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色球定胆杀号最准确
双色球定胆杀号最准确 “你们这些混账东西!都给我去死!” 时雨眼中滑落一道泪痕,声音沙哑地嘶吼着,她哭着闹着要跟来的,可结果什么都没改变一样,或许她不来还会好点,她的愤怒、伤心随着那滴泪水滴落水中,融入水中,最终再也找不到了... 海妖篇(三十九) 整个空间之中突然突然一股无形的威压施展而下,正嘲笑一般蔑视着时雨的海猴子接二连三的倒下,甚至连嗝屁的机会都没有,海猴长巨大的身躯在顿了片刻之后,轰然倒塌在水中,激荡起一层巨浪... 楚霄刚脑袋方才探出水面,却见到海猴长巨大的身躯朝着他倒塌而来,吓得他立马再次潜回了水底,这死猴子还有完没完?先前“击”“捶”两式打的他毫无还手之力,此刻又来个泰山压顶,预判这么准的么... “那个,时雨...” 红红呆滞地盯着远处倒塌的海猴长,一手不自觉地拉了拉时雨的衣角, “哥哥,他没事,不过,刚又给砸下去了。” “你说什么?楚霄没事?”时雨立刻转头抓着红红的双肩。 “准确来说,是哥哥将那大家伙的攻击都给躲了过去。”红红整了一下思绪,而后略带了几分猜测说道。 “不对,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时雨一双眼睛立刻一眯,怔怔地盯着红红。 “额...算是吧,至少哥哥与我的联系一直存在着。” 红红整个身躯为之一愣,被盯的毛骨悚然,方才那如同实质般的威压从她身旁掠过,到此刻仍令她心有余悸,她不明白那是什么,但她很明确是从时雨身上散发出来。 “那你怎么不早说啊?” 时雨小嘴一嘟,立刻埋怨了起来,照这么一说,方才她那一切表情都是白瞎了... “那个,其实...”红红脸色一顿,思前想后还是决定诓过去,“我也是方才才知道。” “通噗!” 楚霄在水底游了一圈之后,再次冒出了水面,顺势长舒了一口气,这水中血水混杂,惹得他鼻孔一身的血腥味,却是在爬出水面之后,身躯之上的衣物尽数干了去,使得他不禁偏头瞧瞧肩上的千羽辉夜... 时雨一个箭步便是扑倒了楚霄身上,竟是将楚霄扑了个踉跄,差点儿将其扑倒在水中。 楚霄紧皱着眉头,沉默着扫视了一遍四周,尽管周身仍旧黑暗,此刻却不再如同之前一般宁静,同时散发着一丝丝死亡的气息,这周遭水域除了时雨他竟是察觉不到一丝活物的气息! “这些都是你干的?” 楚霄注视着扑在其胸前时雨,眼中尽显疑惑。 “这些?哪些?”时雨歪着脑袋思索着,突然想起了那些嘲笑她的海猴子,“你是说那些猴子吗?” “好像是吧,我也不知道。”时雨目光上飘着,“当时吧,我挺伤心难过的,那些猴子还讥讽我,我当然很生气,然后就骂了一句,就挺突然的,都倒下了。” 楚霄捏沉默了,这简直就是在说,那帮猴子都是被她骂死的... “不是,楚霄,你听我说啊。”时雨见楚霄面无表情,不禁再次开说说道,“当时吧,就听突然的,他们正的全躺了...” “诶,不是,你怎么就不相信呢?” 时雨气的小嘴,不禁从楚霄身上蹦了下来,将肩上的猴子又抓了起来,怔怔地盯着它 “小猴子,这一切你都看见了,你来作证,我没有撒谎!” “嗯...嗯...” 猴子整整愣了好一会儿,在它本能的求生欲驱使下,本能地点了点猴脑袋,危险总是不经意间降临... 楚霄瞧得眼前一幕,不禁一口气憋在心中,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绝对会将其甩到烈阳星之上,烤上整整七七四十九天...看你还敢皮?看看人家本挺好的一猴子,楞是生生给她驯服了...罢了,想起猴儿他现在就一肚子火... “哥哥,时雨说的是真的。”红红在一旁轻声说道。 楚霄点了点头,这是他算是基本心理有底了,虽然他没有亲眼见到,但他在水底之下,仍然感觉到了一丝磅礴的威压,似乎稍有不慎,便会将他拖入深渊一般... “哼!合着我说这么多,比不上她一句话!” 时雨小嘴一撅,直接将猴子往上一甩,双手环胸便是侧身对着楚霄,气死宝宝也! “额...” 楚霄顿了片刻,这话竟是使得他哑口无言,但猴子是无辜的,好在其稳健的落在时雨的肩膀之上。 “呐...