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河南省地方专项计划
2019河南省地方专项计划 这样的安宁之感,似乎很久都没有过了…… “夏阳子,真的死了吗?”她问。

璎珞见他虽然脸色苍白,双目紧闭,但是浑身上下没有任何伤口,脸上也没有任何异样,面色甚至还十分安详,倒像是睡着了。

“恩。

”谢道之说。

“他是怎么死的?”璎珞问道。

“和画北子一样,灵台破碎而死。

” “下手的人,至少也要有千多年的修为,除了这里的考官们就没有别人能做到了。

” 他似是不经意地悠悠然道,眼角扫过她的面庞。

不知为何,璎珞心中一惊。

她在害怕什么?她自己也没有明白。

“你怀疑谁?”半晌都说不出话来,她总算回过神来问道。

说也奇怪,她从来都不曾怀疑过谢大哥,而且,她无条件地相信他说的所有的话。

曾有的那些怀疑和猜忌似乎已经远离,可是她又觉得和从前完全不一样了,是她变了,还是谢大哥变了? 抑或是,谁都不曾改变过,只是他们已经无缘了。

心中那种冰冷的恐惧感又浮了上来。

谢道之总算抬起头来,一脸严肃地看着她。

“你明明知道,我怀疑的是谁。

”他说。

“你是说元华吗?他一直和我在一起,没有分开过。

” 璎珞疑惑地望着他。

谢道之微微皱眉,转开了落在她娇艳的唇上的目光。

“会不会是淮清真人?”她问道。

说实话,与其让她相信是元华,还不如是这个看上去阴冷无情的淮清真人呢,元华……没有理由啊…… 她努力地回想先前的点点滴滴,不是没有聊到过夏阳子,但是元华连半分不喜欢他的样子都没有,怎么可能毫无缘由就一下子出手杀人呢? “不会,因为……”他突然住嘴。

阴元华已经出现在了门口。

他歉然道:“对不起,都是慧灵没有安排好,主要是因为刚才有水蜘蛛的偷袭,她只安排了各个通道的守夜,却没能照顾到画北子,她已经去另外组织防务了,我来……主要是代她道歉的。

” 谢道之扬了扬眉毛。

“我想不出任何他会被杀的理由,本就是不能参加后续试炼的人,哪怕醒来也不过是打道回府而已,妨碍不到任何人。

” 在他心里,他已经有了答案,只是没有证据。

可是元华真人只是摇了摇头,叹道:“或许这就是命数吧,好不容易被我们救了回来,却又遭遇了这一切,希望下一世,他能顺遂些。

” 他这话听起来十分平淡,其实却是在点明画北子本就是被他自己救下来的事实,也许他也明白,自己在怀疑他吧。

可是他说的也没错,若是他想杀画北子,当初就没必要救他。

谢道之皱起了眉头,苦苦思索着。

莫非目标不是画北子,而是夏阳子? 他直觉,或者是成见吧,无论如何,他都觉得这事和阴元华一定有关系。

“他们二人都是灵台破碎,这手法没有千年功力是做不到的,下手的人一定是七位考官之一。

” 谢道之试探道。

阴元华惊讶的表情还真不是装出来的,他在心里把阴惠君骂了个狗血淋头,特么要做就干净一点,怕别人不怀疑他是怎的? “竟有此事!”他惊道。

若不是他真不知情,就是他太有表演天赋了。

阴元华沉吟了一番,说道:“如今若是大张旗鼓地找凶手也不合适,不如对外就说是被蜘蛛害死的,这样也能让真凶放松警惕。

” “在我看来,无非就是玉书和淮清真人中的一个,令妹想来也不在你的怀疑范围之内。

” “元华真人,为何您没有提到华楚真人?她不过是失踪,完全有可能躲在暗处害人。

”谢道之眼睛一亮,问道。

“莫非,您早已知道了她的下落,知道她已经绝对不可能出手害人了?” “呵呵呵,您可真会开玩笑,这样的事情我怎能没想到,只不过顾念从前的情分,不想给她抹上污名罢了。

” “永安真人,我建议您也不要胡乱猜测了,这是完全没有根据的事情,如今华楚真人不在这里,你就要将罪名套到她头上去吗?” 元华一边说着,一边心里在滴血,这个谢道之,原本他就想把这一切往华楚真人身上推,现在被他话赶话的,还得帮华楚子澄清。

