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赚快钱的偏门职业
女人赚快钱的偏门职业 “我....”云洪有些懵。 他根本不认识眼前这位黑袍仙人,除了幼年时的许开仙人外,他再未见过任何一位仙人。 “云洪,上次你在城外被赤血狼攻击,实际上就是阳青仙人救下了你,阳青仙人还给你服下了保命丹药。”叶锋低沉道:“只是当时仙人有吩咐,我才对外宣称是我救的你。” 周围的众人听着,心中都不由一惊。 竟然是这样。 毕竟,单论背景,他们背后也站着仙人。 都姓阳? 云洪忍不住道:“启禀仙人,敢问我师傅阳楼是您的...” “他是我师兄。”黑袍青年微笑着。 云洪恍然,如此一切便说得通了,云洪当即恭恭敬敬行礼,道:“云洪,拜见师叔,多谢师叔上次救命之恩。” 阳青仙人笑容愈加灿烂,看着云洪,越看越满意。 他其实早就到了东河县城上空,一直未出现,就是想看看云洪会如何处理这么件。 烈火殿比前,他来看望阳楼时,虽和阳楼一起观察过云洪,但那时云洪在他眼中也只能勉强称得上不错。 而如今,云洪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惊喜,十五岁的武道宗师?再加上云洪不顾一切要救段清,明显是重情之人。 阳青心中很清楚,自家是真的捡到宝了。 “云洪,你虽是师兄亲传弟子,但一直跟随师兄在东河县修行,并没有真正前往我极道宗。”阳青笑道:“我问你,可愿意成为我极道宗真传弟子?” “极道宗真传弟子?”云洪懵了。 他之前和阳楼交谈过,很清楚极道门何等强大,那是横压整个万里扬州的第一仙门,放眼整个九州大地,也就天下第一仙门星衍宫绝对比极道门强。 至少,扬州范围内,极道门是绝对的第一仙门。 真传弟子,在极道门中数量都极少,每一位都拥有着莫大权势,地位极高,面对一郡主官都可平等对待。 站在云洪周围的一大群人都有些懵,尤其是几位武道宗师,他们都堪称是凡人巅峰,很清楚极道门真传弟子代表着什么。 即使是武道大宗师,都远远不如。 刘县丞和范玉心中愈发焦急。 但又不敢插话。 这时,站在人群最后的紫袍人忽然开口:“阳青仙人,扬州城已派遣特使,不日就将抵达东河县,将会特招云洪进入帝国圣院,还望仙人见谅。” 刘然心中都不由一紧。 他实力太弱,不太清楚极道门真传弟子代表什么,可帝国圣院他是知道的,那是大乾帝国设立的武学圣地,是天下最顶尖的武道天才才有资格进入的地方。 “你是监天楼的负责人?”阳青仙人声音陡然一变。 紫袍中年人不卑不亢道:“监天楼东河分楼,三级楼主蓝印,见过阳青仙人,望仙人明察。” “哼。”阳青仙人冷笑道:“如果是公孙涛亲自来对我说还差不多,你一个小小的三级楼主,还没资格拿监天楼压我。” 紫袍中年人脸色一变。 公孙涛,是监天楼负责整个扬州的一级楼主,亦是一位仙人。 云洪心中早有所定,当即低沉道:“禀师叔,师傅授道之恩,云洪不敢忘,云洪愿入极道门。” 帝国圣院,云洪听说过。 极道门,云洪亦知晓。 但是,帝国圣院,只是那紫袍中年人一面之词,真假,云洪根本没法分辨,可极道门真传弟子的身份,却是阳青仙人亲口承诺。 对师傅阳楼,云洪是心怀感激的。 没有阳楼。 也不会有他云洪的今天。 “哈哈,好。”阳青仙人见云洪毫不犹豫便答应,心中愈发高兴,转而望向紫袍中年人:“蓝印,你可听见了?这是云洪自己的选择。” 说罢,蓝印行礼便准备离去,他来,主要就是要确保云洪答应前往帝国圣院,如今事不可为,他自然要回去禀报。 “蓝印,你先别走。”阳青低沉道。 “敢问仙人还有何事?尽管吩咐。”蓝印恭敬道,尽管心中不满,但表面上不敢有丝毫不敬。 “请你做个见证。”阳青微笑道,紧接着目光扫向其他人:“你们很多人都是地方主官,应该很清楚律法,那么我想问问,按扬州律法,极道门真传弟子的家人被侵犯,该当何罪?” 