楚霄,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 时雨突然转身盯着楚霄,似乎方才那气早就烟消云散,又似乎从始至终未成来过... “什么事儿?” 楚霄眉头一皱,疑惑地盯着时雨,这丫头平常就有点怪,今天怎么感觉特别的怪... “你能不能不要死!” “无论发生什么,你都不要死!” “就算我死了,你都不能死!可以吗?” 时雨一双大眸子死盯着楚霄,她很认真,前所未有的认真,她从来没有那么认真过,那么认真地去拜托人一件事,一件与她毫不相干的事儿... 楚霄愣在了原地,此刻的他不敢有任何细微的动作,哪怕是抖抖手指头,都会被时雨察觉,女人的这个状态最为敏感,虽然眼前这丫头是个孩子,但他的只觉告诉他,谁不是从孩子长大的! 楚霄合上了双目,做了一个深呼吸,这个要求或许对别人来说简直太简单了,但对刀口饮血的他来说,却是嘴难以启齿的...当他在睁开双目时,嘴角之上挂起了一抹微笑,抬手在额头之上感觉了一下... “这也没发烧啊?”楚霄目光上漂着,似乎在思索着什么,“怎么尽说些不找边际的话儿?” “本姑娘才没有发烧呢!”时雨一把将楚霄的手给打开,小嘴再次嘟了起来,“你才发烧呢!” “哈哈...”楚霄不禁打了哈哈,眼角的余光却是始终停留在时雨身上,“我答应你,我尽量做到活着。” 时雨突然错愕地一回神盯着楚霄,后者却是沉默着、微笑着、点头着...活着对他来说,或许对每个人来说,其实都很不容易了... 海妖篇(四十) 卡律布狄斯肚子中,水性金字塔石碑处。 萧灵儿紧闭的双目缓缓睁开,入眼却是淡淡的荧光照耀之下的金字塔石碑,与仟萱语担忧的一丝愁容, “灵儿姐,你怎么样?” “好多了,”萧灵儿露出一丝微笑,目光在周遭扫动打量着,“我们这是在哪儿?” “应该是在楚大哥南下的方向。” “不行!我得去找那呆子!” 萧灵儿突然撑着身子站了起来,手中长剑浮现,说着便要御剑而出,却是被仟萱语横挡在了身前, “灵儿姐,你尚未恢复过来,不能这么乱来,楚大哥他会担心的。” “可那呆子没见到我,定会直找那怪物!” 萧灵儿秀眉一挑,凝神盯着远处的黑暗之处,她能感应到楚霄此刻微弱的生命迹象,如同风中残烛一般,随时可能熄灭,这一次她必须在他身边,无论如何都要... 仟萱语顿时愣在了原地,她没有考虑到楚霄的行为方式,若照萧灵儿所说,以楚霄的性子,显然会以最快的速度直奔那怪物...于是她从腰间摸出了一颗丹药,递到了萧灵儿身前, “灵儿姐,这是金丹期服用的大还丹,或许对你现在的修为来说只是杯水车薪,但我想它会起一点儿作用的。” 萧灵儿露出一丝笑意,接过大还丹直接吞了下去,而后竹剑凌空而起,栽着仟萱语便是朝着楚霄所在之处飞流而去,留下一道荧光在黑暗之中一闪而过... “灵儿姐,你知道我们现在所在何处吗?” “嗯...貌似是一只大怪物的肚子中,这只大怪物非常的大,每天都要吞噬一次海水充饥,我们之前遭遇的巨大的旋涡便是它吞噬海水的时候。”仟萱语一边思索着,同时一遍解说着。 “这就是这儿如此黑暗的原因吧。”萧灵儿凝神控制着飞剑,抽出一缕意识分析道。 “嗯,而且他体内有着诸多的生物,简单来说,它就是在肚子里养了一堆鱼。”仟萱语顿了一下,似乎在犹豫后头的要不要继续说下去, “而之前四面八方的巨浪,正是这大怪物在消化体内的事物所做的翻腾,目的是让其中的生物悉数死亡,以供消化。” “那我们之前遇到的那只多头的怪兽呢?” “那多头的怪物与这大怪物是姐妹关系,它在其体内助其消化,同时消灭其无法自身内消化的生物,简单来说,他们属于共生关系。” 仟萱语思索了片刻,在共生这一点上她纯属推测,却是无法确定拿捏。 “如此说来,当时海面之上产生的浓雾便是它所为?” 萧灵儿目光一凝,她心中愈发的感觉到不安,愈发觉得这事儿远不止她们想象的如此简单。 仟萱语秀眉微颦,迟疑了片刻,脑海之中对比着与那多头怪物碰撞时的浓雾,顿时目光一挑, “没错,应该就是它。” 萧灵儿沉默了下来不再言语,只是静静地听着仟萱语从金字塔石碑之上所记述的事迹,同时凝神赶往楚霄所在之处。 “楚霄,你慢点,你身体状况怎么样,你自己不知道吗?” 时雨突然横挡在楚霄身前,怔怔地盯着他。 “我知道,这不是慢悠悠的走着么?”楚霄顿住了脚步,本眉头微皱着,有点无可奈何地盯着时雨。 “你知道的话,还往那怪物处赶路?” “如果你最好的朋友与那怪物打起来了,你会帮忙吗?”