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色球一代绝杀一红
双色球一代绝杀一红 他道:“剩下的人你们怎么想?” 那些人面面相觑,低声嘀咕着,皆是摇头。 二长老见此瞬间又来了优越感,他大步站出来道:“四长老,你也看到了,认同你说法的人就那几个,压根代替不了我们所有人。” 四长老只能冷哼一声回到了自己的队伍之中,心里也不断下沉。 大长老道:“你们都不愿意派人前往清风门结盟了?” 二长老道:“那是自然,他清风门能做到的,我们万阳宗照样能做到!我们山门下的这些小宗门实力也并不弱,完全可以以金陵为据点建立一个结盟。这样不仅树立了我万阳宗的威严,也能与那清风门各执一边,总不能看着他们一家独大!” 那十家小宗门闻言也立即表态道:“我们愿意听从贵宗差遣!” 大长老思索片刻,也觉得二长老说的没错,便点头道:“好吧,既然你们没有异议的话,那我就……” “我有异议!”突然一道清朗的呼喝声从殿外传了进来,打断了大长老接下来的话。 大长老面色不虞,黑着一张脸大喝:“是谁在外面胡乱喧哗!” “是我!”随着这掷地有声的话出现在门口的是以为红衣青年,眉目俊朗,艳艳似妖。 正是霍凤行! 此刻他正冷着一张脸,步履平稳却速度奇快,眨眼间便走到了殿中间。 霍凤行微微躬身行了一礼,叫了一声:“大长老。” 见到他出现,二长老面色一僵,还是将自己脸上那就要喷涌而出的愤恨给硬生生的收了回去。 大长老看到他,面色缓了缓道:“是凤行啊,这么快就回来了,此行可还顺利?” 霍凤行道:“还算顺利,只是那些尸傀比较棘手。” 大长老呵呵一笑,看着霍凤行的目光带着淡淡的欣慰,他道:“此次回来可是有什么好消息?” 霍凤行:“弟子在除秽的时候听说了各大宗门准备结盟的事。” 此言一出,在场众人都纷纷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而后又将目光看向霍凤行。 霍凤行抬头看向大长老,目光郑重且严肃。“弟子听说清风门那边已经聚集了各大宗门世家,只除了我们万阳宗未曾赴会!” 大长老轻咳一声道:“你是为这件事回来的?” 霍凤行点头应是,道:“大长老这是准备让我们万阳宗置身事外吗?” 大长老道:“这件事……此事本该是由我们万阳宗来主持,如今他们已经弃我万阳宗投奔了清风门,若是我们也低头……这往后,我们宗门就真的没有话语权了。” 霍凤行目光沉沉,他道:“所以大长老的意思是不准备让万阳宗去赴会结盟吗?” 大长老又是一阵轻咳,面对这近乎质问的语气面上有些挂不住,可偏偏此人是万阳宗最杰出的后辈,他总归要带着几分迁就,于是便放缓了点声音语气道:“那凤行你怎么看?” 霍凤行道:“恕弟子直言,不同他们结盟实乃最愚蠢的做法!” “你!” “你这黄口小儿,你怎么说话的!” “岂有此理,大殿之上岂容你如此放肆!” 他这话说出来可谓是将以二长老为首的一众人的脸打肿了瞬间引起了众怒。 然而霍凤行却丝毫不惧,他不悦的目光扫向四周道:“难道我说的不对吗?你们此番作为与提刀自刎有何区别?” 二长老被他气得两步走了出来,伸手指着他吼道:“你这小子也太无法无天!我们在座的都是你的长辈,这是你同长辈说话应有的态度吗?” 霍凤行闻言立马道歉道:“若是我的语气让各位长老不快,我道歉!”说完他话锋一转道:“不过,弟子丝毫不认同你们的做法!” 二长老脸色依旧不好,甩袖道:“大人的事情何时需要你这小儿来插嘴?不再前方除秽,跑来这里大呼小叫,成何体统!” 霍凤行反驳道:“弟子记得宗门里只要修为足够,也是拥有一定的话语权的吧,若是二长老觉得弟子没有资格,弟子可以去测测修为,若是还是不认同,那我们也可以用武力说话!” 见他这是打算与自己硬钢了,二长老气得又是一抬手指着眼前不将自己看在眼里的霍凤行道:“你,你这些年就学会了同长辈抬杠?!简直是没有家教!” “好了!”