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代理打负盈利
自己代理打负盈利 “哎。” “老祖宗饶命,老祖宗饶命。”沈安恐惧无比,跪在地上,头重重磕在地面上,一下接着一下。 从他的额头上流淌出来。 “饶你?”沈常天平静望着沈安。 沈开荣心中惊惧。 他很清楚爷爷的性格,如果大发雷霆证明沈安还有救,愈是平静,愈说明沈常天心中已怒到极点。 “还请老祖宗开恩。”沈开荣连忙哀求道:“孙儿就这个一个儿子,请老祖宗饶过他一命。” 沈安心中冰冷,拼了命磕头:“老祖宗饶命,老祖宗饶命。” 他第一次见到父亲这种姿态。 “开荣,你记得你奶奶怎么死的吗?”身穿蓝袍的沈常天望着沈安,说出这一句话。 顿时,沈开荣心中冰冷到极点。 他的奶奶。 也就是沈常天的妻子....是被妖王杀死的。 “安儿,下辈子啊,别这么蠢了。”沈常天低着头,喃喃自语,旋即,一道无形的气流窜出。 无形气流太快了,快到沈开荣都来不及反应,一瞬间就洞穿了沈安的头颅,鲜血缓缓流逝 沈安瞪大了眼睛,渐渐失神,重重倒在了地面上。 至死。 他都不敢相信,老祖宗真会杀死自己。 “安儿。”沈开荣看着倒地的儿子,眸子中流露出痛苦之色。 这是他唯一的儿子。 对自己的爷爷,他连一丝恨意都提不起。 沈常天重新躺回了躺椅上。 “开荣,你记得我定下的族训吗?”沈常天望着自己的孙儿,淡漠道。 “记得。”沈开荣强忍悲痛,低沉道:“不叛人族,不叛宗门,不叛沈氏,有违此训子孙,杀之!” “你执掌家族三十年。”沈常天淡漠道:“我看,家族年轻一代,似乎都已经忘记我留下的族训了。” “开荣有错,请老祖宗责罚。”沈开荣眼睛微红,低沉道。 “你回家族驻地吧,闭门思过十年,顺便,趁着年轻再生个儿子延续血脉,往后,家族大小事务,交给开念去管。”沈常天淡漠道。 “孙儿明白。”沈开荣恭敬行礼,深深看了眼自己儿子的尸体,忍着悲痛,缓缓退出了宫殿。 旋即一飞冲天,迅速离去。 “安原,此事你觉得我做错了吗?”沈常天自嘲道。 “弟子不敢。”安原宗主恭敬道。 “沈安罪不至死。”沈常天轻轻摇头:“但是,巡天盟已经查出蛛丝马迹,虽然这等事情,不至于上禀最高层,但是让我担心的是云洪啊。” 安原宗主眸子中闪过一丝疑惑。 “你以为我白天说的话是假的吗?”沈常天轻声感叹:“他,确实称得上一声少年天骄....我有预感,他会是第二个东方武。” “第二个东方武?”安原宗主眸子微微一缩。 东方武。 极道门门主,亦是如今公认的下一任中域人族领袖,他十几岁时没那么耀眼,但是,从二十多岁开始,就绽放出了无比可怕的光芒,不足四十岁便踏入真仙境,此后不到十年,便成为了巡天殿殿主。 到今日。 东方武修炼百余年,便要成为人族又一神话人物。 宁江关口之战、东幽宗之战、天南关之战、玄阳宗之战,他展露的滔天战力,早已震撼整个天下。 “东方武是霸道,唯我独尊的霸道,和敌人对战时,从来都是堂堂正正去扫灭对手。”沈常天感慨道:“而云洪,给我的感觉,就是一种锋利,一种独属于少年的孤傲和锋利,要斩破前行路上的一切阻碍,同阶之中,他自信自身无敌,这是他的经历造就的。” 安原宗主恍惚。 他没想到,沈常天对云洪的评价竟然会如此之高,说到底,云洪还只是个小辈,虽说有潜力,但未来能走到哪一步,谁又说的定? 历史上陨落的天才并不少。 “云洪这样的人,少年得志,一旦起势,将来若是执掌极道门,甚至....执掌巡天盟,说不定会比东方武还来得霸道。”沈常天低沉道:“沈安冲动之下就敢勾结妖族,以他天资,将来若是踏入上仙境,指不定会给我北辰宗惹来多大的祸端。” 安原宗主心中一惊,他根本没想那么深。 他也明白沈常天白天时为何会突然出现,沈安之事,能瞒一时,但肯定留在巡天盟留档,未必能瞒一世。 为将来之计,沈常天才不惜舍去些面子,主动示好。 “太上英明。”安原宗主恭敬道。 “谈不上什么英明。”沈常天平静道:“事已至此,重点培养叶澜,尽可能让她达到上仙境,保证我北辰宗和云洪的联系不断绝。” “是。”安原宗主连道。 安原宗主似乎想起了什么,低沉道:“太上,叶澜尚未经历北辰秘地,若她觉醒北焰神体怎么办?” 