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分快三技巧软件下载安装
五分快三技巧软件下载安装 他不想让她过得那么辛苦,她的苦已经吃的够够的了,如今他只希望她能平安喜乐。

她只是……心里有些愧疚和遗憾罢了。

起来她是借了那对夫妻女儿的身子才能拥有人身的,当年如果不是因为她的机缘,那妇饶女儿早已死去,恐怕她也会了无生意。

她给了她几年伦之乐,换得一句人身,算是一报还一报。

只是对方的冤命却是背在了她的身上,她如今唯一能做的就是找出宁因背后的那个人,为他们报仇。

而盗走了他们尸体的宁因,她也不会放过! 青姿冷冷盯着宁因开口:“他们的尸首呢?” 宁因没有回答她,而是看向辞月华,“师尊您看看您选择的这个女人,即便是知道了是自己害死的那整整一村子的人,知道是自己害死了自己的父母,她都没有一丝的难过与悔过之心。

如今无心无情的女人,师尊您真的敢放她待在您的身边吗?您就不怕有一自己会与那些人下场一样吗?” 辞月华自动屏蔽了她的内容,十分冷淡地又替青姿问了一句:“她在问你话。

” 宁因眼中闪过一抹嫉恨的光芒,她阴沉沉地冷笑一声,“他们?望神村的人么?怎么问起他们来了?想他们了么?” 青姿是真没想到有一会看到宁因如此不堪入目的样子,往日不论何时,她都会让自己以最妥帖最大方得体的模样出现在他们面前。

不论是生气还是难过亦或者是开心,她都会表现出一副不骄不躁的模样,简直就是昆仑山中女弟子的楷模。

虽然经常被人在背后调侃她装模作样,但不得不,她即便是装,也装的很有范,令那些人望尘莫及。

即便是青姿,很多时候也曾偷偷的羡慕对方身上的那种自己学不过来的犹如岁月沉淀出来的宁静祥和。

可是如今这个趴在自己面前衣衫不整,仪容不正,出口尖酸,表情狰狞的女人却是再没半分当初的模样。

青姿心里不由暗叹一声:“嫉妒使人丑陋!” 不过此刻她也没有心思去多想这些有的没的了,听到宁因还在插科打诨,她不耐烦地开口:“你把他们怎么样了?!” “呵呵呵……”宁因愉悦的笑出声,仿佛青姿问了一个很令她心生愉悦的问题。

“怎么样了?你难道会不知道吗?哦,你的那一部分魂魄没有融合是吧?你能怎么样了呢?人死了不让他们了坟墓里待着而是将他们挖了出来,你我会将他们拿来做什么?我总不会闲着让他们出来放风晒太阳吧?” 辞月华听了宁因的话面色一僵,敛下了眸子,不做声。

却在也在听了宁因的话之后心里闪过一丝疑惑,不过此刻她没有去细想,而是眯起了眸子,眼中厉光乍现。

“你是真的该死!” 都到了这个份上,青姿自然知道那些村民的下场如何了,即便她之前就已经有了猜测,可是此刻得到了答案,她还是觉得很愤怒。

“愤怒生气?”宁因挑眉看向青姿,“这不是你一贯的手段吗?有什么好生气的?” 她曾经虽然如此做过,但却绝对不会如此对付无辜的普通人! “你放心,我将他们打造的很好,绝对不是那些普普通通的尸傀可以比你的,绝对不会令你失望。

”宁因完又呵呵的笑了起来。

青姿拧眉:“什么意思?” “这还得多亏了你,若不是你发明出炼制尸傀的法子,我也想不出来改进的新方法,如今你没有见到,等你见到以后,你就会对我的手艺感到吃惊了。

” 改进? 尸傀居然还能改进? 不过她此刻最震惊的不是这个,而是…… “看来你还真的是有恃无恐!” “哈哈哈哈……”宁因笑得畅快,“你以为让他们将我关起来就真的拿捏住我了吗?那你也太看我了!” 青姿勾唇,“我自然不会看你,不过你如今可还是这里的阶下囚,你就不怕我让你进了这里再也出不去?” 宁因扬了扬下巴,不甚在意,“有能耐你现在就动手啊,反正后就是继任大典,到时候若是传出我被昆仑山的人暗地里害死,怕是都得猜测昆仑山是不是为了掩盖什么秘密了。

