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犯法一晚能搞到20万
怎么犯法一晚能搞到20万 祝隐真的醉了。

他痴痴笑着,问陈小猫:“谁可以帮我找到那团天火?你可以吗?” 陈小猫没有醉,她极其冷静地答道:“若你认我为主人,我可以帮你。

” “主人?我的主人只有神!你凭什么?”即使是在沉醉当中,祝隐也微微感受到冒犯。

“就凭四荒八极之内,只有我还记得你这条——真龙!你心中的神,他们回应过你吗?而我却可以。

”陈小猫一点一点地试探祝隐的心理底线,祈祷着自己苍白无力的语言能在对方醉酒时发挥一点作用。

“放屁!”祝隐狠狠地砸碎了酒坛,摇摇晃晃地走掉。

“唉,我们可以商量一下嘛,不打长工,也可以打下短工的!”陈小猫还想做最后一丝努力。

祝隐忽然转身,狠狠地盯着眼前这个棋子大的小生物,怒吼:“你不就是想让我帮你吗?这百丈湖底,有一道禁制,你去毁掉它,我就如你所愿!” 说完,半空中出现一道布满黄色篆字的光幕: “灵契入墙,一诺永证!” 他抬起修长手臂,指着光幕上的八个大字,醉熏熏地对陈小猫露出一个讥诮笑容,转身化龙入水,再无踪迹。

