团云霞停在竹枝上,本身长得就很可口的样子。 她一只手举着火烧云,另一只手紧紧把松鼠匣抱在怀里,都快笑傻了:“真漂亮呀!” 姜望帮她擦了擦嘴角,顺便问道:“你青雨姐姐说你已经准备好开脉了,对吗?” 怎么说也在凌霄阁学习了这么久,姜安安当然知道开脉代表着什么,小嘴一鼓一鼓地点着头。 “那我去跟叶青雨说,明天就给你安排开脉。” 姜望松开手:“你慢慢吃,哥哥先回停云榭。” 其实姜安安的基础早就打好,也早就可以开脉了,只是叶青雨一直在想办法弄地元大丹,因此才等了这么久。之前已经决定,如果年底之前还没有弄到,那就用甲等开脉丹开脉。这次姜望带着重玄胜帮忙弄到的地元大丹过来,当然也就不必再等。 姜安安忙忙将松鼠匣放下,一下子抓住了姜望的衣角,当然另一只手里的食物是不舍得放的。 可怜巴巴地看着姜望:“别走……” 姜安安住的是凌霄阁极内部的地方,姜望作为一个“外人”,深入此地已是不该,要不是叶青雨给的那块霄字玉令,他都不可能进来。 揉一揉安安的头发,姜望笑道:“哥哥还有事情要办,明天再见。” 姜望一说有事,姜安安心中再多不舍,也不再纠缠。只是噘着嘴:“噢。” “明天开脉之后带你出去玩。”姜望哄道。 姜安安立即又笑开了:“说好了呀!” 停云榭里,姜望正拿着霄字令与叶青雨沟通明日为安安开脉的事情。 姜安安现在毕竟是凌霄阁的亲传弟子,开脉这种大事,还是要在凌霄阁的护持下进行为好。 这枚霄字令被叶青雨特意设置过,只要注入道元,就能在凌霄秘地范围内随时与叶青雨沟通。 房门笃笃笃地被敲响,向前的声音响起:“姜望!” 也不待姜望回应,他就推门进来了。 “我可敲门了啊。”他还补充一句。 姜望只能暂时中止与叶青雨的聊天,无奈问道:“怎么了,有什么事不能明天说吗?” 向前忧郁地走了几步,才找了张椅子坐下,一脸的忧心忡忡:“你有没有跟安安解释,我只是眼睛比较无神而已,并不是总也没睡醒!” 他看起来真的很忧心。但他操心的问题,也真的很无聊…… 不过这也很符合向前的性子。这人哪天要是开口闭口天下大势,那才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面对他的问题,姜望很诚实:“我们并没有聊到你。” “不可能!我这御剑青冥多潇洒,谁看了不艳羡?小孩子一定抵挡不住!”向前果断反驳,但气势很快又落下来:“真的一句话都没有提起?” 姜望摊了摊手,爱信不信。 向前一见他这样子,心中便十分不满:“你特意喊我陪你万里迢迢赶过来,就是为了给我炫耀你的妹妹有多可爱、你的小情人有多美丽?” 这回轮到姜望尴尬了,叶青雨此刻还正在霄字令那头听着呢! “我跟叶道友是君子之交,你切莫乱讲……” “得了吧!”向前一摆手,以一副情场宗师的气势冷笑道:“你连安安这么可爱的妹妹都舍得放在这里给你做配合,什么样的姑娘哄不到手?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安安在凌霄阁是另有原因,叶道友纯属帮忙……” 姜望解释到一半又被打断。 “就你这点道行,不要想瞒我。”向前指了指自己的死鱼眼:“我这双眼睛,见得太多!” 开脉仪式 每天吃了睡睡了吃,你见什么了啊就见得太多? 还给我装情场宗师,认识这么久,明明身边连一只亲密点的母蚊子都没有! 姜望心中已经骂开了,但面上还是维持着风度:“向前兄,不如咱们聊一聊御剑青冥的事情?你的飞剑的确很精彩,令人赞叹!” 手里的霄字令简直在烫手,他很想直接堵住向前的嘴,但这时候表现得太激动,倒好像恼羞成怒似的。 -预测今晚七星彩直码欢迎你!

本文来源:http://www.aiyayasp.com
本文作者:DC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