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彩彩票平台
国彩彩票平台 ,王长龙大战渔江 坐镇卫王府的祁思远和辛治平这几天有些头大,根据枭卫传回来的密报来看,鹿野城牛满地已经派人去接触解甲山、独峰山等几大山寨的贼寇,尤其解甲山大寨主张元元,已经在筹集粮草、装备,有进一步向鹿野城方向运动的意图。 而从鹿野方向赶回来的使者禀报祁思远,湖州五千兵马在孙江东和重来等人的带领下,已经远赴剑州,去解剑州之围。而连山郡五千兵马传来的消息是,他们没有去往鹿野城,而是就近围住了渔江县,企图斩断鹿野城的钱粮来源。 由于原定去鹿野的湖州和连山郡两支兵马都没有如约赶往鹿野城,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解甲山那支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数千山匪又赶去救援牛满地,目前已经占领半座鹿野城的三千江州兵就危险了,很大的可能是会被击溃甚至全军覆没。祁思远对此忧心忡忡。 祁思远在和辛治平、西门玉霜、杜若等人商议之后,飞鸽传书给唐九生,请他务必坚守住剑州,同时再从安舒郡抽调出三千兵马,由王长龙率军直扑鹿野,星夜支援已经占领半座鹿野城的江州校尉程如高。毕竟鹿野城是牛满地的老巢,在这种时候攻占鹿野城的意义非常重大。 卫王府明毅堂正厅里,祁思远盯着沙盘地图在和辛治平推演。剑州原有八千兵马,有三千可为王府所用,加上宣通郡赶去的三千兵马,宁成刚和侯敬先两支新降的队伍有三千余人马和王妃水如月带去的三千宣通精兵,再加上随后赶到的湖州府五千兵马,总数约有一万七千余人,但还需要分出一部分兵力看管剑州原属牛满地的嫡系兵马五千人。 而西南道入境的贼寇郝正通部有一万三千余人马,加上牛满地派去的一万五千余人,敌方总兵力在三万左右。但是牛满地派去的队伍和西南道的郝正通配合未必紧密,尤其是霍云生部和林贯芹部有内讧的迹象,所以对方实际战斗力并不算强。唐九生等人应该足可以守住剑州。 现在焦点在于鹿野城和渔江县,只要王长龙的三千兵马能先于解甲山兵马进入鹿野城,王长龙和程如高联手,绝对能拿下鹿野,将张元元部的数千悍匪拒之城外,但是围住渔江县的五千连山兵马却未必能有实力吞下渔江。渔江是剑南第一大县,钱粮颇丰,如果能拿下渔江也相当于给了牛满地当头一棒。 祁思远站在沙盘地图前,望着鹿野和渔江两地,陷入了纠结,到底是先取鹿野还是先取渔江呢?鹿野是个具有象征意义的城池,攻取鹿野会严重打击牛满地一伙的士气,而渔江是块大肥肉,吃掉它,鹿野城运往剑州的粮草都有可能不济。这相当于要面子还是要里子的问题。 辛治平见祁思远纠结不已,也来到沙盘地图前,看似随口问了一句,“老祁,如果换你是牛满地,现在手头兵力不足以同时保住鹿野和渔江时,你保鹿野还是保渔江?” 祁思远看着沙盘地图,纠结到最后,指着渔江道:“我会保渔江,有了渔江的钱粮,就依然存有争胜的资本,而一个只具有象征意义的鹿野城,必要可以丢弃!” 辛治平双手负后,望着沙盘地图笑了起来,意味深长的说道:“既然如此,老祁,我敢和你打赌,张元元那支兵马不会去解鹿野之危,而是要去击败连山郡那支兵马,稳固渔江!” 祁思远侧过头看着一脸自信的辛治平,皱眉道:“如果是我,我就先夺回鹿野,击败入侵者以后,再去稳固渔江的形势,毕竟渔江县城墙高大,不是短时间内能攻打下来的。” 辛治平摇头道:“夺回鹿野击败入侵者需要时间,攻入鹿野城的江州兵怎么会轻易放弃?