对于陈小猫来说,祝隐的条件是极其苛刻的。

她常年居于翠微湖边,自然知道百丈深渊意味着什么: 凡是是撒网超过十丈,捞上来的鱼会多半爆裂死亡,肠穿肚烂,好像被巨大而邪恶的力量挤压过。

水底越深,这种情况越明显。

所以,即使是有人坠湖死亡,只要落入至深之处,也不有人去打捞。

有一次她试探着往翠微湖底潜,才下降数丈,就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压力。

平日里温柔娴静的湖水,忽然变得阴沉无情,那种窒息的沉浸感,像一只巨手想把自己碾碎成浆。

她低头,还隐隐能看到湖底那些上百年无人捞取的尸体,林林立立,不烂不腐,仿佛永生于那黑暗的世界。

那是陈小猫生平最恐怖压抑的经历之一,她永远不想再经历。

而且,就算她能潜入百丈湖底,以她微薄的护身圣光,又是否真的能解除祝隐的禁制呢? 一切都是未知之数。

她眺望平静的湖面,毫无思绪,她又独自仰望天星。

天星微动,她脑中也微微闪过一丝灵光。

有一种方法,或者可以一试。

刹那的灵感带给她无限希望,她的心情也轻松了许多。

她看了看空空如也的腰间,作为一名机关师,失去仔兔皮囊真的如同失去左右手一般。

所有的原料都需要自己去找了。

正思量间,她觉得自己的肢体舒展了一些。

她望向湖中自己的倒影,已经比先前长高了一些,大约能够到玉叶的膝盖了。

这是什么原因?明日自己还会不会再长高一点?她心中有微微的期待。

待玉叶醒来,陈小猫告诉玉叶:这个妖魔确实比想象中厉害一些,目前机缘未到,她还需要很长很长的钢丝。

玉叶很怀疑自己是不是遇上了真正的神仙,哪里有神仙会对酒、钢丝这些的凡俗之物感兴趣。

但她发现陈小猫长大一些之后,又有些惊奇。

陈小猫告诉她,这是自己修炼的一种法术,但不可多问。

玉叶想了想,告诉陈小猫,钢丝在山下赤岩镇才有,而且很贵,但她没有钱。

“你可以跟你父母讨要一些。

”陈小猫觉得自己像个教唆幼童的坏人。

玉叶第一次难为情地低了头,道:“我其实……没有父母。

” “那你是怎么长大的?”陈小猫惊讶。

“村中有个姐姐,叫刘丫丫,她愿意收留我。

平日里,我可以吃百家饭。

”玉叶的声音比平日里小了许多,似乎很不好意思。

陈小猫本想安慰玉叶,告诉她多年后通过锲而不舍的努力,她会成为这个国家最有权威的女人,多么励志的故事! 但话到嘴边,她又只是默默拍了拍玉叶的小腿以示安慰。

毕竟天机不可泄露,万一自己折寿了可划不来。

回到玉叶家中,她终于明白吴小小为什么肯收留玉叶这样的孤儿。

因为刘丫丫是一个傻子。

刘丫丫十六七岁,一脸痴肥,脸上永远挂着憨憨的笑容,满怀无名的善意望着陈小猫,搞得她很尴尬。

陈小猫同情地看了玉叶一眼,觉得这恐怕并不叫收留,只是这个傻子需要人照顾,所以村里人才想到了玉叶。

玉叶似乎从陈小猫眼中看出了她的心思,将刘丫丫打发出去。

“她是个挺可怜的姐姐,并不算很傻,也能帮一些忙。

”玉叶剥出一块烤白薯递给陈小猫。

陈小猫用指尖托住滚烫的白薯,清新的香味瞬间刺激她的嗅觉。

刘丫丫又跑回来,把一碟褐红色的梅脯碎粒放在陈小猫面前: “这个……蘸一下!” “这是去年做的梅脯,丫丫姐一直舍不得拿出来呢,看来她很喜欢你。

”玉叶友善地对陈小猫说。

陈小猫看到上面还沾着一点零碎的火灰没有洗净,勉为其难地蘸了一点,酸甜可口,夹杂着一些火灰的碱味。

刘丫丫憨憨地笑,整张脸就像个开花馒头。

翌日清晨,陈小猫和玉叶出发去赤岩镇找钢丝。

走了一两里路,刘丫丫一直跟在二人身后。

玉叶让刘丫丫回去,刘丫丫始终低着头一脸不情愿。

问了半天,才知道村子里有几个小童,专门趁玉叶不在,捉弄刘丫丫。

玉叶顿时圆睁双眼,开口想骂。

她的一番说辞似乎起到了作用,玉叶这才收起怒容,带着刘丫丫一起下了山。

赤岩镇比永宁镇要多两条街,但是精致程度远不及永宁镇。

没有荒烟蔓草中伫立的牌坊,也没有牡丹花开。

就连街道上的石块,都是参差不齐的黄条石,沾着许多雨后的牵脚泥,整个镇子看上去十分不讲究。

他们的“大金主”正等在镇外一块石碑旁。

昨日小夜有事被禹州赵氏的人提前带走了,对没有亲自参与收妖还感到有些遗憾。

今日他听玉叶说还有后续,表情十分惊喜,也愿意出钱出力!但他瞄了一眼刘丫丫,神色就有些嫌弃。

他拉着玉叶走在前面,把陈小猫和刘丫丫留在身后。

很快,陈小猫和刘丫丫就成为整个镇上的焦点。

毕竟,一个小侏儒加一个傻子的组合,走到哪里都是很惹眼球的。

“杂耍队来了吗?” “他们会表演钻火圈吗!” “妈妈,这个小矮人我想带回家关在笼子里!” 一路都有人叽叽喳喳…… 刘丫丫不以为意,还对那些人傻笑。

陈小猫心里却很不舒服,但发现无论如何都躲不开别人目光之后,她内心就开始绝地反击: 觉得我是怪物?我还觉得你们都是一帮智障呢!算了,我现在可是一位仙人,不跟你们计较。

她傲娇地理了理鬓角碎发,走路姿势越发大摇大摆起来,仿佛自己真的成了仙。

陈小猫偶尔看看傻傻的刘丫丫,觉得也许无法理解世人目光对她来说是一种幸运,毕竟不是人人脸皮都跟自己一样厚。

生于红尘,最难熬的就是别人的闲言碎语。

一行人搜罗了几个铁匠铺,搞到许多粗细不一的钢丝,陈小猫又找人打造了一个跟仔兔皮囊差不多大的包袱,搭在肩上。

“小贼……我抓住你了!” 随着几个杂役的怒喝,玉叶忽然抛下陈小猫发足狂奔。

小夜和陈小猫一脸疑惑地望着玉叶,只有刘丫丫拍手:“玉叶好厉害,我也要捉迷藏。

” 镇子不算大,追逐起来都是兜圈圈。

小夜拉住一个杂役问:“那个女娃娃怎么你们啦?” 杂役见小夜是个衣着贵气的干净小孩儿,也不太防备:“那个乡下丫头偷了我们为千机圣殿准备的十年陈酿!现在老板娘都快被气死了。

