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你还债给我干活
帮你还债给我干活 两界城火势渐熄,到处是残垣断壁,一排排屋舍墙倒屋塌,公孙忆和裴书白无心其他,只想着早点见到公孙晴,于是这师徒俩使出轻功,当先奔忘川禁地而去。

赤云道人吴昊紧随其后,熬桀跟在后面,只留下钟天惊石头,在后头保护石头娘。

公孙忆和裴书白一路风驰电掣,不多时便来到禁地墓道,裴书白一跃而下直奔地宫,忽闻一旁有一间墓室传来响动,赶紧去看,正是公孙晴。

裴书白上前一把握住公孙晴的手,也不管一旁的阿乐,颤声道:“晴儿,我回来了。

”公孙忆闻声赶来,见公孙晴双目尽毁,顿时心如刀绞,上前一把抱住公孙晴:“晴儿,爹爹来了。

” 公孙晴目不能视,耳不能听,感觉到有人抱着自己,便将手慢慢伸到公孙忆脸上,哑着声音道:“爹爹....爹爹.....我害帕!” 公孙忆将公孙晴紧紧抱在怀中,哭道:“乖晴儿,都怪爹!没把你保护好!” 倒是熬桀很是淡定,本身因为顾宁的原因,熬桀就不喜公孙晴,当初也有心趁着公孙晴伤重,顺势结果了她,若不是顾宁拦着,这会公孙晴早就死了,不过也正是如此,熬桀才狠下心来,将顾宁的意识彻底震晕,直到现在还未苏醒。

墓室中众人不再言语,赤云道人不住叹气,倒是公孙晴情绪缓和不少,当先开了口:“爹爹,咱们赢了吗?” 公孙晴微微一笑,摸了摸裴书白手背上的齿痕:“书白,如今我变作这般模样,你还跟我说话吗?” 虽然公孙晴带着笑意,但说话已然颤抖,众人一眼便瞧出公孙晴是强作平静,裴书白反手将公孙晴小手握紧:“晴儿,你说什么傻话?天底下我可以不跟任何人说话,也绝不会不理晴儿的,我不仅要跟你说话,还要带你去好多地方,带你吃好多好吃的,只要你想去哪,我便带你去哪!” 此言一出,公孙晴便啜泣起来:“书白,你能这般说,我....我很是心喜,只是我眼睛瞎了,耳朵也聋了一只,像我这样的拖累,还是不给你添麻烦的好。

” 赤云道人走上前来,摸了摸公孙晴的额头,嗔怪道:“傻徒弟!你可是师父,还有你爹、裴书白我们的宝贝,怎么是拖累!再说你这眼睛耳朵,也不见得好不了,再这么自暴自弃,哪里像我认识的公孙晴。

” 赤云道人只是想宽慰一番公孙晴,至于眼睛能不能医治,赤云道人也没有头绪,谁知裴书白当了真,一把扯住赤云道人问道:“道长,晴儿的眼睛怎么治?谁能治?你快快讲来。

” 此言一出,裴书白当即后悔,已然瞧见赤云道人一脸尴尬,便知道长也是宽慰之词,不由得恨起自己来,低头瞧向公孙晴,此时公孙晴正微微侧脸,露出那一只还能听到一些声音的耳朵,看着模样就知道公孙晴也等着赤云道人的话。

公孙忆不忍女儿失望,也不愿瞧赤云道人扯谎,当即拦过话头:“晴儿放心,五仙教的鸩婆你忘了?她的医术毒术那都是举世无双,大不了咱们再去一趟五仙教!” 裴书白也顺势道:“是啊,不过咱们再去五仙教,咱俩可就不会再像上次那样了,若是再让我遇见那大蛤蟆,咱俩就拿它当坐骑玩。

” 公孙晴微微一笑,轻声问道:“爹爹,鸩婆真的有办法吗?” 公孙忆愣了一下,先前在十方狱中,自己和那五仙教教主隆贵曾有过一面之缘,二人在那十方狱中曾经谈及五仙教,隆贵便道出自己身陷囹圄的原因,单单一个药尊长老,还不足以让隆贵败北,五仙教叛教的鸩婆也是其一,只不过这些又如何对着刚刚燃气希望的公孙晴说出口,当即嗯了一声。

