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选5赚小钱秘诀
11选5赚小钱秘诀 画中出现的是他的正脸,一双清冷的眸子直直望过来,仿佛能看穿画外人的心底。

青姿应了一声,而后道:“还有。

” 说着她靠过去,身上在轴承一端摁了一下,画纸瞬间便变了模样,竟是另一副完全不同的画作,只是画中的主人公依旧是他。

再摁一下,又是一幅不同的画,画面中的他冷着一张脸,仿佛很生气,手中攥着一根垂到地面的藤条,看那架势,应该是准备抽人。

而看那背景,不就是第一次抽他那一天么? 辞月华不由得抬眸看了青姿一眼。

青姿摸了摸鼻子,对他讪讪一笑。

“还有一张。

” 辞月华按了一下,看到那画像,脸上表情一凝,微微有些发赫。

自己什么时候睡觉被他看到了? 画像中,辞月华正趴伏在案上,双眸微闭,睡得正香。

浑身上下散发着恬淡宜人,岁月静好的平和气息。

无怪乎他看得出来,实在是这人将他的五官神韵都刻画的完美至极,仿佛他已看过自己千百遍,将自己的模样与各种神情都刻进了骨子里一般。

可是……会是这样么? 明明他那么讨厌自己,怎么会将自己画的如此入神? 辞月华有忍不住看了青姿一眼,那眸中蕴含的情绪竟让人一时分辨不出来。

青姿心里暗暗得意,怎么样?心里是不是很感动?这可是她花大价钱请人做出来的机关,就为了在他面前刷刷好感,好感有了,其他的还会远吗? 而后她又道:“师尊,这里面还有个隐藏功能,等你回去后琢磨琢磨吧!怎么样?弟子这几幅图画的可以吧?” 青姿撇撇嘴,她花这么大功夫,结果就得来他这么平平无奇的一个“嗯”字?怎么也得来点感谢或者称赞吧! 刚这样想着,便听着对方又开口了,“不过你这倒是提醒了我一件事!” 青姿心里窃喜,来了来了,夸奖称赞要来了! 然而辞月华的下一句话却让她有种想要撞墙的冲动! “你的画功如此了得,书法却一塌糊涂,着实不相配。

待出去以后,你罚抄《驱魔录》的时候就来找我吧,到时我教你写字。

” 青姿神情惊愕,如被雷劈了一般。

什么鬼?自己好心好意送他生辰礼物,结果就得了这么个下场?罚抄的同时居然还要练字!!! 她可以无情的将那个礼物夺回来吗?她不想送了! 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就,是! 辞月华往前走了好几步才停下来,头也不回道:“谢谢你的礼物!”我很喜欢!不过这句话他没有说出口。

青姿没管他那么多,只独自生着自己的闷气。

不知道过了多久,只听轰隆一声响,整个天地震了震,青姿只感觉眼前一花,天旋地转之后,再睁眼,自己便又回到了之前与师尊掉进去的小殿里。

不过此时这里一丝鬼气也没有,应该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已经转移了。

青姿往一旁看去,只见辞月华正收起他的长泣,而后对她淡淡道:“先在这里回复一下灵力。

” 话说完他便自顾自打坐起来了。

方才那一击已经将他体内的灵力全部耗光,就这个深度,没有灵力他们也是出不去的。

不过好在那些鬼族都已经提前跑路了,否则,此刻他们师徒二人都灵力尽失,出来也是凶多吉少。

他是可以传音回去的,可是…… 再回到山门已经是下午了,因为任务没有完成,两人的面色都不怎么好。

回去之后时千秋也没有说什么,反而觉得这样也好,他儿子如今除了多了个鬼妻子外,别的什么也没损失。

就那个混小子,天天都想往山下跑,不务正业,早该这么收拾收拾,幸得护宗大阵结实,鬼魅进不来,就当是给他的鞭策吧! 回去之后青姿当然没闲下来,她直接去了时朗的住处找他。