虽然安原宗主觉得叶澜觉醒的可能性很小,但还是想提醒沈常天,早做打算。 “不觉醒时,叶澜是我北辰宗弟子,觉醒了,难道就不是了吗?”沈常天淡淡道:“若她能觉醒北焰神体且踏入上仙境,那么,她便是我北辰宗下一任宗主,到那时,只要云洪崛起,可保我北辰宗道统五百年。” 安原宗主瞳孔微微一缩。 “把明天的订亲宴,弄得风光一点。”沈常天闭上了眼,轻叹道:“下去吧。” “是。”安原宗主恭敬道,旋即缓缓退出了宫殿。 殿内只剩下沈常天一人。 “叶清,就因为当年那件事,你就这么担心我吗?就这么不相信我这个太上长老吗?” 沈常天轻声叹息,喃喃自语:“罢了,你若真能在北辰秘地中突破踏入真仙境,这太上长老的位置,便由你来坐,宗门,便交给你来守护。” “到那时,我再走一遭南域,报仇也好,寻旧也罢。” “我只想,痛痛快快,去为自己活上一次。” 沈常天的脑海中,又回想起了百年前的岁月,想起了早已逝去的妻子音容笑貌:“南域....忘不掉啊!” 沈常天闭上了眼,宛若睡着了一般。 第二日。 北辰宗为叶澜和云洪举行了无比盛大的订亲宴,并迅速宣告各方势力。 沈安的死亡,在北辰宗高层的淡化下,没有引起丝毫波澜。 作为极道门年轻一代的领军人物,他和叶澜的订亲,极大程度也代表着整个极道门的态度。 说明。 极道门和北辰宗的关系在迅速靠拢,九州大地上的许多顶尖势力,都由此认定,北辰宗是在借此向东方武表达臣服之意,为未来铺路。 洪元瑶和罗筱两位上仙,带着吴何、陆言昌等八位弟子回极道门。 云洪,则暂时留在了北辰宗。 得到《风逍剑典》之后,以他如今的剑术层次,没谁能过多指点,剩下的主要是自己悟剑修炼。 他才萌生陪伴叶澜一段时间的想法,洪元瑶上仙自无不可,她对云洪极为放心。 北辰宗的安原宗主,同样表示欢迎,并专门在天青峰旁开辟出一座宫殿,作为云洪的临时居所。 自此。 云洪开始了在北辰宗上的平静生活,每天除了自己潜心悟剑,便是指点叶澜练剑。 以他如今的剑术造诣,且见识了《风逍剑典》中的诸多强大剑术,指点仅入微层次的叶澜,足够了。 “剑仙云洪”正式结束。 ,云洪刚刚踏上修仙路,整体上,主要还是铺垫,和天下间一些强大修士比起来,还是显得弱小。 飞羽王 天人合一 时光如水,转眼便过去了两月有余。 北辰宗,澜云峰上, 北辰宗和极道门不同,有三大主脉,但每位上仙都可开辟一峰。 澜云峰,是北辰宗征求云洪意见过,专为他所居住山峰重新命名的山峰,亦是北辰宗为未来叶澜成上仙后选定的山峰。 山峰新辟,建筑并不多,已到盛夏时节,山峰内树林繁多,加上大量仆从打理,别有一番美丽。 “没想到,这次能轮到我们上澜云峰送东西。”三名紫衣女子正走到山道上,正领着数十名搬着大量货物的仆从。 澜云峰虽是新开辟,可之前便居住着不少弟子和仆从,自然需要经常送粮食到山峰上。 一般都是由宗门正式弟子负责押运。 “你们说,我们能见过云洪上仙吗?”最为瘦弱的紫衣女子边走,边转头道:“云洪上仙,真有传说中那么帅吗?” “哎呦呦,我们的王师妹,还好奇这个。”旁边的两名紫衣女子调笑道。 王姓紫衣女子脸色羞红。 “说正经的,真是羡慕叶师姐能嫁给云洪上仙。”年长紫衣女子感慨道:“云洪上仙实力强大,待叶师姐友好,云洪上仙呆在澜云峰的这两个月,据说几乎是日日指点叶师姐修炼剑法。” “云洪上仙,恐怕很希望叶师姐能成上仙吧。”王姓紫衣女子眸子有着羡慕;“若都能成上仙,当真是一对神仙眷侣。” 另一位高个女子忍不住道:“人和人,真是不能比,叶师姐的命,未免太好了些。” 王姓紫衣女子和年长紫衣女子对视一眼。 并不接这话茬。 叶澜,实力并不算强,天赋也不甚好,但出自仙人家族,乃是上仙嫡孙,如今又和一位名满天下的绝世天才订亲。 说不惹人嫉恨。 怎么可能? 只不过,谁敢公然这样说? 高个紫衣女子见两位同伴沉默。 瞬间就反应过来,她连忙转移话题:“听之前澜云峰的弟子说,云洪上仙每日除了指点叶师姐练剑,就是整日坐在山崖上,无论刮风下雨,皆是如此,连宫殿都不住。” “这是仙人的修炼方式吗?”王姓紫衣女子好奇道:“但是,宗门的其他仙人,好像并没有这样的。” “所以,云洪上仙,只有一个。”