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8长条七星彩cmo
808长条七星彩cmo 刘长生当场口水没能忍住。

别看早上刘长生他们吃了一顿满满的大肉餐。

这可是刘长生他们小半年来头一次,还是因为辉子在吉水发了笔外财。

平时的时候,三个人能一顿吃二两肉,都要谢天谢地了。

刘长生把三个馒头,和秋葵都吃掉,红烧肉却只吃了三块。

一直纠结要不要再吃一块,这肉太好吃了,想了很久后还是忍住了。

他准备带回去,让东方和辉子都尝尝。

说起来今天还真是奢华的一天。

可惜都赶在一天了,要不是天气太热刘长生绝对要把这盒红烧肉吃上一个星期。

而且规定每顿只准许吃一块,谁都不准多吃。

刘长生吃饱喝足后,把碗筷清洗完,准备离开。

出门之前,站在窗户面前观察很久,确定没人后,才悄没声息的离开。

要是被学校的人看到他从胡娇的房间出来,估计就是长一万张嘴也说不清楚。

刘长生出学校门后一直向离学校不到一里路远的水库而去。

到水库之时,有一人在水库垂钓。

他戴着一顶硕大的草帽半遮住脸,靠在树荫处,好像睡着了。

他旁边放着一个葫芦,和一个金色竹鱼篓。

刘长生看了一眼水面,现在时间近六点了。

太阳有些西下之意,阳光也没有白天这么晃眼。

照在水面上,水波晃动之时五光十色,煞是好看。

水库是半人工,本来就有地下水脉流入,后来被人工挖大。

本来是用来发电,可惜这水库老是有妖兽随地下水脉侵入,而且时常有等级超过八级的妖兽。

后来政府不得不在水库四周布置阵法,封住整个水库。

平时的时候,偶尔有人会有人到水库这边野营烧烤之类的。

毕竟水库这边环境真的很好,闲暇之时来这里偶尔还可以看到白鹭栖息在水库的树上。

可是要是说钓鱼的,却只有一个。

就是现在半躺着的人。

镇上的人都知道有这么个钓鱼人,说要在水库中钓龙。

刚开始的时候,镇上的人都很感兴趣。

毕竟能在水库之中垂钓之人,一看就不是凡人。

他钓鱼的时候,时常有人来围观,大家就当是个休闲活动了。

可惜他在此处垂钓三个多月,不要说钓龙,就连鱼也没钓上一条。

最近一个月天气又特别热,再也没有人吃饱饭没事来看他钓鱼了。

刘长生一屁股坐在他身边也不说话,拿起钓鱼人边上的葫芦喝了口水后,也学着钓鱼人一样半躺着靠树,半眯着看着水库上的鱼漂。

半个小时过去,鱼漂没有一点动静,好像因为天气太热了,鱼儿也没有胃口觅食。

刘长生无聊的打了个哈欠,此时鱼漂开始微微动了一下,靠在树荫戴着草帽之人一下坐起,眼神发亮,手稳稳的抓住鱼竿。

鱼漂稍微动一下后,就一点动静也没有了,仿佛刚才微微晃动都是幻觉。

这样又过去十分钟,鱼漂再也没动过。

可是握住鱼竿的手一直没有离开,而且钓鱼之人眼神越来越亮。

鱼漂一下下沉,钓鱼人迅速收杆。

一条巴掌大纯金色的鲤鱼在空中不停挣扎,阳光之下金光闪闪。

挣扎的鲤鱼在空中迅速发生变化,它的须肉眼可见增长,身体也开始变得细长,头上长出一对犄角,腹下也有四支脚伸出。

这是要鲤鱼化龙?虽然这条龙的形态迷你的可笑,可是看这长相确实实打实的龙形。

鲤鱼化龙后挣扎越来越厉害,好像要挣脱而去。

钓鱼人死命把住鱼竿,大声喊道。

“刘长生你小子还不帮忙,你的事情我就不管了。

” 刘长生从震惊中清醒,赶忙一步向前,咬破自己的食指,拿出一块巴掌大的青铜镜子。

在镜子上面写上一个小小的镇字。

字成后一束阳光直射镜面之上,刘长生对着金色迷你小龙照去。

本来挣扎厉害的小龙像是被定住,在空中保持一个张牙舞爪的造型一动不动。

钓鱼人拼尽全力一个提竿,把迷你小龙死死的抓在手上,然后迅速放进早就准备好的金色竹编鱼篓,一张符纸贴在上面。

做完一切后,钓鱼人一屁股坐在地上,头上草帽掉落,一颗闪亮的小光头露出,十二个戒疤异常显眼。

他不停的粗声喘气,胸口起伏巨大。

刘长生则一直死死盯着鱼篓,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

这个破水库,真的有龙? “让我在看一眼呗,虽然是条小龙,好歹是条龙。

” 刘长生凑到小和尚身边,眼睛直往他怀里盯。

“不行,降龙符就一张,撕下来,祂就跑了。

” 和尚抱着鱼篓一脸警惕的盯着刘长生。

刘长生一脸遗憾,刚才动作太快了,实在是没看清楚。

这是刘长生人生第二次看见龙,第一次的时候是萍水河上。

那次龙隐于云中,只能看到一个大概的轮廓。

这次好不容易有机会近距离一睹真颜之时,没想到小和尚还不让。

“算了,不看就不看,别抱的跟个娃似的,没人跟你抢。

” 刘长生离开点距离,嫌弃道。

小和尚听到刘长生的话,开心的点头,不过手里还是抱的死死的,这可是他的得道之物。

小和尚双手合十,很认真的向刘长生行礼。

“谢谢长生哥,师傅说的对,你就是我的福星。

” 刘长生戏虐道。

“这会叫我长生哥了?刚才谁大声喊长生你小子的?” “道济啊,你说就你这样的。

你们灵隐寺是瞎了哪只眼,给你取个如此牛气的法号。

也不怕你们祖师从棺材板里爬出来,敲烂你的头。

” 小和尚道济得意道。

“师傅说了,祖师法号是祖师留给我的。

我被抱到灵隐寺那天。

罗汉堂内降龙尊者像塌了。

师傅说了,佛像塌的原因是因为那里以后要建我的尊者像。

” 刘长生一脸无语,堂堂灵隐寺,中土十大寺庙之一,原来是如此任性的地方。

“你师傅也是心大,他确定不是神像保存不好塌的?” 小和尚道济想到罗汉堂以前破破烂烂的样子,还真有些不确定。

顿时有点手足无措,一脸哭相道。

“长生哥,真是这样吗?那,那,我回去让师傅给我改个法号怎么样?” 刘长生接着戏弄他。

“你想过改啥法号吗?” 小和尚道济瘪住嘴,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师傅说了,我要是不叫道济,就只能叫戒色了。

