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看3D走势图
我要看3D走势图 “这是个地图?” 阿火只觉得自己两眼一抹黑,根本就是晕头转向。

谢道之之前也早就意识到这壁画其实是一幅地图,如今听她这么说,心中大定,赞道:“太好了,那你能找到她吗?” 幼兮摇头。

“不知道哪里有人,但是,我可以带你进去。

” “去哪儿?”阿火环顾四周,分明什么都没有啊。

哪有门? “太感谢了。

” “但是,这些地方有些可能是很危险的,我不太确定我进去了之后能不能出来。

” 幼兮抬眼看了他一眼,忙又移开了目光,轻声道:“有可能我们也会在里面迷失,也有可能,也许你的爱人已经出来了,我们却还被困在里面出不来。

” “这样也没关系吗?” “没关系,比起什么都不做,我宁愿去尝试一下。

” 谢道之毅然道。

“但也许你会死……” “对不起,我知道是我啰嗦了,但是这个阵法并不是好玩才造出来的,当初设计这个阵法的据说是狐族当时的首领壸罡,而他的道术,据说是狐族几千年来最惊才艳绝的。

” “你可真是什么都知道啊,比起你,我倒像是活在梦中。

” 阿火由衷地赞道。

“是我娘亲给我讲故事的时候告诉我的……” “那你能记住也很了不起了。

” 幼兮没说话,而是转身瞪了他一眼,似是在嗔怪他太夸张了,要是比起记性好,谁能比得过他呀。

虽然没有化作人身,但她那一眼眼波流转,已然隐隐有了媚色,假以时日,一定是只敬业的优秀狐狸。

“那就麻烦你了,若是能找回拙荆,定然重重答谢。

” 谢道之认真地对幼兮施了一礼,虽然对方是只人身都没有的小狐狸,他也不曾有半点轻视。

“我也要去吗?”阿火指了指自己,问道。

“我们狐狸倒还好,听我娘说,就算是在阵法里迷路了,也会被送出来,不过若是凡人或是其他妖兽在里面迷路了,也许会越陷越深。

” 幼兮说到这,见他的表情有几分尴尬,忙改口道:“不过你完全没必要去,我自己带他进去就可以。

” “罢了罢了,陪你一起去吧,哎,女人就是麻烦。

” 棋子(五) “那这事儿就这样定了。

” 族长一锤定音,众人都无异议。

陆广韵神色严肃,不像是高兴的样子,但他至少没有反对,这也足够了。

众人在此已经盘桓了好几日了,虽说这里景致好,居所也很舒适,但来来去去都是这点地方,该聊的话也都聊完了,很是无趣。

总算能回去了。

水榭里,顾尘只觉得头疼,和这一群妯娌聊天可真是累人。

所以,当众内眷看见远处的长廊里,一群男子慢慢走了出来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站了起来,露出了喜色。

陆广韵走近的时候,就看见顾尘用好奇的目光看着自己,意欲询问,他无奈地摇了摇头,就见她眉毛都竖了起来,一副猫儿弓背的怒状。

完了,这次哄老婆的难度太大了…… 然而,出乎他意料的,她竟然没有立刻发脾气,而是深呼吸了好几下,慢慢地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这可真是奇迹啊,老婆竟然能控制自己的情绪了。