真特么的,现在的年轻人,只会动嘴皮子。

璎珞有点疑惑地看着箭弩拔张的两个人。

她是不是闻到了火药味? 但是他们二人客客气气的,谁都没给谁脸色看,语气还格外地温和,谦逊,她是不是误会这两个人了? “既然如此,那我也不便多言了,只怕您现在急于去和慧灵真人一起安排后续的防御工作吧,璎珞留在这里好了,她和夏阳子也相识许久,想必十分伤怀。

” 谢道之温言道,半点没有不安。

“没多久就要准备出发了,璎珞,你还是回去再休息一会吧,无谓为了旁人影响自己的心情。

” 元华针锋相对。

“想必您一定很忙,就算要休息,璎珞也可以在这里休息,兰儿会照顾她的,您不用担心。

” “等一下!”璎珞突然喊道。

“你们两个是不是在为了我吵架?” 她一脸迷茫,看看谢道之,又看看阴元华。

“哪有!” “怎么可能!” 两人几乎是异口同声。

“我只是关心你,仅此而已。

”元华柔声道。

“那我还是留在这里吧,我还有话想要问兰儿姐姐。

” 璎珞小心翼翼地说道,生怕他不高兴。

这也算是变相地选择了谢道之,元华心里很是难受,不过他很快被她那小媳妇一般的可怜相给逗笑了。

“好,我自然是由着你的,那你别太累了。

”他含情脉脉道。

他不再犹豫,潇洒地转身离去。

善恶(五) 璎珞怔怔地看着夏阳子,慢慢地落下泪来。

“想哭就哭吧,我知道你一个人闷得慌。

” 谢道之盖住了他,扶着她到隔壁兰儿的屋子里坐下。

他们之间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

似乎很熟悉,又似乎很陌生。

但是这样两个人好好地坐着说话,似乎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而他也变得不一样了。

“不是淮清真人。

”谢道之突然说。

“为什么?”她睁大了眼睛,脸上犹有泪珠。

“我不能告诉你为什么,因为你藏不住事,你知道了,阴元华也肯定知道了。

” 他冷冷道。

“不管任何情况下,你都可以相信淮清真人,就和相信我一样。

” 璎珞答应了一声才反应过来,嗔道:“谁相信你了!” 臭流氓! 眼见她对阴元华的依恋和维护,他气得胸口都发闷,但是她这闹脾气的可爱样子却也令他忍不住弯了弯嘴角。

“我知道我说什么你也不会信,但是一定要小心阴元华和阴惠君,他们一定会想方设法把我们二人分开,好对你下手。

” “我不知道他们的目的,但是我认为一定和你的梦境有关。

” “我们经历的这一切,都是他们设计的。

” “他们……” “你别说了。

” 璎珞突然打断了他的话。

“元华对我真的很好,他对我没有半点逾规,从来都是以我的意见为意见,为我考虑一切……” “见到娘亲给你的若木叶之后,我确实怀疑过他,但是即便是我有心为他制造机会,他也从没有动过我分毫。

” “两个人之间,最重要的是尊重,而你根本就不尊重我!” 她越说越来气。

而谢道之也被她的歪理给气笑了。

“来来来,你再说一遍,两个人之间,最重要的是什么?” 他美目流盼,粉色的印记微微发亮,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深情凝视着她,幽黑的眸子无比深邃,似有引力般吸引着她的目光。

“自然是互相尊重……”她嘴硬道。

“哦?我倒觉得,两个相爱的人之间,最重要的难道不应该是互相爱慕么?” 他的脸越来越近,璎珞只觉得自己呼吸急促了起来,有些不知所措地躲开,只是她身后就是墙壁,再躲也不过是徒劳。

“你耍赖。

” “你有本事别逃。

” “你耍流氓。

” “我可什么都没做,碰都没碰到你。

” 这两个人又在闹什么?过家家吗?门外偷听的谢道兰简直控制不住自己的洪荒之力,想要进去把那两个人的头按到一起,叫你们不快点亲嘴。

突然只听见“砰!”得一声,谢道兰忙冲了进去,只见谢道之倒在地上,璎珞倒是好好的,只是脸上红红的。

她又好气又好笑,阿兄定然是被璎珞一脚踹开的。

“我先走了……”璎珞掩面而逃。

穿过甬道,转过墙角她就发现了背对着墙壁靠着的元华,他的侧脸非常好看,黯然的神色竟让她心中无端端地生出了愧疚。

他刚才根本就没有走…… 她说的话,他都听见了吗? 她突然一阵心慌,掩饰地笑道:“您在等我吗?” 元华抬头看着她的眼睛,他墨色的眸子中是不容置疑的深情,甚至还有忧伤。