青姿到的时候,时朗正悠然自得的瘫在躺椅上磕着瓜子晒着太阳。

“哟,挺自在嘛!时大少主可真会享受,为了你的安危,我和师尊可是在前面拼死拼活,你倒好,磕着瓜子,晒着太阳享受生活呢!”青姿似笑非笑的刺了他一句。

听到这声音,时朗将自己手中的瓜子一抛,起身激动地朝着青姿飞扑过来。

“青姿,你终于回来了!” 青姿一脸嫌弃的将他拦住,“说话好好说,别腻腻歪歪的!” 时朗哀怨地看了她一眼,而后对着她浑身上下打量了一番道:“还好,没受伤。

” “伤是没受伤,但你总不能没一点表示吧?” 时朗一拍脑门,恍然大悟道:“你说得对,刚好今天初一,晚上我请你们吃饭!” “呵!”青姿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道:“你确定?你就不怕饭没吃完你的桌就被掀了?” 时朗刮刮鼻子讪讪一笑道:“应该……不至于吧!我可是好心好意请他吃饭,我觉得这个面子他应该是会给的!” 青姿耸耸肩,不置可否。

辞月华那脾气,谁能琢磨得透呢? “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事?!” 时朗呆愣地看着她,好一会儿才弱弱问了一句:“什……什么事啊?”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天不怕地不怕的小霸王一个,在青姿面前总是理不直气不壮,这智商也总是拿不出手,当真是…… 我肯定是上辈子欠了他,肯定是!时朗心里这么安慰着自己。

青姿见他想不起来,也不说话,眼神就那么幽幽地盯着他,盯得时朗心里发毛,忍不住仔细地想了又想。

半晌无果,时朗的眼神带点小哀怨,低头瞥了青姿一眼道:“咳咳,这一天天的这么多事,我哪知道忘了什么?你也不给点提示!” “今天是什么日子?”青姿斜了时朗一眼。

对方立马理直气壮道:“当然是大年初一啊!” 青姿脸色有点臭了,她很想撬开他的脑袋看看是不是哪里短路了,怎么这智商一天天往下降呢?! “还有呢?!” 时朗听出语气里那丝危险的意味,知道自己定然是忘了很重要很重要的一件事,脑袋瞬间高速旋转,突然猛地一拍脑门惊道:“啊!我想起来了!仙云长老的生辰!” “所以你准备好了吗?”青姿挑着眉问他。

说到这里,时朗扭头看了看门口,确定没人之后才悄声道:“你不知道,我老爹可稀罕那套棋了,放的地方都很隐瞒。

不过幸好之前他不敢离开我,便带我去了一次,我倒是知道地方。

” “你跟我来!”说着,他便拽着青姿鬼鬼祟祟溜进了时千秋的书房,书房里面多的是瓷器墨宝,不过并不多珍贵。

确定了没人靠近后,他走到一个书架子前将两本看起来并不怎么起眼的书籍交换了一个位置。

瞬间,一道喀嚓声响起,接着,靠墙的那个书柜一个反转,露出了另一面。

青姿看着这一幕无语的直抽抽嘴。

时朗果真是个坑爹的玩意儿?竟是对她半点不设防,不仅带着她来偷他爹的宝贝,还当着她的面开启自家的机关。

若她是个心思不正的人,就他这种不设防的态度,这昆仑山怕是要被毁得渣都不剩。

不过同时,她也为他的这份信任而动容,不论是今生还是前世,他对自己真的是厚待了,不论男装还是女装,他对自己的态度从来没变过。

若不是后来出了那样一件事,她想,即便自己当时成了鬼王,他应该还会将自己当做好朋友吧! “来啊,愣着干什么?” 时朗正在书柜上翻着东西,见青姿还站在那里不动,疑惑地看了她一眼,催促道。

青姿吐出一口气,今生,希望她可以阻止那件事的发生,可是她还没查出来自己身上的鬼气到底是怎么来的,对于这点她还真的没有把握! “你说说,有你这么当人儿子的吗?要是尊主看到你现在这样,指不定得气吐血。

” 时朗不以为然道:“我家老头心理素质好的很,再说了,不是你让我将这棋子送给仙云长老的吗?” “我可没说让你带着我一起来!你这样对我不设防将你老爷子的底子给我亮出来,真的好么?”青姿无奈了,这人真是傻乎乎的。

