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本一晚赚两万加叩Q裙~388~150~专业
无本一晚赚两万加叩Q裙~388~150~专业 夏侯灵玉笑道:“你是不是太着急了?也许这药起效需要半天时间呢?” 话音刚落,唐九生哎哟了一声,抱着肚子在地上打起滚来,大叫道:“痛死我了!我肚子里就像刀绞一样!” 唐九生在地上滚来滚去,痛苦不堪,这可吓坏了身边的众人,辛治平一跺脚,大怒道:“一定是有人下毒无疑了,真正的还魂丹吃下去是以后不可能腹痛的!” ,因祸得福 唐九生吃下这颗还魂丹之后,痛的满地打滚,一屋子的人都蒙了,想把唐九生扶起来,唐九生却疼的不敢让任何人碰他,只是在地上躺着打滚,辛治平也傻了眼,水如玉、西门玉霜、杜若等人都束手无策,只怕唐九生被人给毒死。 辛治平又气又恨,咬牙切齿,在常乐轩里转来转去,却无计可施。墨香姑娘也是一脸无语,这是哪个不要脸的贱人冒充她给王爷下毒呢?卫王府里,顿时乱作一团。唐九生足足折腾了一夜,到早上的时候,精疲力尽,终于安静了下来,只剩下呻吟了,喂水吐水,喂汤吐汤,喂解毒丹吐解毒丹。 把王府里这些人可给愁坏了,这可怎么办? 第二天一大清早,卫王府大门对面,隔着一条街,有两个戴着斗笠的人蹲在路边,一个卖青枣,另一个卖的是水蜜桃。两个戴着斗笠卖水果的人在轻声聊天,一个说道:“这下我就不信他不死!这可是丹毒祖师亲自配制的毒药,专门针对九转还魂草的配方!还得丹毒祖师亲手给他下药,他就算死了也值了!” 另一个摇头道:“先别高兴的太早,这人死了多少回都没死成,还是观望着吧!要是他真死了,那卫王府肯定会有动静的,万一他又没死成,咱们现在就庆祝,等庆祝完了他却没死,咱们不又乐极生悲了?” 于是这两个人苦苦等着卫王府里有动静,可是卫王府就是没有什么动静,王府的仆役正常出来办事,把守王府大门的那些护卫们脸上也不见有任何异样,就仿佛王府里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一样。两个卖水果的两人足足在街上等了一天,没听到任何人说卫王府有什么异常。 再说卫王府里,唐九生折腾了一夜,第二天早上终于不折腾了,躺在床上,头上豆大的汗水往下流,突然大叫道:“月儿,快拿桶来,我想吐!” 在一旁坐着一夜没睡,心急如焚的水如月听到唐九生喊他,赶紧回过头吩咐下人拿了一个木桶过来。唐九生趴在床上,抱着木桶狂呕出许多黑血来,吐罢多时,喘息道:“好了,我记忆恢复了!这还魂丹果然有效!”说完,推开木桶,梆的一声躺在床上,有气无力的喘息着,一动也不动了。 旁边有两个小侍女走过来,赶紧把吐出毒血的木桶抬了下去,辛治平吩咐道:“先找个地方把这些东西保存起来,待会儿我研究研究,看看是什么毒!” 围在旁边焦急不已的众人听说唐九生恢复了记忆,都大喜,谢天谢地,还魂丹起了作用。辛治平赶紧过来给唐九生号脉,两个手都号过了脉,辛治平呆呆坐在床边,皱着眉道:“奇怪!我搞不懂了!他明明是中毒,可是这毒我就搞不清是什么毒,连解毒丹也完全无效!现在他这脉既实又虚,把我也整的不会了!” 见辛治平这样说,西门玉霜在一旁提醒道:“辛大哥,你有鸣龙双珠,那东西可以解毒,你何不试试?” 辛治平点头道:“你说的有道理!”辛治平从怀里掏出鸣龙双珠,放在唐九生腹部,催动内力,想从他体内吸出毒来,试了半天,唐九生却没有任何反应,鸣龙双珠也没有任何反应。唐九生只是很虚弱的躺 在那里喘息,水如月在一旁满脸狐疑的看着辛治平,再看看唐九生,完全不知所措。 唐九生摇头道:“辛大哥,你别折腾了,我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辛治平过来摸了摸唐九生的额头,不发烧,看来不是在说胡话,这才放下心来,问道:“唐老弟,你知道什么了?” 