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世界下载站
彩世界下载站 熬桀冷哼一声:“嗯,裴家兔崽子你记着,今儿个瞧在顾宁面子,我饶了你,你若是再半点儿不想着顾宁,就算你身子里有混沌舍利又怎样?我照样能把你撕了!”不等裴书白说话,熬桀转头朝着顾宁,脸上早就唤做了一副慈眉善目:“乖丫头,就是爷爷跟你说过的地方啊,当初七星追着我们一路逃,灭轮回想着东山再起,便交代我们把三圣物找地方藏起来,以便他日找出来重塑六道,那龙湫一梦窟,便是爷爷藏雀舌的地方。

” 裴书白闻之一振:“熬前辈,此言当真!您去过龙湫一梦窟?” 熬桀翻了个白眼:“怎么了?我去不得吗?” 裴书白连连摆手:“不不不,晚辈不是这个意思,晚辈是说,您要是去过那里,可否告诉晚辈,怎么样才能再进到里头去?天机先生说要再等上四年,我怕....”裴书白忽然住口,这后面本来想说怕公孙晴等不及,只是突然反应过来熬桀生气的原因,竟是硬生生把话收了回去。

熬桀不依不饶,皱着眉头问道:“你小兔崽子怕什么?” 裴书白眼珠一转,口中道:“我怕天机先生说了个不存在的地方,四年可不短,总不能为了个不存在的地方苦等吧?” 熬桀哼了一声:“谁说那里不存在?我的圣物雀舌,便是藏在那里,不过那天机老小子说的也不错,之前我在宁儿身体里呆着的时候,闲来无事算了算日子,若是赶上下一次阴年阴月阴日阴时,确实要四年之后。

” 试炼天机 提起龙湫一梦窟,熬桀好似不愿多说什么,只说了个确实要四年,才能再度开启龙湫一梦窟的入口,裴书白还想再问,但见熬桀一副爱答不理的模样,顾宁也没有求着熬桀说细一些,便知自己方才的样子着实把顾宁和熬桀气着了,随即也不再多言,直把众人引到阁中,与公孙忆一行见面。

见顾宁平安折返,公孙忆也很是开心,便让顾宁稍作休息,只等明天一早,便去求天机先生开启天机断。

翌日清晨,裴书白早早起身,来到师父房里,公孙忆一夜未眠,此时正与赤云道人谈事,见裴书白进来,也就没再继续:“书白,你来了。

” 裴书白点了点头:“晴儿还睡着吗?” 公孙忆微微点头,裴书白立马放轻了言语:“我去瞧瞧她。

”于是便走到内室,看着睡着的公孙晴,裴书白走到公孙晴身旁:“晴儿,我保证过了那断天机试炼,一定让天机先生再说一个法子,让你立马就能治好眼伤!” 公孙忆和赤云道人耳力极佳,裴书白这番话说的虽轻,还是被二人听到耳中,赤云道人小声道:“公孙,书白早晚是你的女婿,我的意思还是让他留在外头,不然真的全折在里头,晴儿谁来照顾?” 原来二人彻夜未眠,便是商讨由谁去闯试炼,毕竟脸面前人数众多,切武功参差不齐,再加上受伤的公孙晴、莫问我,这两个是要有人留下来看护的,可让谁去不让谁去,实在太难定夺,那天机断试炼,去了过了,便算是得了一个让天机先生指点迷津的大好机会,可去了没过死在试炼之中,又该如何是好?若是不让去,但凡见到有人能过试炼,这些留下来的,多多少少会埋怨自己,而又哪里会知道这试炼到底几多凶险?光是这头一位裴书白,赤云道人和公孙忆便有了分歧。

公孙忆想让自己的徒弟进入试炼,一来有惊蝉珠护体,裴书白自然是攻坚克难的第一好手,有他在往往能化险为夷,二来裴家确实有许许多多未解之谜,不让裴书白去,恐怕裴书白不会答应,而赤云道人则不是这么认为,一来天机先生和裴无极交情甚笃,裴书白即便不过试炼,那天机先生都要上赶着过来给裴书白点破迷局,过试炼岂不是多此一举,二来这试炼果真如同外界传言那般凶险,万一这些人全都折在里头,剩下公孙晴一个人孤苦伶仃,想想都觉得难过,二人相持不下,正好裴书白在此处,索性问问裴书白自己的意思。

赤云道人仍是不想裴书白犯险:“可是万一四刹门和惊雷帮的人杀回来,咱们又都在断天机试炼之中,哪里有人能抵御得了?” 裴书白早就做好了打算:“昨个儿顾宁回来,熬桀也跟着过来的,他不会去过试炼,由他护着外头的人,想来足够应付。

