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体彩十一选五攻略
上海体彩十一选五攻略 殷广如梦方醒,起身拜谢到,“感谢万先生登门教我,寡人即刻派人备车,礼聘程先生来王府共谋大事。” 万德言笑道:“当世大才,哪有叫下人去请的道理?王爷若不亲自去请,怎么能知平西王礼贤下士的诚意呢?万一王爷去晚了,朝廷征召了这位程先生,王爷不是悔之晚矣?” 殷广起身再拜,“多谢万先生,先生实在是大才啊,不如就留在王府,寡人朝夕请教,那可真是人生一大乐事。” 殷广还要再留,万德言却右手扶杖,左手持书,带着白月亭飘然而去。 殷广回头道:“来人,备车,备厚礼,寡人要亲去东湖郡请程济嘉先生!” ,两个魔头的志向 禹州城外不远处,官道的路边上有个简陋的小茶摊,一个老书生坐在茶摊的小凳子上,右手端着劣制的茶碗,左手握书,他旁边坐着一个背剑的白衣剑士。 白衣剑士冷冷的问:“那个殷权真会听你的话,去东湖郡请程济嘉?” 老书生喝了一口粗茶,把茶碗放在矮桌上,微微一笑,这才说道:“如果只是一个落魄老书生的话,他未必肯当回事,可是如果这话是沧海楼主对他所说,那他一定奉为神明,不然他就是傻了。殷权虽然残暴,却明显不是个傻子。” 白衣剑士正是白月亭,老书生当然是万德言。 白月亭沉思了一会儿,又疑惑的问:“你为什么会选中这个平西王?” 万德言轻声地笑道:“他够狠够坏,又有野心,也有一定实力,但是又欠缺了一些能力,需要人指点,所以必须是他。” 白月亭眯起眼睛想了想,忽然又问道:“你为什么把唐老头当做对手?” 万德言长叹一声:“老一辈的,老的老了,死的死了,归隐的归隐了,只有我和唐老头这两个在江湖和庙堂的还算旗鼓相当,他支持皇帝,我就要给他找点麻烦。不然这人生该有多么的寂寞?” 白月亭冷笑一声,“你可真够无聊,到时候死了很多人你就开心?我看你把圣贤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 万德言洒然一笑,轻声道:“你不懂啊,我其实很欣赏那个老太监说的话,活着如果不整人,那还有什么乐趣?可惜那个老太监读书太少,不是我的对手。这世界上,有实力又甘愿做牵线木偶的人,实在太少啦。” 白月亭忽然笑起来,“你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人,将来活该下地狱!” 老书生握着手里的书,很认真的看,半晌才缓缓说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你们这些人如果不图名,不贪利,不爱权力,我这种人还去诱惑谁?就说你,如果当年不是因为求名,怎么会沦落为我的剑侍?” 白月亭苦笑了一下,“一输就是十年啊,还好我再熬两年就能出头了。对了,你说在这里等老和尚,你确定他会走这条路?”…… 平西王府的侍卫们今天很惊奇,来了两个挡都挡不住的和尚,又来了两个不请自来神出鬼没的文士,连王爷刚抢来的女人都被人抢走了,可王爷破天荒的没发火,也没有任何人因为这件事受到处罚,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禹州城去往东湖郡的路上,尘土飞扬。三驾豪华的马车前有百名铁骑开道,后有百名铁骑断后,骑士清一色的腰悬长剑,盔甲鲜明。路人见到这阵仗,都赶快躲的远远的,在西南道除了那位好大喜功的平西王爷,别人谁有这么大的胆子带两百铁骑上路? 第一辆马车里内挂着番邦进贡的薰香球炉,芳香四溢,殷权搂着一个漂亮侍女,闭目养神,似睡非睡,另一个漂亮侍女正在轻轻的给他捶腿。 