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荷是q比m还是m比q
比荷是q比m还是m比q 那书生怒道:“胡说!人命关天,就是县太爷和郡守大人也不敢说这种话,你是什么人,口气这样大,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你要是吓到这孩子,我就和你到县衙理论去!光天化日,朗朗乾坤,还有王法吗?真是岂有此理呀!” 旁边有人认出那个武师,赶紧上前劝架,拉着那书生往后走,“这位相公,算了吧,少说两句,反正他又没踩到孩子,就算了吧!你不知道,这位是仇家二公子的手下,叫仇致龙,仇家在我们松山郡那可是大户,不是咱们平民百姓能惹得起的,赶紧退一步吧!” 书生怒道:“我管他姓球还是姓蛋,这天底下还有王法没有?他在官道上骑着马飞奔,差点儿伤到人还口出狂言,仗势欺人,这还得了吗?就是告到县太爷那里,也是他理亏,我怕他什么?” 旁边也有人认得这书生,赶紧走过来把他拉到一边,小声劝道:“苗相公,快走吧,这是咱们惹不得的,仇家二公子的手下仇致龙,外号小霸王的就是他了,咱们庄户人家哪里惹得起他呀?就算你是秀才相公,县太爷不打你板子,可她们这孤儿寡母的就惨了!你也考虑考虑她们吧!” 仇致龙大怒,挥手中马鞭劈头打向那姓苗的书生,姓苗的书生并不会武功,刚才救下那孩子,纯属是人遇险境的一股暴发劲,过后也吓的心怦怦跳。眼见姓仇的一鞭打下,如何能躲得开? 说时迟那时快,旁边突然伸过来一只白嫩的手,一把抓住了仇致龙的鞭子,朗声笑道:“这位兄台,冤家宜解不宜结,不如看在小弟的面子上,这就算了吧,大家各退一步,可好?” ,好无耻的奴才 仇致龙正要用马鞭抽那姓苗的书生,却被人抓住了马鞭,定睛一看,又是一个书生。 这书生颇有气质,面如冠玉,灰色长衫头戴方巾,身旁站着一个眉清目秀的小书僮,身后一个老管家,还有一个精壮的汉子。仇致龙见这书生的气场非同寻常,却没见过,猜想是郡中哪个大户人家的子弟。能徒手接住自己的鞭子,肯定是个有些武艺的主儿。 那书生正是殷公子,笑着拱手道:“这位兄台,看在小弟的薄面上,就这样算了吧!咱们找家酒楼把酒言欢,岂不妙哉?”殷公子身后的精壮汉子就是孙大倌,过去把掉在地上苗相公的书捡了起来,上前还给那位苗相公,苗相公接过书,作揖谢了。 仇致龙冷声道:“又是一个书生!老子最不爱和你们这些读书人打交道,一个个得理不饶人,却眼高手低,百无一用的。在这松山郡,就是郡守也得给我们仇家面子,你算个什么东西?赶紧滚开!不要以为自己会点儿三脚猫功夫就不得了!大爷杀你就如同杀只鸡一样!” 殷公子怒了,不悦道:“姓仇的,本公子给你面子,可不是怕你!管你什么球家不球家,慢说是郡守,就是经略使牛满地,他也得给本公子三分薄面!”围观的人群都窃窃私语起来,听话听音,没准这位帅气的公子是哪位朝中大员的后人,可那仇家又横行乡里,嚣张跋扈惯了,今天遇上碴子,怕是有好戏看了。 仇致龙放声大笑,“小子,这松山郡有名的几个世家,老子哪个不晓得?你算是哪根葱?敢把经略使牛大人也不放在眼里?”说着话,又一抡鞭子,抽向这书生。 想到这里,仇致龙佯怒道:“好!既然你们出来挡横儿,本大爷现在还有急事,咱们有空再报这仇!”说着话,一挥马鞭,打了一下马屁股,那匹大黑马长嘶一声,急驰而去了。等着看热闹的人群见架没打起来,都扫兴的散了。 殷公子上前,对着姓苗的书生一拱手,笑道:“小弟姓殷,名叫殷向南,是京城永安人氏,不知这位公子高姓大名?” 