长生哥,我不想叫戒色。

” 刘长生终于憋不住。

“哈哈哈......” 小和尚道济急了。

“长生哥,你还笑?” 刘长生憋住笑,可是脸上笑意怎么也掩饰不住。

女人多了烦,烦的是谁? 刘长生摸着小和尚道济的头,小和尚道济有些不习惯,头偏一下,可是刘长生手很快,一下摸住,小和尚道济没能躲开。

刘长生还恶趣味的乘机蹭蹭,手感还真不错。

“走吧,先带你去洗个澡,瞧你身上这味。

也不知道你一到晚上都在哪窝着,吃住拉撒都是哪解决的。

那时让你住家里,你死活不乐意,说怕龙跑了。

这次龙抓住了,等下洗完澡后,再去家里吃饭去。

正好有盒红烧肉,再回去炒两蔬菜。

也顺便带你去家里看看那边的情况。

” 小和尚道济听到吃红烧肉,嘴都咧到耳朵后根。

刘长生嫌弃的拍了一下他的大光头道。

“也不知你这小和尚都念的哪门子经。

听到吃肉,脑门都变得蹭亮不少。

” 刘长生看他的样子,就知道刚才的玩笑有些开过了,安慰道。

“好了,刚才长生哥是跟你开玩笑的。

你师傅又不傻,哪能随便给你起法号。

” 小和尚道济支支吾吾的小声道。

“可是长生哥,你说的对啊。

我很小的时候,罗汉堂确实破破烂烂的。

我仔细看过,伏虎罗汉也全身都是裂纹,后来没过多久后也倒塌了。

对了还有主殿里面弥勒佛像也倒了,和伏虎罗汉一起塌的。

长生哥,你说师傅是不是真的骗我。

可是我这个法号用了好多年了,有些舍不得。

还有,我是真不想叫戒色。

这法号也太那个啥了。

” 刘长生直指小和尚道济怀里。

“这里面是啥?” 小和尚道济楞道。

“鱼龙篓啊,不对,是金龙。

长生哥,你的意思是?” 刘长生认真道。

“道济,龙你都有了,现在只缺你努努力,在混个阿罗汉,你这称号就名正言顺了。

你师傅对你期望很高,为了你这条龙。

你自己也知道你师傅付出多少的。

以后的路,你就要自己走了。

走高点,走到罗汉堂之上,知道吗!” 小和尚道济很用力的点头。

“长生哥,我知道了。

从今天开始我就叫道济,不再是小和尚道济。

” 刘长生摸着道济的头,轻声道。

道济用力点头答道。

刘长生拍着道济肩膀,发现这小子还真挺高。

“走吧,道济你今年多大啊。

看上去都快比你长生哥都高。

” 道济抱着鱼篓,眼睛一直盯往里看,边走边看。

听道刘长生的问话,答道。

“长生哥我今年十五岁。

师傅一直说我是光长个子,不长智慧。

” 于是刘长生理所当然的点点头道。

“你师傅说的对。

” 刘长生带着道济到澡堂子里面洗澡。

道济看到刚进澡堂子一脸黑漆漆,只能看到眼睛和牙齿的矿工充满好奇。

大部分矿工也对这粉嘟嘟的和尚好奇。

和尚来澡堂子洗澡也是头一次。

很多矿工都打趣道济几句,不过看到刘长生也在没有开荤段子的玩笑话。

道济也很高兴的回答他们的打趣,而且每次回答都一本正经,惹得澡堂子里笑声不断。

道济和刘长生一起在里面换衣服的时候,有个乌漆麻黑的矿工从他们身边走过。

道济一直盯着那人,目不转睛。

刘长生发现后,小声问道。

“道济,有什么不对劲吗?” 道济贴着刘长生耳朵道。

“长生哥,这个人估计活不过四十九天。

” 刘长生仔细看他,一脸乌漆麻黑,除了符合印堂发黑这点也没发现有什么特别。

刘长生前世也是医学院毕业,对于自己的判断还是有点把握的。