大长老在上面用手指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喝道:“都别争执了!” “那依你之见,觉得此事应当如何?”大长老将视线落到霍凤行身上。 霍凤行正了神色道:“唯今之计便是在三日之内派人前去清风门,加入他们的结盟!” 二长老立即道:“不可……” 话未说完便被大长老伸手截住,他继续看着霍凤行道:“哦?为何?” 说起来,自从之前传出霍凤行截走了九尾狐妖后,再到丑闻传出,这整个宗门除了宗主夫人与萧必安之外,最厌恶霍凤行的便是这二长老了。 自从宗主去世,整个万阳宗便乱了起来,萧必安想要坐上宗主的宝座,宗主夫人也在想各种办法将自己的儿子推上去,但是其中却一直有霍凤行在暗中作梗。 当然除了霍凤行之外还有其他人,二长老便也是这其中之一。 从前宗主在的时候,二长老便与宗主不太对付,听说是年轻的时候,二长老追求过宗主夫人,追了很久,本来以为能抱得美人归还能夺得宗主之位,怎知半路宗主杀了出来。 因为宗主的出现,美人与权力都与他失之交臂,他如何不恨。 连带着的,他自然也就讨厌宗主的儿子,以前是萧必安,但是看到萧必安不过一个蠢货,还不求上进,倒也放心了些,却没想到还有这么一个优秀的私生子在! 后来他发现霍凤行好像对这宗主之位不感兴趣,还发现霍凤行在暗中针对萧必安,心中一喜,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 如他所愿的,萧必安没能坐上宗主的位置,霍凤行没那意思,也不被众所接受,能挑大梁的自然就在他们这些长老之中了。 长老之中能与他一争的便只有大长老,所以在宗主之争中,两人也是铆足了力较劲的。 本来他与大长老也算是平分秋色,两人不相上下,却没想到这小子在后面推波助澜,导致自己错失宗主之位,虽然大长老也没做到宗主,但是他如今也算是暂代了,挨了那个边,离那个位置还能远吗?! 也因此,二长老算是恨毒了霍凤行,所以之前在分配除秽任务的时候故意给他挑了个最凶险的,却没想到还能让他安然回来。 二长老目光阴恻恻地看着霍凤行,这小子命真大! 见他又提起之前的事,大长老黑了脸道:“够了,那件事也不能怪在他身上,你一个大人怎么老跟一个孩子过不去!” 被大长老训斥,二长老面色难看了一瞬又被他心不甘情不愿地给憋了下去。 大长老轻叹一声道:“你可知此次一低头,后面等待我们的又是什么?” 二长老没忍住又出来插嘴,他哼了一声,“我万阳宗何时沦落到了这种地步,黄口小儿,张嘴就来。他清风门如何能跃到我们头上去?” 霍凤行只淡淡看了他一眼没有搭理他而是继续看着大长老道:“如今万阳宗确实式微,但也不是没有起来的机会,前去赴会也算是另一种养精蓄锐,等到此劫一过,我们还能有崛起的机会。” 闻言众人皆沉默了下去,心知他说的也是事实,若真到了那种地步,等他们恢复过来,其余宗门只怕也已经不是赶超他们便是已经将他们远远甩在了身后了。 见大家都被霍凤行的话说沉默了,之前的四长老以及附和他的那几人都赶紧站了出来道:“我们都认同霍凤行的观点,此次只能低头赴会结盟,不可一意孤行啊!” 二长老一张脸青一阵红一直,以他马首是瞻的一行人都不由将目光放到他身上,离他近的也忍不住出声询问:“二长老,这事你看?” “是啊,二长老,其实我也觉得霍凤行他们说的有道理,虽然我们宗门的实力不弱,可若是没有后援,也确实是吃亏啊!” 招蜂引蝶的高岭花 听到自己的同盟竟然一个个都开始往那边偏,二长老气得面色发黑,喝道:“胡闹!难不成,我们就这么让那些人压我们万阳宗一头不成?我不同意!” 见他发了火,那几人也不敢再开口了。一个个噤了声,只是眼神里还是有着不赞同,觉得二长老还是固执。 大长老在上面看了半晌没有说话,见此刻都没人出来开口了,便道:“看来你们大家心里都有了决断了,赴会与否,不如大家再表态一次?” 