公孙晴听到笛声,开口问道:“是吴日天吗?太好了,你也还活着。

” 笛音当即一滞,竹笛之上便落下泪滴,吴昊没有言语,却听公孙晴又道:“吴日天,之前是我不好,老嫌你烦,也因为你认为你们吴家全都是让人讨厌的人,可现如今我还能活,也是你叔叔舍命救我,若不是他一路跟着我,我早就死了,可这老天就是不公,好人总就不偿命,你叔叔已经不在了,这声谢谢,我就跟你说了吧。

” 心念所动,吴昊忽然像是变了一个人,将竹笛收回,继而对着公孙忆言道:“公孙先生、赤云道长,如今武林大乱强敌环伺,藏歌门作为当年正道,自然也有除恶之责,只是在下能力实在有限,叔父新死,藏歌门只剩下我一个,吴昊形单影只难有大为,所以二位可否答应,让我跟着你们一道,二位算是吴昊前辈,今后还望二位前辈多多指点。

” 赤云道人也道:“吴昊,你能这么想那便最好,我还想着吴拙没了,你今后就一个人闯江湖了,还想着怎么宽慰于你,说服你跟着我们走,谁知你倒先说出来了,倒也省事。

” 正说话间,墓道处传来声响,便是钟天惊石头进来。

一见面钟天惊便道:“公孙先生,你们走的急没有听到,我们几个半路上遇见了几个内城守卫,他们便跟我说起四刹门那边发生的事,就在咱们在内城打斗之时,六兽跑到四刹门那边大闹了一通,带着两界城的残余将四刹门弟子除了个干净,也不知为何,老头子不仅没出手,反而选择逃走,那妖女也跟着去了,如今这两界城可算是安全了。

” 钟天惊摇了摇头:“方才我们只顾得追你们,也没细说,那内城守卫好像说打的十分激烈,双方皆有死伤,六兽中间最胖的好像已经不行了,我也辨不清他们六个谁是谁,只好赶紧追上来跟你们说。

” 赤云道人忙道:“坏了,最胖的那个,不正是朱老二嘛!公孙忆,咱们得回去瞧瞧!” 空棺再现 六兽自打铁了心跟了赤云道人,便下决心一心向善,平日里以赤云道人的弟子自居,也心甘情愿称公孙晴为小师姐,时间久了,赤云道人对六兽也颇有亲近之感,所以听钟天惊说完,赤云道人便担心起来:“这六个人武功不行胆子却大,怕不是以为咱们都死了,也拼着命不想活,倘若抱着这个想法,这六个人真敢找老头子搏命,不成,我得去瞧瞧。

” 赤云道人言罢便站起身来,却被公孙忆喊住:“赤云,你重伤未愈又连番打斗,真气耗费不少,一人前去也无大用,眼下这两界城尘埃落定,不如咱们一道前往。

” 此言一出,众人点头应允,这忘川禁地缺食少药,不如早早离开,钟天惊忙道:“公孙忆,你带着你们的人先走吧,这地宫本就是我钟家镇守,如今钟家弟子死伤惨重,正是守备最为薄弱的时候,若是都走了恐生事端,我还是留在此处,继续我义父未竟之事。

” 石头拦过话头:“我也留下,我本就是钟家人,这守护忘川禁地自然也是我的责任,况且我身上的功夫是得了辜晓主母的恩惠,于情于理我也不能走。

”石头说完便看向许娥。

许娥却道:“石头,当年钟不悔和钟不怨兄弟俩,一个在外一个在内,如今命运再次循环到这里,钟家不能完全与世隔绝,两界城原址便是忘川钟家,那里本就是这忘川禁地的天然屏障,若是两界城固若金汤,这忘川禁地自然是安全无虞,如今古今笑和辜晓已然身故,两界城不可一日无主,以我之见,你们俩要一个守着此间,一个守着两界城。

” 钟天惊闻言便道:“此言甚是,石头,我本就对那两界城没什么好感,再加上辜晓之事,让我多少有些难堪,如今之际你便听你娘的,你去守着两界城,若是你做了两界城的城主,那些苦工本就对你颇有好感,自然也不会不服,而对于忘川百姓,也能得这两界城的恩惠,至于这忘川禁地,你大可放心,咱们兄弟俩一外一内,若有风吹草动互通倒也方便。

