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体彩计算器混合过关
足球体彩计算器混合过关 李璎珞白了他一眼,反问道:“你会抓蛇吗?” 阿染自然是摇了摇头。

李璎珞笑道:“所以啊,我们既然不能解决什么麻烦,不如就将麻烦让给那些能解决的人去解决就是了。

” 阿染却认真地说道:“璎儿,即便如此,我觉得我们应该把此事告诉学校,好让其他同学小心。

” 李璎珞亦笑道:“在学校老师眼里,你我不过是两个乳臭未干的孩子,我们说的话又有什么作用呢?不如你让你爹爹来我们学校找校长谈谈,许是还有用些。

” 阿染却不好意思地转过头去,淡淡地说道:“他没时间的。

” “这不就结了?这世界本就如此,想管的人管不了,能管的人顾不上管。

”李璎珞满不在乎地说道。

果然两人都迟到了。

一样是迟到,英语老师却只对李璎珞说道:“李璎珞,你有哪天是不迟到的?” 这可真是区别对待,李璎珞无比郁闷,却不好意思去攀扯为了陪自己才迟到的阿染,只是低眉顺目地回答道:“老师,对不起。

” 一拳打在棉花上,英语老师也很郁闷,只能瞪了她一眼,说道:“你就站在自己座位上自习吧。

” 李璎珞却不愿意委屈自己,笑着说道:“老师,您说笑了,如今是法治社会,罚站这种封建陋习想必您是不会轻易去尝试的吧。

“说着自顾自地坐下,再不去理会她。

年轻的学生正是最敏感的花季年华,虽然是同样的年龄,却是有人懵懂无知,有人成熟早慧,然而众人都看出李璎珞是违拗了美女老师的命令,教室中立刻就喧哗了起来,同学们议论纷纷。

英语老师姓金,刚从师范学院毕业没多久,本是想申请出国深造的,却始终没成功,无奈只能先在这所学校教书,心中本就很不乐意。

如今见自己的学生竟然敢顶撞自己,毕竟年轻,不由得怒形于色,大声喝道:“我还没问完呢,你怎么就坐下去了?你先站起来回答我,为什么会迟到,若是答的有道理再自习也不迟。

” 好吧,这也算是给她自己找了个台阶下,李璎珞无奈地又站了起来。

蛇(二)(点个收藏心想事成) 李璎珞的死忠粉阿染忙站了起来,抢着答道:“老师,我们迟到真的是有原因的,因为我们在路上看见了蛇……” 教室内顿时哄堂大笑,同学们议论声此起彼伏。

“学校里有蛇?我去,我还没见过活生生的蛇呢。

” “我倒是见过,不过都在动物园里。

” “动物园里的蛇也算是蛇啊,那只能叫做宠物。

” “我们家乡倒是有蛇,不过都是小蛇。

” “学校里怎么会有蛇呢,真是开玩笑!” 金老师愤怒地拍了一下桌子,大声喝道:“别吵了!” 她对着阿染严肃地说道:“陈墨染,你可别在学校里胡言乱语,这样的事情也是能开玩笑的吗?” 阿染见状,忙又据理力争道:“是真的,草坪上好大一条蛇爬过的痕迹呢,若是它现在还在校园内,只怕会伤人也不一定。

”他自顾自地说着,完全不顾李璎珞向他猛打眼色。

金老师耐心地说道:“既然没有亲眼看见蛇,那说明也就是你的猜测,这样没有根据的事情不要再说了,好了,陈同学,你先坐下吧。

” 她心中也很是郁闷,若不是陈墨染有背景,她早就一起罚他了,又怎会这样委曲求全的。

她又转向李璎珞,息事宁人地说道:“下次可不要再迟到了,你也坐下吧。

” 朗朗的读书声再次响起,似乎刚才的一场闹剧根本没发生过一样。

下课的时候,坐在李璎珞后面的男生用圆珠笔头捅了捅她的背,惹得她愤怒地转过头来,才好奇地问道:“你真的看见蛇了吗?” 这男生叫做居易,平日就喜欢惹是生非,又是个莽撞的,故而他有个很贴切的绰号,叫做“大傻”,叫这个绰号的人太多,以至于除了老师之外,几乎没人还记得他原来的名字。