大长老话音落下,霍凤行就立即上前一步躬身道:“请大长老派人前往龙城赴会!” 见他如此,四长老也立即走上前去道:“我附议!” 这一下走出来大半人,只有以二长老为首的几人还在那里犹豫不决,一会儿看看二长老,一会儿看看大长老,摇头叹息,拿不定主意。 二长老气得胸口发堵,可惜此刻局面已经完全翻转,现在大家都同意那霍凤行的话,即便是他出面,也无法改变。他冷哼一声道:“你们愿意去看那老匹夫得意嘴脸,我不愿意!一个毛都没长齐的黄口小儿两句话就让你们丢弃自己宗门的颜面去贴别人的冷屁股,我是做不来那样的事情出来!哼!”说完,他长袖一甩,转身便气冲冲地离开,似是一刻也不愿意多待。 余下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终归是老老实实地停在了原地,现在可不是任性的时候。 大长老站在上面看着二长老离开,无奈地摇了摇头而后又赞许地看了霍凤行一眼道:“既然同意赴会,那大家看看谁去比较合适?” 清风门…… 大殿之上杯碰酒干,一众人都喝的不亦乐乎,只有四大宗门的人此刻还保持着清醒。 明智方丈端端打坐在案后,一只手捻着念珠,一只手以托姿置于腹前,面容宁静,仿佛与此地的把酒言欢没有丝毫关系。 青姿坐在辞月华身后百无聊赖,余光一瞥便见对方时不时地总会将目光移到这边来。 她挑了挑眉,顺着他的视线一看,发现那明智方丈正时不时地用目光扫过自家师尊。 不过辞月华则两耳不闻窗外事,也是端端坐着,视线落在自己面前的酒杯上,一张脸上没有丝毫神情,仿佛什么事都与他无关。 也不知道他有没有感觉到明智的视线,青姿看了半天也没见他抬头看一眼,想来不会感觉不到,只是不愿意搭理吧。 至少从辞月华的话语之中可以看出两人的关系其实并不怎么样。 “师尊” 见辞月华依旧没有回应,青姿不由得伸手戳了戳他的腰,“师尊,你在想什么呢,弟子那么叫你你都不应。” 辞月华立即回过来神,扭头看了她一眼,声音有些喑哑,“什么事?” 青姿叫他自然是没事了,只是自己一个人实在是无聊,便想骚扰骚扰他罢了。 不过她当然不会告诉他,便道:“你说万阳宗的人会来吗?” 辞月华道:“他们不能不来。” 青姿好奇,道:“为什么?” 辞月华道:“你知道为什么五大门派能一直相安无事吗?” 青姿道:“不是强者定下的规矩吗?” 听说以前并不是五大门派鼎立,修仙界其实也并不太平,资源就那么多,建立门派的人那个没有野心,若是能一家独揽,自然就要想方设法打压其他其他门派。 几百年前仙门百家之间的战争也不亚于俗世,都是为了争夺资源领地,直到后来鬼族入侵。 鬼帝率领鬼族大军压境,修仙界哀鸿遍野,涂灵生碳,无奈之下各大宗门化干戈为玉帛,团结起来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鬼帝封印。 那一战多少大能修士陨落,仙门百家元气大伤,只得停战休养生息。 当时也仅有一位大能还在苟延残喘,为了防止这些宗门又为了资源打打杀杀明争暗斗,又造成那样的局面,便直接立下了规矩。 以当时最厉害的五大宗门鼎立,统领下面的仙门百家,各仙门之间严禁厮杀,不得兵刃相向。 当然了,各大仙门存于世上如何会没有私怨什么的,所以吧,有了宗门大比,五年一次,有什么新仇旧怨就可以在那上面解决。 有能力你就报仇,没能力,那你就继续憋着。 辞月华摇摇头道:“并不仅仅是如此。那规矩已经立了几百年了,若要遵守,也能一直遵守下去,可若要打破,也不过朝夕之间的事情。” 青姿道:“师尊的意思是他们怕五大宗门并立的局面被打破?” 辞月华道:“可以这么说。” 青姿一只手撑着脑袋幽幽道:“那他们这一来不就等于亲手将自己从第一宗门的位置上推了下来?” 辞月华勾唇一笑道:“可若是他们不来的话,情况便会比这还要糟糕。” “若是在往日,他们自然不怵,可惜现在已经到了乱世。” 青姿恍然,身子往前一趴,离得辞月华进了点,她道“哦,我明白了。