唐九生笑道:“我已经看到了,那个来给我下毒的假墨香是丹毒祖师的弟子!那毒药是丹毒祖师所配,就是针对还魂草设计的,好精妙的下毒手法!” 辛治平大惊失色,“什么?丹毒祖师的弟子?你怎么知道的?” 丹毒祖师是大夏国第一毒师,最擅长用毒,能根据各种药物食物的相生相克来给人下毒,可以让人防不胜防,死在她手里的高手并不在少数,据传大夏国上两任单于的死都和这位丹毒祖师有关系。大夏和大商的江湖人提起丹毒祖师的名字都为之色变! 唐九生苦笑道:“月儿,霜儿,杜若,辛大哥,胖子,灵玉,你们都别紧张了,来来来,都找地方坐,我来给你们讲一讲这件事情的始末!” 跟着唐九生紧张了一夜的人们,都各自找地方坐下,侍女们轮流上来给大家献茶,献水果。众人都盯着唐九生,看他能说出什么来。 唐九生笑道:“这个毒是丹毒祖师配的方子,就是针对我来的,是枯骨老魔前些日子去大夏求她搞出的这么一个方子,本来这个毒和九转还魂草相克,对我来讲服下那颗丹药是必死的,可我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我没死,反倒给我开了慧眼!我刚才用慧眼看了半天,就是在看这件事情的起因和经过!” 众人都又惊又喜,胖子忍不住跳了起来,“老唐,你这是因祸得福啊!我艹,胖爷都妒嫉你了啊!你九转天玄诀在身,还是咱们大商武功最高最强的一位王爷,国师的儿子,还开了慧眼,娶了咱们大商最漂亮的姑娘!好处都让你给占了啊!啥时候也分点儿好处给胖爷我啊!” 唐九生嘿嘿笑道:“胖老弟,也没那么夸张,我刚才用慧眼看了一下丹田,也发现不妙处,我中了毒之后储能丹缩小了四分之三,以前我用储能丹,能用半个时辰,两转后可以用一个时辰,从今后怕是每天只能用两刻钟的时间了!而且,我这慧眼现在似乎又不灵了,好像有时间限制,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众人大眼瞪小眼,辛治平忍不住问道:“慧眼是好事,储能丹就算缩水了也没那么可怕,只要能用就行,毕竟你现在是王爷,出行身边不会缺保镖的,你就说说,你现在有没有生命危险,大家最担心的就是这个!” 唐九生摇头笑道:“辛大哥你放心,我估摸着我绝对死不了!我只是不知道这个毒药为什么明明是和九转还魂草配合在一起,只要吃下去就是必死的,可为什么我就没死成还开了慧眼呢?我实在是搞不懂!” 辛治平气乐了,重重拍了一下唐九生的肩膀,“你小子!得了便宜还卖乖!难道你还想让这毒把你给毒死吗?不死就是好事啊!你还在这里扯这个!饿不饿?饿了赶紧喝点儿绿豆粥吧!看看能不能解解你体内 的余毒!” 底下站着的小侍女墨香长出了一口气,这要是王爷有个闪失,她简直都不能原谅自己!毕竟那个人是扮成她的模样来给王爷下毒的。 常乐轩里,唐九生悠闲的喝完两碗绿豆粥,打了个饱嗝,一脸惬意的说道:“要是枯骨老魔知道我因祸得福的消息,是不是要气吐血了?” 胖子在一旁咧着大嘴,笑的眼睛都眯了起来,“我艹,老唐,你这命可真好!娘的,人家不远万里过来给你下毒,不但没把你给毒死,还把你的慧眼给打开了!这上哪说理去?啊?上哪说理去!哎哟我的妈呀,可笑死胖爷我了,这帮玩艺儿简直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 铁顿在一旁附和道:“就是,我看他们的脚都得砸成紫的了!老大,你可算醒了,这些天可把我愁坏了!本来指望你帮我复国,结果你回来连我都不认识了!我想这下可玩完了,我这复国是没指望了!好不容易盼到辛大哥来了,夏侯姑娘也来了,本来想能配出什么还魂丹来,你恢复了记忆我复国的事又有希望了,可哪想到你又中了毒!