“嘿嘿……”时朗扭头对她粲然一笑,而后傲娇道:“现在知道我对你多好了吧?所以你可不准做出什么让我失望的事啊!” 青姿无语的白了他一眼,扭头观摩起时千秋的藏宝来。

这家伙,真是没治了! 不得不说,昆仑山上百年的传统,底蕴确实不低,只是一宗之主的藏宝也能看的让人眼花缭乱。

摆放的最多的是于修炼有益的灵石翡翠,而后便是各种各样的法器灵宝之后才是一些作为收藏来用的稀世珍宝。

舍利玲珑青翡棋便静静地待在这里。

时朗将棋子拿出来之后便看了看青姿而后又在书柜里一番查看。

半晌,他腾出一只手从上层拿出一块圆润清透的灵玉,灵玉里面还能隐约看到一抹绿色,他拿着灵玉对着青姿比划了一下而后直接塞到她的手上道:“这个灵玉挺适合你的,赏你了!” “这是你父亲的东西!” 时朗不以为然道:“我知道啊,不过他的不就是我的么?再说,他最喜爱的东西都让我拿走了,还差这一个么?” 这话好像没什么毛病。

不过若是其他东西,可能她不会收下,可是这灵玉她看得出来,并不是什么普通的东西,而是一种可以隐匿气息的隐灵玉,若是不想让人察觉到什么气息的话,只需要往这里面注入一丝,便能完好的遮掩! 想到后期无法掩藏的鬼气,这个灵玉倒是可以以备不时之需,至少不会让她再那么被动了! 青姿郑重地将隐灵玉收进衣袖,而后对着时朗暖暖一笑,这份情她承了! “那就多谢了!” “嗐!”时朗随意地摆摆手道:“跟我还需要说这些?” 青姿心里暖暖的,不过想到什么,她突然又同情地看了时朗一眼。

情是要承滴,不过这个坑嘛!呵呵,大傻子,对不住了! 在时朗拿着舍利玲珑青翡棋准备去找辞月华时,青姿突然拦住了他,而后从怀中掏出一本书。

给师尊的生辰贺礼2 “等一下,带上这个!” 时朗奇怪地看了她手中的那本书,《绝世棋谱》? “这就是你要送给仙云长老的书?”时朗诧异地看着青姿。

青姿郑重地点点头。

“这书看起来也有些年月,但是你别告诉我,就这东西花了一百两!”时朗满脸的怀疑。

青姿抽抽嘴,她当然不可能告诉他这本书连一两银子也花不到。

她傲娇一扭头道:“当然了,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书。

”而后她又指着那封面上那四个打字道:“看到了吗?绝,世,棋,谱!当然不便宜了!” 然而时朗家世在那里,从小便见多识广,哪里会这么被她忽悠过去,一脸的不信任道:“不可能,若是真的好棋谱,别说一百两,就是一千两都不一定买的到,你这一定是被让给骗了。

来让我看看!” 他说着就要将那本书打开来看。

虽然青姿已经设下过禁制,但是以防万一,她还是将书拿开了,而后没好气地瞪着时朗道:“我说是棋谱就是棋谱,没事乱翻什么?这可是我送给师尊的礼物!” 时朗看着他凶巴巴的样子一脸不高兴道:“有什么了不起,不给看拉到,那你拿过来干什么?” 青姿做出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道:“你也知道我与他向来关系不好,要我给他送过去,我拿不出手,所以就拜托你了!刚好你的是棋,跟这个配成一对正好!” 时朗白了他一眼,“你知道与他关系不好,那你就借着这个机会与他打好关系啊,何须还要借我的手?” 青姿傲娇道:“哼,我才不要让他知道这是我送的呢!所以你送进去之后一定不准告诉他这是我送的,听到没有?!”说着,青姿做出一个凶巴巴的表情。

时朗无语道:“你求我办事还对我这么凶!” ……没多停留,两人便一起去了英落殿。

到了外面,青姿突然停下步子对时朗道:“等等,师姐肯定也给师尊准备了礼物,等我去叫她,到时候我们一起送去!” 院落里,青姿走到宁因芳前敲了敲门道:“师姐,你在里面吗?” 没有响应。