” 赤云道人连连摇头:“你胡闹!他熬桀是什么人?他可是六道中人,就算是认了宁儿做干孙女,可他也不过是对宁儿一个人好罢了,你瞧瞧他对旁人什么样?宁儿在身旁还则罢了,若是宁儿进了试炼,万一熬桀动怒出手杀人,旁人岂是他的对手?” 裴书白叹气一声,心道终究是一朝入错,便永生不得翻身,自己和熬桀相处这么长时间以来,岂是也瞧出熬桀和那些嗜杀如命的邪派比起来,哪里有那么坏?虽说熬桀受顾宁影响不小,但想来百年之前的熬桀,恐怕也不会是生不欢死亦苦那样的歹人,只可惜出身六道,便一辈子被打上六道的烙印,在旁人眼里,不管你做什么,都是十恶不赦!就好似十方六兽,即便是相处了这么长时间,说起来还是从四刹门出来的,连他们自己都觉得面上无光,挨了旁人一头。

公孙忆忙道:“赤云说的也有道理,既然咱们没法定下来,索性便把大家召集起来,让各自自己决定,至于晴儿照看的问题,有六兽在这里,多少有些照应。

” 话音刚落,里间响起声音,原来是公孙晴睡醒了,正好听到众人谈话:“爹,师父、书白,你们放心去吧,有六兽照顾我,没什么事的,况且莫爷爷不也得留下来照顾他儿子吗?有莫爷爷在这,也能帮衬不少,你们安心过试炼便是,早点过了也早点给我治眼睛。

我都好长好长时间没瞧见师父胖乎乎的样子了。

” 裴书白当即点头:“嗯,我来跟舅爷爷说。

” 赤云道人摇头道:“罢了!罢了,既然晴儿都这么说了,我也不再多讲了,晴儿,师父保证很快过了那试炼,早点出来陪着你。

” 公孙晴露出一个俏皮的笑脸:“我才不要你陪我,我要让书白陪我!你说好不好?” 裴书白忙道:“好,我天天陪着你。

” 赤云道人忙道:“好嘛!敢情说想我也是骗我的,还说好久没瞧见我胖乎乎的模样,你这死丫头,心里头想着的,恐怕都不是你爹,而是裴书白吧!公孙忆,你瞧你养的好闺女!” 公孙忆微微一笑,心中忧愁缓和了不少:“你不也教了个好徒弟。

” 待得众人聚在天池堡主楼,商讨出谁去谁留下的结果时,已经临近晌午,最终定下由公孙忆、赤云道人、裴书白、顾宁、、吴昊、春景明六人前去闯试炼,由熬桀、莫卓天、丁晓洋、六兽留守天机阁,一来提防四刹门惊雷帮折返杀回来,二来也好照顾公孙晴、莫问我,顺带着把王擒虎看管起来。

莫卓天握着裴书白的手,满脸写着担忧:“书白,舅爷爷听你的,就不陪你去了,你万万护好自己,就算过不了,也别强行上,不行就先回来。

” 裴书白笑了笑,对于莫卓天的提醒,自己已然记在心上:“舅爷爷放心吧,你就好好看着晴儿、黛丝瑶她们就行。

” 莫卓天点了点头,黛丝瑶身上噬魂蛊毒仍未消退干净,尚在昏迷之中,只求众人赶紧过了试炼,也好找找法子,救公孙晴时也把黛丝瑶身上的毒解开。

五人别过留守众人,来到天机先生这里,天机先生也不再多言,只道了句跟我来,便径直穿过一个个土楼,来到了天机阁后面的一处空地之上。

“这前头便是断天机试炼了,今年本不是开启试炼的年份,只不过见你们实在不易,故而才破例这一次,这也是我这一代天机,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破例,唉,还不知青林居士知道以后,会不会怪我。

”天机先生面无表情,说话也是不紧不慢,“你们可知道为何我们不破例?” 天机先生深吸一口气:“你们也不要谢我,我此次为你们破例,不在试炼之年打开断天机试炼,此前从未有过,前路未卜,生死难料,放你们进去,是救你们还是害你们,我也未可知,故而感谢一说莫要再提,而为何不在非试炼的年份开启这断天机试炼,那是因为在试炼年时,这断天机试炼威力属于几年之中最弱的时候,这断天机试炼是何人所建,已然无从考证,几百年前,公输派的先人发现此地,对这里进行改良,用来培养公输派的弟子技艺,直到鲁盘出现,他心血来潮,穷尽一身夺天之功,把这里改成今日这般模样,这试炼的威力也提升了万倍不止,断天机试炼之中有个规律,便是每五年为一个循环,只在第五年时,试炼的威力是为五年中最弱之时,故而天机才会在这时开启,不然莫说有人能过,便是在里面不死都难如登天,只可惜今年恰逢这试炼威力最大之时,你们选择这时候闯进去,实在是和送死没什么两样。