良久,殷权睁开眼睛,看了看怀里漂亮的侍女,用手指抬了一下她娇俏的下巴,问了一句:“寡人好色,喜新厌旧,见异思迁,你们恨不恨寡人?” 貌美的侍女媚笑道:“奴婢们都是王爷的人,情愿跟从服侍王爷,连命都是属于王爷的,又怎么会恨王爷呢。” 殷权笑了笑,“一个个的嘴巴真甜,其实天下这些士子啊,就如同女子,都喜欢依附于权势,如果寡人不是王爷,你们还会跟着寡人吗?” 貌美的侍女嘟起嘴,娇声道:“王爷,奴婢虽然是个女子,却也知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士子们十年寒窗苦读,还不都是为了光宗耀祖,出人头地?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自古以来都是这样。同样都是人,可王爷生来就是王爷,是富贵的命。可奴婢呢,生来就在穷苦人家,这个就是奴婢的命了。王爷又何必为这些事担忧?” 殷权亲昵的掐了一下侍女的脸蛋,点点头,“虽然你出生在穷苦人家,现在却锦衣玉食了,在王府识了字,读了几本书,也懂得了一些道理,这也是命啊。哈哈前边,东湖郡就要到了,万德言这个老家伙推荐的大才,可不要让寡人失望。” 侍女有些疑惑:“王爷,你以前都是瞧不起那些读书人,经常嘲讽他们眼高手低,不切实际,怎么现在突然就转性要去折节下士了?” 侍女调皮的笑道:“王爷长大了?” 殷权抚摸着她的柔荑,淡淡的说道:“老和尚和万德言在王府如履平地了一番之外,寡人突然明白,只靠威胁动武,解决不了所有问题,有时还要用脑子。所以我来请这位程先生出山相助,即便他不成,也有一层千金买马骨的意思。” 东湖郡城南二十里,有一座庄子,庄子有百十户人家,祖辈都是种田的。庄子东面有三间竹屋,院内有葡萄架,葡萄架下面有一个桌子和一把竹椅,椅子上,一个穿长衫的清瘦老儒生捧着书正在苦读,读到妙处,就忍不住击节赞叹。 猛可里,听到远处传来震耳欲聋的马蹄声,大地都在颤抖,两百铁骑狂奔而来,种田的庄户人家哪见过这场面,吓的家家关门,户户闭院。 两百铁骑到了村口,这才放缓速度,有一个当先的军爷,拎着马鞭,骑着高头大马,来到正在村口地里播种的老汉面前,笑着问道:“老乡,程济嘉先生住哪里?” 种地的老汉被吓了个半死,战战兢兢指着庄子东面,“东去半里,有三间竹屋,就是程先生的住处了。” 这位军爷笑了笑,“多谢。”回头用马鞭向东一指,“东去半里,三间竹屋,就是程先生的住处。十骑跟着寡人带马车过去,其余人留在这里等候。走。” 十名骑士,三驾马车,进了庄子向东,来到三间竹屋前,走到半路突然害怕刺杀,而改穿盔甲扮作军官的殷权翻身下马,拿着马鞭上前敲着竹门,“程先生在吗?有客来访。” 有个梳着抓髻的小童前来开门,问道:“是谁呀?”殷权笑道,“请通报程先生,说殷权来访。” 葡萄架下看书的老儒生听到说话,这才抬起头说道:“给客人开门吧,东儿。” 小童打开门,殷权走进院来,见到坐在竹椅上读书的老儒生,做了个揖:“您就是程济嘉先生?寡人冒昧来访,还请见谅。” 清瘦的老儒生坐在椅子上,并未动身,只是点头道,“老朽程济嘉,不知阁下是?” 殷权笑道,“寡人姓殷,名权,官拜平西王。得知程先生大才,特来拜谒,请先生屈尊随寡人出仕。” 程济嘉看了一眼殷权,回头道,“东儿,快去给贵客搬一把椅子。” 小童答应一声,从竹屋内搬出一把竹椅子,放在院内桌旁。殷权坐在椅子上,面对程济嘉,二人互相打量。 良久,程济嘉才说道:“老朽是山野之人,薄有虚名,有劳王爷大驾远来,很是惭愧。” 