楚霄嘴角露出一丝笑意,问出这个问题貌似只是无意而为。 “当然了,我不光要帮忙,我还要将那怪物往死里锤。” 时雨理所当然地挥舞着小拳头,愤愤的模样到多了几分俏皮。 “那我的好朋友现在可能正跟怪物打着,我应不应该过去帮忙呢?” “应该...吧” 时雨迟疑了片刻,发现楚霄说的好像还挺有道理的,“那你也该休息好,养精蓄锐之后再去帮忙不是?不然只会帮倒忙吧?” 楚霄错愕了片刻,这丫头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睿智了?能说出这么有深度话儿?遂微微一笑,一手抚在了其头顶摸着, “放心了,我自己的身体情况,我比你明白,缓一缓便好了,不会有大碍的,等到了那儿估计都恢复过来了。” “真的。” “我才不信!”时雨双手突地一叉腰,立刻摆明了姿态,“你们这些大孩子坏得很,满嘴都是哄小孩的当,我才不吃你那套!” 楚霄没有理会时雨的阻拦,直接绕过其继续走在了前头,他不能停,哪怕一刻也好,现在的他绝对不能停,否则可能像上次在土匪寨子中一般,脱力以至一蹶不振。 时雨冲着楚霄大喊着,尽管水面之上的鱼腥味呛的她难受不已, “你这么倔,灵儿姐知道吗?” “哥哥这么倔,姐姐是知道的。”一盘的红红突然开口道。 “...”时雨沉默着,竟是无言以对。 场面瞬间安静了下来,楚霄迈出的脚步突然停了下来,他渗着血的左手不时地滴落着血滴在水面,那是斩开巨浪时他以血祭剑,赋予剑血肉之实,放其本身实力数十倍的力量,而换来的却是此刻他一脸的苍白... 千羽辉夜突然从其背上滑落下来,玉手接过将楚霄的手握在了手中,一双明眸盯着那道触目惊心的伤口,心中若有所思,仿佛她早就知道,又仿佛只是方才偶然间才注意到...片刻之后,其明眸一抬,注视着楚霄略微涣散、同时显得颇为疲倦的眼神空洞, “霄,停一下,好吗?” “...”楚霄沉吟了片刻,良久之后方才点了点头,他差点忘了,此刻他所背负并不仅仅是他一个人,而是身边如此多关心他的人... 海妖篇(四十一) 楚霄目光微合着,艰难地吐出了两个字,他太累了,身体早该到达极限的他突地双目一合,身躯陡然朝着软了下去,若不是千羽辉夜及时拉住他,或许他此刻还在硬撑着吧... 千羽辉夜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将瘫软下去的楚霄扶在了怀中,玉手凌空一挥,其金红衣裳如长袍一般横在了空中,将楚霄整个身躯托于其上,而后其身躯凌空跪坐而起,将楚霄的脑袋枕于其上,一手轻抚着楚霄的脸颊,其明眸之中却仅有着她的身影... “楚霄他没事吧?”时雨突地看向红红。 “哥哥貌似只是昏过去了,睡一觉应该就好了吧?”红红扭捏着,她也不太清楚目前楚霄的状况,唯一能确定的是楚霄没有大碍。 “嗯...”时雨口中拉长了声音,“我也想要那样睡觉。” “呵...”红红咧嘴抽笑着,本以为时雨想出了什么建设性建议,结果... “哎,折腾了这么久,好饿啊。”时雨突然又摸着肚子,口中念叨了起来。 “呵...”红红瞬间一脸的鄙夷,她现在算是明白楚霄的保姆当的多么的难了,这简直就是想一出是一出的主儿... “哎,这男人啊,有了大的就忘了小的。”时雨突然有摇头叹气了起来。 “...”红红此刻彻底沉默了,人家小两口相亲相爱招你惹你了?从她嘴里说出来,不知道还真以为楚霄和时雨有什么见不得人干系... “你知道没有侣伴的男人叫什么吗?”时雨小脸突然凑到了红红跟前,试探性地问着。 “叫什么?”红红一脸狐疑地盯着时雨,这家伙脑袋里头整天装的都是什么? “单身狗啊!”时雨高傲地抬起了头,似乎这一波装的特别满意。 “那没有侣伴的女人呢?”红红目光上漂,瞧把你能的... “额...”时雨沉吟着,一手指在空中挥舞了半响,愣了半响却还是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索性继续“额...”着,手指挥舞的幅度愈发的大,而后突然一锤定音般地指着红红, “狗不理!” -双色球定胆杀号最准确欢迎你!

本文来源:http://www.aiyayasp.com
本文作者:DC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