我原以为又完了,结果你又没事了!老大,你这人生大起大落,我的心脏都受不了了,不带这么刺激人的啊!” 唐九生嘿嘿笑道:“难道我希望我的人生这样大起大落吗?我也是没办法啊!我哪知道给我投毒的人这么损!你说我有什么办法?这叫做树欲静而风不止。放心,你复国的事现在已经提上了日程,等我把这剑南道的事儿处理一下,稳定下来,咱们两个就起程赶往突回!” 铁顿大喜,又要给唐九生下跪磕头,唐九生使了个眼色,水如月赶紧把他拉住了,唐九生笑道:“你好歹也是突回国未来的国王,你不能动不动就下跪啊!” 胖子坐在一旁,腆着脸附和道:“就是啊!男儿膝下有黄金,铁顿你这孩子,你要有点儿身份嘛,不能随便就下跪啊什么的!这么的吧,你要是实在想跪也行,你就别跪老唐,你就跪我好了,胖爷我是没有什么意见!” 铁顿气的想踢胖子,胖子哈哈大笑着躲开了,铁顿回头对唐九生笑道:“老大,你现在是亲王,我就算登基夺回了突回国的王位,按爵位算我也就是个郡王,只不过大商的皇帝会赐我穿亲王服色,就像现在的平西王殷权一样!这样的话,我跪你一下也无不妥,何况我就认定你是我的老大了!” 唐九生哈哈大笑,“好,依你,你想跪就跪,哪天你不想跪了就不跪,我也不勉强你,不然你不跪心里不舒服,再憋出点儿病来我也不好办,辛大哥不在的时候,谁给你开药?” 众人正在常乐轩内说说笑笑,管事的程龙来到常乐轩门口,请门口的护卫通传一下,说是有人要求见王爷。护卫请侍女进来禀报王爷,唐九生听到后,让人带程龙进来。 管事程龙见唐九生,单腿打了个千,“程龙参观王爷!王爷,咱们王府门口来了几个老百姓,说是从剑州郡来的,要状告郡守,您看?” 唐九生沉下了脸,“什么?有百姓状告郡守?那你带他们到明毅堂吧,本王看他们要告什么!”程龙答应一声,退了下去。 ,闻风而动 关内道鹰扬郡,地魔山枯骨庵中枯骨堂,枯骨老魔正坐在高处魔坛之上,给弟子们传授魔道,忽然掐指一算,心头大乱,哎哟一声,就跌下了魔坛,吓的座下众弟子赶紧上前,手忙脚乱把师父给扶了起来,有座下弟子胡应人问道:“师父您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枯骨老魔摇摇头,叹了一口气,缓缓说道:“徒弟们,你们有所不知,一个多月前,我派洪无迹去给夏侯灵玉捣乱,怕他不成事,我又亲自赶到了大夏,求丹毒祖师配一味药,能杀死唐九生,就算杀不死,也要弄残废他!丹毒祖师配了一副毒药,就是针对九转还魂草的,还派她弟子托莉来了咱们大商来给唐九生下毒!” 胡应人问道:“师父,既然是丹毒祖师亲自出手配制的毒药,那想来自然是万无一失了!您怎么还跌下魔坛来?难道出了什么意外吗?” 枯骨老魔叹道:“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唐九生不但没被毒死,好像还有了一些奇遇,你说,这不是命吗?为师也是思前想后了很久,才决定派出你无迹师弟去害他,为师又亲自跑了趟大夏,找到了丹毒祖师,想着怎么都是万无一失了,可居然没能害了唐九生,为师心里实在是难过啊!” 胡应人冷笑道:“师父,你何必为此伤心?您老人家不好亲自出手,就让弟子们来好子!量那唐九生不过是一个毛头小子,有什么本事?您不是说按天意来推演,将来会有诸王作乱吗?哼,那也不是他唐九生一个人能挡住的!” 枯骨老魔摇头道:“徒弟,你有所不知,我们虽然是魔道,也得顺天意行事才可,逆天而行也是要遭报应的,我只是想害唐九生而已,那也是为了报复他爹唐扶龙。只是对于后面发生的事情我是不敢乱插手,毕竟师父也不敢逆天而行,谁逆天谁遭报,不管是魔道还是正道的人都是一样的!” 胡应人沉默不言,心中显然还是不服。忽然又大声道:“师父,如果你同意的话,弟子情愿下山,去害那唐九生!” 