好像是刚进学校的时候吧,体育老师有一次不小心说错了话,说是让众人做一百个俯卧撑,原本是想让大伙做仰卧起坐的,结果众人都纷纷做了几个俯卧撑就放弃了,唯有他,愣是连续做完了一百个,几乎都快累虚脱了。

连体育老师自己,听说了此事之后都摇了摇头,叹道:“不愧是大傻啊。

” 从此他这绰号就算是一锤定音了,跟着他一直到了现在。

李璎珞见他问起这事,不由得翻了个白眼,答道:“是啊,你想干嘛,难道要去找那条蛇单挑?” 居易笑眯眯地说道:“正是,我还就真想去找那条蛇呢,听说蛇胆能入药,稀罕得很。

” 李璎珞看他说得认真,便仔细地形容了起来:“那条蛇,有这么粗呢……”她说着用双手环成一个圆形,示意给他看,又吓唬他道:“只怕连成精的蛇都没那么粗吧,你敢去找吗?” 居易不愧是傻大胆,当下一拍胸脯,说道:“这有什么不敢的,动物世界不都说了吗,粗的蛇都是没毒的,若是小蛇我还真有些着慌呢。

” 动物世界……?还人与自然呢。

居易却还嫌弃起她来了,皱着眉头说道:“你个娘们就别去了,指个方向给我看,我自己去就成了。

” 小看我,虽然我只是个“娘们”,毕竟会道术,放倒一两个你还是不成问题的。

李璎珞虽是这么想着,却还是点点头,答应了下来。

大不了到时候我偷偷跟在你后面就行了呗,料你这迟钝的胖子也发现不了我。

并不只是她一个人在酣睡,语文老师早就习惯了这场面,镇定自若地继续上着课,对趴着的学生视若无睹。

语文老师姓陈,是个矮矮的中年男子,口音有些怪异,说起“蒹葭苍苍,白露为霜”这样的浪漫诗句时,会说成“蒹葭苍苍,被褥为霜”,简直是令人不忍直视。

此时他操着一口不标准的普通话,祥林嫂一般地说起了他的老生常谈,李璎珞被这催眠曲叨叨得再也支持不住了,倒头便睡了下去。

她似乎是一睡着便开始做梦了,梦中只见四周一片白茫茫的,似是盐湖周围的盐碱地一般,什么植物都没有生长,且似是在山中,远处隐隐可见云气渺茫,山风扑面而来,带着一股海水一般的腥味,很是令人难受。

她试着向前走去,却见自己触目之处都是一片白茫茫的,似是走不到尽头,她心中害怕,忙奔了起来,脚下的白色泥土飞溅起来,有一些掉在了她的鞋子里。

然而她却顾不上弄自己的鞋子,继续向前飞奔,想要看见不一样的风景,看见一个活人也好。

只见自己所在的这地方果然是一座山,然而山的边缘却是直上直下的峭壁,且方方正正的,倒似是一块光滑的积木一样。

李璎珞站在悬崖边,反常地竟然不害怕那高度,竟然伸手好奇地摸了摸峭壁的边缘,只觉得触手光滑,温润如玉,这一整座山,竟然就是一块巨大的天然玉石。

她若有所感,回头一看,只见一双巨大的眼睛,一个似龙非龙,似蛇非蛇,有耳朵,身上还长毛的巨蛇盘踞在她身后,正伸出了长长的蛇信子,龇牙咧嘴地对她呼着气,似乎是想要一口咬上来的样子。

她吓了一跳,脚下一滑,直直地摔了下去。

蛇(三)(点个收藏心想事成) “李璎珞!” 她抬起头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还在课堂,而愤怒的陈老师正站在她课桌前,拍着她的桌子,大声喝道:“李璎珞,你上课睡觉也就算了,竟然还敢发出奇怪的声音戏弄老师!” 李璎珞迷茫地望着他,诚恳地问道:“老师,我发出什么声音了?” 她一脸认真的样子,却被陈老师以为是装模作样,倒像是要逼着他把自己的劣行再说一遍似得,他气得脸都红了,憋出一句话道:“让你家长来学校!明天!” 作为一个普通老师,约束学生的套路也就是这么三板斧,罚站罚抄叫家长,陈老师因为太生气,一下子就跳到了最后一步叫家长,如今却被名正言顺地堵了回来,一口气憋在胸口咽不下去。