姓苗的书生还了一礼,“不敢,小弟姓苗,苗雨亭,就是这松山郡人氏,这几年游学在外,才回来不到两个月,在前村教了个馆,混口饭吃,不知殷兄在哪里高就啊?想必也是学里的朋友了?” 殷公子笑道:“小弟祖籍就是永安,倒也曾进过学做过秀才,不过这几年承了父业,做些山货生意,倒把举业给耽误了。原来苗兄是位教书的先生,久仰!” 殷公子摇头道:“苗兄,此言差矣!当今天子虽然即位时间不长,倒是颇有一番雄心壮志要重振本朝的气象,君不见圣上刚刚加封唐九生为卫王,命他来这剑南道总督军民,说到底还不是为了扫清宇内,除去那些滥官污吏?” 苗雨亭正要答话,只听远远的马蹄声响,两人一抬头,只见那仇致龙带着二三十个穿黑衣的狗腿子又杀了回来,人人骑着马,都拿着刀枪棍棒。苗雨亭见状,脸上变色道:“殷兄,改日再叙吧!这姓仇的又带着一群人杀回来,必是找兄弟的麻烦来的,你还是快走吧!” 苗雨亭还没来得及回答,那仇致龙已经带人杀到面前,用鞭子一指两个人,大声道:“看到没,就是这两个书生!在这里大言不惭,连郡守和经略牛大人都不放在眼里的!给我用力狠狠的打,把他们打服为止!” 那些黑衣恶奴都跳下马来,持刀舞棍就要上来动手,殷公子大怒,纵身跃入人群,指东打西,转眼就打翻了三个恶奴。仇致龙想要报仇,亲自上前和殷公子动起手来。那孙大倌恐怕表弟吃亏,也冲上前来,不到半盏茶的时间,就打翻了五六个恶奴,仇致龙的武功和殷公子相当,那些恶奴群殴孙大倌,倒也勉强斗个平手。 苗雨亭急的头上冒汗,自己不会武功,上去只有挨打的份,可这殷公子分明是出于义气才上来帮忙,自己怎么好站在一旁看着?苗雨亭正在着急,旁边的小书僮噗嗤一声笑了,“苗公子,不必慌,我家公子的武功还是可以的,那姓仇的讨不到什么便宜的。” 听小书僮这样说,苗雨亭才略放下心来。围观的人群见仇家人多势众,都远远的看着谁也不敢上前,只能替那殷公子捏一把汗。要这松山郡,敢和仇家掰手腕的,超不过三家。这姓殷的公子哥听口音像是京城永安那方的人氏,不像是本地人,可就算你是过江龙,也 难以斗得过这地头蛇呀! 双方打的非常激烈,殷公子转眼和仇致龙斗过了二十个回合,姓司的老管家在一旁看罢多时,吩咐道:“小李子,去,过去帮公子一把。再打下去公子要吃亏了!”姓李的小书僮答应一声,上前和殷公子二人双战仇致龙。 仇致龙和殷公子武艺相当,只是力气大的多,所以才略占上风,此时小书僮一来,他就有些招架不住了。一边打一边骂道:“你们两个好不要脸,两个打一个!” 小书僮笑道:“你好要脸,你们二三十个人,围殴我们孙大倌,却被打的满地找牙!我们两个打你一个,你就觉得吃亏了,做人还可以这样不要脸吗?” 仇致龙一边气喘吁吁的动手,一边又骂道:“有种你和老子单挑啊!老子虐不死你!我松山小霸王的威名赫赫,你难道不知道吗?” 殷公子闻声冷笑道:“松山小霸王?你是没遇到我,早两年遇到我,我就把你扔进大锅里炖了,什么霸王,要你变成活王八才是!” 仇致龙暴跳如雷,自己带着二三十个人,竟然拿不下三个人,还被人讽刺辱骂,这脸还往哪里放?仇致龙正在生气,官道上又跑过来十几首快马,为首的姑娘凤目柳眉,背着一柄单刀,正是仇家的大小姐仇鸾红,仇鸾红的武功也不低于仇致龙,时常出去到山中打猎,刀法箭法都很好。 仇鸾红跑近了一看,原来和人打架的是自己家的恶奴和恶奴们的头领仇致龙,顿时十分不悦,仇鸾红不喜欢自家恶奴经常出来惹事,可是今天却看到自家二三十名恶奴,被一个精壮汉子打的连连后退,这汉子真好武功! 可是虽然自己家的奴才有千般不是,他们毕竟也是自家的奴才,容不得外人打呀!