” 十年陈酿?就是被祝隐喝了的那坛吧!陈小猫微微挑了下眉,复又不懂声色。

小夜试探着问:“那酒要多少钱呢?” “不是钱的问题啊。

我们大明酒坊就只有一坛镇店之宝,老板一家说好要送去千机殿,是要拿去供奉的!这是对道尊的大不敬啊!”那杂役说的痛心疾首,看样子也是千机殿的编外人士。

“酒没了再酿嘛,老板这么有诚心十年后再奉献也不错啊!何必这么为难一个小女孩儿,万一人家以后也成了道尊,你们今日岂不是很冒犯!”陈小猫语气颇为讽刺。

“你才是冒犯!千机道尊拥有九阙灵海,乃是天生贵人,岂是这种乡下丫头可以比拟的!”那杂役顿时跟陈小猫急起来,嘴里的唾沫星子都喷到她脸上。

陈小猫嫌弃地侧过头擦脸,却看到杂役们停在路边的运酒车。

“这么多酒,是送给大主顾的?生意不错啊!”陈小猫盯着那车酒,眼神颇疑惑。

“什么生意!这是供奉!你们这些人不敬圣殿,是要招报应的。

”那杂役厌恶地看了陈小猫一眼,跟上队伍继续去追玉叶。

陈小猫偷偷潜到无人照管的酒车后,倾倒了两坛出来,放了把火,然后带着小夜跑掉。

跑了半天,二人才找了僻静处停下来。

陈小猫寻了一根木棍,蹲在地上划了一个奇怪形状,让小夜过来看。

小夜只瞧了一眼,就脱口而出:“这不是千机殿的图腾么?刚才那个酒坛上那么明显,仙人没看见么?” 陈小猫当然看见了,只是她同时想起了另外一件事:尧京城袭击自己的煞女,脸上也有类似的图腾。