“那你把《孔雀东南飞》背一遍吧,若是背错一个字,便把通篇抄写一遍。

” 他想来想去,终于想出了这个办法来。

谁知道这顽劣的学生竟然问道:“老师,我是只背到指定背诵部分呢,还是全文背诵呢?” 他差点背过气去,赌气地说道:“既然你那么聪明,那就都背一遍吧。

” 李璎珞点点头,毫不犹豫地背了起来,甚至连乐府诗的序都记得一清二楚:“汉末建安中,庐江府小吏焦仲卿妻刘氏,为仲卿母所遣,自誓不嫁。

……多谢后世人,戒之慎勿忘!” 她口齿清晰,抑扬顿挫背得煞是好听,通篇下来,果然一个字都没背错。

若让这普通话不标准的陈老师来背,都未必有她流利。

什么?这都行? 李璎珞的嘴巴张成了O型,老师,你这样欺负学生真的好吗? 这是怎样的人间疾苦啊…… 下课后,李璎珞郁闷地埋头抄写,她最不喜欢把作业带回家,那就是侵占自己练功娱乐的时间。

阿染却一脸担忧地出现在她身边,问道:“璎儿,你为何要在老师上课的时候敲桌子啊?” 阿染睁大了眼睛望着她,颇有些受伤地说道:“大家都听见了,璎儿,你为何不愿对我说实话?” 李璎珞忙转头问背后的居易:“我上课的时候敲桌子了?你看见了?” 居易笑嘿嘿地说道:“我没看见你敲,不过我听见你敲桌子的声音了,一下一下地,很有规律,正好扣着老师说话节奏,简直是完美配合。

” 李璎珞闻言,认真地对阿染说道:“阿染,我真的没有敲,我那时候睡着了,在梦里听到有‘梆!梆!梆!’的声音,但那不是我发出来的,而是我梦里的声音。

” 阿染点头道:“就是这个声音,刚才你就是趴在桌子上,发出了这声音,老师才会生气的。

” 李璎珞自己心里都有些害怕,心有惴惴地说道:“怎么会有这样的怪事,回去我得翻翻书去,找找原因。

” 她想起早上和居易约定的事情,对阿染说道:“阿染,放学后我和大傻要去找那条蛇,你和我们一起去吗?” 阿染虽然心里有些发怵,但是在璎儿面前,他却不能胆怯,忙点点头道:“我自然和你一起的。

” 李璎珞脸上立刻笑开了花,虽然阿染一点法术都不会,但是和他在一起,总是很安心。

阿染看着她的笑容,心里只觉得很是温暖,若是她能一直这样对他笑,天涯海角他都愿意随她一起。

放学后,居易还要做值日,按照李璎珞的意思,做什么值日啊,直接拿扫帚随便做个样子就行了,居易却认真地扫了起来,还煞有其事地说道:“要么不做,要做就要好好做,不如你们先去,我一会就来。

” 李璎珞眯起眼睛来盯着他,了然地说道:“我看是你害怕了,想要把我们支开自己逃回家去吧。

” 居易面上浮起一抹可疑的红晕,粗声说道:“哪,哪能啊,那你们在这等我吧,等我扫完就跟你们一起去。

” 阿染却说道:“璎儿,我陪你去就行了,你就别勉强他了。

” 居易忙道:“不不,你们等我,我这就好了。

” 他硬是把阿染按在座位上,不让他先走。

李璎珞见状,只能又拿出自己的本子来,继续抄写那可恶的《孔雀东南飞》。

这时一个讨厌的声音又出现在她耳边,啧啧有声道:“原来你是个坏学生,被老师罚放学后抄课文啊。

” 阿染警惕地望着他,就连居易也愣愣地停下了手中打扫的活,茫然地问道:“你是从哪里进来的?”他一直在门前扫地,若是有人走进来他又怎么会没发现? 谢道之面色一阵尴尬,他当然是念了一个诀,闪进来的,他修道多年,连自己的年龄都快不记得了,又怎么还会记得正常人都是要从正门走的。