刘长生对着道济有些奇怪道。

“你每时每刻都在测算别人的命运吗?” 道济摇头。

“没有人可以不停的推测别人的命运。

而且据师傅说,其实我们算的并不是命运而是因果。

师傅说命运就像是一条直线,因果则是直线上面的截点。

我们接触到一件与自己测算有关系的事情或事物的时候。

自然就能在脑海里面出现一个关于这件事情的因果点,而这个因果点会反应在命运直线之上。

我们通过一个个因果点,去揣测命运直线的走向。

一般来说,因果点落在命运直线的位置会靠近测算事情的附近。

我们可以通过因果点反应的信息相对准确的看清楚事情的本身。

” 刘长生沉默不语,一直在消化道济的话。

“你的意思是说这个人的死和我们的事情有关是吧?” 道济一脸歉意道。

“对的,因为道济能力有限,前段时间一直在测算金龙出现地点和时间的规律。

所以只是在三个月前,测算过一次那件事情。

按当时的我测算来看,这件事情结局虽然不算完美,可是也不至于牵扯太大。

但是我刚才看到走过去的那个人,忽然一个因果点落下。

这个因果点显示的事情和原来我的推测相差很远。

这个人偷走了巨菱花尸体上的一缕头发,而且他身上明显有诅咒气息。

长生哥,对不起,都是因为我自己的事情,让这件事情变得棘手了。

” 刘长生摆摆手,示意不怪他,接着问道。

“能算到这件事情和谁有关吗?” 道济摇头道。

“不能,每个因果点都会出现无数条因果线。

凭我的能力还没办法理清这么多因果线的头绪。

不过这件事情,我刚才仔细梳理了一下,因该和你刘家有关系。

” 和刘家有关,刘长生第一个想到就是洛邑李家。

不过立马摇头,他们既然已经站在明处出手了,就不因该会有这么多小动作。

诅咒之术,这是个禁忌,洛邑李家就算有人会,也没胆子这样明目张胆的使出。

不是洛邑李家的话,又是老爷子剩下的六个老婆的哪位? 怪不得老爷子老是对自己说,老婆多了烦,当时自己还说他矫情。

现在好像有些明白老爷子为什么说烦的时候都是对着自己说的。

感情老爷子说烦,是我这做孙子的有的烦。

苍天不长眼啊,听说父债子还的,没听过爷债孙还的。

还尽是些感情债。

刘长生到洗浴区,边洗白白,边观察道济说的那人。

等到那人用水冲干净脸上煤灰的时候,终于看清楚道济说的那个人是谁。

竟然是李婶家的老二,没想到欧阳家也搅进这趟浑水。

李婶当年是陪二奶奶嫁到刘家来的。

二奶奶也是除了刘长生亲奶奶,另一个在刘家去世的奶奶。

这位二奶奶听老爷子说去世的比自己亲奶奶还早,所以她理所当然的葬在刘家祖坟里。

刘长生看自家老头每次去祭拜的时候,也会祭拜这位二妈。

从此处细节就知道老头和这位二奶奶还是有感情的。

不像是那些三到九奶奶,他亲自发话,死后都不得埋进刘家祖坟。

就算是二奶奶去世后,李婶跟刘家关系依然很好。

以前老爷子在的时候,她每天都要先来刘家把饭菜做好,才回家去给自己家做饭。

老爷子去世后,她也经常来给长生和老头子做饭。

就昨天下午的时候,刘长生才让她把阿胶片给辉子做好。

也不知道李婶知不知道这事,她家老头欧阳立春知不知道这事? 而且看娇娇姐给自己留的纸条上面的内容,估计书院和青原寺来的人也就是李婶的女儿欧阳兰兰和她丈夫赵毅。

不然别人来了,也找不到胡家的门路。

而且刘长生可以肯定去找胡家老三的是观音庙的天一和尚。