青姿又敲了两下,“师姐,我们准备给师尊送生辰贺礼,你与我们同去吧?” 依旧没有回音。

青姿皱皱眉,出去了? 想想时朗还在外面侯着,青姿抿抿唇转身离开。

算了,晚点再提醒她也行。

此时英落殿中,宁因正端着一杯清香扑鼻的香茶递到辞月华面前,满脸的孺慕之情,声音轻缓柔和道:“师尊这一次外出辛苦了!” 辞月华神色也还缓和,接过她手中的茶道:“还好。

” 一打开杯盖,一股熟悉的清香味扑鼻而来,令他不自觉挑了挑眉,“这是……今年新出的雨后松针?可是现在刚入正月,并不是出茶的时候!” 宁因听完柔柔笑了,而后从身后取出一块用油纸包好的圆饼送到辞月华面前道:“之前便知道师尊喜欢喝这雨后松针,刚好弟子曾经去过耒水,倒是得了一些种子。

本想着过段时日成熟之后用来给师尊沏茶,前不久得知今日是师尊的生辰,于是便用灵力催化了一番,总算在今晨得以采摘。

想来它也是知道今日是个好日子,想要让师尊早点品尝道它的味道呢!” 辞月华闻言抬头看了她一眼道:“有心了!” 宁因淡淡一笑道:“只愿师尊喜欢!” 辞月华没说什么,倒是多喝了两口茶水。

“对了,师弟没与您一起回来吗?” 辞月华手一顿,头也没抬道:“他在少主那里!” “师弟年幼性子有些顽劣跳脱,若是这一路上给师尊惹了麻烦,还希望师尊不要怪罪于他!”宁因一脸担忧,生怕青姿做了什么惹恼辞月华的事。

辞月华闻言,意味不明地看了她一眼道:“我自有主意!” 听了这句话,宁因眼中暗芒一闪而过,速度极快,无人能看到。

看来,她的速度得加快了,哼,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师姐,原来你在这啊?!我说怎么敲门没人应呢!”青姿与时朗一进来便看到辞月华身旁站着的那抹倩影。

宁因抬头望去,看到青姿,嘴角扬起一抹令人暖意横生的笑容,这一笑仿佛令整个天地都失了色泽。

她微微一笑便如同芙蓉花开,令人看得移不开眼。

“阿青,你回来了!” “嗯!”青姿应着,随即耸了耸鼻子道:“这茶好香啊!好像是新茶的香味呢!” 宁因的面容有点稍微的不自然,顷刻间又隐了下去。

辞月华瞥了青姿一眼道:“鼻子倒是不错!” 时朗在一旁疑惑地问:“现在不是才正月么?雪都还在下呢,哪能长出新茶啊?” 青姿也好奇地看着辞月华,这家伙倒是好运气,一回来就能喝上新茶。

“这是你师姐送的!” “师姐?”青姿看了看宁因,只见对方冲她抱歉的笑了笑。

“对不起哦,阿青。

我想着这眼看着师尊的生辰就要过去,怕误了时辰,便没等你,你……不会怪我吧!” 时朗端着他的棋盘道:“宁因,你也真不够意思,好歹告诉我一声啊,方才我们还等你呢!” 宁因听着时朗略微不满的话,面色微僵,抿抿唇自责道:“这件事是我处理的不好,对不起,少主!” 见宁因受委屈,青姿目光不善地瞪了时朗一眼,正要开口便听辞月华道:“早晚并无什么区别,你们的心意,为师都收到了。

” 青姿走过去探了探宁因的脉象,见并无什么不妥才带着撒娇道:“师姐你也太偏心了吧,对师尊这么好,甚至都用灵力为他种茶。

等我生辰的时候你也要给我准备礼物!” 宁因摸了摸青姿的小脑袋无奈道:“好,到时候我肯定给你准备个大礼物,这样总可以了吧?!” 座位上的辞月华看了这一幕,目光不由得微微闪了闪。

他目光移到时朗手中的棋盘道:“少主这是?” -11选5赚小钱秘诀欢迎你!

本文来源:http://www.aiyayasp.com
本文作者:DC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