李璎珞笑道:“他属老鼠的,自然是钻洞进来的。

” 不知为什么,本来心中惴惴,看到这个讨厌鬼出现,反而觉得轻松不少。

阿染忙打圆场:“大傻,你不是还要去抓蛇吗?” 居易忙道:“是是是,等我等我,我这就好了。

” 谢道之凝眉,这学校里的确能探得好几个有法术的元神,不过有深有浅,比如眼前这个绣花枕头一包草的小姑娘,就是其中最浅的一个。

就这三脚猫工夫,还打算去找长蛇的麻烦,保护不了旁人不说,指不定自己还被吞了。

他冷冷道:“你们不用去了,这件事我自会处理。

” 暮色(一)(点个收藏心想事成) 李璎珞本来以为他定然会陪着他们一起去找那蛇,听他这意思却是要撇下所有人,顿时气炸了:“喂喂!你以为你是谁啊,我们就要去!” 居易却很赞同:“李璎珞,我觉得他说的没错,我们学校的保安也太敬业了。

” 他转头却是笑嘻嘻地对谢道之谄媚道:“保安大哥,不如你抓到蛇以后把蛇胆留给我们吧。

” 阿染亦劝道:“璎儿,那蛇万一真的像你说的那么大,实在太危险了!” 苍天啊!李璎珞不由得翻了个白眼,你们两个到底是哪拨的? 她气得说不出话,谢道之却敏感地抓住了阿染话里的重点,问道:“你已经见过那条蛇了?” 不可能吧,那她还毫发无伤好好地站在这里?难道她的修为比自己感知到的要高? 他一边问,一边又凝神去触摸她的元神。

不会啊,还是那么小的一簇,不要说攻击了,就连给自己做个防御结界都十分勉强。

李璎珞忙道:“没有没有,我是上课的时候做梦梦到的。

” 谢道之正色道:“每一个梦境,都有它自己的主人,即便是你自己做的梦,也不代表这个梦就是你的,若是你梦到了自己在现实世界中从来没有到过的地方,从来没有见过的东西,那多半是因为受到了别人的梦的干扰。

” 他顿了顿,忍不住加了一句:“越是修为低的人,越是容易被干扰。

” 这个人! 能不能好好说话了! 我就是修为差又怎么样了?打人不打脸,没事就喜欢揭人伤疤。

这是君子之风吗? 一边的居易已然迷茫了:“修为?你们是不是修仙小说看多了,满脑子都在想什么呢?” 李璎珞和谢道之此时倒是心有灵犀,几乎是同时举起双手,捏出一个昏睡咒,直接丢到他头上。

“阿染,你送他回家吧。

”这是璎珞。

“你们送他回家吧。

”这是谢道之。

两人又几乎是异口同声。

阿染摸摸头,弱弱地对李璎珞说道:“璎儿,我不放心你,你还是……我们先回去吧,等这位……谢大哥先去抓那条蛇,若是他找不到,明天我们再一起去找,好不好?” 李璎珞笑道:“没关系没关系,你先去就是了,这位……谢大哥,看着就是仙风道骨,玉树临风,虎虎生威,老当益壮,保护我这个修为尚浅的后辈一定是没有问题的。

” “对吧?谢!大!哥!?” 谢道之果然不屑地点点头。

等一下,老当益壮是什么意思?本仙人虽然算起来有一千多岁,但是一点都不老啊!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越来越不懂礼貌了! 正说话间,只听得窗外传来一阵羊叫声,“咩……咩……”。

学校里面还养羊了?璎珞把书包背上,对阿染说道:“我去看看,你先回吧,晚上我到家给你打电话。

” 她那表情不像是要去抓妖,倒像是想去找找哪里有小羊可以摸摸喂喂的。

阿染失笑。

谢道之亦是含笑跟在她身后,在她冲出教室找了半天没找到羊的时候,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这不是羊叫,是寓鸟的叫声。

” -足球体彩计算器混合过关欢迎你!

本文来源:http://www.aiyayasp.com
本文作者:DC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