他下意识地觉得这未必是什么好事,却见她对陆蓉挥了挥手,笑道:“蓉蓉,爹爹总算忙完了,快过来一起坐一会。

” “不要啊,娘,我还在练功!你别影响我。

” 陆广韵这才看清,原来陆蓉竟然是浮坐在莲池之上,想来是在修行水系的法术。

“蓉蓉真是用功。

” 朱氏笑着赞道。

按理族内男子和内眷应该是不能在一处的,虽则如今男女之防没有从前那么严格,然而自家老爷和族内诸人都往女眷这里来,想来是因为那件事有着落了。

她维持着笑容,然而那笑容也是苍白的。

顾家那个小狐狸精打得什么算盘,这几天她早就看明白了。

不过在她心里,她始终觉得不敢置信,老爷不可能会同意的,而且,这也不合礼数。

她扯紧了自己的帕子,惴惴不安地看着慢慢走近的自家老爷,眼中的担忧让他不高兴地皱了皱眉。

“老爷,这日头还高,您怎么就带着爷们都出来了,不如先歇一歇,吃了饭再说话也不迟。

” 她迎了上去,礼貌地福了一福。

众人回了礼,陆友韵这才说道:“三弟已经答应选族内子侄入嗣了,你带着子侄们盘桓了这几天,哪几个孩子资质好,你心中可有计较?” “这事儿不忙一时……” 朱氏强笑道。

“倒不用大嫂麻烦,蓉蓉早就同我说了,最喜欢陆全哥哥,如果能让他做我们蓉蓉的亲哥哥,只怕她最是欢喜。

” 顾尘笑眯眯地说道,无视朱氏惨白的脸色。

“三弟妹就是喜欢开玩笑,全儿是族长的嫡长子,怎么可能改嗣别宗,就算是从旁支入嗣,也没让长子改嗣的道理。

” 刘氏突然发现自己眼盲心瞎,竟然全然没看出顾尘的如意算盘,这会儿自己都还没笑出声,就被她打了个措手不及,闻言连忙帮朱氏说话。

“三弟妹不过是说笑呢,怎么可能当真。

” 朱氏恨得牙根酸,然而面上仍是勉强带着笑意说道。

“是么?可是我也觉得全儿很好,如果全儿不行的话……” 顾尘得意洋洋地笑道:“珠玉在前,其他人我也看不上眼啊。

” 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陆友韵看了自家三弟一眼,却见他根本没有要管管老婆的意思,嘴角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显得他心情非常好。

族长不愧是族长,惊讶之后很快就镇定了下来。

他可是掌握陆氏一族命运的人,绝对不能因个人的一点私心而乱了整个宗族的方向。

“三弟妹,不如把蓉蓉叫过来问问她的意见吧。

” 他温言对顾尘说道,眼中的涟漪与不舍已然平静了下来,唯有一片宁谧的淡然,甚至是,决然。

顾尘愣了一下。

本来她就是咬定了族长绝对不可能把嫡长子过继给弟弟,这才玩命地往死里夸陆全,她可从来没想过族长竟然会答应。

这下是不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她就算要嗣子,肯定也是要个小娃娃,从小教养培养感情的好,陆全都几百岁了,怎么可能养得家? 犹豫间,陆广韵已经招手叫来了陆蓉,她就算再淘气,爹爹的话不可能不停,当下不情不愿地起身往岸边走,头上还顶着一片可笑的莲叶。

一时间,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她身上,虽则法术未精,然她正值芳华,提着长裙在莲叶间优雅地穿行,如水面之上的仙子般凌波微步,这一幕堪可入画。

不过,她一到岸边就活泼了起来,一双大眼睛灵动无比,提着裙子鞋也没穿好就飞奔了过来,十足的小孩子样子。

在座都是长辈,然而也没人忍心苛责她。

“爹爹,你真麻烦,到底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嘛!” 陆蓉一边跑一边喊,这回廊九转十八弯,廊外的人看不清楚廊内,她跑近了才发现原来族中长辈都在,立刻收住了脚步,一本正经循规蹈矩老老实实。

“大伯,二伯,大伯娘,爹爹,娘,崔娘娘……” 她缓步上前给诸位长辈施礼,族长忙挥手:“不必多礼。

” 陆蓉小小地吐了吐舌头,大伯真是好心人,知道她再说下去就要叫错人了,幸亏幸亏。

顾尘白了她一眼,平时也没少教,怎么一到大场面就有些小家子气。

陆广韵看着她,她不甘示弱,也看着陆广韵,就是打死不开口。

无奈他只能自己问道:“蓉蓉,这几天玩得开心吗?” 陆蓉抬眼看他,她可不信爹爹叫她过来那么多人就是问她玩得开不开心,不过她还是中规中矩地答道:“大伯娘安排得很好,衣食住行都十分舒适,而且,这里的景色也很美,如果有机会,爹爹下次再带我来玩吧。

