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福彩怎么投注
中国福彩怎么投注 “叶道友,我不是那个意思。”姜望举着盒子,犹不知自己错在哪里,有些着急地说道:“我不是说凌霄阁需要报偿,是我表达感激,对,感激。” “不用客气。”叶青雨十分疏离地礼貌一笑:“凌霄阁什么都不缺。” “我也不是说凌霄阁缺这个。”姜望全无战斗时的机智果敢,有些沮丧地道:“我嘴笨不会说话,就是想要把这珠子送给你,感谢你。” 叶青雨有些心软了,但嘴上还是道:“你嘴笨?我看你跟人斗嘴的时候,挺厉害的呀。不是把焦雄说得跳脚?” “那不一样。” “哪不一样?” “我不在乎他们,不用管他们的心情。嘴就不笨了。” 叶青雨微微抬了抬下巴:“是嘛。” “是真的,叶道友。”姜望合掌求饶:“如果我说错了什么话,我给你道歉。你莫要生气了。” 叶青雨已经消了气,但莫名觉得这样的姜望怪有趣的,比他锋芒毕露的时候,要可爱得多。 “哪有道歉还戴着面具、藏头露尾的?”她故意道。 “这……”姜望迟疑了。 “不想摘就不摘吧。”叶青雨说:“没事,我不勉强。” 姜望就算再迟钝,也知道这里的“没事”,不是真没事。 他一咬牙,将山鬼面具解下了,露出他挂着两个青黑眼圈的脸。 左半边脸还略微有些浮肿。 叶青雨一下子笑了出来,但很快又收敛:“对不起我不该笑。” 姜望无奈:“没事,你笑吧。” 叶青雨不是个很爱笑的人,但姜望现在也太具喜感。 想他在迟云山,斩焦雄、杀池月、败云游翁、威胁斗勉,何等威风? 听父亲说,除夕夜他还夜闯新安城,杀了庄国副相董阿,又从庄高羡和杜如晦手底下逃生,此番种种若是传出去,必然名动天下。谁能不赞一声天骄? 现在却这副鼻青脸肿的猪头样子,两相比较,实在反差太大,令人忍俊不禁。 叶青雨捂着嘴笑了一阵,才道:“怎么弄的呀?” 被叶青雨看到这副样子,姜望也有些自我放弃了,闷声道:“一个老和尚打的。” “哪个老和尚这么过份?”叶青雨问。 姜望叹了一口气:“这个场子短时间内是找不回来的。” 所以他又递了递盒子:“那你现在可以接受我的道歉了吗?” “好吧,勉为其难。”叶青雨笑笑,将定风珠接到手里,又翻掌取出小巧精致的云霄阁:“我也送你一个礼物!” 姜望想说定风珠不是礼物,是还债,是曾经承诺过的报偿。 但五府海内云顶仙宫的反应,令他忘记了这些。 他早就猜到,凌霄阁里有云顶仙宫复苏所需的事物,很可能与灵空殿相同。无论它是叫凌霄阁还是叫云霄阁,至少此时此刻,云顶仙宫的反应,说明了它的重要性。 姜望深吸一口气,道:“我不能要。” 他的确想要,但之所以一直未同叶青雨张嘴,是因为他还没有寻到足够价值相抵的事物。他不愿白白的索取。 叶青雨眨了眨眼睛,笑容有消失的趋势:“朋友送你礼物,你也不接?” 姜望抿了抿唇,还是接过。 他会记住这份人情,无须太多言语承诺。 小巧精致的阁楼,刚刚入手,便清光一闪,直接进入五府海,落入云顶仙宫废墟中。 胖嘟嘟的白云童子跃将出来,欢呼道:“来咯!” “我的确很需要它。”在体内云顶仙宫的变化中,姜望说道:“但不知何以为谢?” “我爹说了,你是安安的哥哥,不算外人。” 叶青雨摇了摇手里的盒子,眼睛弯成了月牙:“朋友之间,礼尚往来!” “再战真人” 小楼之中,暗中通过秘地法阵观察此处的叶凌霄,嘴角一个抽搐,很想跳出来大吼。 “本真人没说过!” “什么不算外人!姓姜的小子彻彻底底完完全全的是外人!” 但他毕竟需要保持他的风度,只咬牙切齿地一把将眼前景象抹去,来了个眼不见心不烦。 