因此仇鸾红大喝一声,“都住手!” 正在动手的两伙人都跳出圈外,仇致龙见是自家大小姐带着十几个人路过,心里就有底了,大小姐的武功不弱,她怎么会看着自己家的家奴在这里被虐待?因此大声道:“大小姐,这两个书生口出狂言,辱及我们仇家,小的是一时不忿,才向他们挑战的!” 仇鸾红听见这话,脸立刻就沉了下来,在松山郡,谁敢说仇家的坏话,那不是活拧了吗?仇鸾红大声问道:“他们是什么人?” 一句话顿时把仇致龙问了个张口结舌,他只顾着叫人来打人,忘了问这两个书生的名字,仇致龙只好硬着头皮道:“大小姐,这两个人侮辱我们仇家,我曾问过他们的名字,他们只上来动手却不肯通名报姓!他们自称是仇家的祖宗!” 殷公子气的二目圆睁,好无耻的奴才!睁着眼睛说瞎话! ,一条人命三十两银子 况且这官道旁就是集市,这么多当地百姓都在看着,这不是当众打我们仇家的脸么?再说,她刚才明明看到仇致龙带着一帮奴才打输了,打输还被骂了,仇家的脸不是丢光了么? 仇鸾红当即从马背上一跃而下,就跃到官道旁两个书生的面前,怒视着两个书生,用右手指着两个人,气急败坏道:“你们两个混蛋,胆子可真不小啊!竟然敢当众侮辱我们仇家?你们两个算是什么东西?就是给我们松山仇家提鞋都不配!赶快给我跪下,姑奶奶高兴了还能饶你们一死!否则今天就要让你们血溅当场!” 站在仇鸾红背后的仇致龙呲牙笑了,向殷公子和苗雨亭做了个挑衅式的鬼脸,伸出大拇指,突然倒转过来,指尖朝下,同时张嘴无声的说了一句话。殷公子看的很清楚,那口型分明就是“跟我玩?玩死你呀!” 见仇致龙耍流氓,仇鸾红又不分青红皂白就让她跪下,女扮男装的平原公主殷若楠真是火冒三丈,长这么大谁敢这样对待她?虽然说娘亲死的早,可是爹爹宠,哥哥爱,谁敢在她面前如此嚣张?就是最讨厌的唐九生在没做卫王之前,见了自己也只是不跪而已,可眼前这个死婆娘竟然敢让自己跪她? 仇鸾红被殷若楠抢白了几句,气的脸色铁青,这书生读书读傻了吗?在松山郡敢和仇家过不去?不是作死就是傻,已经有那么多的前车之鉴了还不长记性!仇鸾红上前就是一脚,嘴里骂道:“你最多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秀才,当众侮辱你就罪不可赦?好大的派头!你当自己是朝廷钦差吗?” 殷若楠身法轻灵,一个纵身闪到一旁,仇鸾红一脚踹了个空。仇致龙在一旁添油加醋道:“大小姐你看到了吧?这可不是我冤枉他,这两个人就这么嚣张,就这么不把我们仇家放在眼里,就这么不知道天高地厚!” 仇鸾红没好气道:“你闭嘴!出来和人打架居然打输了,仇家的脸往哪里放?等回去我再收拾你!” 仇致龙听仇鸾红这样说,立刻吓的不敢出声了,只好站在路旁观战。仇鸾红一脚没踹到殷若楠,被她躲开,猛地又起一脚,却是踹向了苗雨亭的胸口,苗雨亭是个书生,一点儿武功也不会,这一脚又来得突然,躲闪不及,当场被踹倒在地上。 苗雨亭当时就被踹出了内伤,从嘴角流下血来,苗雨亭挣扎着从地上坐起来,用袖子擦了一下嘴巴,一看自己的袖子上都是血,当时就急了,“还有王法吗?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仇家当街纵奴行凶,还随意动手打人!难道这松山郡是你们家的松山郡不成?” -比荷是q比m还是m比q欢迎你!

本文来源:http://www.aiyayasp.com
本文作者:DC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