” 石头却摇摇头道:“大哥,娘,我当不得这个城主,我脑子笨又瞧不清局势,让我当家做主,我可做不来!况且...况且我个头这么矮,端的让旁人笑话。

” 许娥淡淡说道:“心有日月便是顶天立地,若满是糟粕,便是身高丈八,也被旁人唾弃,儿啊,你若是一心为着忘川,相信你能做的好。

”许娥又转头喊来阿乐:“你若是说应付不了,他倒也机灵,今后你弟弟便在身旁帮你。

” 石头见娘亲已然安排好,便不再多言,娘亲决定的事,自己绝不会忤逆。

许娥又道:“如此一来,便应了天机先生的谶言。

” 先前石头带着众人刚进忘川禁地,便遇到了幽冥绿目狼的袭击,众人在休整之时,许娥便说出了天机先生给钟家下的谶言,所以当许娥再次提及之时,公孙忆便明白过来,只是其余众人不明就里,许娥便把这段往事又说了一遍:“一刀了却万般愁,亦敌亦友何干休?神鬼莫辩两界事,石破天惊再从头。

” 当年五大高手过了天机先生的天机断,给钟不悔下了这段谶语,直到辜晓盗图让钟不悔走火入魔,被狂暴止血侵蚀,万般无奈之下,裴无极不得已用血眼骷髅刀杀了钟不悔,正应验了这头两句“一刀了却万般愁,亦敌亦友何干休?” 如今时过境迁,上一代的恩恩怨怨纷纷扰扰尘埃落定,一切都要从头开始,而这个领头人,也正是钟石破和钟天惊二人。

公孙晴心下好奇,又问道:“书白,那你们家的呢?” 裴书白闻言一怔,那天夜里,爷爷拉着自己手往密室中走的时候说了一句话,“若是满门留一人,那就让孙儿好好活着吧,”虽然四句话爷爷只说了一句,但这一句已然应验,如今公孙晴冷不丁这么一问,只好言道:“天机先生给裴家下的谶言我只知道一句,好像是满门留一人,这留一人就是我了。

” 公孙晴心里一慌连忙道:“书白,我....我不是有意的...” 裴书白攥紧公孙晴的手,为了给公孙晴宽心,也只好忍着心中酸楚,笑道:“晴儿没事,反正我也就知道这一句,说不定后头的是好话呢。

” 公孙晴点点头:“嗯!一定是好话。

”担心裴书白多想,又赶紧岔开话题:“那吹笛子的,你们家有没有什么话?” 吴昊朗声道:“公孙姑娘,藏歌门流传下来的莫说是谶言,就连大音希声诀都差点失传,若是我叔父在世,说不定可以问一问,如今我叔父作古,恐怕知道藏歌门谶言的,也只有天机先生了。

” 赤云道人着急去两界城,便道:“罢了罢了,若要知道这些事,日后去幻沙之海咱们再去问问天机先生,现在还是赶紧去两界城吧!” “天机先生?这名字让人听着就气不打一处来!你们当今武林,也有这七星后人吗?”未见其人,声音先至,众人齐刷刷向墓道瞧去,只见一抹红光自墓道处映下,照的整个墓室一片通明,待那声音临近,正是苏红木。

众人无不心惊,谁也没料到苏红木会突然出现。

苏红木拾级而下,用手缓缓摸着墓道面墙,笑道:“故地重游,我这心里头哇百味杂陈,当年我们六道被那七星子一路追撵至此,便在这里和他们七个打了起来,熬桀哥哥,那天我们先下了地宫,妹妹我回头瞧着你,你以一己之力荡出周身所有真气,我从未见过威力如此巨大的龙雀神功,那一刻竟如此心安,只不过这也是我想当然了,即便是你,也没能敌过摇光天机子他们,你那背影,可算是印在妹妹心里了。

” 苏红木走至众人跟前,轻轻靠着幕墙,目光落在了赤云道人的身上:“那小胖道士,方才你说要去找天机先生,那天机先生是你们现世七星子之一吗?” 赤云道人冷哼一声:“干你何事?” 苏红木道:“你这小胖道士好不识趣,我好歹也比你长个百十来岁,说话如此不中听,非要动起手来把你打服,你才会好好说话吗?”苏红木边说边举起手来,指尖黑火焰次第点燃。

赤云道人心有忌惮,嘴上却不服软:“靠武力取胜,就算是烤成焦炭,也别想从我嘴里听到半个服字!” 苏红木噗嗤一声笑了:“你这道士真的不解风情,算了,我不去问你了,我到这也没料到会遇见你们,今儿个我也打够了,没什么趣味儿,你们这些后人太不济,杀你们也是掉价,我此番来是要下地宫的,你们别挡道。