所以,一个消失的世家,跑到几百年后杀大臣? 陈小猫万般疑惑之时,小夜问了句:“那个刘丫丫呢?” 是啊,刘丫丫呢?陈小猫放火为玉叶解围之后,就不记得她跟上来过。

待杂役们纷纷散去,陈小猫与小夜准备潜回镇上,却见玉叶领着刘丫丫大摇大摆地走了出来。

刘丫丫面有喜色冲到陈小猫面前,摊开双手,是一把弯弯扭扭的锈钢丝。

“丫丫姐见到一户人家栅栏上有许多钢丝,就一点点给人家拆了,然后被人追打……”玉叶看了眼刘丫丫,笑容中带着几分无奈:“还好遇到我。

” 刘丫丫头发有些散乱,手臂上还有两条淤青,想来那家人下手也不轻。

以陈小猫的性格,平日里遇到这种事,她多少会想办法让那家人受点苦楚找补回来,但此时她心中事情繁多,无暇他顾。

何况像刘丫丫这种情况,恐怕一天被欺负十次也是寻常,她可没想过要将自己的生活重心转换成为一个傻子打抱不平。

几人归置了一下弄来的钢丝,盘成四五尺宽的六个圆盘,租了三只骡子驮上山。

钢丝难于成形,本就金贵,这六个钢丝圆盘大约花了三四百辆银子,小夜花钱的时候眼都不眨,让陈小猫不禁另眼相看。

如果玉叶没做道尊,嫁给这小子应该也是衣食无忧。

陈小猫从背后看着玉叶和小夜并肩而行,竟然生出一种老母亲般的慈爱臆想。

玉虚山最高峰天柱峰就在天池头顶,整座山峰高约六七丈,若一只被折断的枯木突兀于山形之上,峰顶全是鳞次栉比的怪石。

陈小猫伫立于天柱峰上,将结好的钢丝向天伸展。

想到祝隐所讲的身世,她出于某种恶作剧的趣味,将钢丝顶端做成了一只手形,握拳的手,只是……某跟手指一不小心没有握住。

结好之后,她对着那惟妙惟肖的形状捧腹大笑,全无半点敬畏之心,看得玉叶与小夜面面相觑。

她乘船至湖心,悠然卧于甲板之上,等祝隐出来。

片刻之后,一道从水中浮出,又要作势喝退陈小猫的船。

“祝隐,可记得我们约定?”陈小猫悠然坐起,伸了个懒腰。

红雾中微微现出威武的龙头轮廓,吼道:“我从未与卑贱的人类有过任何约定!” 说罢,又喷了陈小猫一脸水。

陈小猫微微测了头仰望祝隐,眼中带着质疑,仿佛看一个赖账的骗子。

“首先,喷口水不是一个有教养的天龙应该做的事。

其次,你若不愿承诺,不妨,从灵契之墙上将自己的许诺调出来看一下。

” 陈小猫早知祝隐必然抵赖,立刻搬出灵契之墙。

灵契是六道众生修行者彼此间结成的契约,而灵契之墙,则是由天道神意凝结成的一道铁证。

只要许诺者召出灵契之墙进行约定,便终生不能反悔,否则将有无上天劫降临。

迷离红雾中,祝隐迟疑了片刻,昨日它虽然醉了,却并未丧失意识,自然依稀记得有这样一回事。

它懊恼自己酒后一时冲动,从雾中缓缓抬起龙身,傲然的头颅顿时高过天柱峰,鲜红鳞片在阳光下焕彩凛凛。

“哼,那又怎样,你若完成不了誓言,便无法获得承认!” 祝隐低首,如神灵垂眸世间,居高临下地俯视陈小猫。

卖相不错!陈小猫十分满意祝隐的霸气。

祝隐只是想吓退眼前这个讨厌的人类,而陈小猫想到的却是以后自己带着这条龙耀武扬威的生涯。

她抬眼望着这只巨兽,平静地问了一句:“你想想,你是希望我完成誓言,给你一线重入神界的希望;还是继续在那百丈湖底,当你的水生禽畜!” 重回神界,这个诱惑太大了,大到厌恶人类这种小情绪可以忽略不计。

祝隐眼神中的高傲光芒渐渐熄灭,他低垂下硕大的眼睑,沉思了片刻,然后又抬头,眼中有几丝期许。

“你……真的可以?” 陈小猫的眼神微微闪烁了一下,纵然她饱吸了一口湖面的水气,仿佛肺腑之间都充满了力量,但内心还是没有底。

她毕竟是个凡人,只能穷尽毕生所知所学,以渺小的身躯和有限的智慧去试探未知的一切。

但谁又能保证一切终能遂愿?毕竟天意不可僭测。

“祝隐,我不是你的神,我只能尽力。

” 陈小猫抬手指着天柱峰上那个钢丝所构的神奇造型,道:“我曾精研机关术,建筑营造之法也有所涉猎。

你看到的那个东西,可以引百道天雷入湖。

传说雷法可破百种禁制,若真如此,你就能摆脱桎梏。

我许诺五百年后,你便可以解除契约,到时何处何从,你自己决定。

” 祝隐看了看天柱峰上那个奇怪的钢丝造型,果然是低等人类才能创造的东西,那样简陋…… 但如果真的能有用? 对一个神兽来说,五百年就如同一瞬间,熬过与人类为伍的屈辱瞬间,它就重新拥有了未来! 此刻,祝隐的心情就像一个绝症病人听到了救命秘方,就算只是江湖传言,它也渴望从中寻得一线生机。

沉吟片刻,它终于开口:“我可以帮你做点什么?” 陈小猫面色终于轻松了一些,她知道面前这条龙终于被自己说服,而下一步就要看天意了。

钢丝从天柱峰垂下,直入百丈湖底,祝隐寻得湖中央那片禁制所在,它无法靠近。

但它只需牵扯着钢丝靠近那道禁制,天雷降临时,自然会延展到禁制之内。

他放置好钢丝,围绕那道把自己拒绝在外的白色光墙上下悠游,光墙将湖水隔断在外,一道如意形的雪白符咒在其中凌空飘游。

每一次它靠近光墙,那道如意符咒就通体发光,白色光墙就有细小电流吱吱作响,仿佛对自己的威慑。

三日后,禹州雷电将至,天青欲雨。

陈小猫已恢复了正常大小的身形。

低洼之处,她独撑一柄大伞,玉叶、小夜共举一柄小伞,一起望向波澜起伏的湖面。

玉叶和小夜眼中满是期待,唯有陈小猫眼神凝重。

对于不足十龄的孩童来说,这样的冒险如同游戏。

但对于陈小猫来说,若输了这一局,她不会再有第二次机会。

到那时,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她又将何去何从? 水波一闪,祝隐化为人形,独立于水边。

他望向天柱峰上那道钢丝构建,双眉皱成一线,眼中燃烧着焦灼与憧憬。

他的龙心在胸腔中狂跳,让他有向天大喝三声的欲望,但此刻,他选择静默。

天光一闪,万丈黑云中破开一条崎岖裂缝,有刺眼白光从云中冲出,直奔天柱峰而来。

水面激起数十丈高的一片白浪,无数水族随着白浪被抛上天空。

然而那白色光华顺着钢丝入湖一半,就被浩荡的湖水稀释,消匿无踪。

如此又有数十道天雷,都在即将接近湖底时被湖水稀释。

白浪过后,一滴水,落到祝隐长长的睫毛之上。

它失落地眨了一下眼,那水滴迅速滑落,仿佛是它留下的泪。

所以,我失败了吗? 陈小猫抬头望向那伫立于晦暗天色下的引雷丝,眼神黯淡了一些。

世上有些事,就算你再渴望,终归要接受得不到的事实。

她苦涩一笑,眼神落寞得如化为了一粒尘埃。

-怎么犯法一晚能搞到20万欢迎你!

本文来源:http://www.aiyayasp.com
本文作者:DC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