在他们经过一番苦战之后,再赶去渔江 城不一定会发生什么事情呢,而且据枭卫的消息,渔江县已经调出三千兵马去了剑州,又能有多少兵守城呢?毕竟夜长梦多。现在整个剑南道形势万变,牛满地最怕什么?怕渔江丢失还是怕鹿野丢失?如果换作是我,在实力不够的情况下,弃守鹿野,保住渔江才是上策!” 祁思远瞧着沙盘地图上的渔江县,咬了咬牙,点头道:“好!马上派人通知王长龙,不要去鹿野了,直奔渔江,联合连山郡的兵马,一定要顶住张元元的攻击,先取渔江,再取鹿野!” 已经率军奔袭二百里的王长龙恰好走到鹿野城和渔江的三岔路口时,卫王府的信使及时赶到,将祁思远的亲笔信交给王长龙。接到信的王长龙果断率军掉头,直扑百里之外的渔江县,同时派斥候骑快马给连山校尉谢鹏程送信,叫他一定要修好防御工事,以提防张元元。他怕张元元绕路赶到,那样谢鹏程就危险了。 当王长龙率部刚刚抵达渔江县西门外,刚和谢鹏程部取得联系,决定呈犄角之势下寨时,西面的官道上就烟尘四起,张元元率六千精锐悍匪已经气势汹汹杀到了渔江西郊。谢鹏程惊的面如土色,幸亏王长龙提前派人通知他,不然他连简易的防御工事也没有修建。 此时,谢鹏程部五千人已经修建了简易工事,王长龙部三千人却连简易工事也没来得及修建,王长龙索性率兵缓慢向谢鹏程的营寨靠拢,在靠拢的同时,密切关注张元元那支兵马的动向,反正他和谢鹏程两人的队伍联手后在人数上占有优势,也不是很怕张元元。 王长龙部的突然出现,也大大出乎张元元的意料,昨天探马回报,渔江县城外,连山校尉谢鹏程虽然早已率军下寨,却极度轻敌,连最简单的防御工事也没有修建,营外只有拒马,别无它物。张元元狂喜,带六千精兵一路奔袭而来,心想一定要一鼓作气吃掉谢鹏程的五千兵马,再接管渔江。 等张元元元率领六千精兵五天奔袭五百里,狂奔到渔江城西郊的时候,却赫然发现对面有两支兵马在等他,而且谢鹏程部已经修建起了简易的防御工事,这让张元元的心里顿时紧张了起来,原来敌人已经有所防备。 张元元立刻决定调整战术,准备先骚扰一下这两支兵马,试探对方实力,若是敌人弱,就吃掉敌人,如果敌人强,就伺机进城。只要进了渔江城,以自己手下的精兵强将,守城简直不要太容易! 刚才王长龙率军向谢鹏程部靠拢时,意外发现张元元的队伍由于急行军的原因,还是一字长蛇阵没有变阵,队首和队尾都是骑兵,中间是步兵,打长蛇阵,王长龙颇有心得,这样千载难逢的机会一定要把握住。 王长龙站在阵前,发表了简短的演说:“安舒郡的弟兄们,对面来的是解甲山巨匪张元元,张元元为人极其残忍,以活吃人的心肝和折磨俘虏而闻名于世!今天咱们对上了他,如果被他们打败或是被他们俘虏,就一定会被他们折磨至死!我们只有打败他们,才能有一条活路!打败他们,才是我们唯一的出路!” 王长龙见军兵们窃窃私语起来,又大声道:“我们是安舒郡的兵马,是卫王的部下,大商的精兵,现在剑南危急,剑南道百姓也亟待我们拯救,今天只要我们打败了解甲山的巨匪,回头再拿下渔江城,咱们每人额外发三个月的饷银!我王长龙说到做到!只要你们肯听我的号令,咱们绝对能击败他们,你们敢不敢为了前程,跟着我王长龙搏一把?” 一个执戟长出列,手中挥舞着腰刀,大声吼道:“我傅振明愿意追随王校尉,今天我们和这些吃人的土匪拼了!”底下的士兵们也群情激愤起来,既然这群悍匪活吃人的心肝,那说什么也不 能落在他们的手里,不然绝对死的会很难看。 有士兵吼叫道:“对,和他们拼了,打败他们,打败他们我们才能活下来!”很快,三千人一起狂吼起来,“打败这群吃人的匪徒!