” 钟天惊拨开众人,立在苏红木面前:“这地宫是禁地,你这六道妖女下地宫所为何事,你当我不清楚吗?如今北斗封印阵已破,那地宫里头的四口大棺已经空了,而那剩余的棺材里头,可都是你们六道邪魔,你这时候还要进地宫,你认为我会让你如愿吗?” 苏红木掩面笑道:“你认为我会在乎你的想法吗?你心中所想无非都是你所认为的,纵然你有千万理由,我只问你一句话,那地上爬的蝼蚁,水里游的小鱼,你会在乎它们的感受吗?” 钟天惊面色凝重:“既然如此,那我这只蝼蚁这条游鱼,就非要让你瞧瞧,我们为了心里的那种心念,会爆发多大的能量!”说完便使出不动明王咒,有辜晓武功传承,如今钟天惊的不动明王法相已然能轻轻松松达到双拳之姿。

苏红木摇了摇头:“可笑!”说完便将指尖黑炎弹出,那龙照黑炎呼的一声附在钟天惊背后法相之上,公孙忆连忙拍了拍钟天惊的肩膀:“天惊,咱们拦她不住,且收了明王法相,若要被那黑火烧上了身可就晚了。

” “还是你小子识趣儿,既然如此,那你们就让开吧!”说完便向前走了一步,裴书白拦住苏红木:“妖女!六道所行皆是大恶逆天之事,被七星子尽数封禁也是天命使然,你又为何要逆天改命,非要将他们复活,到底是何居心?” 苏红木上下打量一番裴书白,知道这混沌舍利在这小子体内,便驻足道:“大恶逆天之事?你亲眼得见了?这世上道听途说的事情多了,你倒先入为主,我若说七星子倒行逆施,六道是悬壶济世的门派,反被七星子打败封禁在此处,如今有机会复苏,我且问你,你又该何处?” 裴书白怒道:“颠倒黑白!那六道头领灭轮回,为练借寿还阳功,害了多少无辜?到了你这却变成悬壶济世?死在六道手中的冤魂若是听到你这番言语,他们又该何处?” 苏红木不怒反笑:“终归是个孩子,我也不愿跟你白费口舌,既然你也在此间,那我索性两件事一起办了!”一语言罢,苏红木周身火光大涨,不待众人反应,便是一招“飞凰无烬,”与先前使出这招不同,苏红木化作飞凰的一瞬间,众人眼前一花,再去瞧时,墓室中竟出现三只飞凰,那飞凰火翅翻飞,竟不知哪一只才是苏红木本尊。

那三只飞凰不住在众人头顶盘旋,裴书白心念转动,打开无锋剑气的真气匣,手中小神锋白光暴涨,朝着一只飞凰兜头斩去,那飞凰一声长啸,顿时火光四散烟消云散,裴书白又起一斩,另一只也难逃消散命运,待裴书白对着第三只再斩一记之时,却见那第三只趁着火光四溅,已然窜至地宫入口,裴书白暗道不妙,原来这两只飞凰是障眼法,苏红木真正的目的,就是为了冲进地宫。

裴书白双足点地,口中喊道:“妖女休走!” 苏红木回眸一笑:“还是个嫩娃子!”说完便纵身一跳,进了地宫。

裴书白咬紧牙关,提步前追,跟着跃进地宫之中。

熬桀开口道:“苏红木进地宫不为别的,就是为了复活六道众弟子,她不去追赶老头子夺回灭轮回肉身,反而回地宫复活六道众弟子,我想她想做的并不是光复六道,而是光复她自己的六道!” 众人不解,一时间没明白熬桀此言深意,却见顾宁当先一人跟着跃进地宫,当下也不多言,纷纷跟了上去。

待钟天惊最后一个站在地宫内时,却被眼前之景惊在当场。

那苏红木已然将众棺材盖板轰开,裴书白终是晚了一步,虽然无锋剑气已然斩在苏红木面前,还是被苏红木挡下,在二人相持之时,苏红木分出真气,将棺材全部烧毁,一时间地宫之中亮如白昼,苏红木笑着荡开裴书白的真气:“小娃娃,你还是晚了一步。

” 裴书白表情大变,倒不是苏红木能挡住自己,而是被苏红木背后的景象惊住。

苏红木也察觉出不对劲,连忙回头去瞧,那群棺之中哪里有六道弟子,整个地宫之中,四十九口棺材竟然无一具六道肉身。

苏红木大惊,自言道:“如何会是这样?如何会是这样?” -帮你还债给我干活欢迎你!

本文来源:http://www.aiyayasp.com
本文作者:DC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