枯骨老魔沉思了一下,点头道:“也好,那你下山去吧,记得凡事要小心,三思而后行!你可以害唐九生,但万万不可逆天!我们本身是魔道,就已经是招天忌的了,记得,凡事留一线,不要走 到万劫不复的地步!” 胡应人站起身,躬身施礼道:“是,师父,弟子记下了师父的教诲!”胡应人回到住处,收拾好行囊,背着判官笔下山奔剑南道去了。 中原道南华郡,通天山后山的通天观中,众弟子正在布法坛上悟道,无玄真人忽然大笑起来,众弟子都吓了一跳,面面相觑,不知道师父在笑什么。座下弟子陈成树问道:“师父,您老人家为何发笑?” 无玄真人笑道:“为师是在笑那枯骨老鬼,放不下争斗之心,非要去害唐扶龙的儿子,结果偷鸡不成蚀把米,反倒使唐九生开了慧眼!你说这魔道他害人又有什么意思?凡事有天意,何苦相争?为师本来让你师妹灵玉去给唐九生送还魂草,那老鬼却派他弟子去捣乱。现在见唐九生安然无恙,又派了弟子去害唐九生!” 陈成树站起身躬身施礼道:“师父,弟子愿意下山去助唐九生,请师父恩准!” 无玄真人笑道:“我看你是想去找你小师妹才是真的!成树啊,凡事都讲缘份,不可强求,你有一颗心,师父也不能说你是错,但是你要记得,一饮一啄,莫非前定,你今生和她只是师兄妹的缘份而已,但愿你不要执迷才好!” 陈成树听师父这样说,心头有些发闷,低声道:“谢师父指点,弟子记下了!那弟子这就下山了,请师父等着弟子的好消息!”说完,起身离开布法坛,回到观中自己的下处,收拾了行囊,出了通天观,向山下行去。 陈成树走到山脚,回头看了一眼云雾苍茫的通天山,心中暗道:“我已经来到通天观求道二十一年了,我资质驽钝,所以道术和武功都不算很高明,在师兄弟中也属末流,虽然他们没人瞧不起我,但我心里仍然有个疙瘩,就想通过下山来办一件有头有脸的事,来提升自己的形象,但愿不要辱没了师父的教导!” 正在胡思乱想之际,忽然听到头了,你下山此去,一定要谨守门中法度,不可肆意妄为,仙凡有界,不要迷于红尘!” 陈成树抬起头来,原来是师父的那只红色鹦鹉又追来了,陈成树合十笑道:“陈成树知道了,请回吧!”那红色鹦鹉在陈成树头上绕了三 圈,这才飞了回去。陈成树暗想道,从我来到山上,就在师父身边见到这只红色鹦鹉,听大师兄说,他三十多年前来山上时,这只鹦鹉就在师父座下了,也不知这只鹦鹉有多大年纪了! 陈成树行囊中只有三两二钱银子,买不起马,只凭徒步行走,大步流星赶奔剑南道,去安舒郡投奔唐九生。无玄真人的弟子大半都是穷人,当初辛治平下山的时候,直接混到要饭,加入丐帮的地步,也是尝尽了人间的苦难,才慢慢好了起来。 安舒郡卫王府,唐九生坐在明毅堂的公案后,神态和蔼可亲,身后站着沈笑羽和墨香,旁观坐着祁思远。 程龙带着五个前来喊冤的老百姓走上明毅堂,五个老百姓倒有三个上了年纪,一个六十来岁,另外两个怕有七十来岁了,其余两个,一个是二十岁左右的书生,另一位是个齿白唇红眉清目秀的小伙子。 五个人到了堂上,程龙咳嗽一声,五个人一起跪倒,大声道:“王爷,草民等参见王爷!给王爷磕头了!” 唐九生赶紧道:“不必多礼,都起来吧,给三位老人家搬个座!” 站起来的三位老人连忙道:“不敢不敢!王爷,您日理万机,我们只是些草民,您肯亲自见我们,听我们告状,这就是我们的福气了!我们哪里敢坐?” 唐九生笑道:“老人家,你们只管坐吧!我看礼记上说,五十杖于家,六十杖于乡,七十杖于国,八十杖于朝,九十者,天子欲有问焉,则就其室,以珍从。你们如何坐不得?只管坐下说话,本王这里没那么多规矩!至于他们后生,就让他们站着吧,本王没意见的!” -无本一晚赚两万加叩Q裙~388~150~专业欢迎你!

本文来源:http://www.aiyayasp.com
本文作者:DC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