年长紫衣女子笑道:“一个月前,赵沧上仙回宗,曾拜访过云洪上仙,两人还曾比试。” “什么,还有这等事?”王姓紫衣女子眸子中流露出惊讶之色。 高个女子同样震惊道:“赵沧上仙和云洪上仙比试?” 赵沧,乃是北辰宗真正的天才人物,二十岁踏入上仙境,如今成上仙已有二十年,在天下间也闯出了赫赫威名。 论实力,赵沧可比之前的公孙仁强多了。 北辰宗上下公认的,若不出意外,赵沧便是宗门下一任宗主,将来甚至有望踏入真仙境。 “是很隐秘的比试,也只是单纯的试剑,毕竟赵沧上仙修炼的也是剑法。”年长紫衣女子笑道:“我也是听师尊偶尔谈起。” 年长紫衣女子的师尊,乃是一位上仙。 “柳师姐,你快说说,赵沧上仙赢了吗?”王姓紫衣女子眼神中满是好奇,高个女子也很是期待。 在他们想来,云洪上仙虽厉害可修炼时间终究短暂,赵沧上仙修炼数十年,天赋亦是不凡,赢下应该不难。 “赢不了。”年长紫衣女子感慨道:“赵沧上仙回来后,只说了一句,‘输不了、赢不了’。” 听着的两人对视,眸子中震惊无比。 输不了? 赢不了? 这岂不是说,云洪上仙和赵沧上仙的剑术造诣,不相上下? “到了。”年长紫衣女子忽然指着远处的一处楼阁,笑道:“两位师妹,你们指挥人把东西交接好,我去见叶师姐,递上宗门令。” 三人旋即分开,年长紫衣女子朝着山峰高处的楼阁走去。 宫殿旁的演武场上。 一袭白衣的叶澜听完年长紫衣女子的汇报,不由微微一笑:“劳烦叶师妹了,请回禀宗主,三日之后,我自会前往主峰汇合。” “师姐既已知晓,师妹便告退。”年长紫衣女子恭敬道,旋即离去。 留下叶澜一人站在原地。 “北辰秘地,终于要开启了?”叶澜喃喃自语,眸子中有着一丝渴望:“一旦觉醒北焰神体血脉,我的修炼速度将比现在快上一大截,将来完全有希望成为上仙。” 成上仙也好,成真仙也罢,叶澜其实并不太在乎。 她只是希望,能距离云洪近些。 “先去告诉云洪。”叶澜当即朝着距离演武场不远的山崖走去。 她就见到云洪正闭眼站在山崖旁。 “这就是天人合一?”叶澜屏息望着。 远处的云洪,只是简单站着,就仿佛彻底融入了所处的天地之中,和周围的景物完美融合到了一起。 甚至于,少许碎石、落叶、枯草都不自主的盘旋在他的周身。 正闭眼修炼的云洪,忽然睁开眼,转身望向了站在十余丈外的叶澜,微微一笑:“澜儿,不在演武场上练剑,怎么来我这?” 虽处于修炼中,但云洪依然能够感知到外界。 云洪一步迈出。 仿佛瞬移一般,直接跨越了十丈距离,来到了叶澜的身边。 云洪微微一笑:“这两个月,我的进步确实很大....或许,和澜儿你有很大的关系。” “我?”叶澜微微一怔,不明所以。 “因为你让我心安。”云洪笑道。 叶澜一笑,她已经习惯了云洪的这种调笑。 云洪看着叶澜的笑意,心中感到一阵安宁。 其实,他并没有说假话,这两个月他呆在澜云峰,和叶澜呆在一起,他整个人的精神变得空前的宁静 他真正适应以上仙境的角度观察整个世界。 又不断研究《迅灵剑法》和《流云剑法》。 虽只有两个月的时间,却抵得上过去一两年苦修,境界飞速提升,如今,不再需要专门宁心静气,一念之间,便能和周遭天地融合达到‘天人合一’的状态。 虽然,因时间尚短未有质变,但是,如果一直以这种速度进步下去,三五年的时间,他的剑术,必将达到不可思议层次。 “澜儿,有什么事?”云洪笑道。 叶澜望着云洪,咬牙道:“宗主刚刚派一位师妹来通知我,北辰秘地,三日后开启。” “要开启了吗?”云洪微微一怔。 “北辰秘地,一旦进入其中,短暂三个月,长则半年甚至一年。”叶澜看着云洪。 她心中有些不舍。 这两个月,是她这数年来过得最快乐的日子。 云洪微微一笑,轻轻将叶澜抱住,叶澜的头靠在云洪的胸膛上。 “没事,放心去,按叶清仙人所言,你体内的红莲圣果已融入你血脉中,你有极大概率觉醒北焰神体血脉。”云洪笑道:“到那时,三五年内,你便能开辟元海踏入上仙境.....” -自己代理打负盈利欢迎你!

本文来源:http://www.aiyayasp.com
本文作者:DC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