小巧精致的阁楼,受到云顶仙宫的吸引,直接落入五府海。 在五府海的天穹中,它急剧膨胀、扩大…… 降临云顶仙宫废墟,正正嵌在中宫位置,与整个云顶仙宫废墟群落,融为一体,无分彼此。 复归仙宫的云霄阁,全不似之前的小巧精致。反而高大、威严,有一种雄阔气象。 姜望完全能够感觉到,整个云顶仙宫废墟,在此时拥有了某种共同的联系,被一种玄妙的力量所统合。 相当于一颗颗珠玉,被一条线串了起来,连接了彼此。 很明显在久远以前,云霄阁就是云顶仙宫的枢纽所在。 姜望现在非常期待,青云亭能够发挥什么作用。 胖嘟嘟的白云童子在云霄阁楼顶手舞足蹈,欢喜极了。一边摇晃,一边哇哇乱叫:“云顶仙宫,盖压天下。姜望仙主,寿与天齐!” 咚。 神魂降临的姜望屈指一个脑瓜崩,弹得他瞬间老实下来。 “哪来这些浮华之词,传出去让人笑话!” 白云童子是云顶仙宫原迎客童子不知第几世的转世身死去后,残余的养分乃至于命运,与深藏在寄神碑中的一点真灵融合,结合了过去与现在,算是一种新生。但究其根本,仍然是依托于云顶仙宫存在,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可以视为云顶仙宫的器灵。与云顶仙宫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无论受什么伤,只要云顶仙宫还在,就能很快复原过来。 之前庄承乾一巴掌把他打得七荤八素,现在也活蹦乱跳的。 被姜望教训之后,他有些委屈巴巴地道:“好像以前就是这样……” 他好像明白,曾经强横无比的云顶仙宫,为什么会被打成废墟了。 动不动就要盖压天下,能不让人生气吗? 天底下强者这么多,谁没有脾气?指不定哪个绝世强者一个不舒服,顺手就把你掀了。 “你也要看看条件好吗?什么盖压天下、寿与天齐……”姜望幽幽道:“我不配。” 姜望一时竟然不知怎么反驳,恼得抬起手来。 白云童子连忙一个翻滚,像一团肉球,直接滚进了云霄阁中。 辞别了叶青雨,姜望独自离开云城。 他决定去雍国。 现在的雍国,正是韩煦掌握军政大权,革新朝政的时候。 虽然有墨门的支持,有阻庄高羡、退赤马卫、挽狂澜于既倒的威望,此次革政几乎是滚滚大势,没有失败的可能。 但阻力仍然会有。 旧有的利益阶层,势必会抵触现行规则的变化,这不为任何人的主观意志所改变,是根本的利益矛盾。 有矛盾就有纷争,韩煦固然有足够的手段保持大局稳定,内部一时的混乱却也无法避免。 正是在这种稳定与混乱并存的时候,才是最好的时机。才有火中取粟的可能,去青云亭中拿回云顶仙宫的遗落建筑。 若待时局完全稳定下来,在青云亭有什么动作,很容易引起雍庭的反应。时局若太混乱,各方雄杰纷纷抢占利益,孤身一人的他,也反倒很难占据什么好处。 庄高羡和杜如晦的追杀已经告一段落。对姜望来说,现在整个西境最安全的地方,反倒是雍国。 庄雍国战刚刚结束,永昌郡新附。两国至今还留有大军,分驻锁龙关与殷歌城,正面对峙。 庄高羡和杜如晦绝无可能在此时深入雍国。况且,随着长河一战,庄高羡放弃追杀。之后也未必还能捕捉到姜望的痕迹了。 刻苦的修行自不必说,他也从未放松过。纵观这一路来的所有收获,来头极大的云顶仙宫,已经集齐了灵空殿和云霄阁。现存已知的三座失落建筑,只剩一座青云亭,他如果不尝试一下,实在难以甘心。 姜望戴着面具,裹得严实,悄悄飞离抱雪峰。 心中计划早定,于是折向西北。 少年永远有他的方向,永远坚定前行。 一路无事地离开了云国,离开这云上的美丽国度。 刚刚飞出边境不远,心中警兆忽生。 姜望空中骤停,拔剑出鞘! 但才及半截,手已经被按了回去,剑也被按回剑鞘。 