殷权笑道:“程先生是当世大才,万德言老先生当面推荐给寡人,怎么会是虚名?” 程济嘉摇头,说道:“既然王爷远来求贤,那么老朽虽然不是什么贤人,但仍然有几句不大好听的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殷权道:“先生,寡人要做大事,求贤若渴,愿意尊先生为师,还请先生教导我。” 殷权敛容说道:“先生教导的很对,寡人非常惭愧,这确实是寡人的过错。” 程济嘉又道:“又听说王爷征发十万民夫,耗时三年,方才建造成一座奢华的平西王府,使得府库空虚,民众流离,怨声载道。想做大事的人,钱、粮、士子、民心、兵甲缺一不可。王爷虚耗钱粮,只为了修一座毫无用处的平西王府,却不去争取士子民心,不整顿武备打造兵甲。这是老朽第二点不明白的地方。” 殷权头顶上渗出了冷汗,“多谢先生当面斥责寡人,这的确是寡人犯的过错,寡人愿意改!” 程济嘉又说道:“当今圣上暗弱,宦官专权,这是老天赐给王爷的机会,王爷却不知道珍惜,把心思都耗费在女人的身上,虽然胸有大志,但却不为志向努力,身边也没有什么大才能的人辅佐,请问王爷用什么成就大业?连我这个山野之人,都知道王爷交通京官,谋图大事。但以现在的条件,王爷就算起兵,又有多大胜算?一旦换了个英明的天子,朝廷真的不会对王爷动手?” 殷权毛骨悚然,站起身来,一躬到地,“程先生说的太好了,寡人自从荫袭王位以来,整日醉生梦死,心中虽然有志向,却没有什么远虑,时有担忧,却不知道问题在哪里。今天老天把程先生赐给寡人,寡人能有这样的老师,简直太幸运了。所以程先生一定要出山,为寡人谋划大事,至于寡人所犯的过错,只要先生指出,寡人统统愿意改!” 程济嘉这才站起来,掸了掸衣上的尘土,撩起长衫,跪在殷权面前,“山野村夫程济嘉,拜见平西王。” 殷权慌忙把程济嘉搀起,“先生免礼。”回头道:“来人,将礼物抬进来!” 殷权手下众人把金银绸缎等物抬了进来,程济嘉笑道:“王爷,俗话说无功不受䘵,这些礼物如此贵重,老朽可不能收。” 殷权笑道:“程先生,这本来不是礼聘大贤的礼物,只是表达我求贤若渴的心情。”程济嘉这才笑着将礼物收下。 当天,殷权就用马车载着程济嘉回归禹州,一路上,程济嘉高谈阔论,指点江山,殷权听的如醉如痴,真是相见恨晚。 从程济嘉来了之后,殷权果然变了一个人一样,不再四处搜罗女人,安心的招贤纳士,整顿兵甲。 ,夜宿客栈遇歹人 “铜雀山下落凤亭,花香蝶舞草青青。挥马扬鞭向西去,自有捷报入帝京。”铜雀山落凤亭前的山路上,骑着黑色独角马的唐九生,骑着大白马的西门玉霜正和胖子、重来、柳如青等人告别,唐九生又忍不住做了一首打油诗。 听唐九生这几句随口诌的歪诗,胖子忍不住哈哈大笑,“老唐,你是真够酸的,胖爷我的牙都快酸掉下来了。再过上半个月时间,胖爷把山寨的事情安顿妥当,就去湖州城大东客栈找你们,到时会一会你那两个好基友高重阳和孙江东。” 皇帝已经下旨,铜雀山寨这些汉子们受到朝廷的招安,山寨原有六七百号人,除去分到安置费用已经回家的一二百老弱病残,其余五百余名兄弟都有了官军身份。 圣旨上说,加封重来为校尉,带领这支队伍就近驻扎在当阳县。胖子和重来这几天正在和当阳县令交涉、交接驻扎的场所等事项,都搞定之后就可以搬家,现在暂时都还住在铜雀山大寨。 唐九生向胖子等人挥挥手,“胖老弟,重来,柳大姐,你们不要再送了,都回吧,咱们就此别过,将来肯定还会再见的。重来你小子好好练功夫,希望下次见面的时候,你能到了三品境。” 被小自己十几岁的唐九生称为‘你小子’,重来并不生气,嘿嘿笑道:“老大,你也知道我就喜欢压境,不压到不得不升境,是绝不会升境的。