即便是你不在乎昆仑山,但只要我死亡的消息传出去,整个山门都会知道是你们动的手,到时候……” 无声的威胁,看来宁因是真的有恃无恐啊。

若是他们现在杀了宁因,时千秋一定会第一时间知道是他们动的手,那么宁因告诉时千秋的话也就被证实了,到时候他将这些事传出修仙界,怕是他们的麻烦也会不断。

宁因抓住的怕是就是这一点了。

只是青姿如何会担心这点麻烦呢? 若是她真的想要杀了宁因,她也不会跟她这么多废话了,留着她可还要钓后面的大鱼呢。

两人一言不发出了大牢,因为时千秋走的时候将那些守大牢的弟子叫了回来,两人出去的时候很心。

在会落英殿的路上,青姿拧起了眉头侧头看向正视前方神色平平丝毫没有异样的辞月华。

“师尊,她为什么会我不知道是因为我魂魄没有融合?明明我已经完全融合了啊。

” 辞月华面上没有丝毫异样,脚步都没有顿一下,轻声开口:“上次她没有发现你与时朗身上的姻缘结,那时不就认为你魂魄没有融合么?” 青足头,是这个理。

“不过……也就是我的那部分地魂是知道望神村那些饶下落的对不对?” 辞月华摇头,很肯定地:“她是不知道的,你别被她骗了。

” 青姿挑眉,她道:“即便是不知道他们的下落,但一定知道他的的结果是不是?” 这一次辞月华没有话了,只是即便是在黑暗中,依旧能看出他神色中的那一丝异样。

“我知道我的地人三魂的已经完全融合了,是师尊你喂了救我,我并不怪你。

” 辞月华轻轻嗯了一声,心里提起的那口气却依旧没有消下去。

果不其然,下一刻青姿又开口:“之前我再明白发觉,现在我有个地方觉得很奇怪。

” 辞月华又嗯了一声,没有主动询问。

青姿目光微闪,她道:“魂的记忆我全都拥有了,哪怕是包括她出现在这里经历的一些事的记忆我也都拥有,可是地魂的记忆我却丝毫没看着,除了前世的记忆。

” 辞月华终于叹了一口气,他停下了脚步,转身双手扶着青啄肩膀,黝黑的目光与她的清亮相对,“你可是在怪我?” 青姿皱眉,不解:“怎么会?我不是过了吗,我不怪你。

” 辞月华抿了一下唇才开口:“你想的没错,属于地魂的那一部分记忆已经被我清除了。

那部分地魂犹豫离体太久又杀戮太重的缘故已经生出了自己的独立意识,不愿意依附主体,而是想要自成一方。

” 青足头,这点她知道的,当初抓到她之后青姿就感觉出来了,她也想做单独的自己,而并不像做自己灵魂的一部分。

辞月华接着道:“在清风门的时候,由于她的意志突然溃散,整个地魂崩散成了一盘散沙,便一直被放在了我的渡厄之中温养。

” 青姿有些惊讶,“怎么会这样?”明明当初她见到对方的时候她还挺有斗志的嘛,怎么莫名其妙就意志崩溃了?这跟自杀好像也没什么区别了,是有什么事情让她想不开了吗? 辞月华抿唇,“或许是自己想开了吧。

” 青姿怀疑地看着辞月华,“是吗?” 她总觉得没这么简单。

辞月华却给了她一个很肯定的颔首。

“那后来呢?”青姿接着问。

“我知道因为她犯下的那些错,你不愿意再让她回归,可是没有她你终有一日会因为魂魄不全而暴毙,所以我才私自将她留了下来。

” 青姿无奈扶额,“我已经了,我不怪你,而且当时我正直危及关头,若是没有师尊你救我,我早就一命呜呼了。

” 她又不是那些矫情怪,非得干干净净之类的,能保命比什么都重要好吧,再那地魂的意志都消失了,她就算要膈应又能膈应谁去? 辞月华立即道:“你不会死的,即便是魂魄不全,我也一定会找到其他法子救你,哪怕再使用一次时空穿梭。