” 公孙忆皱了皱眉头,没想到是这个缘由,不过而今已然站在这试炼入口,又怎好在这里后悔? 天机先生这才笑了笑:“还真是个急性子,顾阁主,你们可准备好了?” 顾宁轻轻点头,没有说一句话,自己早就打定主意,不管裴书白心里挂念的是谁?自己挂念的可就裴书白一个,裴书白进了这断天机试炼,自己又能在外头呆着,就算是没过去,死在里头,也要死在裴书白身边,这一刻什么雪仙阁阁主、什么武功天下第一,都已经不重要了。

天机先生又瞧了瞧春景明:“你也准备好了?” 春景明身上的伤还未痊愈,之所以这次闯试炼的人中有他,不过是他自己以死相逼罢了,当初公孙忆准备是自己、道长、书白、顾宁、吴昊五人闯试炼,没曾想春景明非要跟着前去,也说了非去不可的理由,而这个理由和众人心中的疑问也有共通之处,当年莫卓天一怒之下杀了十二部族所有人,便是受了那道人的蛊惑,可这道人到底是谁?到如今也是不明不白,若不把此人的身份弄清楚,春景明就是死也不瞑目,故而无论如何也要跟着一起,并言道自己死在里头那是自己该当如此,也不用众人出手相救,不过若是不让他去,他便立马自绝于土楼之中。

无尽甬道 春景明收回心神,朝着天机先生点了点头。

天机先生嗯了一声,接言道:“既然诸位都已做好准备,那便开始吧!”言罢右手一扬,一大片黄沙纷纷向下落去,众人眼前便出现一个向下的甬道,那甬道深不见底,众人纷纷向下瞧去,只听天机先生又道:“沿着这条甬道进去,便是试炼,在那试炼尽头有一个匣子,匣中有无数彩石,到达最后的人,取一枚回来寻我,便算是过了试炼。

若是取不出彩石,便是安然从试炼脱身,也算不得通过。

” 众人点头应允,当下也不再迟疑,别过天机先生陆续入了甬道之中。

公孙忆走在最当前,自然知道这第一个人最为重要,倘若自己不加以小心,贸然前行,一旦遇到危险没能第一时间预警,不光自己麻烦,后头的人也会很被动。

之所以是自己第一个进入,也是担心裴书白顾宁虽是武功高强,但经验不足,万一遇到棘手的事,反应不及。

初时那甬道还有光亮自入口处向下透去,这甬道内虽是昏暗,但尚能辨物,众人转过一条弯之后,四处便陷入了一片黑暗。

公孙忆回头一瞧,后头的光亮也越发黯淡,就在黑暗彻底将周遭一切吞掉之时,公孙忆便在黑暗之中停下脚步,口中言道:“这甬道里头尚有气息流通,想来这试炼之地不止一个入口,即使如此,倒不用担心气阻,只是这甬道一片漆黑,目不能辨,诸位需多加小心。

” 顾宁笑道:“公孙先生,想要亮光还不容易?”一边说一边在手心中凝出烈焰,众人瞧见光亮,也是开心不已。

赤云道人言道:“宁儿,这火光亮是够亮,可是照的不算远,也只能瞧见面前一点,若是能多点几个那便是最好不过。

” 顾宁忙道:“道长莫急,宁儿正有打算。

”言罢素手一扬,手中火光呼的一声飞了出去,直砸到甬道一边墙壁,散做无数花火,顾宁又向另一边抛出火球,如此一来,便算出这甬道左右距离:“这甬道还真不算窄,也不知当年公输派耗费多少精力来改建这里。

”话音未落,顾宁左右开工,左手凝出寒冰,嗖嗖向墙壁飞去,待飞至墙边,那寒冰刺兜头朝下,立在地上,眨眼的功夫,顾宁便在这甬道内五尺相隔,立了数十根冰刺,不等冰刺立稳,右手甩出的火球不偏不倚立在冰刺之上,那火光借着五尺相隔的冰刺,宛若在甬道双壁上立了无数火把,一时间甬道被照的灯火通明。

自然引来众人喝彩。

公孙忆笑道:“顾阁主,想当初石头带咱们潜入河底过两界城时,你结出的冰壳连一会儿也坚持不了,没想到现如今竟能冰火相济,实在让人刮目相看。

” 顾宁当即言道:“公孙先生,你还是喊我宁儿吧,这么喊这亲切。

宁儿得了师祖真传,这些也算不得什么,不过能让这里亮堂一些,总好过黑灯瞎火,走得也快一些。

” 赤云道人好奇心起,走到一根冰刺旁:“宁儿,按说冰火不容,你结出一根冰火炬都已然不易,好家伙你这一出手就是两排,你快说说,到底是咋让这俩合在一起的?” 顾宁刚要开口,公孙忆便朝着赤云道人言道:“赤云,这是雪仙阁的功夫,怎么?你这么想知道是想跟宁儿学雪仙阁的武功吗?” 赤云道人立马道:“放屁!我就是好奇嘛,宁儿快给说说。

” -彩世界下载站欢迎你!

本文来源:http://www.aiyayasp.com
本文作者:DC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