一个黑影笼罩上空,一只拳头将他轰落地面。 姜望毫无反抗之力地被砸落,体内道元混乱,勉强爬起身来,又是一记拳头落下,将他砸趴。 而后就是一顿狂风骤雨般的拳脚。 这熟悉的感觉…… 姜望悲从中来:“老和尚,你还来!” 他每次刚一挣扎,就被轰了回去。从始至终,连回一下头都做不到。 “一次就行了啊,我警告你!” 姜望悲愤怒吼:“别以为你救过我,就可以肆无忌惮。我是有脾气的!” “我认真了啊,老和尚!别逼我还手——啊!” “别逼我叫人。凌霄阁主跟我是自己人——哎唷错了错了。有话好好好说——啊!” 在神秘人狂风骤雨般的殴打之中,忽的有一团云气飘来,从中探出一只长满长毛的蹄子,给姜望的屁股狠狠来了一下。 神秘人拳头顿时一收,一甩袍袖,就此消失在空中。 此中零落 飘远的流云之中,仙气飘飘的叶某人正在抱怨。 “你瞎掺和什么?要是真踹出问题来,本阁主岂不是做了亏本生意?” “嘿嘿,我又不傻,注意着呢。”怪模怪样的异兽嬉笑道:“真痛快!” 某叶姓真人长舒一口气,满脸舒爽:“世事洞明皆修业,念头通达即资粮!” 异兽甩着尾巴:“你占了凌霄之势。但也替他割裂了部分因果。对前路没有妨碍吧?” “呵。”某叶姓真人屈指一弹,洞光穿空,浮云流散:“有些负重,于他是一座山,于我,是一粒尘!” 狂风骤雨打芭蕉,此中零落为哪般。 行凶的暴徒离去了。 姜望缓了好一阵,才将混乱的道元调整回来。 连着被苦觉老和尚暴打了两次,他直恨得牙痒痒。 第一次挨揍,想着纾解老和尚收徒不成的怨气,也就罢了。但这怨气未免太长久了些。怎还揍了又揍,揍上瘾了? 这样隔三岔五地被揍一顿,他姜望怎么见人?怎么在妹妹面前昂首挺胸? 但真要说如何报复苦觉……他倒也做不出来。毕竟苦觉真真切切救了他的命,又是长辈。 而且他也打不过…… “怨不得我了净礼。”他最后咬牙切齿道:“要怨就怨你师父吧!” 苦觉今天怎么打的他,以后他都要在苦觉的宝贝徒弟身上还回去。让苦觉着急,让苦觉生气,让这黄脸老和尚干瞪眼。 “……算了。” 幻想了一阵,姜望终是叹了一口气,认命般地将被打落的面具捡起来,慢慢戴上:“迁怒于人,非是英雄所为。我还是好生修行,早点让老和尚打不过我,才是正理。” 雍国在云国的西北方,长河穿境内河昌府而过。 姜望一边控制道元在被殴打过的部位游走,舒缓疼痛,一边往前走。 “不过……怎么感觉刚才打我的人不止一个?” “有没有净礼啊……太混乱了没注意。净礼看起来怪单纯的,不会那么蔫坏吧?” 被念叨着的净礼和尚,此刻正在哭鼻子。 他跪坐在地上,浆洗得干干净净的僧衣上,染了几点血迹。 干净的眉眼皱成一团,呜呜呜地哭。 在窗口洒进的光线里,他的泪眼纯净非常。 在他面前,躺着一个形容枯槁的黄脸老和尚,双眸紧闭,一动不动。 未几。 “哭哭哭,哭什么哭!”黄脸老僧睁开眼睛,一顿大骂:“哭丧呢你!” “呜呜呜……可是师父你……”净礼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你伤得好重……” 这是一间破旧小庙,立在一座秃山上。 四下无甚遮拦,风放肆地吹来吹去。 庙里只有两间房,分为前后殿。 前殿是供奉之所,但也只有一尊木像,雕刻的竟不知是哪位佛陀,因为并无面目,不知是一开始就未刻上,还是在久远的岁月里模糊了。总归在那里供奉着。 这无面的佛陀自然香火寥落,佛像前的供盘里,早已空空如也。老鼠都啃不着一点面屑来。 后殿是僧人居所。 屋中也只有一张床,床上躺着苦觉,因而净礼只能坐在地上。 