” 青姿虽然很感动,但是不得不提醒他:“师尊,时空穿梭这种秘术一个人终其一生都只能用一次的,否则便会被万道雷劫给劈得灰飞烟灭。

” 然而辞月华依旧无惧,“那就一起死!” 青姿:……得,所以即便她这么提醒也丝毫没有用。

“就因为我之前的话,你将地魂里的那些记忆都给剔除了?” 几欲崩溃的忍耐力 辞月华点点头,“那一部分记忆确实不太好,而且也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有用的东西,既然你不喜欢,我便也没有打算留下来。

” 青姿点点头,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她知道辞月华这么做都是为了自己好。

说了没几句话,两人就到了落英殿的后院。

走到院子中,辞月华看着面色还有些陀红的青姿眸光暗了暗,上前两步将她抱在怀中,将脑袋埋在她的肩窝处深吸了一口气,压制下自己心里油然而起的一股冲动,声音喑哑地开口:“不早了,回去早点睡觉吧。

” 此刻辞月华的这个状态她自然是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过她不解的是自己并没有做出什么过分露骨的举动啊,怎么会让他突然有了这样的冲动? 她心里暗自猜测:莫不是我魅力增加了不成? 不过听到辞月华的话,她也没有反对,道了一声晚安便离开了。

今天刚回来,还喝了酒,青姿此刻倒是没有准备睡觉,而是想要去温池里沐浴一番。

如今已经近秋,此刻走在草地上已经能感觉到有细微的露水了,所幸她是修士,晚上又喝了不少酒,此刻也感觉不到寒意。

不过在看到泛着丝丝雾气的温池时也觉得温暖了很多。

没有多想,她利落的将身上的衣服剥落便跃了进去。

好久没有再这里面舒服的泡过澡了,一进入水中,便感觉浑身上下的困乏都在一瞬间消失殆尽,舒服的她忍不住从鼻尖哼了一声。

而在温池的另一边,辞月华此刻定定正看着不远处水中的那一抹倩影。

此刻他的手还在水下动作,而被他放在心尖上的那个人却突然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还是如此的状态下,如此血脉喷张的一幕险些令他一个没忍住。

他强忍着体内的冲动将手伸出水面,一时间有些踌躇,也不知道是该过去还是继续向以前那样装作什么也不知道。

但是显然这个方法是行不通的了,毕竟当初那个时节刚好偏冷,这里的雾气完全能遮挡住人的视线,可是现在,这里的雾气并不是特别浓郁,只要认真查看,就能看得出来这里多了一个人。

感受到黏在自己身上的那股灼热视线,青姿此刻却没有与辞月华的想法连在同一条线上,而是下意识地在想:方才我们才互道晚安,现在却在这里相遇,是应该装作没看到还是上前打个招呼? 下一刻她想伸手拍打自己的脑袋。

这是什么场合,想什么呢! 青姿的视线又忘了过去,想起之前的那点小状况,在想想此刻的处境,一时之间,她竟然不知道自己是该前进还是后退了。

突然,她眼睛瞪大,就看着原本坐在池边的辞月华正一步一步朝着这边走过来。

青姿脑子里空白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也忘了后退,就待在原地看着那人朝着自己越走越近。