平矿就这么大,人和人之间,放个屁都能闻到对方的味道。

书院和青原寺是来查铁路上的事情的,属于吉水站的委托。

这事刘长生已经听辉子说过,他们因该不至于事先就牵扯到这件事中。

不知为何,想到顺水推舟之人,刘长生脑海里立马出现欧阳立春那张老脸。

这个人能忍,会装孙子,风吹两边倒,而且手段一直很高明。

跟刘家扯上关系的人,现在还在领导位置上面的只有他一个人。

虽然位置坐的战战兢兢的,可是却一直屹立不倒。

刘长生没有惊动李婶家的老二,洗完澡后就拉着道济往家赶。

红烧肉在前,六亲都不认 刘家是一栋三层小楼,有个小院子。

自从巨菱花入刘家大门后。

第三层楼最靠里间的房间,房间门被封起来,外面符咒挂的满满当当的。

一副简单的棺材被摆在房间中间,按客家人的习俗,未过花甲而身亡的称“短命”,只能用几块木板钉成棺材状,称“火板子”。

棺材四周密密麻麻的刻着阵纹,黑暗中阵纹忽明忽暗,棺材板微微颤动,老是感觉里面有东西不安生。

对门房间里面,田德温了一壶酒,桌上也摆上了好几样菜。

房间里面有稍微布置,鸳鸯戏水的红色床上四件套。

房间里没有开灯,而是点了红烛。

桌上放两个酒杯,田德倒上两杯酒,喝一杯和对面的杯子碰一下。

边喝着,嘴里边说着话。

有些时候说的高兴在笑,有时候说的难过在哭。

要是有外人见到,还以为他疯了。

他对面之处空无一物,他本人也没有特殊能见到灵魂的能力。

可是他笑的哭的方向,却总是能正对巨菱花。

不管是否阴阳两隔,只要你在我身边,我都能感觉到你的存在。

楼下刘长生自己炒了两蔬菜,把红烧肉热上,一切弄好,时间也快到八点。

辉子,东方,李庄还有道济,特别是道济闻到肉香,他头伸得很长,眼睛一直往厨房里瞄。

辉子打趣道。

“道济啊,你吃肉算是破戒吗?” 道济不好意思的点点头,老实答道。

“算。

不过师傅说了,我身子骨太弱。

偷偷吃点也没关系的,而且师傅说了,以前我们修小乘的是能吃肉的。

只是后来规矩被以前的皇帝改了,变成不能吃肉。

师傅说,能不能修佛,跟吃不吃肉没有直接关系。

只要不贪这口,就行了。

” 辉子接着逗他。

“你这哈喇子都流下来了,这叫不贪这口?” 道济摸着自己的光头,傻笑道。

“呵呵,我这修行不是还没成吗?再说,能吃一顿大肉的机会也不多,想贪都贪不了。

” 辉子看他这憨样,闻到厨房里面红烧肉的香味,自己的肚子也咕咕作响。

一直默默看着两人的东方,一下笑开,声音异常洪亮,李庄在东方笑开后,也抿着嘴笑得跟个小狐狸似的。

刘长生从厨房端着菜,走出来,李庄和东方一起站起接过去。

刘长生看到每个人都洋溢着笑脸,开心异常,问道。

“聊啥了,聊的这么开心?” 东方三人,憋住笑不说话。

道济眼睛一直瞄向桌子上的肉,老老实实吞了口,异常诚实的说道。

“长生哥,我们正聊吃肉的事情。

” 刘长生笑着看着流一嘴哈喇子的道济,招呼道。

“那行,等下你多吃几块,别客气。

今天你辉子哥李庄哥和东方哥早上的时候,肉没少吃。

等下你不要跟他们客气,能抢就抢,抢不到可是你自己没本事。

” -808长条七星彩cmo欢迎你!

本文来源:http://www.aiyayasp.com
本文作者:DC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