现在他们不敢打破五大宗门的局面,因为现在若是他们不来,就是我们四家结盟,到时候便是四对一。鬼族也不是傻子,自然也懂得以多欺少,欺软怕硬,到时候他们独自面对鬼族大军,怕是得元气大伤。事后若是将平衡的规矩打破,那么他们别说第一宗门,还能不能存在都是个问题了。” 辞月华点头赞同,他道:“就是不知道来的人会是谁了。” 青姿双手交叉往胸下一垫,长趴在案上,双眼亮晶晶的。她也有些好奇,现在万阳宗都还在内乱呢,能派出来的人也只能是中立派了吧,就是不知道是谁。 她还在兀自想着呢,就见辞月华突然红了脸转过了头对她喝道:“大庭广众之下没个正行,还不赶紧坐好!” 嗯?七号 青姿被他这突然变脸整的有些莫名其妙,不过也不敢不听话,就要坐直身子,,也在努力打量自己,看看是哪里不对,一通检查下来却并没有发现出了问题。 她没好气地嘟囔道:“又怎么了嘛。” 辞月华此刻又才回头看了她一眼,目光不着痕迹的在青姿的领口处划过,而后又红了耳朵。 他不自在地清了清嗓子,低声道:“以后穿衣服将领子整理好,束紧一点!” 青姿闻言看了看自己的衣领,想起之前的姿势突然面色爆红,直接将头埋在了案上。 天呐! 是她想的那样吗??? 她居然在自己的师尊面前露了春光! 辞月华看她这样也知道对方已经明白自己的意思了,瞬间又觉得尴尬了起来,他直觉有些口干舌燥,便端起面前酒杯一饮而尽,却丝毫没有觉得舒缓。刚有些褪色的红晕又爬到了脸上,眼尾都染上了几分颜色,衬得他整个人多了几分艳色。 一张俊颜,美中带妖,不知道迷了多少侍女的眼,勾了多少女子的魂。 一位身着淡粉纱裙的女子对着身旁的另一位紫蓝色华服的女子咬耳朵,“这辞宗师可真是傅粉何郎,貌比潘安,我从未见过又这么英俊的男子。” 那女子也含羞带怯地瞄了辞月华一眼,打趣对方,“怎么,你看上眼了?” 淡粉纱裙的女子没好气道:“说我呢,你不也一样春心萌动!” 女子娇羞地捂了一下嘴巴道:“辞宗师容貌绝绝,修为超然,我想是个女子都会心悦于他吧。” 淡粉纱裙的女子道:“平日里我们想要见他一面都难,现在还不趁着这个机会去他面前混个眼熟?” 然而淡粉纱裙的女子却没想这么多,她本来就是随着长辈来玩的,对于大宗师的了解也不多,此刻被美色蒙蔽了双眼,哪里还管那么多。 她道:“此次不去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遇到,走啦,咱们一起。” 华服女子道:“可是,我听说宗师大人不好相处啊。” 淡粉纱裙女子不以为然,她道:“怕什么,这里这么多人,难不成他还能大庭广众之下对我们动手不成?再说了,我们又不是去找茬的,我们是去认识他的,他也没理由生气吧。” 华服女子想了想道:“你说的也有道理。”脾气再不好的人,总得讲点道理才是。 见说动了,淡粉纱裙女子道:“这就是了嘛,我们先说好了,公平竞争,若是他看中了我,你可不能跟我抢。” 华服女子目光闪闪,她道:“这是自然。” 两人商量好便一人端着一杯酒款款袅袅起身,轻移莲步,飘飘然就移到了辞月华面前。 此刻辞月华好容易让自己面上的红晕散去,正要转头去看看自家徒弟此刻如何了便闻到一阵扑面而来的香风。 也不知道是扑了多少胭脂水粉,那香味浓郁的快要将他整个人都包进去。 辞月华皱了皱眉身子往后仰了仰,想要让自己避开这股邪性的脂粉香气。 然而久避不开,他心中多了些许烦躁,不由抬眼想要看看是哪个奇葩带了整个花圃在身上,入眼便是两名女子含羞带怯,扭扭捏捏地正看着自己。 辞月华没有说话,只将自己的身体又往后仰了仰,就要靠到身后徒弟的桌案上了。 身后的青姿被他这一靠给惊动,一抬头便闻香风扑鼻,眼前出现了两个娇艳欲滴的美人儿。 -双色球一代绝杀一红欢迎你!

本文来源:http://www.aiyayasp.com
本文作者:DC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