打败他们!” 王长龙已经洞悉了对手的企图,张元元五天来的强行军,就是准备长途奔袭,利用时间差来击败准备不足的谢鹏程。可是张元元五天强行五百里,早已是强弩之末,现在可以趁他们阵形未改,立足未稳的机会击败他。王长龙见手下士兵情绪高涨,正是可用之机,还等什么?王长龙立刻命令部下迅速结阵,火速出击。 王长龙以两百骑兵为先导,主力步兵结阵在后跟随而来,直扑张元元的长蛇阵蛇身,冲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又将早已经准备好的士卒分出两队各八百人,以步兵结阵,阻住对方骑兵自首尾冲击,三千兵马呐喊着冲向张元元的中军,王长龙教士卒们齐声高喊:“冲啊!活捉张元元,赏银五千两!” 张元元对自己的精兵战斗力极其自信,完全没想到王长龙像个疯子一样,竟然敢主动攻击他的队伍。他的队伍还是行军的长蛇阵,来不及变换阵形,王长龙就已经突然率军向他冲杀过来。而与此同时,王长龙派人通知谢鹏程,让他留下少量兵马守住大营之外,其余人都看准时机,尽数随后而来,一定要趁势击破张元元部,不要给他入城防守的机会。 张元元骑马站在阵中,看到王成龙兵少还敢分兵来战,顿时感觉自己被人羞辱了。恼羞成怒的张元元立刻命令蛇首蛇尾并力夹击王长龙的队伍,争取利用人数上的优势先破王长龙,再破谢鹏程。战鼓隆隆,鼓声震地,两边兵将喊杀声震天,城头上防护的渔江知县郝文昭和渔江校尉顾元礼相顾失色。 两支潮水一样涌向对方的队伍在渔江城外的西郊绞杀在一起,安舒郡兵马虽然不如张元元的兵马精锐,但是士气高涨,战斗力同样不容小觑。两军死战,谁也不肯后退半步,半个时辰后,由于王长龙一方的兵少,已经形势危急。 张元元万万没想到,王长龙的兵马竟然能和他的精兵缠斗半个时辰,心中极其焦躁,生怕再缠斗下去会有什么闪失,那可就丢人丢大了。因此在中军猛催士卒,一定要通过强攻拿下王长龙。 王长龙将头盔摘下,狠狠掷在地上,两眼血红,愤怒到眼角都要瞪裂了,王长龙大声吼道:“兄弟们,今天干不掉张元元就是我们的死期!所以咱们不能死,只能让张元元死!大家都努力向前,谢校尉的兵马就要冲上来助战了,我们今天赢定了!兄弟,跟我冲!活捉张元元!” 王长龙的部下见主将都如此拼命,立刻士气大振,嗷嗷吼叫着:“活捉张元元!”都冲上去搏命。 此时,谢鹏程看准了时机,带四千兵马已经出了营寨,从两翼来包抄张元元,张元元部已经和王长龙的人马缠斗了半个时辰,体力大有消耗,猛然对方一支生力军冲杀出来,顿时阵脚大乱,连连后退。张元元情知不妙,死命催中军一定要顶住对手的反扑。 城头上正在观望的知县郝文昭急的不停捋自己那几根稀疏的胡子,瘦瘦的脸上,肌肉不停抽动。郝文归见张元元部在两支队伍的夹攻下已经形势危急,十分生气的甩手骂道:“这个张元元,简直是头猪,不快点想办法进城,反倒在城外打起了消耗战!人家兵多,这下要吃亏了!” 郝文昭身旁的渔江校尉顾元礼拱手道:“郝大人,请允许末将率一支兵马下去解救张将军,张将军要是有失,渔江县必然也守不住,咱们只有冒险下去救下他,他活,渔江就能活下来,他死,渔江也就危险了!” 郝文昭先是犹豫了一下,再看看城外的形势,张元元部随时都有崩盘的可能,城内如果再不出兵相救,张元元这支队伍崩盘的结局已定,只是时间早晚而已。郝文昭咬牙道:“好!本县给你一千兵马,你速速出城救援张将军!” 渔江校尉顾元礼立刻下城,点齐一千人马,放炮出城,来救张元元。 ,巨匪围安舒 张元元咬牙吼叫,让部下一定顶住。