我在四品境,要压到可以横扫四品境的高手们,才会考虑升境。嘿嘿” 唐九生笑着摇摇头,“你小子,这个玩法跟别人就是不一样。算了,你自己看着办。不和你扯了,走了,再不走天黑了。” 西门玉霜也拱了一下手:“姜胖子,柳大姐,重来,咱们再见!” 柳如青和胖子与西门玉霜道别,重来在一旁又嘿嘿笑道:“小嫂子再见。”西门玉霜笑着啐了一口。 几人在路口依依惜别,胖子、重来等人站在路口一直远远的望着,直到唐九生和西门玉霜的背影消失在视线里,这才返回山寨。 出了山路,上了官道,唐九生和西门玉霜戴上胖子做好的面具,一前一后,纵马穿过当阳县,一路狂奔向湖州方向而去。 晚上,走到大溪镇,在镇里找了家比较大的客栈住下,客栈名叫祥云客栈,是个两层的大四合院。客栈老板是夫妻俩,老板是个中年人,文质彬彬,老板娘长的有两分姿色,说话泼辣,叉着腰指挥两个伙计做东做西。 一个伙计三十来岁,大饼脸,不善言谈,另一个十三四岁,见了住店的不管是谁都一脸笑的叫客官,是个很殷勤的小伙计。 老板娘一看两人骑的马,就知道是出来游历的世家子弟,赶忙让小伙计把马牵到马厩拴好喂起,一脸的热情真诚,一边吹嘘着她家客栈方圆百里最好,一面趁着说话在戴着面具也看起来挺帅的唐九生脸上揩了下油,唐九生装做不知。 唐九生二人在柜台登记时自称是姐弟,姓唐,先到柜台交了一两银子的房钱定金,要了位于二楼紧挨着的两间上房。老板看到戴着面具的西门玉霜时,明显愣了一下,心想这个姑娘的胸脯真不小,身材也不错,就是脸蛋平平,可惜了,要是有她弟弟那脸蛋,那就美了。 进了房间,唐九生要了几个小菜,两碗米饭,一壶黄酒,在房里和西门玉霜对饮,西门玉霜偷偷掐了唐九生胳膊一下,疼的唐九生呲牙瞪眼,赶紧自己揉一揉,边揉边问,“你干嘛掐我啊?我又哪里惹到你了?” 西门玉霜瞪眼道:“刚才那老板娘吃你豆腐,你居然不反抗,好像还很享受?是不是见那老板娘有两分姿色,你又春心萌动了?” 唐九生没好气的说道,“大姐,那老板娘比你姿色如何?我这一路对你都守之以礼,何况对那么个徐娘半老腰又粗的女人?亏你想的出来!快吃饭,别倒我胃口。”西门玉霜想一想,自己也忍不住笑了。 唐九生夹了口菜,一边吃一边说道:“就没见过比你醋劲还大的女人,要是见到个漂亮女人,我看了两眼,你是不是还要把我眼睛给挖出来啊?” 西门玉霜撅着嘴巴,“小唐你以后只许看我。” 唐九生板着脸,“晚了,我已经有我的小师妹了。我小师妹又温柔又漂亮,我看哪个女人她也不生气,因为她知道我只爱她一个。” 西门玉霜气鼓鼓又想掐唐九生:“你还说!小唐,你明明就是欺负我喜欢你,天天变着法气我。” 唐九生道:“我给你讲,西门玉霜,你这么泼辣看你将来怎么嫁出去,你要是对我一直这么泼辣我可不敢娶你,我怕哪天我多看了哪个漂亮女人两眼,回家你在酒里放点儿老鼠药,我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西门玉霜拉着椅子靠唐九生近一点,坐下,用手轻轻的揉了揉唐九生的胳膊,嗲声嗲气的说道:“小唐,还疼不疼?我掐你是我不对啦,我这不是看到别的女人占你便宜,我心里不舒服嘛。看在我这么喜欢你的份上,别跟我一般见识好不好?” 唐九生眯着眼,一脸享受的表情:“嗯,舒服,再往上边点揉,哎,对对对,舒服。一直这么乖多好嘛,你不想一想,有几个男人喜欢泼辣货?” -上海体彩十一选五攻略欢迎你!

本文来源:http://www.aiyayasp.com
本文作者:DC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