“我不知道你要来。

”辞月华走近青姿身边,水到达了他的腰腹间,而青姿则此刻只露了个脑袋在水面上。

他停在青姿一步远的地方,没有靠近。

青姿眼睛直视过去刚好能看到辞月华腰腹间完美的腹讥,一副分暴露在空气中,一部分被隐在了水下面,而那曲线优美的马甲线正明晃晃地勾引她的视线朝着水下的地方看去。

即便夜色很黑,即便是在水里,可是这温池里的水也阻挡不住她的视线。

“你没事吧?”辞月华略带戏谑的声音在青姿的头顶响起。

青姿疑惑地抬头看他,就突然感觉自己的鼻子有些痒,还不待她伸手去抹,就发现自己面前的水里竟然出现了血色。

嗯?青姿立马伸手去摸了一下自己的鼻子而后放到自己的眼前一看,竟然一手的血。

青姿瞬间觉得囧爆了,她竟然就看对方的身体就让自己流了鼻血。

她倏地一转身背对着辞月华,将脑袋仰得高高的,不让那丢人的鼻血再次流出来。

“可能是秋天快到了,天干物燥,我可能就是上火了。

”青姿含糊的给自己找了个借口。

看来自己对于小徒儿的吸引力还是没有减退,这样的话他就放心了。

见她还用着本办法仰着头,辞月华无奈地摇了摇头,伸手抓住她的肩膀将她翻转了过来。

在那双炽热的大手碰到青姿光洁的肩膀时,两人都不由自主的浑身一震,好像有一股电流从两人之间流过。

感受着手中的滑腻,辞月华的心神一阵恍惚,但在看到青姿无辜的眼睛以及流的越发欢腾的鼻血时,心里暗暗叹了一口气。

他好笑地看着青姿道:“你不知道用法术将自己的鼻血止住么?”虽然话语中带着一丝责备,他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掌中灵力涌动,在青姿的鼻尖抚了两下,帮她止住了血。

青姿知道自己今天这脸是丢尽了,没好气开口:“我就想让她多流点不行吗?” 闻言辞月华却是笑了,他凑近青姿的耳边道:“自然是可以的,不过若是你真的想流血,我还有另一个法子。

” 青姿听完,一张脸轰的一下爆红。

青姿心里对于辞月华的感官一次一次的崩塌。

曾经的辞月华多么高不可攀的神仙人儿啊,冷酷禁欲,但凡把他与丝毫的欲念牵扯到一起那都是对他的亵渎。

所以在青姿的心里,前世的时候她整整亵渎了眼前这个神仙般的人儿两年。

可是现在她面前的这个人已经变成了什么样子了? 青姿都要怀疑眼前的这个人是不是被人夺舍了。

看着对方勾人的眼神,青姿有些招架不住,伸出一只手指抵在对方健硕的胸膛上,脚步往后挪了挪,“师尊,你的变化可真大。

” 辞月华觉察到青姿那一丝轻微的抵触,也识趣的没有再前进,而是立在原地,眼中流露出一抹委屈的神色。

他低声开口:“不是我变化大,而是你高看了身为一个正常男人在面对自己心爱之人的时候那种几欲崩溃的忍耐力。

” 青姿:……好了,她懂了,你可以不必说的如此……谢谢! 青姿心里呵呵,所以这怪她咯?怪她没有提前发现这里还有个人呗? 辞月华看到青姿面上的神色,知道自己说错话了,立马补救:“是我的错,我应该提前告诉你的,只是……现在已经是这样了。

” 看着平素冷淡的师尊现在犹如一个不得宠的小孩子,青姿的心瞬间软的一塌糊涂,她不过脑子的来了一句:“那怎么办?” 话音刚落,青姿便见对方原本还委委屈屈的男人此刻竟然瞪着一双湿漉漉的黑眸子一瞬不瞬地盯着自己,眼中的渴求期盼一览无余。

青姿心里咯噔一声,心跳开始乱了,“你,你这样看着我看什么?” 辞月华抿了一下唇,走近她,伸手将她拢进了怀中,轻咬了一下她的耳垂,声音喑哑带着无尽的魅惑:“我难受。

” 青姿被他的动作弄得一软,只感觉自己此刻被一个灼热的火炉子给包围住了,一时间有些口干舌燥,脑袋里也成了一团浆糊。

“难受?哪里难受?” 她没有等来对方的回答,而是感觉自己的手被对方握住探向了水下的某处。

“呜——”青姿惊呼一声,犹如被火舌烫了一下,也不顾此刻是在水里,愣是蹦着往后跳了一步。

此刻她上半身已经露出了水面,还带着稍微的青涩一览无余。

她此刻心里慌乱的厉害,在发现自己胸口那似乎是要将她的皮肤烧出一个洞的视线时又才发现自己的窘状,又是一个惊呼,直接将自己埋进了水里。

浓密的黑以及雄伟的立起竟离她这么近! -五分快三技巧软件下载安装欢迎你!

本文来源:http://www.aiyayasp.com
本文作者:DC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