刘县丞、范玉、刘然面色都不由一变。 其余众人心中亦凛然,他们明白,这位阳青仙人,非但直接收云洪为宗门真传弟子,且马上就要替他出头。 “县令,你来说。”阳青盯着尚县令。 尚县令心中胆颤,但不敢迟疑,当即恭敬道:“禀上仙,是死罪!” “好,那就执行。”阳青淡漠道。 刘然面色瞬间变得惨白。 范玉再也压不住心中火,低沉道:“阳青仙人,你虽贵为仙人,但想替云洪出头杀我儿,总归要讲个证据吧。” “证据,你管我要证据?”阳青微笑:“好,我给你证据,县令、叶锋,还有蓝印,你们都且一起看着,别说我以势压人。” 众人都屏息。 “刘然,你看着我的眼神。”阳青忽然开口,声音平和。 刘然抬起头,看向了阳青,不明所以,但他的眼神和阳青对视后的一刹那,他便感觉自己的大脑轰然一震..... 而在周围众人的眼中,刘然的眼神变得茫然起来。 “刘然,我来问你,你对云洪的嫂子可有不轨之心?”阳青平静道。 “有。”刘然茫然道:“这样漂亮有味道的女人,谁不喜欢....” 周围众人哗然,范玉和刘县丞面色一变,范玉刚想说什么,迎面而来的便是阳青冷冽的眼神。 范玉顿时不敢开口。 阳青继续问道:“刘然,你给了黑狼帮什么命令?” “我让黑狼帮帮主‘黑狼’监视云洪一家,一旦发现段清离开武院,便立刻将她抓来……”刘然茫然道:“不久前,黑狼帮帮众从小门,将段清送到了我府上。” 云洪眸子中满是怒意,叶锋露出了笑容,刘县丞心中一叹.... 她知道,一切都完了。 团聚 刘然眸子瞬间恢复清明。 旋即,他望向阳青的眼眸中充满了惊恐,仿佛像看见了魔鬼一样,他清晰记得自己说出的话。 但是,他当时根本不受控制,就说出了真话。 “假的,都是假的。”刘然无比疯狂道:“我刚才说的都是假的,那不是我干的,我是被控制了,都是假的。” 一股无形的力量瞬间轰击在刘然身上,将他轰出数米之远,重重摔落在了地上,鲜血从嘴角溢出来。 范玉眼中痛苦,想要扶起刘然,但刘县丞死死拉住了他。 “我施展的乃是‘迷魂术’,令你吐出内心最真实的话,我面前还敢装疯卖傻。”阳青声音冰冷:“真当以为我不敢直接杀你?” 刘然惊恐望着阳青。 过去,他跟随母亲在舅舅处时,曾见过不少仙人,那些仙人都对他颇为和蔼,所以他心中自觉仙人不过如此。 此刻,他终于明白仙人是何等可怕。 周围众人,也都如看死人一般看着刘然,他们都很清楚,这种情况下,范玉和刘县丞不可能保住刘然。 “蓝印,可都记载下了?”阳青看向蓝印。 蓝印心中一叹,恭敬道:“启禀仙人,都记载下来,定会如实向上禀报。” 众人心中一凛。 “尚县令,这刘然亲口承认,算是证据了吧,按律宣判吧。”阳青颇有些不耐烦道:“快点。” “刘然,对极道门真传弟子‘云洪’家人意图不轨,证据确凿,死罪成立!”尚县令低沉道。 尚县令心中一叹,实际上,他并不想审判刘然,无论是阳青仙人,还是刘县丞范玉夫妇,他都不想招惹。 他只想安安稳稳将这一任县令做完罢了。 范玉和刘然的面色尽皆一变,刘县丞脸色同样铁青,实际上,早在阳青仙人降临时,他们就已经有准备了。 刘然死死盯着站在阳青身边的云洪。 他心中无比不甘。 云洪只是冷冷看了眼刘然,刚才不杀刘然,是顾忌嫂子的安全,但如今有阳青仙人站在背后,能杀,自然要杀。 范玉摆脱了刘县丞的手,盯着阳青,强压怒火道:“阳青,纵然你是极道门的长老,你也没资格杀我儿,我儿刘然,乃是‘安原伯’唯一继承人,即使你想要杀他,也只能由朝廷亲自下达命令。” 在场众人顿时一惊。 云洪眼眸中亦闪过一丝惊讶。 据云洪所知,大乾帝国爵位极重,分为王、侯、伯、子、男五等,即使一些立下大功劳的宗师、大宗师,一般能得封‘男’便不错了,且只能传承一代,无法继承。 能得封‘子爵’的,整个东河县没有一个。 伯爵? 那已经属于大贵族,放眼整个宁阳郡,恐怕也没几个家族拥有。 这范玉,竟然说刘然是‘安原伯’的继承人? 一位伯爵的继承人? 刘县丞眼眸中亦闪过一丝惊讶,似乎并不知情。 “安原伯继承人?”阳青盯着范玉,似乎是想看透她的说的真假,声音冰冷道:“安原伯范墨安是你什么人?” 显然,阳青仙人掌握的讯息很多。 “他是我哥哥。”范玉死死盯着阳青,强迫自己不露出胆怯。 “蓝印,他说的是真是假?”阳青瞥了眼紫袍中年人蓝印。 “启禀仙人。”蓝印恭敬道:“范玉的哥哥的确是范墨安仙人,只是,刘然是否是‘安原伯’继承人,我东河分楼并不知晓。” 监天楼,虽号称监察天下,但那是指监天楼总楼,东河分楼也只能做到对东河县了如指掌,顶多再搜集些宁阳郡境内的情报。 云洪听着,心中不由一惊。 范玉的哥哥,刘然的舅舅,竟然是一位真正的仙人,云洪忽然明白为什么刘然会有一件仙家宝物护体。 那仙家宝物,恐怕不是刘家老祖赐予的,而是那位‘安原伯’范墨安给予他的。 “好。”阳青听着,目光扫过范玉和刘县丞以及刘然:“你叫范玉?是刘然的母亲?看在范墨安的面子上,我暂且饶过刘然,但是,倘若查证出来你说的是假话,刘然一样活不了。” 范玉的面色微变。 阳青仙人翻掌取出一枚黑色令牌,上面书写着一个鎏金大字——巡! “拜见巡天使。”叶锋、尚县令、刘县丞以及监天楼楼主蓝印等尽皆行礼,心中愈发震惊于这位阳青仙人的来头之大。 阳青淡漠道:“蓝印,立刻去证实范玉所说真假,并将此事直接上禀扬州公孙楼主,请扬州监天楼定夺。” “是。”蓝印恭敬道。 “是。”叶锋和尚县令恭敬道。 巡天使,乃是朝廷的正式品级官员,只有仙人才能担任,高于郡守次于州牧,巡守人族天下,守护四方大地,有着莫大权威。 “谨遵巡天使之命。”刘县丞轻叹一声,亦恭声道。 范玉面色难看。 阳青却懒得再看她,低头看向站在一旁的云洪,笑道:“云洪,带着你嫂子回武院,你师傅已经在等你了。” “师傅回来了?”云洪眼前一亮。 阳青笑着点点头,旋即身形一动,直接破空而去,转瞬便消失在众人面前。 “叶叔叔,谢了。”云洪拱手道。 “你救澜儿的事,我还没谢你。”叶锋微笑道:“先回去吧,别让你师傅阳楼等的太久了。” 云洪点点头,目光扫过刘县丞一家,也不多言,径直朝着段清所在的院落走去,他心中很清楚。 师叔阳青亲自下令,胜过自己行动十倍。 云洪便带着嫂子段清回到了武院,阳楼居住的阁楼。 云洪打开门:“大哥。” “二弟,小清。”一直焦急等待着的云渊激动无比,连忙抓住了段清的手。 段清连忙道:“阿渊,阿洪来的很及时,我没事,别担心。” “那就好。”云渊长舒一口气,心中亦是一阵后怕,又望向云洪道:“二弟,多谢了。” “大哥,我们一家人,还用说什么谢不谢。”云洪声音坚定道:“你们,是我最重要的亲人,我绝不会让你们受到伤害。” “娘。” “娘,你回来了。”两个小肉团从房间跑了出来,小家伙们并不清楚之前发生了什么。 段清连忙抱住了两个小家伙。 云渊和云洪都不由笑了。 “大哥,师傅在楼上吧,我先去了。”云洪低声道。 “对。”云渊这才反应过来:“阳教官回来没多久,你不用管我们,赶紧去。” 云洪点头,走上了二楼。 二楼,客厅,身穿蓝色衣袍的阳楼和一身黑袍的阳青,都静坐在蒲团上。 “云洪,回来了。”阳青笑道:“过来,坐下。” 惊人的待遇 “师傅,师叔。”云洪先是恭敬行礼,才在蒲团上坐了下来。 阳楼和阳青对视。 “我先说吧。”一身蓝色衣袍的阳楼轻轻点头,看向了云洪:“云洪,这一次你嫂子陷入困境,是我和你师叔有疏漏。” “师尊何出此言?”云洪低沉道:“那刘然行事,谁能知晓?若非师叔降临,想要定他的罪,还颇为艰难。” 最重要的几个证人,之前都被那范玉杀光了。 顿了顿,云洪道:“而且,当日遭遇赤血狼,还是师叔救下了我,算起来,师叔都救了我数次。” -女人赚快钱的偏门职业欢迎你!

本文来源:http://www.aiyayasp.com
本文作者:DC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