可是王长龙率部拼死搏杀,血气之勇不容轻视。何况旁边谢鹏程又带着四千生力军上来包抄?张元元心头大乱,正在慌张之际,忽然听到城中一声炮响,眼见得西门大开,一支队伍冲出来,显然是来救自己的。张元元大喜,高呼道:“弟兄们顶住,援兵来了!” 解甲山的匪徒们正在慌张,忽然听说有援兵来了,也发狠搏起命来,死死顶住王长龙部的攻击。这边,渔江校尉顾元礼带一千精兵出了渔江县西门,呐喊着冲向王长龙的背后。谢鹏程留下来看守营寨的致果校尉赵大喜急眼了,如果这仗打输了,就算守住了这营寨又有何意义? 赵大喜留下一名执戟长带领两百人,多备弓箭把守营寨,自己带着八百壮士扑了上去,死死咬住想要袭击王长龙的顾元礼,两边叫杀连天。城头上的渔江知县郝文昭见顾元礼的一千兵马被赵大喜截住厮杀,在城头急的直跺脚,止不住的叫苦。 张元元本来对城里出来的援兵抱着很大的希望,可是眼见着这支援兵被人截住厮杀,心立刻凉了半截。张元元看了一下战场上的形势,对自己一方极为不利。 眼见形势严峻,自己一方已经没有胜算,张元元决定收拢阵形,他手下这支飞熊军经过数年的训练,久经战阵,所向无敌,官军望风披靡,今天不能就这样输的一干二净,这是他在剑南争雄最重要的资本,张元元喝令鸣金,解甲山众匪听见收兵,都火速向中军靠拢,虽败而不乱。 张元元敛众固守,且战且退,王长龙率部下追出五里地之后,就下令不再追击,再拼下去也无非就是两败俱伤,现在阻止张元元的任务已经达成,没有必要再拼命了,王长龙亲自断后,让只是惨胜的安舒兵马再度回到渔江西郊。谢鹏程部见王长龙已经停止追击,也不敢孤军冒险,随后也开始撤退。 渔江城西郊外,渔江校尉顾元礼的军队和连山郡致果校尉赵大喜的军队绞杀在一起,两军混战,赵大喜和顾元礼已经大战五十回合,两个人都累的狗喘兔子乏,赵大喜眼看着连山郡的八百壮士渐渐不支,正在焦急时,王长龙和谢鹏程带着主力杀了回来。 人逢喜欢精神爽,赵大喜大吼一声,“兄弟们,援兵回来啦,给我冲啊!”八百壮士顿时士气大振,形势立刻逆转,开始追杀顾元礼的军队。顾元礼见敌人势大,张元元的军队也已经不知去向,自己已经势孤力穷,情知今天讨不到好了,慌忙拨转马头,带着四五百残兵向渔江县西门撤来。 赵大喜哪里肯放他走,带着八百壮士穷追不舍,一定要乘势夺了渔江县城不可。 城头上,知县郝文昭见顾元礼败回,前来增援的张元元也已经率部远遁,顿时吓的手脚冰凉心灰意冷,郝 文昭仰天长叹一声,喃喃道:“完了!完了!大势去矣!” 旁边站着的师爷朱常亮见郝知县已经慌了手脚,心中已经有了主意。其实朱常亮打心底里并不喜欢牛满地,只是郝文昭对牛满地忠心耿耿,只好尽自己师爷的本份,协助他守城而已,现在郝大人心中已乱,失了方寸,还不如趁这个机会劝知县大人降了,免得一城百姓受苦。 渔江县原有四千驻军,被牛满地调走了三千,只剩下一千兵马守城。连山郡的谢鹏程听说渔江空虚之后,立刻放弃鹿野城,率军围住渔江,知县郝文昭慌的手忙脚乱,不知要如何是好,还是师爷朱常亮出的主意,把渔江县的民壮和衙役都调上城头来防护,加上原来的一千驻军,才勉强护住四门。 朱常亮上前向知县拱手道:“大人,兵法有云,能战则战,不能战则守,不能守则走,不能走则降,不能降则死!现在形势已经危急了,咱们不如降了吧!我看牛满地虽然有大志,可是却志大才疏。而卫王唐九生是朝廷任命的藩王,降了卫王咱们也不丢人,不如尽早开城投降,不然等人打破城池,免不了玉石俱焚!” -国彩彩票平台欢迎你!

本文来源:http://www.aiyayasp.com
本文作者:DCB