他慢慢地伸出手来,轻轻地抚弄她的长发,一下一下地为她将乱发拢到耳后。

她只觉得他的手指柔软,温暖,令她十分心安。

再稳重的人也有热情迸发的时候,元华拉住了她的手,轻轻一扯就将她拢到了自己怀里。

他的动作太温柔了,似乎她是个易碎的瓷娃娃一般,又似她真的是个孩子,需要他全心全意的爱护。

也许是这一刻,她才终于明白了,元华持重守礼的表象之下,是他压抑着的对自己的热情。

不是长辈对晚辈的关心,而是男人对女人的渴望。

她难道不应该甩开他的手,转身就走么。

奇怪的是她一点都没有觉得反感,或是厌恶,甚至是失望。

有一种终于得到了真相,虽然明知道理应如此,但是终于能够确定的那种释然。

难道真的像夏阳子过去说的那样,自己不过是一边说着清清白白,一边又在心里暗暗地憧憬他的爱? 元华这算是表白么? 她微微地低下了头,不敢去看他。

她眼中一下子迷茫,一下子又是惶然,令人无比爱怜。

每一个人眼中的天荒地老,在星河之中不过是闪耀的一瞬间罢了。

“我已同你爹爹说过了,想要娶你。

” “你爹爹并不反对。

” 元华柔声道。

“不过还要看你自己的心意,我不会勉强你的。

” “这太突然了。

” 惊呆了的璎珞总算找回了自己的舌头。

“我,没心情想这些。

” “而且,我还没成年呢……” 她弱弱地说道。

元华忍不住微笑。

“不是不喜欢我,只是因为你年纪太小,是么?” 他在她耳边轻轻地说道,似是在挑逗她。

“我知道的,你心里有我。

” 耳垂热热的,璎珞觉得自己似乎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元华的唇已然落在了她的耳边,印在了她的小酒窝之上。

她的心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身体都软了下来。

一个激灵,她想起了华楚子说的那些话。

“你别这样。

”她猛地推开了他。

元华微微地喘着气,脸上犹有浅浅的绯色。

他不该这样急的。

可是他实在是忍不住了。

她就如同一朵柔弱的花,盛开在他身边。

若是他再不下手,只怕那个谢道之又会将她的心夺了过去。

窥到了她脸上一抹歉然,他做出一副无比黯然的样子来,默默地放开了她,颤抖着转身,似乎在哭泣。

璎珞果然上当,她跟上来抱住他的胳膊,向他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推开你,只是,只是这一切太突然……” 元华倏然转身,抓住了她的一双柔若无骨的手腕,将她按在了墙上,就在她惊惶的时候,他靠了上来,柔声道:“璎珞,别怕。

” “我们终究是会在一起的。

”他说。

这话似乎谁也曾说过,她一阵失神。

他的吻已经落了下来,极尽温柔,却又不容拒绝。

她的舌头好甜,果然和他想的一样美味。

她的心里,他的面目越来越清晰,努力教自己法术的他,一本正经陪自己吃饭的他,他永远都温柔耐心,在她危险的时候甚至不顾自己的安危来救她。

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喜欢他,也许这是她期待的结果,也许不是,但是这不重要。

恍惚中,她有些分不清,他到底是元华,还是谢道之? 锦鲤(一) 许是因为慧灵真人说了这里的空洞是最后一个休憩之所的关系,大家都兴奋了起来,辛苦了那么多天,胜利的曙光就在眼前了。

出发的时候,所有人脸上都带着踌躇满志的笑容。

璎珞却惊讶地发现仪宁子不再黏在谢道之身后,而是和自己的父亲玉书真人在一起窃窃私语。

“她总算是明白了有些事是不可为的了吗?” 她迟疑道。

“璎珞,仪宁从前不是这样的,我有时候甚至觉得,她会不会是被裴永贞给控制了。

” 陆西西说出了这句话就觉得还真的很有道理,也许这是她心中一直存在的疑惑,只是没有机会验证罢了。

也是,遥想当年初遇她的时候,她如凌波仙子,又如月中青女素娥般冰冷绝美,礼仪周全,行事面面俱到。

何曾想到她后来会这般不顾仪态,即便谢道之几番拒绝,仍是死皮赖脸一般地缠着他。

-2019河南省地方专项计划欢迎你!

本文来源:http://www.aiyayasp.com
本文作者:DC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