” “蓉蓉真是懂事的好孩子。

” 朱氏忙赞道,一边絮絮叨叨道:“多亏蓉蓉这几天一直陪着我们妯娌几个,还能帮忙端茶送水,十分贴心,不愧是三弟妹教养出来的,同三弟妹一般,兰质蕙心,善解人意。

” 要不是族里的人都看着,顾尘一定忍不住自己这个白眼。

临时抱佛脚会不会太迟了? 迷阵(一) 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就连他都没想到这变故来得这么快。

这个小狐狸! 他顿时怀疑起自己的判断力,怎么就忘记了,看似十分无害的人有时候偏偏是最方便害人的,若是此次被这小狐狸给骗了,他这几千年只怕是白活了。

刚才幼兮才刚把爪子放在了密室墙壁上的一处,毫无征兆地,三人都坠落了下去,一下子失重的感觉让两只小狐狸下意识地团成了一团,大尾巴护住了自己的脑袋。

谢道之试图御风,然而习惯了的轻盈之感却没有如期而至。

之前这石室是可以用火球的,而如今却是一片黑暗,而身体还在不断下坠。

没想到这般凶险。

他尽量蜷起了身子,放低重心,保持平衡。

幸而事实证明他多虑了,倏忽间,三人已经落到了实处。

伸手不见五指,谢道之也不敢呼喊,唯有在暗中隐匿自己的气息。

“那个谁……” 幼兮细细的声音似乎是在喊他。

黑暗中,一个毛茸茸的爪子抓住了他的手。

“不是这里,我们换下一个地方。

” 幼兮的声音一点都不慌乱。

谢道之慢慢地习惯了黑暗,却见两双绿油油的眼睛亮了起来,原来狐狸本就是夜视的动物,他释然。

怪不得这里那么黑,在黑暗中,能看见本身就是优势。

想来当初设计这里的那位狐族前辈就是这么打算的。

“这里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

” 阿火的声音十分失望。

“我还以为会有什么雕像啊,火把啊,或者最好是有宝藏什么的。

” “这是个御敌的机关,不是墓穴。

” 幼兮嗔道。

除了他们两个的眼睛,谢道之渐渐看清楚了周围的情况,果然如阿火所说的,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

如果璎珞那里也是这样,又是一片漆黑,她肯定害怕极了。

他心急如焚。

“我们快去下一个地方,别浪费时间了!” 连他自己都没发现,他的语气变得急躁不安。

幼兮忙道。

如同在幻境中一般,三人在不同的房间内不停地穿行。

这里的场景几乎都一样,光秃秃的石室,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我们要去下一层了。

”黑暗中,细细的声音说着。

“这只是第一层?”阿火惊呼。

“一共几层?”谢道之问。

“七层。

” 怪不得之前没有下坠的感觉了,原来还在同一层。

“能不能先去最下面一层?”谢道之忙问。

不知道为何,他下意识地觉得若是他要藏人,肯定得往下藏。

“下面……可能会有危险。

”126中文网 幼兮犹豫着说道:“根据地图上看起来,越是重要的人犯越是会关在下层的……” “我怕里面还关着坏人……” 她弱弱地说道,一下子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忙补救道:“当然,我不是指您的夫人,我只是说可能会遇到其他坏人……” 这么说好像也不对,她又开始搓自己的爪子,怎么自己的嘴就这么笨呢? “我没关系,若是有危险,你就带着阿火赶紧逃,你们都是狐狸,在这里自保应该不成问题。