苦觉拼着受伤,强行冲撞天风,未及休养,又在长河之上,与气势正昂扬的庄高羡激烈交锋。 战时虽未落下风,脱离战斗后,伤势却也加剧了。 仅此倒也不算什么。 之后他装死诈姜望剃度,姜望铁了心不当和尚,死活不肯答应。他一怒之下起身暴打,怨气散尽后才潇洒离开。回返悬空寺,处理他自己焦头烂额的破事。 但不幸的是,恰好在回悬空寺的路上,遇到了老对头。 那老对头见他受伤,哪有不穷追猛打的道理。 这一战打得凄惨无比,也就是老和尚奸猾,又手段极多,才能觑得机会,逃归悬空寺地盘。 至此,伤势就十分严重了。 当然,从他中气十足的骂人姿态还是可以看出,他并无性命之忧。 他甚至抬起手来,给净礼的光头来了一下:“哭哭啼啼,没有出息!能不能向你净深师弟学习学习?他看到老子一身的血,眉头都不皱一下!” 说完他自己咂摸了一下:“不对。这是没有感情啊……” “个乌龟王八的,打轻了!” “呜呜呜……”净礼缩了一下头,但还是在哭:“师父你慢点,伤口都裂开了……” 就在这时,庙外忽的一声震响,如雷鸣一般。 “死了没有!” 苦觉立刻躺下闭眼,气机衰败。 净礼和尚也住了嘴,无声抽噎。 瘦成皮包骨头的老和尚,几步跨进后殿来,面如病朽,声似洪钟。 “苦觉!你擅动我闻钟。其罪如何!?” 苦觉万里奔赴,去救姜望的时候,特地带了我闻钟,一路诸邪避退,群雄不阻。 但我闻钟是悬空寺镇寺之宝。只有殊行特事的佛事行走,才能佩戴出门。 特事即佛事。 所以他是自己偷拿走的,不曾知会过任何人。 此时此刻,苦病前来问罪。 苦觉闭着眼睛,气若游丝,不作回应。 净礼哇地一下,哭出声来:“师叔莫要吼我师父,他伤得好重!” 这小和尚哭得实在太伤心了。 让饱经风霜如苦病,也禁不住有些恻隐:“师叔没有吼你师父,师叔就是声音大!” 他已在克制,仍然声如鼓雷。 “那师叔你别说话嘛。”净礼哭道:“让我师父休息一下。” 苦病一时窒住。 我不说话,怎么问罪你师父呢? 他有心绕过净礼,把苦觉揪起来。但他清楚,苦觉这次是的的确确受了重伤。恐他手重,一个不好再伤了苦觉哪里。 这时候他才忽然理解了,为什么苦谛作为观世院首座,职责中的一部分,正在规矩体统,却主动的避让这件差事,让他来做。 恐怕苦谛非常明白,想要问责苦觉,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 而他兴冲冲跑过来,想要趁机占占上风,给点教训,却一进门就给架住,进退两难。 堂堂降龙院首座,刚猛无俦的苦病大师,一时茫然! 乡人相逢于异乡 在韩殷统治的漫长时间里,雍国不复雍明帝韩周时代的强盛,彻底退出了北域,但仍占有十三府,曰天命、靖安、南乡、泰宁、顺安、永怀、河昌、富春、澜安、抚明、宜阳、镇右、岭北。 比起三郡之地的庄国,足能称得上庞然。 若非荆国、景国的牵制,以及祁昌山脉这种天然屏障,数代庄君又都称得上雄才,雍国早就将庄国一口吞下。 但无论有多少原因,数百年过去了,庄国不仅没有败亡、反倒日渐成长,被很多人视为韩殷锐气尽失的明证。 尤其是在道历三九一九年,新年伊始,一场牵连甚广的战争在极短的时间里结束。 人们赫然发现一个恐怖的事实,自庄承乾立国以来,庄国有被凌压过,有被欺辱过,但还未真正输过国战! 无论是对陌国,还是对雍国,又或者早已经被伐灭的许国。 庄国兵势之强,令人心惊。 庄雍国战之后,整个岭北府被庄国占据。 -中国福彩怎么投注欢迎你!

本文来源:http://www.aiyayasp.com
本文作者:DC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