”谢道之点头道。

“宝藏什么的一般都藏在最底层!”阿火也很赞成他的意见,敢情他根本不是来保护幼兮的,倒像是来玩的。

众志成城,没办法,幼兮只能抓紧了两人的手,提醒道:“小心哦,我们要下坠了。

” 谢道之话音未落,熟悉的失重感又来了,这一次的时间比上一次显然要长许多。

当他再次站稳的时候,黑暗中,他摸到了一堵窄窄的墙。

身边的两双绿色的眼睛东张西望的,似乎大家都在判断,这里到底是个什么地方? 这个房间显然比之前小很多,而且,中间的墙壁并不是挖出来的,而是砖石堆砌出来的。

谢道之试图推了一下墙面,青石砖,垒得严严实实的,根本推不动。

“那里有门。

” 阿火指了指侧面。

原来这里并不只是一个房间。

“你们两个跟在我后面。

” 谢道之忙拦住两只跃跃欲试往里走的狐狸。

“不用客气了,那个谁,我们狐狸比你看得清楚,你跟在我们后面吧。

” 阿火笑道,走了那么久他已经明白了,这个凡人的眼睛在黑夜里看不清楚,难怪他脸上总是一副戒备紧张的神色。

若是自己在一个什么都看不见的地方,只怕也会紧张。

说话间两只狐狸已经转了出去,身影一下子就不见了。

谢道之连忙跟上,只是这个房间又是空的,而此刻却有一左一右两扇门。

“等一下,你们先别走,这里是个迷宫。

” 两只小狐狸依言走了回来,幼兮问道:“那我们还往里走吗?” “走。

” 谢道之说:“不过我们不能分开,而且,要往一个方向走,如果乱走,就很容易迷路。

” “我们狐狸是不会迷路的。

”阿火指出。

“狐狸洞那么复杂,也从来没听说有小狐狸迷路的。

” 谢道之有些半信半疑。

“那是因为你们从小住在这里,里面的路都认识吧。

” “我们狐狸,闻一闻就知道应该走哪条路了。

” 阿火得意道:“你们人类的鼻子就是没我们好使。

” “我懂了,你只要闻到自己熟悉的味道就往那里走就可以了,但是这里很久没人来了,什么味道都没有,你也一样会迷路。

” “对了!你们有闻到这里有生人味吗?” 他忙问。

两双绿油油的眼睛一起晃动着,显然是在摇头。

看着他沮丧的神色,幼兮劝道:“我们进来的这个地方只是我选的,可能您的夫人并不在这里,她也许在另一个角落,从未走到过这里,所以没有气味也是可能的。

” “我保证,一闻到人类的味道就立刻告诉你!”阿火也拍胸脯。

谢道之勉强点了点头,心中却是越来越冰冷,如同一只手在揪着他的心,狠狠地扯着,明明她就在这里的某处,他却找不到她。

都是他不好,太托大,想要救出邬先生帮璎珞的娘,却把璎珞给弄丢了。

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如他所想的一般,不能再有意外了……他不能再犯任何错了。

迷阵(二) “哈哈,这世上哪有什么龙啊。

” 阿火拍着胸脯表示自己可以带路,一边还叽叽喳喳地继续叨叨,不过,只有幼兮偶尔会搭理他一句。

“我娘说是有的哦,而且,还不止一条。

” “怎么可能,我们狐狸可是现在还活着的最古老的神兽,那些凤凰啊,龙啊之类的不都已经死了吗。

” “才没有呢。

” “那你见过龙么?” 幼兮嘴笨,说不过他,只能往自己娘亲身上扯:“不过我娘见过,我爹爹也见过。

” “我也见过。

” 谢道之忍不住说道。

这下可好,二对一,阿火顿时不吭声了。

“就算长得像龙也不一定是龙。

” 他试图找回场子:“上古神兽许多都很像龙,比如各种蛇,蛇和龙本来就是一家,比如……肥遗什么的。

” “若是能顺利救出璎珞,下次我请他来青丘让你亲眼见见。

” -我要看3D走势图欢迎你!

本文来源:http://www.aiyayasp.com
本文作者:DC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